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象與文明滅絕──永凍層下的祕密

──本文轉自第96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大紀元11月30日訊】卡通《冰原歷險記》裏的有情有義的長毛象,贏得孩童的歡笑也感動著家長。繼二零零五年國際博覽會上吸引二千萬參觀人潮,長毛象特展現正在台灣掀起旋風。

從出土的長毛象瞬間急凍的遺骸顯示,萬年前發生過一個小時內全面降溫約四十五度的大災難!甚麼樣的機制能達到這樣摧毀性的氣溫驟降?為什麼發生了這樣令人不寒而慄的天災?目前的實證科學是無解的。

而或許回溯民間傳說探尋答案,是一個值得參考的方向。美國印第安霍比族相信人類萬年前的文明是在冰凍的天災中結束。恰巧的是,長毛象正是在一萬年前被瞬間凍結在冰層中……是否,出土的長毛象要啟悟現代人一些什麼?

史前巨獸長毛象魅力
文 ◎ 趙芷菱



台北展場台灣民主紀念館現場購票人潮。(聯合報提供)
繼二零零五年日本愛知世界博覽會吸引二千萬參觀人潮,正在台灣展出的長毛象特展也引發一陣長毛象旋風。為什麼長毛象這麼有魅力呢?

看過卡通「冰原歷險記」的朋友,相信對長毛象(Mammuthus,又稱作猛象)的長相並不陌生,但畢竟是卡通。試想,當真實的史前動物長毛象跨越時空的長廊展現在面前時,將是何種景象?

最完整的長毛象世界首展

冰封一萬八千年的長毛象特展,全世界第二站於二零零八年七月至十一月初在台灣民主紀念館(原中正紀念堂)展出,四個月的參觀人數逾五十萬人次;十一月十八日起至明年三月移師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展出。這是長毛象特展繼二零零五年在日本「愛知博覽會」世界首展後的又一盛大展出,日本當時造成了二千多萬名遊客大排長龍、爭相目睹之盛況。

一百四十多件展品完整呈現了長毛象的身體部位,其中以來自薩哈共和國的兩頭長毛象「尤卡基爾」與「歐米亞空」最引人注目。其中小長毛象「歐米亞空」,是全世界保存最完整的長毛象遺骸,而且還是全球首度曝光。




未長牙的小長毛象「歐米亞空」頭部,是目前全世界保存最完整的長毛象遺骸。(聯合報提供)


連皮帶肉長毛象出土

二零零二年八月,在西伯利亞東北方靠近北極圈的極寒地帶,俄羅斯聯邦薩哈(Sakha)共和國北部臨海尤卡吉爾村東南方三十公里處,一對尖牙由平地崛起,絆倒了外出狩獵的尤卡吉爾村民。這份天賜的象牙寶藏於焉出土,更意外的是掘出整顆長毛象頭,生靈活現的令人振奮,肌膚完好還有彈性,一對彎曲長牙逾二公尺。消息立即傳遍世界,瑞士藥商輝凌製藥(Ferring Pharmaceuticals)董事會執行主席鮑爾森(Fredrick Paulsen)得知後,立刻出資買下,捐贈給該國俄羅斯聯邦薩哈共和國首都雅庫茲克的長毛象博物館冰藏下來,此一義舉,造就日後世人有幸親眼目睹這自然界的奇蹟。

這隻長毛象以發現地尤卡基爾(Yukagir)為其命名,即此次展出的大長毛象,牠是一萬八千年前約莫四十歲的雄長毛象。此後兩年,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四年探險家與學者們組成了長毛象調查小組,為找尋其餘的遺骸,在象頭出土的冰原上展開四度挖鑿,果不其然,挖出了膚毛完整的左前足,及頸椎、肩骨、胸骨、腿骨等遺骨。




尤卡基爾長毛象左前腳的樣子,在腳踝的部位可看到茶色的體毛。(聯合報提供)


「歐米亞空」在二零零四年出土,為一歲多幼雌象,距今約三萬多年前,研判係不慎跌入沼澤被冰封,是目前全世界保存最完整的長毛象。牠的身體被挖土機損壞,但頭頸部保存相當完整。

負責策劃這項展覽的台灣博物館林俊聰博士表示,「尤卡基爾」現今保存完整的象頭與左前足部份係在岸上被發現,而只剩遺骨的部位係陷在水中後由凍土封存。這兩頭象在永凍層中皮肉保存良好,出土後安置在攝氏零下十五度至十八度之間,科學家從牠們身上尋找基因,試圖重新複製這史前巨獸,但均告失敗。




在尤卡基爾巨大而彎曲的象牙另外一邊,有著大型巨獸的頭、耳朵以及眼睛。(聯合報提供)


來碗冰凍萬年的巨象肉湯?

