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態行旅(9)馬達加斯加(四)

黃淑貞 撰文、攝影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另類的接觸
Vakona的 Lemur island養著幾種看起來非常快樂的狐猴,我們買了船票,上島看望牠們。

牠們並未被關在籠子裡,活蹦亂跳的活躍在一座小島上,島上植叢茂密,可以辨識的有尤加利、檸檬桉、蕨類、芋頭、香蕉,這些分布在比較外圍像是交誼廳,接待遊客的歡樂場合,至於牠們活動的內陸區域只能遠望。

隔著一座湖,看牠們自橋上奔馳而來,攀爬跳躍,拿我們的頭當橋樑,戲耍的不奕樂乎,缺乏如此近距離接觸動物的我們可真是驚叫連連,在接觸牠們手部冷涼的觸感後,不再擔心牠們會利爪傷人。

高精度圖片
狐猴從水的另一方奔馳而來

為了看另一種狐猴,我們再搭乘小船,沿著小島的水路慢溯,細雨與陽光同時灑下,船夫嫻熟的操作搖槳,在悠悠流水聲及搖曳的香燭中,引領我們進入更深幽的世界。遠遠的,看到睜著大大眼睛回眸看我的環尾狐猴(Ring-tailed Lemur ),真是太快樂了。逗趣的表情,靈活的動作,忽前忽後的盯著我們幾個人。船夫拿出香蕉要我們餵食時,牠們已經激動的睜大眼睛,看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高精度圖片
興奮的brown lemur

大部分的狐猴是樹棲型態,環尾狐猴則大部分時間都在地上戲耍,拜訪的這一群約有4、5隻,有的高舉著如雨傘節花色的尾巴,有的高坐在地上猶如帝王一般,當然,抱在一起玩是家常便飯。粗壯的後腿是牠們重要的彈跳支點,比身體還長的尾巴兼具求偶與發佈危險訊號的工具。看牠們長長的尾巴經常蜷縮如棒棒糖,靈巧的生命力舞動在碧綠森海中。

高精度圖片
環尾狐猴逗趣可愛

目前牠們的數量還算多,但也是保育紅皮書中的名單,馬島西南方的棲息地已遭迅速破壞,目前是馬達加斯加動物區系小組監控的名單,而牠討喜的外型,也在世界各地動物園有圈養展示,台北木柵動物園就可以看到牠們。

看著牠們隱沒在次生林中,大大的眼睛、高舉的黑白環尾,依然能蕩起我嘴角的笑。

變調的旋律
馬達加斯加已經5天,高達50多種的變色龍僅見幾種,尚未滿足對牠們的想像,驅車前往變色龍農場,希望有個美好的ending。

已近黃昏,匆忙進入園區,視線所及只有幾間透光的建築物,心中暗喊:「不好。」

在溫室的養殖場中,業主要我們看著樹上的變色龍,一時之間大家驚叫出聲,按相機的聲音不絕於耳,看著牠們緩慢的移動,已經特化的手腳如隔熱手套般!4趾相連與大拇指恰好虎口打開,可以抓握在樹枝上。而蜷曲如盤的尾巴,在必要時能抓住樹枝,固定身體方便移動。

高精度圖片
忘了名字的大塊頭

就在我們專心的當兒,業主又指出另一種類的變色龍,之後一隻又一隻的出現在同一棵樹上,密度之高令人覺得不可思議,不禁懷疑是否是牠們放上去的?不想只經由提示,想測試自己的觀察力,自行發現牠們的蹤跡,向內走去,在一棵棵的樹上分別又尋獲了10多種的品種,不禁有在寵物店的錯覺,不自然的可笑。

有人說變色龍可以隨心所欲的變換體色,截至目前為止,所見的幾種只看到2種變色。變色龍可以在20秒內變換體色,完全取決於皮膚三層色素細胞的作用,分別將黑、紅、黃、藍等色素加以調配,可以變化出隱敝或是警戒的色調;牠們的皮膚會對光的強弱、溫度的高低做直接反應,並不是會隨時隨地都與周遭環境相同;有時變色是一種溝通,可以將憤怒、害怕表現在體色上,也可以用來打敗情敵,當然發動突襲覓食與躲避敵害,更是非使用變色的能力不可。

高精度圖片
這裡有兩隻變色龍,看到了嗎?

進一步的,業者想讓我們看舌頭取食的經典畫面,不料值班了一天的變色龍累了,完全無視於食物當前,只好作罷。

觀察變色龍最有趣的莫過於看牠的眼睛,眼睛圓滾滾的鑲在左右兩側,可以上下左右各朝不同的方向注視,看牠們緩慢移動且轉動雙眼掃視,時間會為之凝結不動。

之後的戲碼實在扯到家,業者自撫育籠中拿出一隻隻的守宮、鼠婦、馬陸等,向我們說明也逗弄牠們,之後又關回籠子中,動物們不僅缺乏自主也不受尊重,十足寵物賣笑的模樣,令人不想再看,原有的新奇與興奮逐漸退去,不想再留連。

就這樣,簡單1個多小時,瀏覽了園區,心中響起走調的樂章。

不唱滅絕之歌
多多鳥也許曾經唱過歌,現在卻已絕響。今日許多動植物已經因為人類的活動而瀕臨滅絕,在走過這些生態系特別脆弱的土地之後,除了扼脕,還是存著希望;在地球的不同角落有不同的人,他們以不同的方式都在積極的緩和滅絕的速度,我們同樣是生境脆弱的島嶼環境,更是刻不容緩要有所行動,不要再讓生物唱起滅絕之歌。(全文完)

——轉載自《新紀元周刊》第73期 @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7-29 7: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