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卞和祥:中共是地道的恐怖主義(下)

法拉盛論壇第十二次研討會上發言(下)

法拉盛居民卞和祥對《九評》有很深刻認識,他希望大家能對中共恐怖犯罪有一個正確認識。他並從親身經驗告訴聽眾在美國中共特務才該害怕。(攝影:鍾濤/大紀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鍾濤、通訊員子嫣、祝家琦、何秀麗紐約法拉盛報道)在十一月三十日(週日)下午,紐約法拉盛論壇召開了第十二次研討會,再次專題探討「九評現象」和「退黨潮」。這一場為國際性論壇研討會吸引了很多當地的民眾參與。法拉盛居民卞和祥,對《九評》有很深刻認識,他希望大家能對中共恐怖犯罪有一個正確認識,不要認為「只要是國家政權,所有它做的壞事都不是犯罪!」

卞和祥曾在民運當中公開講過:「如果有一天共產黨垮臺,法輪功和《九評》是功居首位。」

下面是卞和祥先生的發言錄音整理(接上篇):

什麼是恐怖主義?

第二點,到底什麼是恐怖份子?什麼是恐怖行為?我還是用今天的報紙來說明,印度的警察,衝進去這麼多人,拿著槍掃射,那他們是恐怖份子嗎?NO!不是的!因為他殺的是壞人,就不是恐怖行為。同樣的,美國政府殺了伊拉克當中的壞人,阿富汗當中的壞人,也是用了槍,是不是恐怖份子?NO!不是!那麼就我剛才所講的,共產黨它是不是正派的人?是不是一半的壞人?不是!它是空前絕後的,可以說比納粹、比日本人軍閥都要兇殘的人。

這一點大家是心裡有數的,為什麼大家恨日本人,說他殺害了我們這個同胞?為什麼不問共產黨?中國人有一個很大的缺點,這個缺點就是藍德公司的網上那篇文章,相信大家已經看了。就像《九評》打中了共產黨的要害,藍德公司的這篇,評論中國人,這也是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評中國人的。最後一句話我記得很清楚,它說:「中國人之前愚蠢的認為要像狗一樣的生活著,而別人也會像他一樣生活。」我印像太深了,為什麼沒有人說他如何呢?因為他打中了要害!

共產黨是壞人,本身是恐怖主義,它已經開了殺戒了。共產黨的殺戒不是一次、不是兩次、不是五次、不是六次!算起來它殺了多少人?第一次、第二次日本鬼子加起來都沒他殺的多!老百姓為什麼沒有起來反抗?就是我剛才講的,「只要是國家政權,所有它做的壞事都不是犯罪!」這一個觀念大家一定要在根子上徹底的洗清,何況國際法在實踐當中,大家看到美國是不是查到納粹份子了?這些是不是都是犯罪份子?從八十歲以下還要抓起來,還要驅逐出去!

上海的警察都不敢穿警服出門了

在當前的中國,要全體十三億的人民全部採用和平非暴力的行動,那是不可能的。要共產黨垮臺,就需要越來越多像楊佳這樣的人。大家可以設想,這樣的形勢將會形成。現在出了一個楊佳,共產黨就慌成什麼樣子了?老百姓醒悟了多少?我是上海人都知道,上海的警察,現在乖得多了,出門都不敢穿警服。我倒過來問問這些警察,你問問你自己,你怕不怕楊佳?絕對是怕的!有些警察的老婆,都喊話說:「你稍微注意一點,不要亂搞了,懂嗎?」

那當官的呢?他們更是叛徒的料,我為什麼會這樣說呢?你們知道這些人面對楊佳時,為什麼都不能呈英雄了?我們從律師、從內部得到一些相關消息,當他們看到楊佳拔出刀的時候,那些警察的同僚,馬上進門把門堵住,把自己的戰友堵在外面。你想想看,有的是刀逼上來了就跪下了。這就是公安部的醜聞,錄像都有,評什麼英雄。這就是共產黨!

在這裡 特務怕我們

我沒有怕過共產黨特務!在這裡,應當是特務怕我們,不是我們怕特務!因為這裡是美國,你叫他承認共產黨特務?他不敢!我曾經做過一件事情,被特務跟蹤,他跟到麥當勞,你看我照像機隨身帶著,我拿出照像機,趁他剛坐下來,就對著他拍,他一看我把照片拍下來了,就馬上對著我說:「老弟!老弟!大家有話好說好不好,我以後不這樣了,放我一馬可以吧!我也是混混飯吃。」因為他擔心這樣一來他的飯碗到此結束了!為什麼呢?因為共產黨要那些當特務的要隱閉,不能見光的!我回去以後會馬上在網路上給他曝露出來!我說:「可以,你以後不要再讓我看到,你也告訴你的兄弟,我網上公佈就是你-特務,共產黨隱閉戰線就容不得你了。」所以別以為我們怕特務,是特務怕我們。

為正義而做

我過去在大陸也是這樣講話的。我們的黨委書記,科長彙報了以後他就說:「你這樣講知道後果吧?」我說:「知道!」他說:「你滿聰明的!知道為什麼還講?難道不怕家破人亡,坐牢?」我說:「我腦子裡想不透,我總要問,我想人活著,想說的話不能說,那叫做什麼人啊!」他說:「你知道後果就說吧!」不過我說:「我知道,我話後面還沒說完。我如果打成右派了,我不會像五七年的右派跳下來。在跳下來之前,我會先做一件事情!就是你全家要先跳樓!」他說:「什麼意思?」我說:「你又不是中央首長,又沒有警衛部隊對吧!你在哪裡我都找得到你。如果你把我送進監獄,槍弊了,你可以徹底勝利了!如果沒有槍弊,等我一出來,你就徹底失敗了。

我要跳樓之前,我說我要買個鍊子,我把你鐵門一鎖,汽油往門縫一澆,我說你不是先跳樓嗎?」我說:「我這樣跳樓不會親痛仇快,而且還留給未來的受迫害者知道,有這樣的路可以走,用不著做親痛仇快的事情。那麼,像你這樣的人,以後還敢不敢這樣做?」他足足有三分鐘臉色發青,講不出話來。我說:「我跟你講的就是我心裡話,我走了!」從此以後,他不再聽科長的話,不再囉囉唆唆抓小辮,沒有其它事情可以彙報了?因為他知道如果把我送進去,不會槍弊的。如果我不活了,他全家也活不成。當然我不是恐嚇人家,我就是會這樣做的。

我可以說,楊佳今天出來了,跟我是不謀而合的。今天我抓不到共客,抓不到大人物。在紐約的共客、在紐約的地下黨,你們要注意了,我就是楊佳!我不是為我個人,我是讓中國的人民知道,他們有辦法對付你們。民政部今年公佈了一個數字,大陸自殺成功的有三十八萬人。

那如果有三萬八千人學楊佳的話,中國會怎麼樣?我看共產黨的狐群狗黨,自己會給自己壓力的,趕快改變吧!不改變的話,你住在中南海,我們在下面怎麼活?所以,對待共產黨就要像它一樣不擇手段,只要推翻它就可以,正義在我們這邊。是他先開的槍,他先殺人民,在這以後,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為正義而做的。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12-12 9: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