面對巨大的、冰凍一萬多年的長毛象,曾有俄羅斯考古學家聯想到了象肉湯的滋味。

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副教授周健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俄羅斯考古學家在西伯利亞的凍原下挖掘出許多冰凍一萬多年的長毛象肉來,牠們的身體雖然不全,但長毛象肉卻冰存完好沒有爛掉,那裏像是一座天然的大冰箱,有一考古學家異想天開的砸下一塊肉來煮湯,一夥囫圇下肚,結果是集體腹瀉。」試想這飽嚐萬年風霜的凍肉所吸附的物體非屬一般吧!周健表示,「拉肚子事小,若蘊含未知病毒、細菌之類,可是要命的事。」

台灣也曾住有史前長毛象

在台灣從事大象化石研究的張鈞翔教授指出,台南左鎮鄉菜寮曾挖掘出三萬年前的長毛象化石,現存於左鎮鄉菜寮化石館。長毛象有很多種類,有北方型的寒帶長毛象,及南方型的溫帶長毛象。北方型的長毛象,體型比較巨大,有的肩高可達四公尺半以上,南方型的長毛象體型較小,如台灣長毛象的肩高可能只有三公尺,屬南方型的溫帶猛獁象。

長毛象屬名Mammuthus(猛象屬)源自於俄羅斯的古字mammut,意思是地下潛伏的事物,因為所有長毛象在被發現時,都已死亡並半埋於土中。長毛象中最為世人熟知的,就是生活於寒帶冰原的長毛象,外表披著長毛,因而稱為長毛象。

大象是目前陸地上最大的哺乳動物,在生物學上稱為「長鼻目」(Proboscidea),不過現今存活於世的該目動物只有一個「真象科」,真象科約在三百至四百萬年前出現,目前僅存非洲象與亞洲象。

根據亞洲象、非洲象及長毛象的遺傳性狀比較,科學家認為非洲象最先分化出來,其次才分出亞洲象與長毛象。非洲象的頭部相對較為平坦,象鼻的末端,非洲象有兩個指狀突起,亞洲象與長毛象都只有背(前)側面一個指狀突起,可以看出亞洲象與長毛象關係較近,與非洲象反而較遠。

長毛象的滅絕

「長毛象滅絕的原因一直沒有定論,恐龍生存於中生代距今約二億年至六千五百萬年前,絕種原因超過一百多種。」周健教授表示。最常被提出的說法是冰河期結束,氣溫升高導致長毛象不適應及生存空間減少。

另外有學者認為人類的捕殺也是原因之一。周健教授表示,在五、六千年前人類定居以後才有豢養動物來供給食用,以前都是以打獵為生,因此需求量是非常大的。

許多學者一致表示,不大可能有任何單一理由可以涵蓋所有物種滅絕的原因,重要的是藉著研究長毛象,現代人類應該學習珍惜環境,維護自然生態、善待生靈。◇


====================================================================

垂死的復活計畫
從動物學看長毛象
文 ◎ 劉正義(國立中興大學獸醫學院名譽教授)



長毛象全身骨骼化石。(國立台灣博館提供)

科學家擬復活長毛象,希望藉以一探其生活習性及滅絕原因。然而曾參與長毛象研究的生物學家認為此計畫純屬幻想,因為無法找出不受時間與微生物侵害、擁有完整DNA序列的細胞。

在西伯利亞北部與阿拉斯加的永久凍土層,經常可以找到結凍的史前哺乳動物。這些動物呈現出死後立即凍僵,並一直保持著冰凍狀態長達數萬年之久直到出土。這其中尤以巨型長毛象最受人矚目。

大量的長毛象埋藏於永凍層

可能基於氣候變遷的因素,大部份巨型長毛象在一萬年前滅絕。而一萬年後卻因為象牙的需求,讓這些長眠於地底的長毛象遺骸被大量挖掘出來。據說保持完整的骨骸,可以賣出數十萬美元的高價。有些科學家估計,在西伯利亞的永久凍土中可能埋藏著一千萬頭長毛象的遺骸,這使得西伯利亞的冰原地帶成為冒險家的樂園。




