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元神離體的真實例子

一兵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我認識一位大姊,她是一位醫生的妻子。她最近給我講述了發生在她身上的一件事,她弄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卻知道那是主元神離體的真實例子。這都歸功於《轉法輪》這本書,從這本書中學到的知識是從其他所有書籍中都學不到的。以下即是這位大姐講述的事情經過:

「1998年3月2日中午12時左右,我正在自家廚房炒菜,突然間覺得不舒服,腦袋像迷糊一樣,我就隨身坐在了客廳裡電視旁邊的凳子上,然後我對丈夫說:『我好像不行了』。」

「我丈夫看了我一眼馬上臉色就變了,因為他知道我有冠心病,就連拖帶拽將我弄到屋裡床上,讓我躺在床上,一邊喊我兒子、兒媳婦搶救我,燒水灌水瓶堆在我身體周圍,我丈夫則給我針灸。據我丈夫後來講,我身體當時已經涼透了,用大粗針扎我的手指頭都沒有反應。」

「就在我丈夫將我放在床上的同時,我突然發現我在寢室的一個牆角三分之二以上的地方呆著,我覺得我是一尺多長的小人,頭幾乎頂在天花板上,我是坐在那兒往下瞅,看著他們在搶救我,還覺得挺好玩。我還認識床上躺著的人是我,我感覺很舒服。」

這位大姐接著說:「這段時間大約持續有5-6分鐘左右。然後我又突然回到了身體裡,覺出了針紮在身體上的疼痛以及其他的痛苦。」

「我好長時間沒有對人談這件事,直到有一天聽到一位熟人也談起同樣的經歷,才知道這是真實的情況。」她說。

「這位熟人50歲左右時,患病假死,在醫院病房裡,醫生搶救後認為沒希望了,已經用被單將他的臉蒙上。這時他主元神離體了,他看到他的兩個弟弟拎著吃的東西進到病房,發現他已經死了,馬上拎著東西扭頭就走了。這使他精神上受到了刺激。他活過來之後又活了15年。」

「這件事給我的深刻感受是:我從身體裡出來後感覺異常舒服和美妙,無法形容。回去後就不行了,哪兒都不舒服。死不是痛苦的事,只是忽悠一下就出去了,一點也不痛苦,所以,我從此以後不怕死了。」

(轉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天早上打坐煉功後,內心無比的祥和與寧靜。離上班還有三十分鐘,我躺在清涼的地板上,享受著這寧靜清新的早晨。
  • 《黃帝內經‧素問》的前三個篇章《上古天真論》、《四氣調神大論》、《生氣通天論》基本上都是講養生之道,可見中醫對於養生是非常重視的;畢竟,預防疾病要比治療疾病來得有效、容易。中醫養生最重要的依據是《黃帝內經‧素問》的第一篇《上古天真論》,主要講述養生的要旨是保養人的天真(上天所賦予人的「真氣」與「元神」)。
  • 人身三寶「精」、「氣」、「神」,其中「精」是有形的,「氣」與「神」是無形的,三寶之中又以「神」為最高位(構成粒子最小、能量最大)。「元神」必須受到「精」與「氣」的涵養,才得以健全。此外,心與腦是元神傳達信息、指令到身體各部份的橋樑,而心與腦也同樣必須受到「精」與「氣」的滋養才能夠發揮作用。
  • 2008年在美國喬治亞州發生一個奇特的故事。葛漢在12年前接受心臟移植手術,捐贈者是卡托;手術後不久,葛漢認識了卡托的遺孀,他們很快就陷入熱戀,也很快就結婚了。但是葛漢在心臟移植12年後,與捐贈者卡托的命運一樣,以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 燈下,他一如既往的靜坐著,入定似的波瀾不驚,好像元神出離一般。我望著他清瘦的臉龐,挺直的鼻樑和堅定的眼神寫出了性格中的剛毅。我和他相識八年之久,總感覺他是與眾不同的,深邃的思想中好像藏著許多祕密。
  • 當今世間許多超常事件的集中突發,絕非偶然,或許與人類步入特殊的歷史階段的天象有關。有人一笑了之,有人三思而悟,人們處事的態度此刻很是關鍵,適時更新對生命的認知更顯意義非凡。就是說,誰能從固守舊有的生命概念的框框中抬一抬頭,誰或許就能看到一片新天地。
  • 只研究人體表面的現代醫學是無法解開怪病的根源。其實,人體就像一件衣服,這個人是誰,要看真正穿上衣服的元神是誰。不幸的是,由於種種因果淵源,獸孩的人體實際上被某種另外空間的動物佔據,雖然得了人體,但是由於層次太低的,無法駕馭人形正常行為,表現上還是個「獸」行,而且不會人語。
  • (大紀元記者唐榮安德衛普報導)盧克.默騰司(L uc Mertens)先生是比利時安德衛普附近城市一家政府公益圖書情報机构的社會咨詢顧問。他今天陪一位法國的朋友前來看神韻藝術團2月27日在安德衛普的下午場的演出。他說,他正在學中文,他是在中文班上得到有關神韻演出消息。

    圖片:盧克.默騰司(L uc Mertens)(左)先生是比利時安德衛普附近城市一家政府公益圖書情報机构的社會咨詢顧問。攝影:季媛/大紀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