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珍﹕澳門二十三條立法的弔詭

梁珍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12月22日訊】(編者注﹕最近澳門23條立法再成新聞焦點,12月20日澳門千餘市民參加反23條立法遊行,民間抗議聲潮還在陸續升溫。究竟澳門為何要急推23條立法﹖個中玄妙如何﹖本文是三個星期前發表在《新紀元週刊》的焦點新聞,探討澳門23條立法的來龍去脈)

新聞提要﹕澳門特首何厚鏵突然宣佈澳門啟動基本法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諮詢期僅有一個多月。民間譁然,抗議聲潮不斷,七成四網民投票反對二十三條立法。明知民怨惡法,究竟為何澳門要急推二十三條?

數字「13」在西方被視為不祥的徵兆,來自《聖經》中的一個傳說——出賣耶穌的猶大是耶穌第十三個徒弟;「23」在香港也被看作不好的數字,因為零三年五十萬人成功反對二十三條立法後,二十三條已經成為港人心目中的「惡法」,甚至一向親共的香港特首和左派政黨都輕易不敢提二十三條,擔心惹 禍上身,招來當年董建華、葉劉淑儀般下臺的命運。這是民意的使然,二十三條猶如出賣耶穌的猶大一樣遺臭萬年,誰願意揹負這個沉重的包袱?

但沉浸一段時間之後的二十三條,最近卻在和香港臨近的澳門悄悄登場。

澳門特首何厚鏵突然於十月二十三日在政府總部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澳門啟動基本法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諮詢期更短到歷史性的一個多月,僅僅到十一月三十日就結束。民間譁然,抗議聲潮不斷,七成四網民投票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究竟為何澳門要急推二十三條?


澳門特首何厚鏵突然拋出二十三條,引起外界諸多揣測。(Getty Images)

突然拋出的23條

「完全不知道,我們沒有消息。」消息靈通的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本身也是澳門人的澳門大學傳播學助理教授譚志強,對於二十三條為何立法卻沒有新聞記者般的靈敏觸覺。

據知二十三條自零三年被香港七一大遊行推翻後,澳門也一直擱置,政府只是偶爾放風說會立法,但基本不成氣候。今年三月份幾個人大會議代表,包括原澳門大學教授、現任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主任楊允中,提出澳門要立法。其後七月二十四日《澳門日報》援引楊允中的話稱「今年下半年是澳門『二十三條』立法時機」,但當時根本沒有引起人的重視。

譚志強坦言對何厚鏵突然拋出二十三條立法絲毫沒有估計到。「是楊允中他們先提出來。提出來政府沒有反應,我們以為這個事情告一段落。跟著十月二十二日傳媒突然爆出來。我只能說何厚鏵的保密功夫做的很足,事前完全沒有徵兆。」

一直鼓吹二十三條立法的澳門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主任楊允中,被視為江澤民派系人物,二十年前就被中共派到澳門,負責為中共辦事。(網路圖片)



一直鼓吹二十三條立法的澳門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主任楊允中,被視為江澤民派系人物,二十年前就被中共派到澳門,負責為中共辦事。(網路圖片)

江派核心澳門鼓吹立法

何厚鏵突然拋出二十三條,引起外界很多揣測。而他至今也沒有對外界交代為何要在此時立法,只是稱「冀望在任期內完成立法」。奇怪的是,一向輿論先行的中聯辦,也對二十三條立法保持沉默,只是表示「歡迎」。反而,翻查澳門的傳媒報導,數年來一直在鼓吹為二十三條立法的,主要是這位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主任楊允中,他在何厚鏵推出二十三條立法後,也一連發表了數篇文章,堅決擁護立法,讓人對他的背景份外好奇。

據瞭解,現年七十五歲的楊允中是中共派往澳門的重要人物。早在二十年前,當年澳門基本法起草的時候,就由中共直接派過來澳門擔任澳門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執行秘書, 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負責為中共通風報信,以及扮演「喉舌」的作用。中共當然也對他投桃報李,即給予全國人大代表的身份,經常邀請中澳兩地交流,今年奧運火炬抵澳門,他也被選中成為其中最年長的火炬手之一。

這位出身遼寧鐵嶺人、畢業於軍事外交學院的中共筆桿子,被視為江澤民派繫在澳門的核心人物,在江澤民二零零四年底下臺後,零五年初楊允中還在中聯辦的集會上,發表演講「江八點是當代政治智慧理性思維模式體現」為江歌功頌德,可見兩人關係非同一般。今年退休後楊允中轉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做事。「所謂一國兩制中心,說是民間,實際上是中央給錢做事。至於他的身份,澳門人都知道他是共 產黨員,和江澤民關係密切。」一位知情人士說道。

該知情人士分析道:「這次立法,有人說是中央下的命令。從楊允中高調推立法,與何厚鏵和中聯辦相對低調的態度,應該是江澤民派系下的死命令,何厚鏵被迫向中共低頭。」



八名香港民主人士,包括議員梁國雄成功入境澳門參加遊行。梁國雄指出:「港澳是一衣帶水,唇齒相依,大家受惡法所壓迫,香港哪有自由,國安惡法已經令十三億的同胞在大陸受苦,我們不會讓它在香港和澳門惡鬥。」(新紀元資料室)

通過23條立法 意在香港?