保持完整的長毛象骨骸,可以賣出數十萬美元的高價。圖為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在巴黎一化石市場拍賣會上的人潮。(AFP)


那麼為什麼長毛象會埋藏於西伯利亞北邊與阿拉斯加的永凍層呢?長毛象也不只出現在西伯利亞北邊與阿拉斯加,從愛爾蘭到北美東岸的廣闊地區,都有長毛象的骨骸與冰凍的屍體,但保持最好的還是在西伯利亞。

位於北極圈內的新西伯利亞群島,據最早登陸的探險家描述,就是由巨象的長牙和屍骨堆疊成的島嶼。而在阿拉斯加凍原的軟泥中,亦可見扭曲的動物遺體和橫七豎八的樹幹,那裏的動物遺體除了長毛象外還有美洲野牛、馬、狼、熊、獅子等。顯然這是在某種大自然力量的威迫下,使整群動物在極短時間內死亡。

災難的發生是迅速而慘烈的,連當時的人類也無法倖免,那是一場突發的、波及全球的、毀滅性的大劫難。

品系來源與型態學特徵

其實長毛象的骨骸早在十五世紀就已被歐洲人發現。開始時人們不知道那是甚麼動物,並且一直以為那是巨人的骨骸。直到三百年前才由解剖學家確認是屬於巨象的遺骸。長毛象並不是始祖象,牠是三千六百萬年前始祖象的後裔。

長毛象的祖先叫猛屬皇象,大約出現在兩百萬年前。歐洲和北美的長毛象(猛屬原生象)屬於晚更新世四種主要長毛象中的最後一種。晚近出土的長毛象其生存年代大約在十三萬五千到一萬一千年前,主要生存地點在俄羅斯。

長毛象一般體長雄性三米、雌性二點七五米,身高通常為四到五米,重量為六到八噸。具紅棕毛的長毛髮和厚層皮下脂肪。頭骨成高穹狀,耳朵相對較小(可能在寒冷氣候中很適應,曝露的表面較小可減少熱量散失)。背部有像駝峰一樣的脂肪堆。突出的大象牙向下生長,很長,有時彎曲到彼此重疊,從牙齒年輪可以推斷年齡。長毛象在十至十二歲之間性成熟,但往往要到二十歲以後才會有第一次交配。

長毛象是典型的草食動物,牠們的生活環境中應該遍布柳樹、冷杉、榛樹和赤陽樹的森林地帶,並且以地面及湖泊中的植物為食。換言之,就是長毛象原生活於溫帶地區而非冰原地帶。生活於溫帶的長毛象與今天生活於熱帶的非洲象、亞洲象之體膚無毛不同,溫帶的長毛象是為了適應更寒冷的氣候而長出了許多毛髮。但是基於遺傳物質DNA的比對,現代象顯然與長毛象有親緣關係,且更接近於亞洲象。

目前世界上最著名長毛象遺骸研究中心位於俄國聖彼得堡,那裏收藏了許多長毛象的遺骸及其研究成果展示。

長毛象的「復活」計畫

據美國《國家地理雜誌》報導說,為了更好的重建長毛象的本來模樣,來自日本的一隊基因科學家現正計畫「復活」這些一萬年前滅絕的長毛象,並擬把其後代飼養於西伯利亞的一個野生動物園裏。

引致科學家擬復活長毛象的想法,源自日本愛知縣二零零五年世界博覽會上展出的一頭由俄羅斯凍原層出土的較完整的尤卡基爾長毛象。當時展出時,這頭成年長毛象只有一個栩栩如生帶著長牙的頭顱與一隻膚毛完整的左前足,頭顱上還附著一些肌肉組織及幾撮毛髮。據領導該研究所的負責人說:「如果我們能夠復活一頭長毛象,那麼我們就能夠更好地瞭解其生活習性、歷史、揭開其滅絕的原因等未解之謎。」




復活長毛象的想法,源自日本愛知縣二零零五年世界博覽會上展出的一頭尤卡基爾長毛象。圖為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展出前的新聞發布會現場。(AFP)


