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胡佳得獎談人權價值和外交政策

專訪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

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弗洛特女士接受大紀元與新唐人聯合專訪(攝影:章樂/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泓、章樂法國報導)12月17日歐洲議會把第20屆薩哈洛夫人權獎頒發給了被中共當局關在獄中的中國維權人士胡佳。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海蓮娜‧弗洛特女士在頒獎儀式全體大會之前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專訪。

她表示這個獎頒給胡佳是歐議會為中國人權所做努力的一個延續,也是一個高潮,是想表達他們對所有在中國因為爭取自由而被鎮壓和關押的人們的支持。她說通過這個獎,也是給歐盟國家政府和歐盟委員會一個信息,讓他們能改變對中國的政策,因為對這種強橫的體制獻慇勤討好行不通。弗洛特女士也是提名胡佳不遺餘力的歐洲議會綠黨黨團議員。以下為採訪內容,小標題為記者所加。

也是給所有被中共鎮壓的人頒獎

記者:歐洲議會把薩哈洛夫獎頒給中國維權人士胡佳想傳達什麼樣的信息呢?

弗洛特:我覺得今天把這個獎頒給胡佳,實際上也是給所有的那些在中國為了爭取言論自由、示威自由、集會自由而被當局禁止、被鎮壓、被騷擾、被關押的人們。

這個獎是歐洲議會為中國人權所作的努力的一個延續,在北京當局準備奧運期間我們加大了力度,這個獎是一個特殊的榮譽,也是一個高潮。胡佳在我們人權委員會開會期間從北京通過網絡視屏進行了直接參與,他告訴了我們許多情況,讓我們對北京當局準備奧運期間的狀況有所瞭解,不幸的是他現在正在為此付出代價。我很榮幸我們能用這種方式支持他,我希望我們能保護他,因為他現在落難在獄中。

薩爾科齊對中共獻慇勤不合時宜

通過這個獎,我們也是給歐盟國家政府和歐盟委員會一個信息,讓他們能改變對中國的政策。我認為在某些薩爾科齊總統和中國當局舉行的會談中表現出的獻慇勤和虛假的友好姿態是很不合時宜的,起不到好作用。對這種強橫的體制獻慇勤討好行不通。我覺得在我們跟中國和俄羅斯領導人在侵犯人權問題上談判的時候不應該妥協也不能用討好對方的態度。因為這樣做的目的無非就是想在市場發展上得到一些好處,但是這是行不通的。我們今天都看到,德國向中國出售對於中國的發展必不可少產品,比如機械設備等,中國照買,而且中德兩國的貿易往來甚為頻繁,而梅克爾女士從來也沒有因此而不表達她對中國政權本質的看法。

高精度圖片
12月17日中午,歐洲議會主席Pottering在歐洲議會斯特拉斯堡總部會議大廳舉行的薩哈洛夫人權獎頒獎儀式上致詞。左為薩哈洛夫遺孀Elena Bonner。(攝影:章樂/大紀元)

對於我來說,今天這個獎意義重大,具有象徵性。因為這是薩哈洛夫獎的第二十週年。有十五位曾經獲獎的團體和個人代表在此聚會,他們決定共同努力,互相幫助,成為傳播和維護人權的使者與歐洲機構和歐洲議會建立更緊密的聯繫,形成一個巨大的薩哈洛夫獎獲獎者的網絡。

應該提醒大家的是,人權不是歐洲人的發明,它是屬於全世界的,人權宣言被通過六十年了,這個概念被五大洲很多國家所接受,是每個國家的政府都應該實踐的人類的普世價值。我們作為這個人類大家庭的公民,作為一個家庭成員,無論我們生活在何地我們都願意互相支持和幫助,讓這種價值得以弘揚,因為這對於人類的和平及發展,人類的幸福都是最最基本的。

法國政府應該說:人權民主是最高利益

記者:您如何看待法國官方紀念人權宣言發表六十週年的活動?

弗洛特:我認為很悲哀。之所以說悲哀,是因為外交部長在發言中讓人覺得人權固然好,但是政治是另一回事。我覺得這跟我們所期望的差得太遠,不僅是與我們需要聽到的,也和我們今天應該做的差得太遠。

人權在今天的世界上不是最榮耀的時期。比如為了反恐而制定的一系列的鎮壓和侵犯自由的措施。應該提醒人們,人類的最高理想是享有民主和基本自由。沒有比人權和民主更高的利益。這是我們想聽到法國政府講出來的話 。我們還想聽到法國政府講講在自己的國家中人權是什麼狀況,以便使人權得到更好的尊重。因為有很多侵犯人權的事被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歐洲委員會人權高級專員指出,比如警察暴力,歧視、男女不平等、外國人和移民受到不公對待,司法機構可以對滿12歲的兒童犯罪判刑,對公民建立情報檔案等等,我認為在世界人權宣言通過六十週年之際,應該講一講我們還有哪些方面要做,戰勝我們在人權方面的劣跡,但是我們並沒有聽到這些,我們聽到的是一場一流的人權的葬禮,著實不合時宜。

推廣人權是歐盟外交政策的一個目標

高精度圖片
薩哈洛夫人權獎頒獎儀式結束時,在歐洲議會主席Pottering提議下,全體與會者起立鼓掌一分鐘。(攝影:章樂/大紀元)

記者:外交部長庫施奈爾說後悔向總統建議設立人權國務秘書的職位,並表示人權和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之間存在著永久的矛盾,包括法國。您怎麼看?

弗洛特:當然,人權和政治會有一些矛盾,就是因為有矛盾才需要有一個一起討論和解決的地方 。據我瞭解在歐盟的公約裡是把推廣人權、推廣依法治國,和推廣基本自由作為歐盟外交政策的一個目標的,法國也是要實施這個外交政策的。我們不能一方面把它當成目標另一方面又把它當成與這個目標相矛盾的因素。正是因為有的時候會有矛盾的地方,我們需要組織在一起商量討論找出正面的解決辦法,而不能認為是人權或者說人權國務秘書的角色妨礙了政策的執行。

人權應為人權對話的中心,不是幌子

記者:總統薩爾科齊在12月8日紀念《普世人權宣言》60週年的講話中,在人權問題上為其「先與踐踏人權者對話,如無改變再對其採取強硬政策」的方法辯護,但所提僅為黎巴嫩、津巴布韋、敘利亞、伊朗等小國,而民主國家已與中共對話數十年、中國人權仍不斷惡化,您認為對於中國,法國應該採取怎樣的人權政策?

弗洛特:我真的認為對於強硬的、獨裁的、鎮壓人民的體制,真正有效的做法是支持公民社會,支持維權人士,支持民間協會,支持那些維護自己權利的人們,維護他們表達的權利,組織的權利,示威的權利,參與公共討論演講的權利,這才是最根本的工作。我們可以跟當局對話,但是這必須有兩個條件,第一,人權真的是討論的中心而不是以談論人權作幌子。第二,如果當權的獨裁者或者鎮壓人民的政權真的想向民主的道路上邁進。如果這兩個條件不具備,這種對話是行不通的,那只是在導演的一齣戲而已。(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12-20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