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毀滅(30)

晨風清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29

這幾天課外活動時,學校安排廣播室讀憶苦思甜的文章。下午小詩又來到廣播室。任芳大姐姐拿著一本書,找出一段讓他念,是夏衍的《包身工》,小詩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念這篇。念完了一段,大姐姐就拿出一張通知,小詩念完後自己也知道了,原來是要全校同學參加從明天開始三天的農村勞動……「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教育與勞動生產相結合」……下午就開始準備。小詩中午回到家,告訴了媽媽這事,媽媽說:「這真是巧,你爸爸也接到通知,說是要到農村參加搶收,你們兩個都下去了。」當晚媽媽準備父子倆的行裝,一直到深夜……

第二天大早,小詩和同學都背著小背包走到學校,學校汽車都準備好了,當天上午就開到郊區城西公社。到處都是人,彎著腰,揚著彎彎的鐮刀割稻子,生產隊領導講話表示歡迎,老師對同學們做了詳細的交代,每人發了一把鐮刀,各班就被領著到各自的地塊參加搶收。小詩站在田埂上,成熟的稻穗都謙忍地低垂著,在秋日的陽光下發散出金色……

小詩第一次注意到祖國的田野,它並不是詩歌和畫面上描繪的那麼平坦光滑,而是那樣的高高低低、坎坷不平,一叢叢的草房就像灰白的貝殼一樣遺棄在這起伏波動的地表上。小詩下到地裡,同學們在田埂上遲疑著,只當是玩著,也嘻嘻哈哈地下到田裡。小詩彎下腰,揚起鐮刀割第一把稻,稻稈糙糙的,有點扎手,鐮刀一彎,割下來了。身後,有的同學已經把稻子拔出來了。小詩也第一次凝視祖國的土地,它密佈著大大小小的土蛋旮旯,叢生著許許多多的各種各樣的很小的雜草,開著各色雜陳的很小的不知名的花,有很多細細密密的根莖,有蚯蚓、螞蟻……也有各種各樣的很小的叫不上名字的生物,熙熙攘攘忙忙碌碌……一腳踩下去,土旮旯蛋都粉碎了,全部踩成齏粉,是黑膩膩的細壤,出了油一樣……一會兒,身後倒下來一排排的稻子,有的同學看到了青蛙,有的看到了螞蝗,有鵪鶉從稻田里潑啦啦驚飛,還有的同學發現了蛇,一片驚叫,把蛇砍死。小詩割了一會兒,就覺得手上打了泡,手背胳臂上紮了很多血口子,有兩個同學鐮刀砍上了腿,還有一個女同學暈過去了。老師趕快取出衛生包,拿出紫藥水、十滴水……幾個同學上去幫著搽了,又給女同學送了水,服了藥,老師就宣佈休息……小詩就送受了傷的同學到宿營地休息。

路過社員的草房,粗陋搭砌的土坯,覆蓋著泥巴糊的乾草,屋裡除了一張桌,放著幾個破碗,旁邊幾條凳,什麼都沒有。屋外草棚下,堆著稻籮糞箕,栓著條黃牛,有幾條豬在到處亂拱,地上撒了一堆山芋皮,一群雞在啄食。社員的小孩,有的光腚,有的只用條布帶繫條褲子,身上糊的黢黑,光著腳,就在地上玩……小詩看見路邊有很大的糞池,很遠還聞到一種刺鼻氣味,這下,知道『撮屎大哥』是怎麼回事了……他們日裡夜裡到城裡『偷』糞……是因為需要大量肥料……看著浩大原野上金色的稻穗,小詩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整個國家機器的血管都是到這裡來抽血的……

晚上,吃完後勤組安排的山芋飯,同學們就回到一間大草房休息。地上鋪的草,鋪蓋就攤在新曬稻草的香味上。小詩和同學們跑到一口大塘裡洗了澡,好像身上還是臭烘烘的,躺進草鋪,只掛了一盞煤油燈,一上床就感到身上癢,地鋪上有好幾個同學都坐起來撓;躺下去,幾隻老鼠就從頭旁邊嘰叫著躥過去了。地鋪中已傳來了酣息,小詩睡不著,悄悄爬起來,走到屋外,一片漆黑,沒有一座草房有燈光,沒有一點聲音,沉默得像一口黑棺材。「現在大概才城裡的7點鐘吧……這是一個沒有電、也沒有思想的原野,感覺像是回到了萬古洪荒。

