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自述──危急存亡之秋(九)

【字號】    
   標籤: tags:

1949 年
二月十日

中央銀行金銀之轉運於安全地帶,是一個重要的工作。但以少數金融財政主管當局,最初對此不甚瞭解,故經過種種之接洽、說明與佈置,直至今日,始能將大部份金銀運存台灣和廈門,上海只留二十萬兩黃金。此種同胞血汗之結晶,如不能負責保存,妥善使用,而供諸無謂浪費,乃至資共,那是一種很大的罪惡。

十二日

上午,奉父命電告顧總長墨三,建議其通知劉安祺將軍,「在未奉命令之前,暫勿撤離青島」。

先是,不久以前,美國陸軍部長羅耀達、魏德邁等經東京,往青島參加軍事會議,研究西太平洋防務,改變其駐青島美國海軍撤退之計劃,要求我國軍固守青島。但我方早已決定撤退青島,增防長江。

戴季陶先生於上午十時逝世,父親聞耗悲痛,故人零落,中夜烯噓。

十三日

上海和平代表團顏惠慶、邵力子、章土釗等一行飛赴北平,準備與共方談判。這真是與虎謀皮的勾當。

十七日

閻百川先生到溪口來,我奉命接他上妙高台過夜。他同父親談他對今後黨、政、軍等改造的意見,認為當前迫切的需要是:「應整飭紀綱,實行檢查。惟效用人,惟效用人,以提高行政效率。」父親亦有同感。

閻先生又向父親表示:中央政治委員會代委員長,應在國府與政院之外另選一人擔任,使能調劑府院,不生衝突。父親當時的主張:「立法院地點仍設廣州,行政院重要部會主管應駐南京,但其機構仍在廣州。李宗仁既有意調換孫院長哲生,與其另找人選,協調府院,到不如釜底抽薪,由李宗仁自行決定其行政院院長的人選,使彼能完全肩負責任。」此時李宗仁對於行政院院長的新人選,已屬意於何敬之先生。
張道藩、谷正綱兩先生來溪口。

十九日

上午,父親約見劉為章,談半小時,直告其:「李宗仁以毛之八條件為和談基礎,直等於『投降』。何能言整頓紀律,振作人心?」並囑轉告白崇禧:「現在系李當政,彼為李之切近左右,更應擁護中央,遵守法令,作為倡導,以鞏固中央組織,建立總統威信為要;否則上行下效,何以為人長上!」雖劉之言動鬼祟,父親仍以左右部屬待之,深信不疑,故直言而無所隱諱也。

二十日

李宗仁突於本日飛往廣州。中午,劉安棋將軍來溪口,向父親報告青島近狀,謂「美國海軍人員對青島問題,態度已變,表示不願放棄,但我本身實無把握固守」。父親個人仍主張照原定計劃迅速放棄,以免徒勞無功。

二十一日

李宗仁本日復飛桂林。陳儀移交浙江省政府主席,彼因通共有據,到滬後即被看管。

二十二日

顏惠慶等飛石家莊晤毛澤東、周恩來二人,對「和平」及通航問題,廣泛交換意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