二十三條一向被看作是江澤民打壓法輪功的重要武器,因為二十三條的核心──禁制組織,即在內地(大陸)被禁止的組織不得在香港設有組織,明顯是衝著法輪功來的。當年在香港率先推出,澳門其後跟著上陣。據知江澤民當年多番親自催促董建華辦理,江澤民給董連任條件之一就是二十三條立法,但沒想到遭致民間強烈反對。但這次推二十三條,卻是澳門先行,香港其次。

香港《明報》報導援引澳門議員吳國昌的話說,澳門二十三條立法,志不在澳門,而在香港。香港立法會議員湯家驊也稱,兩地唇亡齒寒,澳門立法成功,香港也會重推二十三條。

署名李心慈的澳門人在一篇「澳門反『二十三條』民意奇景」中分析:零三年二十三條立法在香港觸礁,故中共這次向一貫聽話的澳門下手,希望澳門成功立法後,能消除香港人對二十三條的疑慮,最終能在香港成功立法,以達到控制港人的目的,同時瓦解香港作為中國民主運動橋頭堡的角色。

她分析:在澳門宣佈啟動二十三條立法後,出人意表地,香港政府立即發表聲明,重申香港在現階段無計劃展開二十三條的立法工作,香港中聯辦也同時表示「完全認同」港府的聲明。但澳門坊間傳聞香港將和澳門一樣,在特首曾蔭權今次任期屆滿前一年,會再次推出二十三條。如果傳聞屬實,這就不難解釋港府和中聯辦令人費解的舉動,目的是不希望香港立二十三條的計劃過早曝光。

也有分析指,澳門特首何厚鏵自知管治澳門不力,尤其是前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貪污案後,民望插水。近期中共更藉收緊大陸公民澳門自由行政策向澳門施行下馬威,表達不滿。為了向中共表忠心,何厚鏵以犧牲五十多萬澳門人的福祉為代價,推出二十三條立法以討好中共。

李心慈在文中強調:「無論何種理由,在非民主社會推行二十三條,法例最終都會成為懸在人民頭上的一把刀。」



澳門二十三條被稱為惡法,其中有關煽動叛亂、竊取國家機密及預備行為最為外界憂慮,擔心造成以言入罪的局面。圖為二十三日遊行發起人澳門「民主起動」負責人利建潤手持自製的反二十三條道具。(新紀元資料室)

七宗罪變七把刀?

據知此次澳門推出的二十三條諮詢草案包括禁止七類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叛國行為、分裂國家行為、顛覆中央人民政府行為、煽動叛亂行為、竊取國家機密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澳門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及禁止澳門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及團體建立聯繫,被外界視為懸在澳門人頭上的「七把刀」。

至於刑罰方面,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中共政權的最高監禁期為二十五年,觸犯煽動叛亂最高可被判八年,竊取國家機密罪最高可判監十五年。

澳門「民主起動」負責人利建潤指出,「國安條例」有關煽動叛亂、竊取國家機密及預備行為最為危險,存在大量灰色地帶,極容易出現政治審查及以言入罪的越權行徑,嚴重損害澳門人權。

在有關竊取國家機密方面,何厚鏵面對諮詢時更聲稱國家機密是由中央決定。譚志強對此非常不滿:「你能夠把大陸的國家機密的定義,也搬到香港、澳門來嗎?」他擔心重演程翔、席揚事件,因為當時兩人亦是以同樣罪名入罪。

他並擔心,條例如果通過,將對言論自由受到嚴重的侵犯,執法權(警權)過大的澳門,權力會無可避免的繼續擴張,以致個人自由因此而被剝奪。

澳門法輪功學員宋小姐指出,二十三條的背景是大陸的公安法,公安法是八九年六四事件後制定的,用以對付異見人士和對八九學運參與者秋後算帳的一條惡法。近年中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幫助愛滋病人的胡佳和在網上發表文章的師濤均遭中共當局以此法例入罪判刑。在民主社會批評執政黨不會被誤導為批評國家,但是中共有意混淆「黨和國家」概念,將黨和國家變成一體,講共產黨不喜歡聽的話,發表有關文章即是批評國家、顛覆國家,所以她堅決反對二十三條立法。

