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麗香建築創作 令人感動

文、圖/張孟起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7日訊】 謝麗香的藝術創作動力,就像是湧泉一樣,洶湧而出無法抑止,湧泉所到之處,留下一棟棟建築,一件件雕塑,一張張油畫。不同傳遞藝術的媒介,呈現的結果同樣令人讚嘆。幾乎可以這麼說,謝麗香是一個為創作而生,為創作而活的人。為創作而生,指的是沒有受過學院教育,創作力與生俱來。為創作而活,指的是生活的全部已經完全為創作所占據。

早發的藝術天份

謝麗香的藝術才份是早發的。生長在台南鄉下的謝麗香,小學時她交給老師的日記,就是用圖畫敘事取代文字,藝術天份由此被老師發現,直到國中畢業,她都是班上參加繪畫比賽的當然代表。可惜的是,隨著國中畢業未再升學,她的藝術發展也被迫中輟。

就像家鄉許多女孩一樣,國中畢業的謝麗香在鄉下有時打打零工有時無所事事,直到結婚生子,她期待的只是平凡而穩定的一生。然而藝術的精靈卻在她生命最低潮時,再次來敲門。十八年前,丈夫因工作不穩定而四處遷徙,她卻想帶著孩子回台南西港鄉下定居。為了給自己和家人一個溫暖的家,她以有限的積蓄和泥水工出身父親的資助,和父親、母親協力蓋了一幢房子。那是以許多廢棄物建成的神話小屋,磚窯拆下的廢磚、撿來的漂流木、大石頭,藝術的組合成牆壁和家具。

親手設計建造的家,是謝麗香的第一件素人建築作品,也是國中畢業之後就中斷的藝術創作的延續。對謝麗香而言,那不止是家人避風雨的安樂窩,也是她藝術才華的創作結晶,更重要的是她生命中的另一扇門,帶給她生命新的出路和意義。房子落成了,謝麗香的藝術湧泉也噴發了。她滿腦子都是蓋房子的夢,講準確一點,是以建築來實現她的藝術創作。就像畫家買畫布、顏料一樣,她不畏烈日到曾文水庫撿漂流木、到山裡搬石板,儲備建築材料。

五角船板 一圓藝術夢

畢竟要蓋房子不是那麼容易,需要很多因素的配合,謝麗香的第二個建築夢,一等就是七年。在等待的日子裡她學會了燒陶,讓她旺盛的創作慾,找到小小的出口。終於等到機緣成熟,在父親資助的兩百萬元和自己借貸來的兩百萬元支持下,第一間「五角船板」」台南白河店誕生了。

和蓋自己的家一樣,謝麗香蓋房子一向都是將設計圖畫在腦子裡,用手比口說和建築師傅溝通,「說」出設計圖讓建築師傅一步一步的蓋下去。沒有現代建築知識,只有造型藝術激情的謝麗香,和具有建築經驗的老師傅通力合作,化不可能為可能。

一心一意只想要蓋房子一圓自己的藝術夢想的謝麗香,不得不為自己蓋的房子,找出一個生存方式。自己還稱不上是建築大師,沒有民眾會買票進來參觀。在南部只賣咖啡要維持空間的營運,恐怕也有困難。為了不讓建築閒置,想來想去,似乎只有開餐廳是唯一的路。但這卻與謝麗香一心追求自然單純的個性,相當違背。複雜的餐廳運作,讓謝麗香十分煩惱。

民國八十九年農曆大年初二,「五角船板」」台南白河店開張了。特殊的建築內外觀,就是最強力的廣告。白河店營業的第一天,在沒有任何廣告宣傳的情況下,七十坪的店就被塞爆了。儘管出菜流程並不熟練,客人也很有耐心的邊欣賞建築邊等待上菜。接下來每個周末,客人都爆滿,平日也生意興隆。因不得已而開餐廳,沒想到竟讓投資可以慢慢回收,讓謝麗香大為意外。

興隆的生意也為謝麗香帶來厄運,一對眼紅的夫妻假稱要資助謝麗香開分店,骨子裡卻想要接收本店的客人、建材和謝麗香的建築創意。他們檢舉白河店是占用農地違法營業,使白河店被迫拆除,這對醉心建築而不懂法律的謝麗香來說,真是青天霹靂。好在上天關了一扇窗卻開了一扇門,正在謝麗香人生低潮時,陳緯一出現了。

陳緯一是一位喜好藝術收藏的企業主,他擅於經營企業也熟悉藝術產業的運作,更重要的是他喜愛謝麗香的建築藝術,也深為謝麗香的藝術熱情所感動。於是在陳緯一提供建築資金和餐廳的營運策略,謝麗香只要專心建築創作的合作模式下,謝麗香走出陰影,一家家的五角船板陸續面世。

與高第相提並論

將對藝術的瘋狂昇華為超人行動力的謝麗香,在陳緯一的協助下,迅速的在民國九十年完成了五角船板嘉義店。至此,謝麗香獨特的藝術建築受到媒體的注意而大加報導,社會開始注意到這位「素人建築師」,學院出身的建築學者和建築系所的學生,紛紛來參觀,驚訝之餘將她與西班牙的天才建築家高第並論,而這也是謝麗香第一次聽說高第和他的建築藝術。

