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警察台灣殉道 嘉義鄉親刻神像膜拜

日治時代在台灣當警察的森川清治郎,為了替嘉義東石鄉民爭取減免賦稅而「死諫」殉道,鄉民為了感念他而雕刻成神像供奉在廟裡,成為鄉民口中的「義愛公」。//中央社 九十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人氣: 2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江俊亮嘉義縣二十五日電)台灣在日治時代,雖然留下許多不堪回首的故事,但也有不少感人事跡,嘉義縣就有一位殉道的日本警察,被雕刻成神像供奉在廟裡,凸顯出台灣濃厚的人情味。

台灣光復六十三週年了,每當老一輩在講述日治時代故事時,一提到日本警察,無不恨得牙癢癢的,但嘉義縣東石鄉副瀨村富安宮,卻供奉一尊日本警察神像,令人難以想像的是,竟有日本人在台灣當「神」。

原來,這尊「日本神」確有其人,並與地方信奉的王爺一起被供奉在廟裡,接受信徒香火,「祂」就是日治時代的巡查(警察)──森川清治郎,也就是鄉民口中的「義愛公」。

根據富安宮「義愛公聯誼會」考證,1861年生於橫濱市的森川清治郎,身高僅一百五十五公分,體型微胖,下顎蓄鬚,1892年與樂木千代結婚,1893年生下獨子森川真一。

森川清治郎原本任職於橫濱監獄,1895年甲午戰後,清廷戰敗,日本領台,森川於翌年自願隻身來台,擔任台灣巡查,配屬在台南州知事官尾邦太郎的麾下,後任職於東石鄉鰲鼓派出所。

1900年,森川調派至東石鄉副瀨派出所,並從日本接妻小來台同住,當時台灣治安不佳,傳染病盛行,加上教育不普及,百姓多為文盲,生活相當困苦。森川到任後,利用當地信仰中心富安宮創辦簡易教室,不僅自掏腰包聘請教師,還購買文具作為成績優良者的獎勵。

當時台灣總督府在各地設有公學校(小學),森川的獨子到了入學年齡之際,並不進公學校唸書,而是與鄉民一起就讀;森川還請親人從日本內地郵寄教科書來台,親自教導村民讀書識字,這與當時嚴厲、兇惡的日本警察形象,十分不同。

偏僻的副瀨村常有土匪鬧事,森川除了要嚴辦土匪之外,還要催繳稅金。原來,副瀨村靠海,村民多半以捕魚維生,不僅捕魚要繳交漁業稅,即使用來捕魚的小竹筏,也要繳納稅金,而當時的警察必須負責催繳。

森川眼見村民要維持溫飽已非易事,根本無力再繳交稅金,於是向上級請求減免賦稅,但上級認為他煽動村民抗稅,除了申戒懲處之外,並下令必須在期限內強制徵收稅款。

憂憤的森川,認為上級忽視民間疾苦,而他又不知如何向貧困的村民開口,於是在1902年四月七日上午九時巡查港墘厝部落之後,在部落的慶福堂內留下「苛政擾民」遺書,然後走到田間以步槍自盡,享年四十二歲,留下遺孀與十歲的獨子。

當地村民有感於森川以死諫向日本政府請命,以換取台灣人民免於受苦的殉道精神,因此在他死後,雕刻神像供奉,並尊稱為「義愛公」。

聯誼會考證,森川的殉道事跡,曾刊載於當時的「台灣警察時報」,迄今已有一百零六年歷史。

一百多年來,森川的事跡不斷的在地方流傳,村民更是香火不斷,並暱稱他為「日本王爺」,形成「台灣王爺」與「日本王爺」同祀一廟的罕見情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