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響尾蛇行動遇阻 曝光中共滲透黑幕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的標誌。其負責的眾多專案之一,是對那些企圖滲透加拿大社區的華人犯罪黑幫等相關人員進行調查。(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7日訊】 經過兩年的調查研究,皇家騎警和加拿大情報局得出結論:

加拿大正受到國外黑幫、間諜的威脅。但情報局高層人士隨即關閉專案調查,要求銷毀相關檔案。麥克亞當指出巨大的政治阻力,來自最高層……

自一九九二年開始,皇家騎警著手調查香港的加拿大領事館的腐敗現象,這個調查持續了七年之久。前後共有七位皇家騎警調查員參與調查。麥克亞當說:「每當一個皇家騎警要開始調查的時候,他就會因為各種原因無法進行下去。當另外一個皇家騎警調查員開始發現線索的時候,他也會無法再進行下去。」

皇家騎警調查員鎩羽

一九九六年來到香港調查此事的是一位名叫羅伯特.裡德(Robert Read)的皇家騎警警官,他花了數月時間審查和協助證實麥克亞當的發現。但是在一九九七年,皇家騎警的一位高層指揮官簡.杜波(Jean Dube)以裡德警官阻撓命令為由將其開除。


「一位知名的加拿大前政客來到香港,與一位和黑幫有聯繫的人高舉著手喊道︰讓我們一起消除黑幫!」麥克亞當帶著一絲的嘲弄說。(大紀元)

麥克亞當說:「他們開除他是為了讓他停止調查。」據麥克亞當表示,當時裡德下士正通過一些材料調查時任加拿大總理的克里靖自由黨政府與中共在政治上的關係。二零零三年,皇家騎警外部委員會(RCMP External Committee)發現裡德警官當時的發現是正確的,於是要求皇家騎警重新僱用他,但是被皇家騎警拒絕。裡德於是將皇家騎警告上法庭。

二零零五年,加聯邦法庭聽證了裡德的事件,並維持皇家騎警對其的開除決定,理由是「對政府缺乏忠誠」。二零零七年加最高法庭拒絕對此事件進行聽證。

高精度圖片
克里靖、動力公司與中共

李嘉誠、郭鶴年皆與中共軍方關係密切

一九九三年到二零零三年間任職加拿大總理的克里靖,在一九八零年代後期曾經在動力公司一個部門中任職。

二零零三年,一個加拿大的法律監查組織發表了一篇名為〈克里靖與響尾蛇專案報告〉(Jean Chretien and Sidewinder Project)的文章。在文章中,作者指出,在克里靖任職總理期間,他的女婿,即動力公司的執行總裁安德魯.戴斯邁拉斯,被中共任命為中國中信集團(CITIC)國際諮詢委員會及香港特區政府的國際顧問,中共也特別對動力公司開放其市場。

在一九九九年,安德魯.戴斯邁拉斯(Desmarais)被任命為中信集糰子公司——中信太平洋地區公司的一個主管,還被允許擁有中信太平洋4.2%的股份。

動力公司在香港的太平洋地區附屬公司在中國及香港大量投資,包括與加拿大的Bombardier及中國四方機車車輛有限責任公司共同進行投資。同時它還聯合了中信集團及上海高科技園區發展公司成立了中信-動力張江公司。

作者還指出與中信集團有關的兩位合作夥伴李嘉誠、郭鶴年皆與中共軍方及香港黑社會有關。李被美國政府懷疑與中共情報、軍火部門有關,有報告稱郭也與黑幫成員有關。(資料來源:http://www.primetimecrime.com/)

中信集團於一九七九年十月成立,是一個直屬中共國務院的投資機構。被稱為紅色資本家的榮毅仁是首任總裁。

「響尾蛇行動」關閉

一九九五年,由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與皇家騎警的聯合合作專案「響尾蛇行動」開始運作。該專案對那些企圖系統滲透進入加拿大社區的華人犯罪黑幫、間諜等相關人員進行調查。


自一九九二年開始,皇家騎警著手調查香港的加拿大領事館的腐敗現象。(Getty Images)

經過兩年的研究,皇家騎警和加拿大情報局得出結論,那些與中共在軍事和情報機關有聯繫的人已經在加拿大投資了數十億的資金,集中在高科技及其他公司上,並想要影響加拿大的政治與經濟。