「復活」計畫之一是希望能從這些生活於冰川世紀裏龐然大物身上提取精液,然後讓精液令現在的大象懷孕,以實現復活長毛象。即採用仍具活性的長毛象精子使現代大象受孕的傳統育種方法。這個方法即使能成功也不能培育出與古生代相同的長毛象來,而且還不知道需經過多少世代的精心配種才能從古、今的混血象逐步育出接近古長毛象。關於育種方法科學家的意見不一,有認為需要五十年的,也有認為至少要耗上一百年以上的。

由於育種交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以體細胞複製的第二種方法就運勢而起。代表人如日本知名科學家入谷明教授領導的研究小組,就是最積極的研究者。他的方法是以長毛象的完整體細胞,取其細胞核植入現代大象卵子內,進行無性生殖,也就是以現在大家熟知的生物複製(clone)的技術來複製長毛象。

可惜的是保存在大自然冰天雪地的永凍土中並不能保存完美的細胞,並永久保存完整的遺傳物質DNA。入谷明教授不斷地在進行各種方式的研究,他還嘗試把受損的長毛象體細胞核植入老鼠的卵子中,以為下一階段植入母象卵子預作準備。

曾參與長毛象研究的生物學家Ross Macphee,認為複製長毛象的想法是純屬幻想。最主要的理由是即使在西伯利亞冰原的低溫保護下,也無法找出不受時間與微生物侵害、擁有完整DNA序列的細胞。的確,企圖讓滅絕生物復活,向來易招惹是非,究竟人不是神。神要毀滅的生物,人豈能使之「復活」,否則必引致無法預測的災難。

長毛象這個消失的物種,何以能吸引如此多的關注,遠超過許多瀕臨絕種的動物?對人類來說,大型動物就像恐龍一樣,就具有天生的魅力。不管在哪一個博物館只要擺上大型動物的化石或模型,就能吸引人潮。從而可以說明為什麼長毛象遺骸能在化石市場賣得高價是一樣的道理。◇

====================================================================

急凍長毛象
長毛象滅絕時的氣候變遷
文 ◎ 吳政翰(國立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研究所博士生)



日本札幌冰雪節上的巨型長毛象冰雕。(AFP)


從出土的長毛象瞬間急凍的遺骸顯示,萬年前發生過一個小時內全面降溫約四十五度的大災難!怎麼會突然發生這樣不可思議的降溫?時下流行的氣候研究課題「氣候突變」能否回答?

「氣候」是地球大氣的長期平均狀態,一般能維持數十年之久,讓世界各地保有其獨特的氣候特徵,例如熱帶地區的濕熱、寒帶地區的乾冷等。然而,從更長的時間尺度看,經過了幾百年、幾千年,甚至於「千秋萬載」,氣候再也不是一個不變的狀態了,這樣的變化稱之為「氣候變遷」。

「氣候變遷」對於地球上的生命與環境的影響,無論持久性或是影響面,都比短期的「天氣變化」要深遠得多:一個颱風帶來的豪雨與強風,只會帶來數天的不便與可計算的生命財產損失;然而兩極冰棚的崩塌,帶來的則是無法復原的全球海平面上升,以至於物種的生存危機!造成氣候變遷的因素很多,可簡單二分為「人為」與「自然」兩大類。

近年來氣候變遷的議題受到各國政府與人民的廣泛關注,是由於十八世紀「工業革命」以來,「人為因素」不間斷的衝擊著地球環境──大量二氧化碳、氧化亞氮、甲烷、氟氯碳化物等溫室氣體的排放,以及高科技對自然資源的過度開發,直接影響空氣、水、土壤、植被這些因子的自然循環,也就造成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全球氣溫持續上升、海平面升高、冰棚崩解,以及改變後的大氣環流帶來的不正常暴雨、乾旱等「巨變」。這還是經過了一兩百年的累積之後,身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才感受到的變化。

史前巨獸「長毛象」族群的發展與滅亡,從出土的遺骸與相關的古氣候研究中,似乎也與遠古時期的「氣候變遷」息息相關。

長毛象族群的演進與滅絕

長毛象的生物學名為primigenius,源於四百萬年前的非洲,是一種外型類似現代非洲象的大型草食性哺乳類動物。牠們的族群在全盛時期遍及歐、亞、美三洲,在「更新世」(約西元前一百八十萬年到西元前一萬年)的寒帶草原中,都能夠見到牠們的蹤跡。這個時期的氣候寒冷,動植物種類與現代相似,並且有人類的遺跡存在。

然而,到了氣候逐漸濕熱的「全新世」中期(約六千年前),長毛象的族群數量大幅度減少,直到三千七百年前,最後的長毛象滅絕於西伯利亞極區的弗蘭格爾島(Wrangel Island)。從「更新世」到「全新世」,地球氣候經過了不同的冷暖期循環,但長毛象族群在幾次氣候變遷中,都得以繁衍並持續存活了下來。是甚麼原因讓牠們在「全新世」中期甚至更早,就開始面臨物種滅絕的命運?