第二天是收稻子,同學們都分散到各塊田里,跟社員學著用稻草搓繩,捆稻,再把稻捆扛到曬場上攤曬。太陽出奇的好,隊裡已經準備好打場了,學校廣播組也帶來了唱機喇叭,就在田頭播放「公社是棵長青籐,社員都是籐上的瓜……公社是顆紅太陽,社員都是向陽花……」小詩也參加了廣播,播送同學寫的表揚稿,「……在我國社會一片大好形勢下……西方國家人民正在資本家的壓迫下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中午同學們吃的是米飯炒菜,社員小孩山芋碗裡的鹹菜好臭啊……很多同學都在身上抓,下午收工回來全身就更癢了,到河溝裡洗澡,發現身上都是紅包,有的說是水土不服,有的說是風疹塊,有的說是糞毒……「農村真苦啊……」怨言開始流傳……

晚上小詩睡不著了。他在想媽媽,媽媽這兩天在忙什麼,又在燈下給自己和妹妹縫補衣褲了……也只有這兩天,自己和爸爸不在家,媽媽才可能稍稍得閒一會……他眼前浮現了媽媽慈祥的笑容……「孩子,還不睡覺啊……」眼睛濕潤了。「啾啾……」傳來了屋簷上的小聲的呻叫,「有鳥嗎?」小詩向房頂上看,「鳥媽媽一定在呵護小鳥了。」小詩想爬起來,哎喲,實在太累了,不一會,他進入了夢鄉。

第三天,大家揀了一天稻穗,大喇叭裡傳來廣播「……我們學習了貧下中農的優秀品質,圓滿完成了下鄉勞動任務……」坐車回家,小詩還在車上迷糊。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天上午課間操時,小詩到了校廣播室,兩個高中女同學讓他先熟悉一下設備的使用,打開收音機,接通擴大機,話筒和唱機的連接,瞭解一點廣播朗誦的要求,小詩傻呼呼的,大家都喜歡,就讓他讀一篇文章,小詩一開口念,兩個高中女同學就說好。
  • 「我們走在大路上,意氣風發鬥志昂揚……」校廣播站傳出雄壯的『我們走在大路上』歌曲聲,小詩正在操場上玩。「初一3班的呂小詩……」有人在喊。新學期第一堂體育課是體能測驗。
  • 上了幾天學以後,同學們都熟了,原形畢露,上課時折紙飛機飛來飛去,有的砸紙團,有的在後面講小話,坐小動作。上英語課的是孫老師,勻稱的身材,穿的衣服整潔筆挺。嗓音很好聽,上課時上身筆直,雙手撐在講台上,頭顱前傾,兩眼平視前方,形象非常有力,像舞台上的演員,又像電影中的演說家。
  • 「小詩考上了城市中學嘍!」一個消息不脛而走,傳遍了大院。城市中學是紅旗中學,設施和教育水平是最好的。「考上中學就是秀才了。」有的家長來祝賀,有的還帶著自己考上中學的孩子來看小詩。和小詩同時考上城市中學的還有黑蛋和黎亮,「來,比比看,誰長得最高?」
  • 一部史書,不任強權者歪曲粉飾,也不由偽造者塗抹虛構,自有天上神靈的眼睛看著。一段歷史,總有往事的親歷者秉筆直書,用不著擔心記憶的失卻,除非天靈不存,良知喪盡。如果說有一部中國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那也一定會有一部中國20世紀中葉病世的文學記錄。
  • 就見放著許多自行車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著提琴盒什麼的,中間一個阿姨,像畫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樣的臉,高高的髮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貴又親切,和身旁幾個男的說說笑笑著,登上一輛『革命文藝巡迴演出隊』大紅橫幅的汽車,向送別的人招招手,汽車騰騰開走了。
  • 很快又是冬天。小詩這次在中期考試又是得的優。過了寒假就是下學期,同學們都在抓緊功課,準備考中學。小詩做完了功課,就開始畫畫。
  • 「小詩媽媽……」這天,小詩在家裡寫大字,抬頭看,是麗麗媽媽帶著麗麗來了。前些天,媽媽帶自己上麗麗家看給他爸爸,這不就回訪來了?自己正臨摹柳公權字帖呢,趕快把手裡的字寫完,就聽得媽媽說:「喲,秋天過得真快啊!」抬頭看,窗外的揚樹葉已紛紛下落,媽媽已經把麗麗母女倆讓進屋裡來了。
  • 到家了,爸爸坐下來,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個討飯的農村孩子,肚子裡都有錦繡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躥下跳東西不分神魂顛倒的兒子,就覺得是個不成器的混帳,三九葡萄凍了心,歎口氣,剛想休息一下,小詩啃了個生山芋邊進來說:「大食堂這麼好,為什麼我們天天吃山芋?」
  • 貓娃蓬頭垢面,穿個對襟破小褂,正在給婆婆捶背,邊捶邊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萬法歸一……」有人問了:「貓娃啊,你為什麼念這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