在這個報告中還指稱,某些此類公司已經在加拿大的房地產和資源公司中投資了上億的資金。

一九九七年「響尾蛇行動」的報告最終遞交到了加拿大情報局的高層,報告指出,加拿大正受到國外黑幫、間諜的威脅。報告的序言指出,「這份文檔,不是理論,而是基於皇家騎警和加拿大情報局兩個機構的資料庫,及從其他相關機構來的分類報告、各種開放性的來源所得出的事實,從而得知對加拿大國家安全的多方位的威脅。」

但是情報局的高層管理層人士認為這個報告只是「謠傳的陰謀」。在一九九七年報告提交後,「響尾蛇行動」專案立即被關閉,隊伍也被解散,加情報局還要求這個專案的調查員將所有相關檔案都銷毀。

「『響尾蛇行動』專案主管在提交了報告後被降職,最後他辭職了。」麥克亞當說:「我相信皇家騎警與『響尾蛇行動』都碰到了巨大的政治阻力,而且這種阻力看來是來自最高層的。」麥克亞當還指出,封面上寫著「機密」的這份報告最終是被人在一九九九年偷偷洩露給媒體的,而這份報告是當時碩果僅存的幾個拷貝之一,不然加拿大公眾連看到這一切的機會都沒有。

「響尾蛇行動」專案的官方機密報告見:http://www.primetimecrime.com/Articles/RobertRead/sidewinder.pdf。

當時加拿大情報局局長是伍德.埃爾科克(Ward Elcock)。而埃爾科克是麥克.彼特費德(Michael Pitfield)的外甥。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一九八零年到二零零二年前後,彼特費德是加拿大「動力公司」(Power Corporation)的副主席,一九八二年他還被任命為參議員。現在他是動力公司的名譽退休主管。

與動力公司有牽連的政要最近也發表言論,批評現任加總理哈珀不參加北京奧運會的態度。加拿大自由外交評論家鮑勃.瑞曾經幾次發表新聞公告表示,哈珀應該參加北京奧運的開幕式與閉幕式。加拿大前總理克里靖也在最近批評哈珀不參加北京奧運的行為。他說:「我們在中國的梯子的底端。我們失去了很多。」


前加拿大總理的保羅.馬田二零零四年在多倫多唐人街拜票。(Getty Images)


馬田、動力公司與中共

據維基百科的介紹,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任加拿大總理的保羅.馬田一九六零年代曾經在動力公司工作。後來,動力公司旗下擁有了一個子公司叫做「加拿大蒸汽船公司」(Canada Steamship Lines, 簡稱CSL),一九八一年,動力公司將這個子公司賣給了馬田和他的一個朋友。

一九九三年馬田成為加拿大財政部長,但是他在這家公司的影響力依然存在。在二零零四年,有資料顯示馬田在一九九三年上任財政部長後,這個公司得到了聯邦政府超過一億的合同、貸款和資金。具體內容可參見:http://en.wikipedia.org/wiki /Paul_martin

二零零五年,根據Wester-nstandard.ca的一個報導,CSL被發現與中共的關係密切。三艘CSL的罐裝船在江南造船廠組裝,而江南造船廠由中共軍方控制。第四艘罐裝船則在上海進行了翻新。作者還指出,馬田本人還擁有一家中國唐山海洋公司35%的股份。具體鏈結見:http: //www.westernstandard.ca/website/article.php?id=803&start=1

在加中共間諜數量多

去年,加拿大情報局局長金.賈德(Jim Judd)在參議院作證上表示,來自十五個國家的間諜中大約有半數是為中共工作,也花費了其近一半的反間諜資源。

二零零六年,前中共駐澳大利亞外交官陳用林指稱加拿大有一千名中共間諜。麥克亞當則表示:「據我所知道的,實際的數量可能遠遠高於一千。」

談到間諜,麥克亞當說:「一般人都會自然而然地聯想到詹姆斯.邦德式的間諜。但是現在中共的間諜已經不再是這個概念了。現在的間諜身份是常人、商人、科學家、大學學生,當然學生和大學中間諜活動非常非常地活躍。