學界對長毛象的滅絕原因主要有三種推論:一個是由於冰河時期的結束,給「全新世」帶來了全面暖化的地球氣候,造成適合於長毛象生存的寒帶草原面積大量減少,導致牠們愈來愈難以生存以致滅絕;另一種論點則是認為由於人類族群的發展,造成與其他物種爭奪地盤以及捕獵的效應,才使長毛象在全新世近期的消失;第三種論點則是綜合上述兩者,認為「氣候變遷」與「人類發展」對於長毛象族群的滅絕都起著重要的作用。

從遠古時期的遺跡遺骸,所能得到的推論確實十分有限,而且都是「間接」的。像是在西伯利亞廣大凍原出土的長毛象遺骸,在成千上萬年漫長的歲月裏,可能經歷了地殼變動、風雪沖刷、其他動物啃食等數不清的毀壞過程,對於正確詮釋這些珍貴 史料的來龍去脈加大了許多難度。

其他比較明確的證據,如遺留有長毛象壁畫的石器時代洞窟、以及人類用於獵捕長毛象的工具、帶有刀傷的長毛象牙等,說明人類會成群結隊對長毛象進行獵殺的活動。這些片段的證據,難以拼湊出長毛象族群演進的全貌。




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在芝加哥展示的長毛象。(Getty Images)


長毛象族群演變的數值模擬研究

二零零八年四月,西班牙馬德里「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員納蓋世布拉弗(David Nogues-Bravo)等人,在《公共科學圖書館期刊》(PLoS Biology)發表了一篇名為〈氣候變遷、人類、與長毛象的滅絕〉(Climate Change, Humans, and the Extinction of the Woolly Mammoth)的學術論文,使用數值模擬的方法,「定量」的說明「氣候暖化」與「人類捕殺」這兩種因素,共同造成長毛象的完全滅絕。

該研究發現,長毛象的數量在時間序列中,由於氣候暖化造成生存環境減少而劇減,最後不敵人類捕獵趨勢,而導致長毛象族群的全部消失。報告指出:「我們的分析顯示,人類是最終的致命一擊。」

氣候變遷的「漸進」與「瞬變」

「氣候變遷」不完全是漸進的,有些環境因子的變化是漸進的,有些則是瞬間變化的。

以當今的全球暖化為例,溫度上升是漸進的,而兩極冰棚的崩解則取決於支撐的冰墩能「撐」多久──溫度再高一點、冰多融化一點,撐不住就整塊崩掉!從物理的觀點看,這類因子就是取決於一個「臨界值」,超過這個「臨界值」就垮掉,小於「臨界值」就沒事,運作機制是「非線性」的。

時下流行的一個氣候研究課題即為「氣候突變」(abrupt change),探討的是氣候狀態在一兩年間發生的大規模變遷,光是二十世紀就在五十年代、七十年代各發生一次局部與全球性突變。也就是說,在實證科學所能探測與分析的範疇中,也看到了短期變化的可能性。

那麼這個「短期」有沒有可能是「瞬間」,規模有沒有可能是「毀滅性」的?這就超出實證科學可回答的範圍了,因為瞬間毀滅性的「巨變」,必然造成文獻資料付之一炬,自然環境全面的物換星移,人類文化受到無法復原的破壞等。實證科學需要資料來分析,需要資料來建構模型;沒有了資料,也就無法「實證」了。

根據美國學者哈普古德(Charles Hapgood)所著《極區之道》(The Path of the Pole)一書所述,在西伯利亞北部的凍土中,冰凍了包括長毛象在內、成千上萬的史前哺乳動物,有犀牛、野牛、馬、羚羊等。這些生物死亡後保持著穩定的冰凍狀態,使它們的肉和長牙保存十分完好;解剖巨象時,甚至發現還沒來得及消化的溫帶植物如風信子、金鳳花、菖蒲、野豆等!這些遺骸至少存在於約一萬一千年前。

怎麼會突然發生這樣不可思議的降溫?英國考古學家漢卡克(Graham Hancock)認為,當時原本的西伯利亞的氣候相當溫和且適合萬物生長,嚴寒的天氣突然降臨西伯利亞,迅速把這片土地變成凍原。估計達到這樣「急凍」的條件,必須在一個小時的時間內,全面降溫約四十五度!