作品受到社會的矚目和肯定,越發讓謝麗香的創作慾望不可抑止。完全不想開餐廳,也並非有意蓋房子,只是受創作慾望所控制,選擇建築為創作媒材的謝麗香,在嘉義店完工之後,就急著在台南縣尋找土地,因為心中的建築圖像已經愈來愈清晰,逼得她非要趕快動工不可。

跨越接連的挑戰

她在台南新營找到了一片鄰著池塘的果園,有樹有水的環境立刻讓她愛上了。五角船板新營店大量的保留了原先果園的果樹,讓建築與果樹林合而為一,就算在艷陽高照的夏天,進入店內也能感受到綠意帶來的涼意。大量採用玻璃,更讓室內和室外的果園、池塘界線消失。加上室內大量使用漂流木、枕木、石器等天然材質,使整個店充滿大自然的樸質和趣味。

接下來的五角船板台中店有「夢幻泥巴屋」之稱,受限於台中市建築不得使用可燃物的規定,謝麗香大量使用泥雕取代了飄流木。使用泥雕裝飾牆面,使得台中店多了一些藝廊的趣味。

最大的挑戰是接著而來的台北店,那是一幢巨大的建築,將近二十四公尺的高度,等於一般建築的八層樓高,而謝麗香的設計卻只有四樓,所以每層樓挑高都非常高,謝麗香可以盡情的將藝術才華發揮在天花板上,塑造出夢幻般的空間。店的外觀,最顯眼的莫過於兩個高大的穿著草裙跳舞的長髮女子身像,而這兩個身像也是施工中最困難的部份,謝麗香以毅力加上淚水、汗水、吼叫,才讓施工團隊安放上定位。

看過謝麗香的建築,很難不被她的創作力和創作毅力所感動,走進她的工作室,更能感受到她對於融入大自然的強烈追求,如此也能了解,何以她的建築裡是那樣的和大自然結合,又是那樣的大量使用原始素材。

東北角工作室 另類人間樂土

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冬日,走訪謝麗香位於東北角的工作室。和謝麗香其他的建築完全不同,建築因陋就簡,四周無法取代的天然山海景色才是謝麗香擁抱的重點。不到十五坪大的工作室四周都由玻璃構成,可以看到外面三六○度的風景,頂上是鋼架加上橡膠布所做的屋頂,風一吹過橡膠布上下飄動呼呼作響。室外天色暗淡,風狂雨驟,室內橡膠布狂舞,好像屋頂隨時會變為脫線的風箏,玻璃也會分裂為無數塊撲面而來。

室內只有一張床,一桌、二椅,其他就是畫架和油畫顏料、畫筆,此外並無一物,這裡就是謝麗香避世而獨立的油畫工作室。四周空無一人,一般人獨居於此,就算不害怕也會難耐無聊和寂寞,謝麗香卻視之為人間樂土,藝術修行的聖地。她可以一連住上十天半個月,以最簡單的食物維持生活,除了睡覺就是畫畫,一頭鑽進大自然裡畫畫。

台灣建築界的大老,曾任東海大學建築系主任、台中科學博物館館長的漢寶德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撰文「築夢的時代」,文中對謝麗香完全不受學院拘束的建築風格十分讚賞,漢寶德在文中說:「我們看到了這位謝小姐,這樣一位亮麗的女孩子居然能有毅力實現建築上的夢想,超過了大部分的建築師,實在匪夷所思。她陪我們午餐,在漂流木製的大餐桌上侃侃而談,使我覺得,她才是與生俱來的真建築師,我們不過是建築行業的奴隸罷了。

漢寶德為文肯定

漢寶德以建築專家的立場,找出謝麗香建築的真正價值,他在文中說道:「從五角船板,我看到當代的專業建築與素人建築間的某種時代的契合,使我覺得非建築的時代的到來。建築家也許應該擺脫對社會重責大任的心理負擔,丟掉永恆價值的尋求,回到造形藝術的源頭:憑著想像力,創造視覺的夢境。不必找理論,不必有論述,只要感動人就可以了。」

能得到漢寶德的肯定,當然是謝麗香最大的滿足,雖然她的建築創作只是聽從內心不斷湧出的創作意念,並不是刻意要達到如何的境界。謝麗香沒有休息,也沒有被營運中的四家五角船板所綁住,她還在莫明所以的瘋狂創作。今年夏天,她在台南南瀛總爺藝文中心,展出她的雕塑作品「天堂樹」,十件巨大的作品,透露出她的內心世界。

謝麗香,一位奇蹟般的創作天才,一再的以旺盛的創作力讓人們眼睛一亮,發出一聲讚嘆,下一步,她又要帶給人們如何的驚嘆呢,謝麗香已經準備好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曾芋蜻希望孩子畢業之後,「在未來人生的任何一個階段,在他的心中都會有音樂,或者他會記得曾經有這麼一個老師站在他這邊,將來遇到困難的時候不會輕易地放棄自己,這就是最重要的。」
  • 12年前的一天,24歲的肯尼亞女孩泰芮(Terry Gobang)一早醒來,幸福滿溢。那是她的大喜日子。而她忽然想起來,告別單身派對上太匆忙,新郎的結婚領結落在了她家裡。
  • 媽媽是勇敢的象徵,一個外籍女子,沒有認識的朋友,沒有丈夫的支持,就是很堅強。但她的堅強是被迫,其實剛強的表面下是柔軟的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