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寒山:自由主義在第三世界的傳播

寒山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月1日訊】大約十年前,上海學者朱學勤在廣州的南方週末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1997:自由主義的言說”,宣告了自由主義在中國意識形態領域正式“浮出水面”。自由主義在政治上主張民主憲政,保障人權,限制政府權力;經濟上主張實現自由公平的市場競爭,保障個人財產權;思想文化上主張不同的思想和觀點共存。如果要用一句話概括自由主義的精義,那就是它要求在個人自由和政府許可權、社會自治與國家管理之間劃分出清楚的界線。

自由主義是在西方產生的意識形態,它為西方的民主制度、市場經濟和個人自由提供了理論基礎。在20世紀,它成為對抗形形色色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最有力的理論武器。九十年代,當中國進一步發展市場經濟並融入世界經濟體系時,越來越多的知識份子開始認識到自由主義的價值,這就是90年代下半期自由主義“浮出水面”的背景。

在同一時期,自由主義也在其他一些被極權主義控制的國家浮出了水面,一個最有說服力的例子是伊朗。美國學者丹尼 波斯特爾最近出版了一本題為《在伊朗讀合法性危機》向讀者介紹了自由主義在伊朗傳播的情況。波斯特爾指出,當人們關注伊朗核計畫、美伊衝突和伊斯蘭極端主義等問題時,作為伊朗社會變遷的重要方面,自由主義近年來在伊朗國內知識份子和學生中的影響被人們忽視了。他指出,30年前霍梅尼革命建立的政教合一的專制政體在世俗化、全球化和消費主義的衝擊下已經失去了建立在宗教狂熱之上的合法性,現在的伊朗國家早已蛻變為一個“神學員警國家”,通過新聞控制、文化審查和秘密員警來壓制新的民間社會。

2006年伊朗政府發起了所謂“第二次文化革命”,在“重振1979年革命的價值”的口號下鎮壓知識份子、工會活動人士、學生運動領袖和非政府組織成員。五一勞動節時當局鎮壓了汽車司機的罷工;六月份鎮壓了女權運動人士的靜坐;八月份人權律師、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伊巴蒂的“人權捍衛者中心”被關閉;九月,伊朗總統內賈德宣佈把大學中的“自由主義者”和“世俗主義者”清洗出去,政府新聞督導部再次關閉了伊朗改革派的報紙《東方》和其他三份言論出格的報刊。此外政府對文學作品和新聞的檢查,對網站的過濾,沒收衛星天線以及對於電影和戲院和監控,這些都在一天天地加劇。

但與此同時,自由主義思想在伊朗的影響也在迅速擴大。近年來伯林、羅爾斯、波普爾等人的著作在伊朗大量翻譯出版,引起了伊朗知識份子和學生的強烈興趣。尤其是中國知識份子非常熟悉的漢娜阿倫特的《極權主義的起源》一書給很多讀者分析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建立起來的政治制度提供“極權主義”當理論框架,使他們認識伊朗的制度不過是20世紀形形色色極權體制的一個變種。

波斯特爾對伊朗哲學家賈汗比格魯作了很多採訪。Jahanbegloo是德黑蘭文化研究所當代研究系主任,伊朗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的代表。伊朗當局曾經以他企圖和西方勢力相勾結,在伊朗策劃“天鵝絨革命”為罪名將他下獄,後在國際著名知識份子的大力聲援下獲釋。

賈汗比格魯用“自由主義的復興”來形容目前伊朗知識份子和青年學生對自由主義的廣泛興趣,認為雖然近年來伊朗的城市化和工具性的現代化刺激了個人享樂主義和消費主義,並沒有起到直接傳播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作用,不過對宗教極權主義起了一定的消解。與此同時,伊朗公民社會也有了一定發展,革命後成長起來新的一代對宗教已經不像他們的長輩那樣狂熱,有更多的機會瞭解外部世界,正是這些條件給自由主義帶來了相當的受眾。在這些人中產生了人權活動分子、非政府組織成員、具有新思想的知識份子和學生等等。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8-02-01 3: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