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夢在一年間破滅:加國小留學生講述真實留學生活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加拿大,美麗的北美大國。她迷人的自然風光、寬鬆的學習氛圍、相對較低的費用吸引著越來越多的中國留學生。目前在加拿大的留學生總共有82000多人,其中中國學生有3萬多人,佔了近40%。但是,隨著留學生的不斷增加,這個天堂般的國度似乎離他們的初衷越來越遠。

林珊珊是一個漂亮的重慶女孩,今年21歲,家庭條件優越。她曾經是校園裡的焦點,引來同學們羨慕的目光。她是留學浪潮中的弄潮兒,曾經做著一個美麗的留學夢。但是,這個夢卻在一年之間破滅……

踏上留學征程

那還是在2002年的6月,當她所有的同學都在為高考作最後衝刺的時候,她拿到了去加拿大留學的簽證。「我的成績一直不好,二診考試連專科線都沒上。爸爸媽媽覺得我的英語不錯,我自己也很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所以就決定出國去念語言學校,然後在那邊考大學。記得我最後一次回學校,看到同學們正在忙碌地準備高考,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我可以不用承受那麼大的壓力去面對如此激烈的競爭。我的一臉輕鬆讓同學們都覺得很羨慕。」

出發之前,我向所有的親戚朋友道別。好朋友都來機場送我。林帶著朋友們的祝福,登上了去加拿大的飛機。經過漫長旅程,她來到了加拿大卑詩最大的城市溫哥華。這裡蔚藍的天空、浩瀚的大海、寬敞潔淨的街道都讓她著迷。

她迫不及待想要融入這座城市,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這裡重慶人真多

和很多留學生一樣,她先進入了當地某學院下屬的語言學校,住進了當地人的家。很快,林就適應了那裏的生活,「剛去的時候,生活很有規律,每天早上去上課,下午一般兩、三點鐘就放學了,然後就叫上有車的朋友帶我去town裡逛逛街、吃吃飯。說實話,和在重慶也沒有什麼兩樣,只是在那邊更加自由和獨立。」

「那邊的語言環境並不像我開始想的那樣。原本我還擔心自己的英語水平跟不上,過來才發現,語言學校裡基本上都是亞洲人。我們班當時有一半中國人,有3個重慶人。除了平時上課和到商店買東西要用英語外,只要會簡單口語就OK了。我們平時的交流都是說普通話,更多的還是說重慶話。」珊珊告訴記者,她在那邊結交的朋友幾乎都是重慶人,在溫哥華的重慶留學生起碼有好幾百。這個重慶人的圈子裡,大多數人的父母都是經商的,如左宗申的女兒左穎,其他還有渝海、金龍等房地產老總的公子千金。朋友當中,有的已經在那邊呆了一、兩年了,卻還沒有上大學。真正能夠上到好大學的更是少之又少。林說,一般語言學校是上3個月到半年多吧,有很多人根本不去上學,一直在耍,有的乾脆把學生簽證換成個旅遊簽證,名正言順地耍開了。珊珊在語言學校讀了半年,就換了旅遊簽證。因為辦學生簽證要審查上課的出勤率,還必須交齊學費。我後半年根本沒打算上課,剩下的學費就消費掉了。

讀的「社會大學」

適應了那邊的生活以後,珊珊搬出了當地人的房子,與朋友合租了一套公寓。她的生活也漸漸發生了變化。

「那邊很多學生都有不同程度的迷惘。」他們經常一群人去酒吧喝酒、迪吧蹦迪、打檯球,幾乎每天玩到凌晨4、5點才回家。我們還經常開著車去海邊看日出,可能也是心靈空虛吧。這樣的消費就算是再有錢也不經花,很多人花掉了自己的學費,然後又到處找人借,經常是有借無還。我的好幾個朋友因此迷上了賭博。溫哥華有一個出了名的賭場叫Sky Tower,他們經常去那裏賭博,一去就是一整天,開始還小贏,最後幾乎都是傾家蕩產的輸。

「加拿大的車很便宜,我們幾乎都有自己的車。我花一萬九千人民幣就買了一輛二手馬自達跑車。我有一個朋友,因為不遵守交通規則,出過兩次車禍,不僅報廢了一輛車,還差點丟了自己的命。」

「在那邊,人人心裏都很空虛,都希望能找一個人相互照顧,所以同居、打胎的現象非常普遍。」 珊珊說,曾與她合住的一個重慶女生,半年時間就換了四個男朋友,一個比一個家裏有錢。我知道,也有家裏經濟不很寬裕的女生,錢花光後,就偷偷做『小姐’。」

「但這些事情都是國內的家長所不知道的。」

被黑幫欺凌

「記得有一次,我一個朋友過生日,他請了一幫朋友去KTV喝酒、唱歌,正當大家高興的時候,衝進來幾個台灣幫的人,喝得醉熏熏的,一進來就開始罵,還喊打喊殺的。我朋友冒火了,把茶几一蹬。台灣幫的人衝過來用酒瓶子往他的頭上、身上扔。我們全部嚇傻了,根本幫不上忙。他們人太多,而且一叫又可能來100多人!」說到這裡,她還心有餘悸。「場面很混亂,我簡直都嚇呆了。當歌廳的把那些人拉走後,我們才發現,我朋友的腦殼上全是血。」

「那個朋友的爸爸在楊家坪是開汽車廠的,還開了個駕校。他後來跟我們開玩笑說這事如果發生在重慶,他老漢可以喊一個車隊的人把他們壓死。」

「其實,加拿大本地人很友善,治安也很好,我才去住洋人家裏,他們甚至連大門都沒有上鎖。我們看到的都是中國人欺負中國人,很可悲。」

黯然回國

成天和朋友們玩樂,學習早已被珊珊拋到了腦後,讀了幾個月的語言後,她參加了托福考試,成績可想而知。

「在加拿大一年了,我意識到自己完全是在浪費時間和金錢。一年來,大約花費了父母20萬元,實際學費才不到5萬。在加拿大比我差的人還多的是,我真是有愧巴蜀這所名校。跟這一幫成績差家裏又有錢的人在國外混,有什麼前途,我是不是也應該收心了?」珊珊賣掉了馬自達,背上了回國的行囊。也許是安慰自己吧,珊珊告訴記者她並沒有後悔,因為至少她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說實在的,國外確實也很有吸引力,環境好、物質優越,不過就是這種條件,消磨了很多留學生發奮讀書的意志。像我們這些在家裏從不洗碗的獨生子,到了國外還肯刷盤子?」文章來源:人在北美

評論
2008-11-19 10: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