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讓我們過過加拿大的小日子

【字號】    
   標籤: tags:

來多倫多一年多了,心情仿佛衝擊沙灘的潮水,時起時落;又好像喜馬拉雅山上的天氣,說變就變。聽慣了關於加拿大的種種議論,說好的,說壞的,說不好不壞的,有時自己也不知道該信服誰的說法。去粗取精,我覺得加拿大既算不上是顆甜棗,也不是塊燙手的山芋,說白了,就是個過小日子的地方,如果你喜歡小日子,或許還可以在“地方”前面加個“好”字。

與在中國時相比,到加拿大後最大的變化是什麼?原來是半大不小領導的,終於可以混同于普通群眾了——加拿大別的沒有,就群眾多;曾經在外企雲集的寫字樓裏嘴裏天天“三克油”的白領們,不必再受西服的折磨了——工作服不用打領帶;原來在機關清閒坐班,即使不幹啥活也不顯山不露水的廣大幹部們,終於發現自己不再被埋沒——車間裏的大小監工有著比群眾還雪亮的眼睛,像NBA球員盯姚明一般盯死你;曾經跑遍中國大江南北搞業務的大小經理們,不必再擔心餐桌上的陋習,讓五糧液和“賤男春”灌得胃裏翻江倒海——加拿大沒人請,自己想喝酒都得跑專賣店。這些都是變化,其實還不具有根本性,根本性的是咱成了少數族裔。

各民族一律平等,這話載於中國憲法,也是加拿大法律的精神。可是,少數族裔終歸是少數,只能團結在多數周圍,就像包子的邊緣,離那圈褶兒還遠著呢。想想也挺奇怪,坐一趟飛機,過十幾個小時,就完成了一次身份的轉變——成了華裔,最大的少數族裔。在中國時,雖然也都是平頭百姓,卻沒有“少數”的心態,到了加拿大,便真的六根清淨,腦子裏晃來晃去就是那句話:該幹嘛幹嘛去。

有一位朋友來加前在一家頗具規模的設計院工作,出身清華,曾在國外進修過,還參與過許多大型專案,稱得上是單位的業務骨幹。可就是為人不圓滑,更不會拍領導馬屁,結果只能在業務上冒冒尖,職稱倒是有了,可是總缺個“長”字。看著比自己資歷淺的人,因為混上一官半職,總能撈到額外的好處,獎金也高許多,心裏就很不平衡。幾年前,終於揣著一顆懷才不遇的心,同這個他曾發誓效忠一輩子的單位告別了。到了多倫多,經過一小段時間調整,終於重新找回原來的本行,拿到一份不錯的薪水。他說,現在心情很放鬆,每天干著熟悉的工作,感覺像是回到學生時代。

沒有了這想法那想法,日子便顯得民風淳樸,至少不用考慮怎樣才能把和領導的關係調整到最佳狀態,不用煩惱為何領導總是把好處給了那些嘴巴比蜂蜜還甜的傢伙,而自己天天愚公移山還拿不到進山證。到了加拿大,典型的生活方式是老婆孩子熱炕頭,這種生活雖然稍顯土氣,但是實在,踏實。跟當下中國城市裏花花綠綠的生活相比,加拿大很像是滕文驥二十多年前導演的一部電影的名字:《都市里的村莊》。

在加拿大過小日子既是權利,也是義務。說它是權利,是因為你可以選擇這樣的生活;說它是義務,是因為你也沒有別的選擇。剛來加拿大時靠一張楓葉卡生活,只能算是這個城市的居民。過了三年就會面臨入籍問題,大部分人會選擇入籍,成為加拿大公民,從“政治面貌”上說比過去前進了一小步,可以在加國調整領導班子時投上自己的一票。我曾問過一位朋友,投票的感覺如何?她笑道,其實我也不很清楚他到底怎麼想的,只是憑感覺,也沒什麼,跟開一次會沒啥區別。

話雖如此,畢竟是貨真價實的權利。只是過去長時間望梅止渴,不知不覺中把這梅想得忒好,現在真吃到梅了,方覺得解渴的滋味不過爾爾。如果多倫多也有個郭德綱,你問他:民主了嗎,他一定會說:我都民主一個多禮拜了。投票也好,遊行也好,說到最後,還得回歸主題:打理好自己的小日子,讓自己的“國庫”收支平衡,免遭銀行“彈劾”。

要過小日子,就得有份相對穩定的收入。找工作是頭等大事,這對於從前吃穿不愁的人來說確實是個考驗。好在這只是一個過程,經過幾年摔打摸索,許多人生活漸漸穩定。這個過程既是磨練的過程,也是適應的過程。有了這段經歷,不少人開始修正目標,不再求大展宏圖,只希望能小露一手,於是,從前感覺屈才的覺得自己也並非才高八斗,原來心不在焉的也慢慢安心於本職工作,每月的收入能養房養車,假日能外出轉上一趟,心裏的滿足感便油然而生。

加拿大是自由社會,除了銀行的錢,別人你誰都不欠,所以,日子稍顯平淡,但內心卻十分敞亮,不需要藏著掖著。這個社會誠信度較高,雖然辦事節奏有些拖拉,但手續卻很簡便,你不需要費勁地去證明什麼,辦事人員很容易就相信你,讓你不得不對自己提出更高要求:人家這樣信任咱,咱能辜負人家嗎?想想在中國時辦一件並不複雜的事,卻要經過幾道關口,有時明明是一道手續,卻偏偏需要兩個人簽字蓋章,讓你覺得這倆公章其實可有可無,這倆拿工資的崗位卻像王成腳下的陣地——萬萬丟不得。

加拿大的自然環境就更不用說,這是老天賜的福。雖然多倫多不少地方衛生也不盡人意,草地上常見飲料瓶,TTC候車亭周圍地上隨處可見煙頭,但是環境品質終歸上乘,空氣之清新更遠非中國城市可比。有了房子,在自家後院草地上來點燒烤,一個週末都會其樂融融。天氣好的時候,駕車到郊外遊玩一番,繃緊的神經會得到徹底放鬆。

加拿大就像安大略湖的水面一樣波瀾不驚。無論你是做生意還是打工,都很難轟轟烈烈,這裏的日子好像鐘擺一樣,按照既定的節奏在走。時間久了,你會發現生活平靜如水,你不知道小日子究竟始於何時,但卻知道,這樣的小日子將會繼續下去。文章來源:中國網站

評論
2008-02-19 11: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