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自述──危急存亡之秋(七)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1949 一月二十四日

敵人正逐步施展各種詐術,而李宗仁卻興高采烈,於本日中央紀念週會上表示:「決促進和平實現。」又令飭孫科行政院長,辦理其所謂「七大和平措施」,取消全國戒嚴令。此敞開「和平」之門歟?抑為共黨敞開其陰謀活動和乘機滲透之門歟?

但此「七大和平措施」,仍未能厭足共黨的願望,其發言人表示:「(一)與南京政府談判,並非承認南京政府,乃因其尚控制若干軍隊。(二)談判地點俟北平『解放』後,在北平舉行。(三)反對彭昭賢為南京政府代表。(四)戰犯必須懲治,李宗仁亦不能免。」此時共方正在石家莊舉行所謂「新政協會議」,而我軍卻從蘇北各據點主動撤退。

父親以北平國軍形勢危急萬狀,傅作義已被共黨脅制,如非彼本人企圖出賣國軍,則彼亦必為其左右所出賣,故思由空軍警告共軍,必須遵約,任國軍空運南撤,勿再阻撓。

二十七日

共黨在軍事上和政治上雙管齊下,向我政府步步進逼和勒索;李宗仁不但未能採取對共黨決絕的態度,反而親電毛澤東,促其迅速指定和談代表與談判地點。並謂:「政府業已承認,以共方所提的『八項條件』作為和談的基礎。」

午攜兒孝武,隨父攀登武嶺山巔。極目遠眺,群山環拱,武嶺儼然其中心也。父親俯仰徘徊,不忍遽去。蓋以此次下野,得返溪口故鄉,重享家園天倫之樂,足為平生快事;而在戰塵瀰漫之中,更覺難得。

二十八日

李宗仁自代理總統職權以來,對共黨已極盡獻媚之能事,但其所得到的,並不是「和平」,而是共方的冷嘲熱諷。共方在接到李氏昨日去電之後,本日由新華社廣播一個中共發言人的長篇聲明:

「南京的先生們要求和平談判,那樣緊張熱烈,慇勤迫切。而感到中共方面接受你們的願望,則是那樣不緊張、不慇勤、不迫切,若不停止戰爭行動,便是拖延時間,『延長戰禍』。我們老實告訴南京的先生們,你們是戰爭罪犯,你們是要受審判的人們,你們口中所謂『和平』,『停戰』,我們是不相信的!……你們必須動手繼續逮捕一批內戰罪犯,首先逮捕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共聲明中所提的四十三個『戰犯』。你們務必迅速逮捕,勿使逃匿;否則,以縱匪論,絕不姑寬。」

共黨在此廣播聲明中,不但把他們自己所發動的「和平」攻勢推得一乾二淨,反而譏諷本黨及政府向他們「迫切求和」。不但不承認我們的中央政府,而稱之為「南京的先生們」,並且要「迅速」「逮捕一批內戰罪犯」。那些在父親引退之初,躊躇滿志的妄人,以為只要共黨所稱為「第一號戰犯」「下野」即可換取「和平」,且可以彈冠相慶。不料毛澤東決不留情,竟直從李氏頭上澆了一大盆冷水,連他自己及其親信左右,都要「迅速逮捕勿使逃匿」,這倒是給那些幻想「和平」,熱中「和談」的人士,上了最有教訓意義的一課!

今為農曆除夕,全家在報本堂(豐鎬房)團聚度歲,飲屠蘇酒,吃辭年飯,猶有古風。自民國二年以來,三十六年間,父親在家度歲,此為第一次。父親為國事奔走,國爾忘家。我們能於此良辰佳節,得慶團圓之樂,殊為難得! 同來溪口度歲者,有張岳軍、陳立夫、鄭彥三先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