甚麼樣的機制能達到這樣摧毀性的氣溫驟降?為什麼發生了這樣令人不寒而慄的天災?目前的實證科學是無解的。我們只能從中認識到,漸進與瞬變的氣候變遷,都對生物族群的演進起著關鍵性的制約作用,尤以這種像「諾亞方舟」大洪水般的巨變最為神祕且駭人!然而,這樣的科學研究是最難做的,因此相關的著作寥寥可數。◇

====================================================================
永凍層下的祕密
從史前文明看長毛象
文 ◎ 施存真(《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主編)



長毛象的出土,帶給現代人什麼樣的啟示?圖為二零零四年六月紐約一化石拍賣會場外。(Getty Images)


美國印第安的霍比族流傳著一個傳說,神造了人以後,經過了四個周期,其中第三個文明時期在冰凍的天災中結束。恰巧的是,長毛象正是在一萬一千年前極速的冰凍中被瞬間凍結在冰層中……長毛象要啟悟現代人什麼?

電影《史前一萬年》(10,000BC)有一幕引起大眾廣泛討論的場景,一萬二千年前的發達人類民族,正驅趕著大批的長毛象群及俘虜來的奴隸,建造著世界奇觀:大金字塔。導演以他豐富的想像力,認為巨大的金字塔建築工程單單靠當時人類的力量是無法獨力完成的,而是在身軀與力氣皆大的長毛象協助下完成的,這樣說倒也有幾分合理性。

只是,在長毛象生存的年代,當時的人類究竟是野蠻無知的原始人類,還是發達的金字塔建築師?按照大多數教科書上的描述,距今一萬餘年前,是人類舊石器時代晚期將進入中石器時代的時期,那個時候的人類披著獸皮,吃著生肉,住在山洞裏,並留下豐富的山洞壁畫。按照課本的敘述,當時的人類完全不具有驅使長毛象並建築金字塔的能力。

然而科學界對於人類史前史一直都存在著一種另外的學說,部份的科學家認為史前時代的人類並非現在認為的那麼原始,而是具有一定文明的。《史前一萬年》的導演可能受了這種學說的影響,而演繹出這個史前人類造大金字塔的場景。

史前文明之謎

雖然達爾文的進化論已經主導了現今人們關於人類演進史的看法,然而,有許多史前的不解之謎很難以進化論的觀點圓滿說清。比如廣泛存在於世界各地的史前大型建築遺跡,如埃及大金字塔、復活島巨人像、馬雅文明遺跡、近東古希臘巴爾拜克神廟等,都是充滿未解之謎的史前時代遺跡。

在沒有起重機的遠古時代,埃及大金字塔是如何建成的?重達數十公噸的復活島巨人像又是如何搬運的?馬雅文明遺跡中的大型金字塔建築方式與埃及相同嗎?巴爾拜克神廟的巨型石柱與巨型石基座,又是如何切削與搬運?這些古代遺址以今日工程科技角度觀之,尚可稱之為大工程,遠古時代人類若是披著獸皮愚昧的原始人,又如何有能力建造?

進化論給我們的觀點是人類不斷在進化,變得更聰明,更有智慧,然而史前的謎題卻挑戰了現代人類的智慧,聰明的現代人類竟然無法圓滿解釋當時人類如何建造這些建築。祖先的智慧有沒有可能高於我們所認為的程度?許多學者專家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馬格德林文化人類圖畫圖解》一書封面。馬格德林文化是指公元前一萬到一萬五千年法國一帶的史前文化。


一萬多年前的人類文明線索

一萬多年前人類的生活方式我們很難得知,因為地球上氣候變化無常,滄海桑田是常有的事,科學家僅僅能從考古發現的斷垣殘壁、遺物中去拼湊當時的生活。早期考古證據的不充足,也是造成現代人解讀史前人類生活不易的原因。

