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想:品讀《三國演義》之「黃巾起義與西藏暴亂」

作者﹕司想
【大紀元3月24日訊】黃金起義,是《三國演義》的第一章中的故事。《品讀三國演義》系列文章寫到現在才寫黃巾起義,原因是沒有合適的話題,當時我也覺得沒啥可寫的,不過今天我倒是真的想說說黃巾起義。

  《三國演義》整個一本書不過是演繹了「義」這個字,而「黃巾起義」這個故事裏面也有一個「義」字,所以它也在《三國演義》的演繹範圍之內。這些歷史上發生的故事通過史書和文學作品的傳播給人類留下了文化,人類因為擁有這麼悠久的歷史而變得厚重,而這個黃巾起義便是給人留下了農民起義的歷史和文化。

  黃巾起義的領導者是巨鹿郡的張角、張寶、張梁兄弟三人。張角得到「南華老仙」傳授的天書,練成了呼風喚雨、畫符治病的本領,廣收門徒,以致門徒越來越多,張角把門徒們劃分為三十六方,大方萬餘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帥,稱為將軍。為了奪取天下,他們提出自己的口號「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命令門徒們各自用白土在大門上寫下「甲子」兩個字,然後製造黃旗,準備造反,同時還派人賄賂官員作為他們的內應。後來被告密,於是提前造反,《三國演義》對其有如下的記述「四方百姓,裹黃巾從張角反者四五十萬。賊勢浩大,官軍望風而靡。」

  我們發現這種農民起義的模式一直被後來人所繼承下來:首先是聚斂人馬,要想造反得先有人才行,有人就有了造反的人力基礎,有了人的支持,那物質基礎便也有了,這是第一步;然後就是秘密約定起事的日期,在起事前不能被官府發現,這叫出其不意,這是第二步;第三步就是攻打官府,所謂殺官造反,殺掉當官的才意味著推翻了官府的統治,不再受王法的約束,所以造反必須要走這一步,張角為了這一步能順利成功還派人收買人作為內應;第四步,那就是攻進京城,殺掉皇帝,然後自己當上老大,這就是這種起義或者說農民暴動、造反的模式。我們看看明代的李自成、清代的太平天國都是這種模式,其實國外的許多造反也是類似的模式,所不同的就是有的人能夠走完這種模式,比如李自成,而有的人只能走到中途。

  由於現代戰爭和古代戰爭的差異,在冷兵器時代造反的物質上準備其實是比較簡單的,武器是現成的,棍棒、斧頭、鐵掀、鋤頭都可以成為武器,即使和官府正規軍隊的武器比起來或許差點,但是由於是突然襲擊,而且可以用人數來彌補這種不足。當佔領官府的城鎮之後,便可以把官府的府庫佔有,糧食和錢財等等都有了,接下來就可以以戰養戰,無論是戰馬還是武器都會擁有。而對於現代,這就行不通了,因為那些棍棒、斧頭、鐵掀、鋤頭和坦克、機槍、大炮是無法相比的,那樣如果還是要造反,而又沒有武器那簡直就是集體自殺。所以現代的造反、叛亂除了人的支持以外,最重要的就是武器,如果沒有武器,那造反的第一步都沒有成熟,就更別提後面的了。這方面的例子有車臣的叛亂看出來,車臣在蘇聯空軍少將、車臣人杜達耶夫的領導下,依靠武力推翻了當地的蘇維埃政權。所以現代的造反多數是依靠軍隊的支持,掌握軍權的才能有造反的資本,我們經常看到某個國家被軍人推翻,這些都算是現代的造反模式吧,不過往後面發展,那幾步是大致相同的。關於這一點,中共的流氓頭子毛澤東早就有名言「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來闡釋過,中國人深受黨文化的影響,所以更能夠看清這種模式。

  上面這些都是歷史,我們來關照一下現實,現在的中國大陸西藏地區發生騷亂。中國政府指責達賴喇嘛幕後操縱了藏民的這種騷亂,意在搞獨立。我們從新聞中的圖片看來,有許多人推翻車輛、燒燬商店、攻擊警察,甚至有個別人手裏還拿著刀子,不過我們通過上面說過的這種模式比較發現,藏人的暴動根本是不存在的,因為造反最起碼的條件都沒有具備。現代戰爭,沒有軍隊,沒有武器怎麼能行?就靠石塊和尖刀能夠和坦克、機槍、大炮抗衡嗎?白癡也不會相信的!即使擁有武器,可是普通的常人和訓練有素的士兵又怎麼比?既然要暴動,既然要獨立,怎麼不去攻擊政府部門?怎麼不去殺掉政府的官員?殺官造反哪,不殺官怎麼叫造反呢?其實明眼人不難看出,這不過都是中共自己策劃,自己演出的一幕活劇而已。可笑的是,中共太小家子氣,就像中國大陸的電影界一樣,捨不得投入,演的太假,難怪大家都喜歡看國外大片,人家捨得投入,演的逼真!如果中共捨得投入,可以派特工殺掉西藏的最高領導人自治區黨委書記、西藏軍區黨委第一書記張慶黎和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向巴平措,還有武警部隊政委喻林祥、武警部隊副司令員霍毅等等,然後栽贓給藏人,那樣戲就做得有點像真的了!

  其實中共這種蹩腳的演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上世紀的89年鎮壓西藏和北京屠殺學生就上演過,6.4誣陷學生搶奪武器和軍車,其實有哪個學生懂得開槍?會開坦克?搶來也不會開,放炮也不會,手雷還怕炸了自己,這樣怎麼暴動,怎麼造反?

  相比較而言,中共的這種演出,栽贓法輪功的自焚表演還比較像樣,在剛出來的時候還能夠矇騙許多的不明真相的人,畢竟大多數人沒有讀過《轉法輪》,不知道在修煉者看來自殺也是罪,也是錯誤的。即使這樣比較成功的演出,還是破綻百出,記錄片《偽火》通過慢鏡頭再現了中共惡警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中共誣衊藏民造反、學生暴亂、法輪功搞政治,可是只是為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淳樸善良的藏民和為了民主自由的學生還有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是能夠造反的人群嗎?正如上文說到的毛澤東的那句「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一樣,這些善良的人們,即使你給他槍炮,他們都不會用暴力的,說他們搞政治、暴亂、暴動,誰能相信呢?可笑的是沒有長進的中共還在繼續這種拙劣的表演,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停止!

  如果說西藏是騷亂了、暴亂了,我看說成是中共領導下的軍隊和警察對人民的暴亂,用他們的槍炮實施的反人民的暴亂更合適一些吧!@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美東時間: 2008-03-24 08:53:12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8/3/24/n2057196.htm
評論排行
評論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