我們現在所指的那些間諜都是在大使館之外運作的。這些人佔據的位置本身就具有影響力,比如政府中的工作,媒體中的工作,最近法拉盛的兩位華裔官員就是很好的例子。」

「當然現在老式的那種在半夜偷偷闖入別人住宅,用一個微型相機拍照的情況也還是存在著。間諜的活動種類很多,而且相當地複雜。」

他還說:「從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三年,美國參議院和國會開展了至少六次間諜問題的調查,證實了『響尾蛇行動』的發現。也自從那時開始,FBI將中共列為最大的間諜威脅。」

高精度圖片
盛產高級政客的動力公司

據維基百科的介紹,加拿大的「動力公司」(Power
Corporation)於一九二五年成立,該公司的主要業務範圍是媒體、紙漿和財政服務。在二零零五年,該公司的財政收入為二百六十一億美元,收益為十六億美元。多位加拿大前任總理與這家公司有牽連。

一九八零年至一九八四年,前加拿大總理皮埃爾.特魯多(Pierre Trudeau),在一九九零年代中期是動力公司國際部顧問。特魯多的助手也為這家公司工作。

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三年,前加拿大總理布裡安.莫魯尼(Brian Mulroney)的商業顧問是動力公司老闆戴斯邁拉斯(Desmarais)。

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三年,前加拿大總理金.克里靖(Jean Chretien),在一九八零年代後期曾經在動力公司中任職。克里靖的女兒還與該公司老闆戴斯邁拉斯的兒子安德魯.戴斯邁拉斯(Andre Desmarais)結婚。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任加拿大總理的保羅.馬田也曾經在動力公司工作。

現任自由黨外交批評家鮑勃.瑞(Bob Rae)的兄弟約翰.瑞(John Rae)也在動力公司中擔任主管。

利用加拿大華人的恐懼

麥克亞當認為雖然中共的神話已經破滅,但是現在還是沒有人想要對此做些什麼,尤其是會影響到一些華裔人士的投票時。他說:「我曾經和一些高級顧問談過此類的問題,在兩個小時的談話之後,那些顧問說:『你知道嗎,我們如果聽從你的建議,我們會使得一些華裔選民感到難過,就此為止吧。謝謝了,麥克亞當先生—— 那就是他們的態度。』」

麥克亞當說:「大多數的國會議員認為,如果他們選區的華裔人士不對中共在加拿大的干擾進行抱怨,那就天下太平了。如果他們抱怨的話,這些議員就會把他們的問題當作自己的問題去處理。但是,那些可憐的中國人經歷了那麼多,他們根本就不相信政治家,不相信警察……」


在中共系統的滲透中,多數海外華人只是安靜地過著生活,無從抱怨。(Getty Images)

「 那些中國人只是安靜地過著他們自己的生活,低著頭,不陷進去。即使想抱怨,他找誰去抱怨呢?許多中國社區的官員都和中共有直接的聯繫或者直接和黑幫有關係。他們會恐嚇、殺害、毆打,讓人失業。這是典型的流氓作風。如果有人在社區內有不同的想法,就會被『流放』,有時候不僅是『流放』,而是會被殺,有時候連親屬也會遇到麻煩。所以只要有這樣的烏雲在籠罩著,實際的問題永遠不會暴露。」

麥克亞當拿自己的親身經歷舉例,「當我回到加拿大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這個問題。我一直在接觸中國人,希望能尋求幫助。但是我從來沒得到過幫助。除了一些信仰團體之外,我從沒發現任何一個中國人會支援。」

他說:「我覺得政治家們應該脫下自己的有色眼鏡並且意識到中國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加拿大政府認為必須要迎合中共的需求,並調整對中國的外交政策,這實在是欠缺考慮的行為……中國總理溫家寶曾經在去年說過,(在中國)要實現民主可能還要一百年。」◇

********************************

做了二、三十年外交官,走過倫敦、哥本哈根、曼谷,麥克亞當在派駐香港期間,震驚地發現加拿大和中共領事館都在販賣加拿大簽證給中國罪犯與中共特務,價格從一萬到十萬加幣不等。