然而,遍布世界各地的岩洞壁畫可為我們提供一些線索。

法國的庇里牛斯山區的三兄弟洞窟(Cave of Les Trois Freres)中有一幅生動石板畫作,可說是史前時代人類具有一定程度文明的證據。在這幅壁畫中,可以看到騎士騎馬的英姿。騎士的頭髮隨風飄逸在空中,身上穿著短袖衣物,腰上繫著腰帶,腳上穿著長靴,靴子外還繫了一把短劍。而他雙腿跨坐的動物,雖然頭部難以辨識,但憑著尾部及後腿都可辨識出是一匹強健的馬。另外一幅壁畫則描繪了一個少女,頭戴圓帽,腳踏皮靴,身後披著披風隨風飄逸,她似乎也騎乘在一個動物身上。




法國三兄弟洞窟發現的石板壁畫,複雜的動物圖形中有一個騎士。(Jiri Mruzek提供)


法國的另一個拉馬什山洞(La Marche)裏,也發現了一批數量龐大的石板畫,這些石版畫的內容讓人完全不會聯想到「原始人」三個字,如果不講出這些畫作完成於一萬五千年前,沒有人會認為這是由史前人類畫的。這些作品就像現在畫家作畫前的速寫稿,內容大多是人臉部的描繪,有年輕人、老人、思考中的人,頭上也有戴帽子的,畫作中的人物並非無智慧的人類,而像是中古世紀的西方人。

這些拉馬什石板畫是在西元一九三七年,被法國考古學家彭卡德(Leon Pencard)與古生物學者羅夫(Stephane Lwoff)發現的。他們花了五年時間進行挖掘,找到了這一千五百多個蝕刻石板畫。彭卡德在一九四零年發表的《馬格德林文化時期的人類圖畫圖解》(Human Iconography of the Magdalenian)一書中,詳細地介紹了他發現的這些一萬到一萬五千年前法國一帶史前文化的石板人像畫。

這個發現與以進化論為基礎認知的一萬多年前的人類文明狀況相差甚遠。因此,彭卡德與羅夫發現的石板畫在一九四零年代被視為是造假的,而這兩位考古先驅也遭到排擠。直到二零零二年,德國慕尼黑大學的教授才還給他們清白,認為這些石版畫確實由史前人類所繪製。


 
 
 



彭卡德與羅夫在拉馬什山洞挖掘出一千五百個蝕刻著圖案的石板,上面刻著許多類似中古時代歐洲人的人頭像。(圖片由作者提供)


史前的日常生活用品

拉馬什山洞石板畫並非唯一的史前人類遺物。考古學家發現了許許多多人類遺物,具有現代化用品的特徵,年代卻是在超乎想像的久遠年代以前。西元一九六八年,在美國猶他州發現了一個三葉蟲化石,上面踩著人的皮鞋印。

想像一下,這隻三葉蟲被遠古時期某個人的皮鞋鞋跟部位踩入泥土中,經過長時間的地質壓縮,而在幾億年後,形成化石,又重新被現代人類挖掘出來。

只不過令許多現代人完全不敢置信的是,在三葉蟲生存的數億年前,當時的人類已穿著皮鞋了。若依照進化論的觀點,當時的人類還是兩棲類動物,是不可能穿鞋的。也許當時的那個祖先聽到我們的進化論理論時會氣得冒煙地說:「你們這些不肖子孫,寧可相信我是隻青蛙,也不相信我會做皮鞋!」

真實的考古發現往往遠遠地超過我們的認知。根據《考古學禁區》(The Forbidden Archeology)一書及其他研究者的研究發現,在地球發展至今的幾十億年歷史中,我們的祖先不但會做皮鞋,他們在二十八億年前造了一批金屬球,在三億年前做了鐵鍋,一億多年前造了鐵鎚,二千一百萬年前造了螺絲釘,五十萬年前製造了火星塞,十萬年前造了金屬花瓶,三萬年前做了望遠鏡等。

根據這些考古證據研判,人類的文明史,似乎並非現在認知的短短五千年,而是已經發展了相當久遠的年代。只是每隔一段時間的發展後,人類文明走向毀滅,而後又從頭開始發展,形成一個個周期性的文明發展史。

史前文明的存在也可以解釋古代遺留下來的神祕智慧,比如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等,其雖然神祕,但卻非全然虛幻,仍可應用於預測與命理。然而現代人並不能充份理解其內涵與意義,這些智慧就很有可能是來源於上一期文明。

就像今天的人類文明若遭天災人禍而毀滅了,下一代新發展的人類也未必看得懂今日的化學元素表,但也許未來人再拿來分析化學元素也還能行。

史前文明的毀滅

如果幾十億年前、幾十萬年前、甚至萬餘年前的史前文明都是存在的,那麼接著要問的問題是,這些文明哪兒去了?為何這次人類文明從五千年前,再度從原始狀態重新開始?