宋小姐並以現時澳門法輪功學員的集會為例,指出澳門警察在完全欠缺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對他們進行的合法集會不斷進行干擾,甚至開具控訴書,當有二十三條時,警察就更可以有恃無恐地對付市民的合法集會和遊行。

香港法律工作者則擔憂,澳門是港人旅遊、生活、工作的勝地。澳門立法如果不清晰,過於嚴苛,他日港人遊澳,由於民主自由意識強烈,敢說敢做,見不平則鳴,恐怕會因此行差踏錯,蹈罹法網。

白色恐怖悄悄降臨澳門

雖然「二十三條」立法仍未在澳門正式實施,澳門已經開始實施出入境的白色恐怖。最近,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的蔡耀昌在遊行前夕,被拒絕入境澳門。曾經參加過二十三日澳門反對二十三條立法遊行的香港民主人士陳勁松在二十九日再次入境時,連同另外兩名分別來自芬蘭和澳洲的民運人士張英和秦晉被禁止入境,顯示澳門利用《內部保安綱要法》的名義羅列的「黑名單」日益加長,一不小心就會中招。

除此之外,連稍微有一點自由空氣的網路言論空間,也開始遭受封殺,早前網民因報導銀行擠提而被控──澳門稱之為「城市隱者」事件,是被稱為「網路二十三條」的最佳例證。

而這次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遊行和論壇也不斷受到當局的干擾。原定於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舉行,由澳門四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包括澳門大學學生會、澳門科技大學學生會、澳門高等校際學院同學會及澳門理工學院公共行政高等學校學生)合辦的關於二十三條的研討會,於二十日,突然發出聲明,指場地未能配合,從而將活動取消。

澳門立法會議員吳國昌在個人網站上披露,在活動籌備時,各校方不斷對活動的舉辦過份「關心」,造成學生的嚴重壓力。受壓學生擔心因活動而被校方開除學籍,更擔心會被政府人員跟蹤及竊聽,還經常收到不明來歷的電郵及電話,而決定取消有關研討會。

發起二十三日反對第二十三條立法大遊行的利建潤則透露,不停受到有關人士的勸阻,要求他取消遊行。有人更提出免費請他去韓國旅行,以換取他取消遊行。

惡法迫沉默的澳門人起身抗議

雖然何厚鏵強調「有關立法是對國家和人民的最大負責」,並稱「有足夠的時間諮詢」,但民間卻稱之為「放水立法」,甚至很多澳門人都不知道二十三條為何物時,已經匆匆立法。一貫「順民」的澳門人也發起抗議的聲音。

十一月二十三日大約有一百人參加了「澳門反對第二十三條立法大遊行」,連同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香港民主人士古思堯、南方民主同盟主席龍緯汶等八人到場聲援遊行人士,這是二零零七年五一遊行、澳門警方開槍以後,首次有香港知名人士順利進入澳門參與遊行活動。遊行人士沿路高喊:「專政新惡法,人人得以『誅』之。港澳人民大團結,打倒惡法二十三條。」等口號。

參加遊行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指出:「港澳是一衣帶水,唇齒相依,大家受惡法所壓迫,香港哪有自由,我們都是中國人,國安惡法已經令十三億的同胞在大陸受苦,我們不會讓它在香港和澳門惡鬥。」

參加遊行的澳門立法會議員吳國昌則說:「現時澳門的主流媒體一面倒表達支持和效忠的聲音,在主流媒體太封閉的情況下,市民只能用社會行動的方式去表達不同的意見。」

勿讓二十三條在澳門作惡

二戰時候Martin Niemoller曾有一句著名的名言:「起初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不說話;後來他們追殺社會主義者,我繼續不說話;此後他們繼續追殺猶太人,我還是不說話;最後,他們奔向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這句話曾經在香港當年反對二十三條立法時非常流行,促使很多人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

正如澳門人陳民彬自己的博客中所言,「二十三條」立法除了看出何厚鏵及其特區政府管治無能的本質,而且急於向中共邀功外,也進一步暴露出澳門特區政府專政的真面目。同時也反映了民主自由,爭取雙普選,不是靠獨裁者的皇恩浩蕩的恩賜,最終還是靠人民自己爭取的。有良知的人士還是要站出來, 以實際行動力陳侵犯人權、公民權利、個人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二十三條」的禍害,不要讓「二十三條」在澳門作惡。

(注﹕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99期焦點新聞)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8-12-22 9: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