面對罪犯、洗錢者、走私者及中共間諜,他曾撰寫三個報告,阻止過五千名罪犯、兩千名非法移民者潛入加拿大。其中包括知名香港富商。

「當我越來越接近真相的時候,我感到震驚;但這僅是開始……」

他丟了工作,施壓者卻是上級。他開始過著一舉一動被監視、人身安全沒有保障的生活。恐怖電話沒有擊垮他,但同事的背叛讓他憂鬱纏身十幾年……

「為什麼加拿大駐香港的外交官和渥太華的官員能夠為所慾為地打擊我的人身和工作?」現在,他拋出了這個問題,站了出來,讓任職香港移民官所經歷這一段黑幕秘辛攤在陽光下。

黑幫.間諜 背叛的故事
——前加外交官揭中港加黑幕
文 ◎ 林小凡


麥克亞當近照。(攝影:Samira Bouaou/大紀元)

「當我越來越接近真相的時候,我感到震驚;但這僅是開始……」他主管的外交事務涉及中港加官員、間諜與黑幫,最終麥克亞當丟了工作,人身安全遭受威脅。這不是電影情節,而是真實的遭遇……

凌晨兩點或者三點起床,已經成了布裡安.麥克亞當(Brian Mcadam)的習慣。起床後,麥克亞當會沏一杯Earl Grey濃茶,再喝一杯黑咖啡。

長年困擾麥克亞當的失眠症與憂鬱症還沒消失,但是這一切比起以前外交官的日子已經要幸福得多。

麥克亞當擁有三十年的外交官經歷,曾經在倫敦、哥本哈根、曼谷、香港等城市任職。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三年,麥克亞當是駐香港外交官,主管澳門、中國南部、香港的移民。但是他震驚地發現加拿大和中共領事館都在當時販賣加拿大簽證給來自中國的罪犯,以及中共的情報人員,價格從一萬到十萬加幣不等。

「當我越來越接近真相的時候,我感到震驚;但這僅是開始……」加前資深外交官布裡安.麥克亞當在採訪時對我說。


「當我越來越接近真相的時候,我感到震驚;但是這僅僅是開始……」加前資深外交官布裡安.麥克亞當說。(攝影:Samira Bouaou/大紀元)

在一九九零年左右,麥克亞當發現申請加拿大簽證的人很多都是罪犯、洗錢者、走私者及想要進入加拿大的中共間諜,於是他撰寫了三個報告,並起到了作用。麥克亞當表示:「根據加拿大移民局的估算,因為我的報告,五千名罪犯被拒絕在加拿大國界之外。除此以外,我還橫阻了兩千名非法移民者進入加拿大。」

麥克亞當表示:「我聽說外交部在最初看到我的報告的時候,極度地吃驚。因為他們發現我的報告中提到了幾位知名的香港商人。」

但是,麥克亞當說:「我的報告被人洩露給了香港和加拿大的媒體,然後我的生命安全就開始受到威脅。我懷疑很可能是加拿大領館內部的人幹的。」果然,麻煩接踵而來。

最初的威脅是電話。有人在電話中描述他講電話時身著的衣服,領帶的樣式,及手上正在閱讀的文件。在接下來的幾年內,麥克亞當表示他經常受到這種人身威脅,而且發給外交部的三十二個報告都石沉大海。

香港黑幫直通加拿大高官

恐嚇對於麥克亞當來說也許不算什麼,但是同事的背叛卻令他黯然神傷。

當時麥克亞當在加拿大領事館的幾位同事和美國領事館的兩位官員,幾乎每週都會開一個碰頭會,通報對香港黑幫、間諜等問題的調查進展。有一天,那兩位官員分別打電話給他,要求他馬上把一位黑幫嫌疑人楊某的情況告訴他們。麥克亞當不疑有他,將手頭上的所有調查情況都告訴了他的美國同事。

在一次從渥太華出差回來後,他驚訝地發現其中一位美國領事館參與調查黑幫的人員,因為「收受黑幫賄賂」被美國獨立調查團指控並逮捕。不久,當他從另外一個地方出差回來之後,居然又驚悉另外那位美國官員也遭到逮捕,理由是「為黑幫而工作」。麥克亞當回憶說:「他們為什麼當時那麼著急地問我那個人的情況?只是為了知道我到底掌握了多少他們的證據。」