古老的各大宗教中、傳說故事中其實都有人類文明毀滅的故事。有研究者整理了世界各地的傳說故事,竟然發現距今大約四千至五千年前,世界各地不同的民族都不約而同的有關於大洪水的傳說故事,其中最有名的當數中國的堯帝時發生大水而後大禹治水,及西方聖經記載的大洪水與諾亞方舟故事。除了以上兩個故事以外,美索不達米亞、希臘、印度、馬雅、台灣原住民等文明中,都有關於大洪水的傳說。

在這些傳說中,許多都是這樣描述:天神認為人類道德敗壞,而決定以洪水將人類文明消滅,人類當中少數好人在事前得到天神的警告,得以逃過一難。




呼和浩特市內蒙古博物館展出出土於呼倫貝爾盟的松花江猛象,高四點七米,身長九米,是中國迄今為止最大的猛瑪象骨架化石。(AFP)


史前人類與長毛象的關係

上一期的人類文明毀於大洪水,那麼有沒有上上一期的人類文明呢?有沒有上上上期的人類文明?如果有的話,他們又是怎麼毀滅的?

美國印第安的霍比族流傳著一個傳說,神造了人以後,經過了四個周期。人類在每個周期初期時都還很善良,敬畏天神,謹遵做人應有的規範,但到了每次文明的末期就不再敬神,道德淪喪,因而神降下天災將該期文明毀滅,僅留下少數人進入下一個歷史時期。

第一個周期的人類被神以大火消滅,第二個周期的人類被神以冰凍消滅,第三個周期的人類被神以大洪水消滅,而我們這次的人類是第四個周期的人類。以霍比傳族說來看,人類的上上個文明時期就是在冰凍的天災中結束的。

以時間點來看,上個時期文明的結束是在距今五千年前,假設上個文明也存在約五千年的時間,上上個文明就是在一萬年前結束的,存在時間就是距今一萬五千年前至一萬年前之間。

而恰巧的是,長毛象正是在一萬一千年前極速的冰凍中被瞬間凍結在冰層中。這個時間的吻合,讓筆者不由得這麼思考:霍比傳說中被天神以冰凍毀滅的第二周期人類,與長毛象很有可能生活在同一時期。

而一萬多年前,在法國山洞留下騎士與類中古歐洲時期石板畫的史前人類,以存在的時間點也是在萬餘年前來看,很可能就是當時與長毛象共同生活的人類。

《史前一萬年》的電影導演,或許也了解這個歷史上的吻合,而描繪了騎馬民族利用長毛象搬運重物的情節。




一支國際科學隊在俄國西伯利亞哈坦加城(Khatanga)凍土層洞穴實驗室挖掘長毛象遺骸。(AFP)


對現代人的啟示

長毛象的出土,不僅僅是讓我們了解地球的滄海桑田與全球氣候變遷。若「神」真的存在,神似乎要藉由長毛象啟悟現代人,遠古時代曾有瞬間發生的天災劇變,這種巨災發生時,地球上最龐大、最有生命力的生物都難逃一劫。

而綜合過去各民族的傳說,這些瞬間劫難與人類的道德敗壞有關係。多數古代民族認為,人類多次文明的消逝無蹤,都是在人類只重物質發展與享樂,無限度放任自身行為造成的。

現代人類如果能扭轉過來自身的行為與思想,在發展物質文明時節制自己的欲望,同時提升精神水準與道德層次,是否有機會逃過史前文明反覆毀滅的宿命,而走出一條全新的文明道路?相信這種全新的美好的未來,才是世上所有人衷心期盼的。

(文中考古發現的詳細說明可參考《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一書,或於網址: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4/11/23/30031.html下載)◇

──本文轉自第96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
http://mag.epochtimes.com/098/1.htm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8-11-29 17:26:02 PM 【萬年曆】 【投稿/爆料】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8/11/30/n2346324.ht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標籤:tags: 文明滅絕,
史前文明
 
new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