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十)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1949年

二月二十五日
邵力子、顏惠慶等本日已由石家莊見過毛澤東回平,同機者有傅作義。傅之藉詞環境困難而投共,誡可恥也。

三月三日
上午十時到櫟社機場接張治中,彼攜李宗仁來函,商談父親對「和平的條件和限度」之意見,並謂:「中共雖已微開和平之門,但前途困難重重。」
本日李宗仁並指定吳鐵城先生、邵力子等十人,研討與共黨和談方案。
吳禮卿先生來溪口。

五日
父親與禮卿先生繼續檢討外交之經過,禮卿先生認為我國之失敗,俄共之勝利,即為美國之根本失敗,而今日美國猶未覺悟也。下午,父親研究共黨擴大新政協,組織聯合政府之陰謀。

十一日
孫內閣已於八日宣佈總辭職,何敬之先生本日受命組閣。何先生就職後,第一重要措施,即派駐俄大使傅秉常先生為外交部長。
何內閣當時面臨重大的困難:(一)對共黨的「和談」問題,無法得到結果,(二)行政院各部人選問題,與李宗仁之間亦有距離;(三)運至台、廈的存金,李宗仁必欲全部動用。尤其是對共黨的「和」、「戰」問題,關係國際民命,何先生恐亦無法自主。而李宗仁之邀何先生組閣,亦無非採「過渡」辦法,因彼尚未能提出適當人選也。

上午七時,乘江靜輪由上海回到溪口。昨夜月色中,望見紅亞輪殘骸露出海面,頓增無限感想。

十二日
李宗仁指使南京《救國日報》以「蔣不出國則救國無望」等標題,對父親連日攻擊,同時特告美國合眾社記者,謂禮卿先生之來溪口,系勸父出國,且暗示禮卿先生為勸父下野最有力之人,以歪曲父親之引退為被動而非主動,其用心之險可知矣。

十三日
長江共軍正發動其強大的攻勢,悉之,憂心仲忡!

十六日
第五軍軍長熊三昨來溪口,今日與其詳談渠細述邱清泉司令官自殺成仁經過時,曾痛哭流涕。如此可歌唱可泣的壯烈事蹟,聞之不勝痛悼,但亦為我戰史上增加光榮之一頁也。
上午赴機場迎接孫院長哲生。

二+二日
李宗仁發動部份立法委員,要求政府將所存台、廈現金運回,期作半年之用,用完了事。此種卑劣陰謀,不措斷送國脈民命,且以之資共以為快也,可痛!

二十四日
何敬之先生就行政院院長職,舉行百次政務全議,派定政府和談代表,並望共方迅採行動。

李宗仁竟明告美國駐華大使,謂彼欲往莫斯科一行,請求其諒解。現母親正在美國,為挽救國家危亡而從事國民外交,今日派人由美國帶來消息,謂「美國對華政策有轉變之趨向」。
陳辭修先生自台灣來溪口。

二十五日
共軍今炮轟安慶,而李宗仁卻派邵力子、張治中、黃紹婉、章士釗、李蒸等綽為和談代表,正式成立代表團;並指定邵力子為首席代表。

關於政府派出代表團進行「和談」問題,父親在日記中說:「可決定其為十足的投降之代表。但共黨是否接受其投降,是一問題耳。李宗仁和談談方案,其中心條件,無異於協同共軍消滅國軍之基礎耳。」

二十六日
共方本日廣播稱:「關於和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舉行和平談判事宜,中共中央決定:(一)談判定四月一日開始:(二〕談判地點在北平,(三)中共中央派周恩來、林伯渠、林彪、葉劍英、李維漢等為代表,以周恩來為首席代表,與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方面所派代表團,按照一月十四日毛澤東對時局的聲明,以及所提八項條件作為雙方談判的基礎;(四)上述各項,將經由新華社廣播電台即日通知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按上述時間、地點,派遣代表團攜帶以毛澤東八項條件為基礎的必要材料,以便舉行談判。」

共黨要我政府「和談」,還要污辱我政府,加以『反動』二字的標記,並指定我政府代表團按共方所指定的日期,向共方所指定的地點報到。如此和談,再可恥沒有了。

二十八日
桂軍自動撤出安慶,集中九江,窺伺南昌;安慶國軍獨力撐待,甚為危急。
父親約見俞大維先生,商談組織與技術問題。

二十九日
張治中以其即將赴平,特於昨日電呈父親,要前來溪口,當面報告政府所定的和談腹案。父親說「他來不來無所謂」。今天他竟然來到溪口了。父親對他的態度非常冷淡,只邀他遊覽溪口附近的風景。我對張的理解也很深,他是一個沒有立場的投機人物,一切已經成了定型,所以也不願同他多談。

張治中的準備投降,我們是老早預料到的。他前在南京曾託人向父親轉陳建議:希望父親早日「出洋」。他的理由是。(一)可避免攻訐目標。(二)卸去和戰失敗的責任。(三)使一般將領減少依賴心。(四)可以增長見聞。張之此種建議,好像是為共黨借箸代籌,不但是毛渾東所樂意的,同時也是李宗仁及其左右所樂意的。像這樣的人,到北平後如不投降,那才是奇蹟呢!

三十日
張治中到溪口來,得不到好的結果和反應,今天就悄悄地走了。
李宗仁更與共黨疏通,增派劉斐參加和談。劉曾擔任三個年頭的剿共作戰參謀,而李必欲其充當代表,簡直不惜以我方的全部軍事秘密計劃與內容,貢獻共黨,以表示其投誠之真意。這種舉揩,是再荒謬不過的!

父親本日檢討外交失敗之原因說:「北大西洋同盟公約公佈,東西集團壁壘分明。中國共黨且明白宣佈,追隨俄國,反對西方美國集團;而美國對華政策,仍堅持過去作風,坐視共黨長大擴張,對其盟邦共同患難之政府,不願予以援手,實不智之極。」
午後,與宏濤兄自慈庵步行至素廬,沿途閒談家常,得以稍解心中苦悶之情。
前進 莫退 莫退 前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