麥克亞當有一位香港警界的朋友。有一天這位朋友打電話給他,當時這位警官監聽一個黑幫頭目的電話談話。麥克亞當說:「這位警官感到很吃驚,因為那位黑幫人士直接打電話到渥太華移民部長辦公室。」

但使麥克亞當更加震驚的還在後面,這位警官監聽到,「那位加拿大官員告訴黑幫頭目:別擔心麥克亞當和他正在幹的事情,我們會處理他的。」

隨後,加拿大移民部要求麥克亞當調回渥太華,加入重案組部門,於是他不得不離開香港。


麥克亞當近照。(攝影:Samira Bouaou/大紀元)

拒絕財色成「異類」

在香港任職外交官期間,麥克亞當還遭遇了紅包事件。當時他和妻子收到一位知名商業人士的邀請去遊玩過山車,結果兩個人各分到了一個紅包。他回家後發現裡面是兩百五十元加幣。他覺得不安並準備歸還錢財時,他的上司告訴他,不要使得發紅包的人丟面子,實在不行的話可以將紅包捐獻給慈善機關。

在後面幾年,皇家騎警曾對此事進行調查。調查發現,大約三十名領館人員都拿到了此類紅包,一般裡面都會有一千元加幣左右。麥克亞當質問,「到底每個人分到過多少這樣的紅包?」

一九九二年,麥克亞當代表加拿大應邀參加一個在溫哥華舉行的有關世界黑幫問題的論壇。

論壇結束後,皇家騎警的一位官員和移民部的一位官員陪同他在溫哥華組織犯罪團伙最活躍的地區兜風。之後他們去一家餐館,並把麥克亞當介紹給六名男子。

晚間十一點他們陪同他到設有卡拉OK的一家夜總會。麥克亞當說:「三位漂亮的女性出現並坐在他們的桌子旁邊……,其中一個和我說她來自香港。然後我問她在那裏做什麼工作?她回答說她是香港一家知名夜總會的『媽媽桑』。我立刻感到警覺。」

「突然,兩位小姐開始在桌子底下撫摸我的大腿,而那位皇家騎警估計收到了訊號。他對我說:『布裡安,旁邊就有房間,去吧!』我意識到這是早就設計好了的『甜蜜』圈套,於是我站起來說,非常感謝你們,但是我感覺很累,我先失陪了。」

麥克亞當回到香港後調查了他在溫哥華結識的這些朋友,六個人中的五個人最終被證實是黑幫的成員。

因為紅包事件及其他原因,麥克亞當被香港的加拿大領事館同事視為「異類」。

「他們背叛了我」

一九九三年夏天,麥克亞當調回到渥太華,開始準備重案組的工作。當時他還很高興,因為這個部門可以充分運用他在移民部所獲得的消息。但是就在他回到渥太華兩天後的夜晚,他以前的同事造訪了他,並警告他,因為在香港的所作所為,外交部及移民部對他「非常痛恨」,「工作怕是保不住了。」

滿懷未知的惶惑,他走回渥太華的辦公室。工作第一天,他的上司就明確地告訴他:「沒人願意和你一起工作。」並建議他提早退休。麥克亞當退而求其次,要求為加拿大情報局或者皇家騎警工作,但遭到了拒絕。

移民部最終給了他另外一個專案。但是一位舊識告訴他那專案實際已在幾週之前就結束了。面對各種壓力,麥克亞當不得不在一九九三年十月選擇提前退休。

麥克亞當表示這也是長期困擾他的憂鬱症產生的原因,「他們,都背叛了我。」

現在,麥克亞當正準備出版一本名為《龍的欺騙》(The Dragon』s Deception)的書,講述他三十年任職的外交官經歷,尤其是在香港任職移民官的經歷。

在他的八百五十頁手稿中,對於那一段身處敵意環境中克盡己任,而香港與渥太華的同事卻將他秘密調查的結果洩漏給罪犯,致使他丟了工作且性命堪憂,麥克亞當拋出了一個更大、更複雜的問題:「為什麼加拿大駐香港的外交官和渥太華的官員能夠為所慾為地打擊我的人身和工作?」

──本文轉自第88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標題有所改動)(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10-07 5: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