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英文要跟外國人學?

台灣/ 陳嘉莉

攝影/ 蘇玉芬

【字號】    
   標籤: tags:

小強媽媽頻頻打電話詢問何時會找到外籍老師,抱怨經常換外籍老師,影響小強的學習,孩子一直在適應新的老師,而且外籍老師的品質良莠不一,著實令她擔心,希望中籍老師要多注意。

小強媽媽希望小強在上國中前,能盡量打好英文基礎,上國中後不需要太費心力學習英文,她常要求中籍老師以老師的權威要求小強多閱讀課外書籍,要求中籍老師補課。她說小強上外籍老師的課好不容易有進步,千萬不要停頓,又要重頭開始,簡直白白浪費時間。

聽見小強媽媽一連串的抱怨,讓我的心涼了一半,言談之中,小強媽媽忽略中籍老師的用心與教學,她根深蒂固的觀念認為英文本來就要跟外國人學,乍聽之下,似乎如此。小強媽媽如是說,學中文總不可能跟老外學吧!可是家長認為只要是外國人就能當老師嗎?就能教英文嗎?

小強媽媽的話如一當頭棒喝,學英語跟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學,可能在口音方面較為正統,但學習英語牽涉到專業知能與教學技巧,然而家長只講求功利快速成功,只要跟外國人學英語就一級棒,跟著外國人學英文,英文一定頂呱呱。

從我開始當英文老師到現在,已經三年多的時間,家長的觀念就是如此,總認為中籍老師只能當助教,中籍老師教不好英文,儘管認真教學的中籍老師也獲得不了家長的歡心。

有時,身為中籍老師,怨嘆自己為何黃皮膚黑頭髮,不管多麼認真準備教學,教學多麼仔細認真,家長的觀念還是要外籍老師。雖然我沒有種族情結,然而相對於中籍老師,外籍老師流動率高,要求薪資又高,不想當全職老師,不想被綁在辦公室,不想扛起責任,只想做輕鬆的兼職老師,上課時間到才出現,上完課拍拍屁股走人,不管學生成效如何,這些外籍老師的教學品質莫非是家長所要的嗎?我很懷疑原來黑頭髮和金髮的差異就是如此?原來黃皮膚和白皮膚的差別就在其中?

我只想為所有認真努力教學的中籍老師加油打氣,儘管有部分家長過度崇洋媚外,但是教學是一門專業,唯有堅持專業,做出品質打出口碑,讓人刮目相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本來是一番美意,希望孩子多學一些才藝,未來比人強,可是孩子早負荷不了,沒有人聽見孩子投降求救的聲音,這責任該歸咎於誰?
  • 小武的父母親希望老師教導孩子,卻又不願意接受老師的建議,不希望給小武太多的要求,家長不接受孩子犯錯的事實,相信自己的孩子永遠是對的,別人的孩子是錯的。小武的父母親不相信老師,又要求老師教育孩子。既然家長對老師持著懷疑的態度,孩子又怎麼能相信老師,接受老師的教導?
  • 人往往會覺得我為別人做了那麼多的事情,我對別人那麼好,為什麼別人都不領情?或許我們對別人的好,並不是他想要的,不要自以為覺得是為別人好,而一廂情願的做,別人不接受反而埋怨別人,如果我們真正能替對方設想,是否先了解別人到底需要的是什麼,那麼人際間的互動將會減少尷尬 ,也能更加合諧。
  • 當我們一直自詡是高知識份子的同時,對於一些微不足道,需要我們幫助的人或事時,我們卻躊躇半天猶豫到底該不該伸出援手?我感覺汗顏,讀了那麼多書,卻沒有學到真正做人處事的道理。@*

  • 溽暑的腳步越來越接近,一頭長髮也成了負擔,每天必洗頭的我得花上二十分鐘洗頭、二十分鐘吹乾頭髮,一早醒來鳥窩頭又得花上十分鐘整理,精打細算的我覺得實在不划算,但又捨不得留了三年的長頭髮,尤其長頭髮對我而言意義深遠。
  • 曾經有人說:「教育是心靈改造的工作,而教育工作者就是改造心靈的推手與執行者」。對於心靈改造的重大工程充滿的憧憬與熱情,多麼偉大的名詞,教育是多麼偉大的一件工作。學生時的我對於老師肅然起敬,尊重、景仰老師的學問與道德。成為教育工作者後,時代潮流的變遷,世俗價值觀念轉變,教育工作者已經不再有偉大的光環,教育工作者也非令人稱羨與受人敬重的工作,自己與同事常調侃教育工作者簡直是高級的服務人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