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外思絮】此心安處是吾鄉

畫與文/楊紀代
    人氣: 28
【字號】    
   標籤: tags:

多少年了,夜夜重複著同樣的夢境:跋山涉水,歷盡艱險,吃足苦頭,全為了它——尋覓心靈中無形的家!在齷齪汙穢的狹窄縫隙裡,貼身匍匐攀爬;在泥濘惡臭中閃躲前進,都為了找到它。一路在別人的屋角門側溜進繞出,時刻得避人耳目,快速閃開;經常迷失方向,茫然無措,一再重複往返同一路段。那輾轉!那煎熬!都只為了能找到它——我夢中的家園!

幾十年來,總做著同樣的夢,而且每回夢中都清清楚楚的明白——又做這個夢了!同時又不由自主的一再重複著相同的過程:那無可躲避的髒與臭,依然如故!那無法面對的陰暗與可怕,照樣滿佈!那苦苦尋覓後,終於發覺快找到的欣喜;與確定轉過這個彎兒,就家門在望的慶幸;以及瞬間驚醒後,發現一無所得時的無奈與惆悵,在在牽引我的思緒翻騰不已……

這似乎永遠也找不到,更沒機會識其廬山真面目的「家」,到底什麼樣呢?那就自己發揮想像力,編織一個、建造一間吧!

採用那羅曼蒂克的紫色調,嬌美!迷人!那雲封霧鎖中,聳立的遠山紋理,以鹽水沖刷而成,是一種以簡馭繁的技法。

恬適的風兒軟綿綿的;沉沉的水面平靜無波;兩道山泉喧喧嚷嚷;三間瓦房相互依偎;紅白花兒漫山坡……

人世間飄泊無依的遊子,今兒個駕舟歸來,將疲憊的身心安放、停靠……嗯!這就是了——此心安處是吾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微微晃動的車身,清清脆脆的馬蹄「的搭」裡,在這沁涼沁涼的寒意中,隨著衝破黑暗的第一道曙光,咱倆開始了返鄉的旅程……
  • 那棉絮般,斜飄出一溜斷續長線的煙嵐,緩移輕挪,深怕攪擾了這「一灣清淺」的寂靜!

    那圈圈的淺淺漣漪,有魚兒探頭窺看的身影,牠心中暗喜:我不是「願者上鉤」之一,但我羨慕那濃情密意的一幕!

  • 其實傳統的水彩畫特色,是輕盈明快、即席創作的小幅作品,多半以八開、十六開居多,畫四開就算是很大幅的了!但我總好畫對開或全開,因著經驗的積累與摸索,往後的作品就漸漸的擺脫了渲染法的朦朧、輕飄與無力,具有了油畫的厚重感、攝影的效果和國畫的意境,形成了自我的風格。
  • 運用這種水彩渲染技法,得把畫紙擱在自製的畫板上,用羊毛刷子蘸上水,全張打濕,掌握適當的溼度變化,再依序落筆畫上遠景、中景、近景,所以是無法用筆事先在畫紙上打稿、構圖的。只能靠摸索熟練之後,再隨意揮灑。
  • 那水鄉集鎮式的建築裡,儘管物換星移,儘管鏡花水月,可它時時都靜默的,冷眼旁觀著,那曾經有過的滄桑容顏……
  • 在這條溫暖的金秋大道上,讓我倆就如此相擁前行,高大的白樺樹,象徵我倆純真的戀情!

    在這條明亮的金秋大道上,讓我倆就如此攜手前行,收割後的稻田,歡欣的為我倆虔誠道賀!

    在這條燦爛的金秋大道上,讓我倆就如此並肩前行,兩旁的閑花野草,真摯的為我倆彎腰獻唱!

    在這條和煦的金秋大道上,讓我倆就如此緩步前行,遼闊的鄉間野地,為我倆展現無垠的祝福!

  • 此刻,空蕩蕩的枝頭上,只餘幾片紅葉,在風中瑟瑟發抖,想奮力地抓住這金秋的最後一抹亮麗!

    此刻,滿地堆積的落葉,四處紛飛,沙沙作響,勉力地為金秋最後一場音樂會做餘音的伴奏!

    此刻,這雪白長椅,已沾滿灰塵、木屑,正盡力地為我倆的這一段戀情做最後的見證!

  • 畫壞了的作品,沖刷之後,發現浸漬入畫紙的殘存顏料,頗可利用,於是等它乾到適當的程度時,細心收拾、修整並添枝加葉就成了!
  • 三、兩農舍掩映在綠篁裡,透著紅塵外獨有的遺世氣息。

    溪邊一叢修竹,挺拔高聳,試著想打破平行構圖的呆板,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慵懶散步的白雲,發現了這一溪湛藍,興奮得散成一團團的小棉花球,調皮的斜衝過來一探究竟!

    靜靜的流水,開心的把他們毫無保留的映照反射出來,成了「一溪流水水流雲」。

  • 每當離家在外、失意疲憊時;每當身陷困境、無法自處時;或者感到徬徨無助、孤苦無依、心情極度沮喪時,幾乎所有的人,最初浮上心版的影像是「家」!首先想到的念頭是「回家」!似乎「家」具有無法言喻的超能力!能撫慰你心靈的傷痕;能包容你錯誤的抉擇;能溫暖你冰封的心房;能紓解你僵硬的脊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