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督佐久間良太留下的碑碣

旗山一日行

作者﹕陳淵燦 攝影:曾茂源、林榮春
台灣旗山有一位當地文史工作者曾茂源兄,按月出版「藍天地方文史刊物」,筆者也忝為受贈戶之一,行之有年。這位曾兄雖從未謀面,卻在電話中經常交換意見,堅邀筆者造訪。從年初談到年末,一直未能實現;然而就在最近經筆者由嘉義獨自騎機車前往,雙方終告如願以償。

這天上午7時50分出發,循165號公路南下;經白河、東山、六甲、官田,轉入178號公路過山上、左鎮、南化,接台3號公路過內門而至旗山,時已10時52分,費時2小時02分。跑馬錶指著105.1k。在一路南下中,體會到台灣公路網的形成,其設計至佳;它如指路牌、開闊平坦的柏油路面、駁崁、橋樑、護欄、彎道、路燈,上下坡、隨處可見的加油站……這些周邊設備,加上兩旁的田園風光,屋舍儼然,令開(騎)車人通行無阻,舒暢愉快!

曾兄原以為我會如他所建議:搭台鐵至高雄,再轉高雄客運公司班車而至;一直在終站「等無人」而回家時,剛好碰到「客人到」,正好給他一個驚喜!但是初相會猶如久別重逢的親朋好友,頓時愕然有難以啓齒之喜悅,其情境更難以形容。

高精度圖片
遠眺旗山街及旗尾山

因時間有限,坐上通知預約在先的友人林榮春兄開來的車,逕赴中寮山上。山上牌示「中寮里休閒農業區」,有頗多高聳的電視轉播塔。眼下觀賞南邊旗尾山(海拔雖僅368.5公尺,卻山勢秀麗)一系列小山脈及旗山街景,北下是穿越月世界般寸草不生的惡地,而竟有一路南下鑽到腳下的南二高公路,。當發現我們正好踩在中寮隧道上端時,不禁有異樣的感覺。曾兄每次為我說明時,林兄就舉起相機,為我倆拍了照。

高精度圖片
在中寮山上俯瞰南二高

近午由曾兄約集地方7、8位文友一起到旗山鎮義民巷「大象山藥膳園」用膳。經過介紹,一看遞給我的名片,始知這位餐廳的黃世暐老板,正是旗山記者公會主任、民眾日報記者、高雄縣社區大學藥膳班講師,原來既是老板,又是記者,更是藥草專家。

這一家餐廳所提供的既是藥用,又是可供食用的青草藥膳;這對筆者而言還是大姑娘上轎子、生平第一遭。像有一道菜,名為「快炒赤道櫻花」,吃起來還蠻爽口的一盤藥膳,它的「原料」,就是窗外庭園上,一叢叢地正開着可愛的紫色小花呢!主人說:這些都是有機可食藥用野菜,可放心食用。我認為這些藥膳的好處,端上桌的是完全青翠一色迎人,無一般中藥藥膳的藥味,實在親切可人。

物以類聚,曾兄所結交的友人,不論是餐廳主人或一起聚餐的陪賓,都是當地從事藝文或史料研究者,自非泛泛之輩。

高精度圖片
日治時代台灣最大的旗山神社鳥居

餐後開車至孔子廟,參觀日治時代的旗山神社舊跡。因為原來路兩邊的兩列石燈籠、「鳥居」(日本神社牌樓,據稱這座「鳥居」之粗,可由兩個大人合抱,高約10公尺,外覆以薄銅板,為當年全台最大而豪華的「鳥居」)等,原日人計畫在明治時代興建,適逢日本與俄國發生戰爭(日本稱日露戰爭),乃一直拖延下來,直到昭和8年(1833年)12月始行興建,昭和11年(1936年)10日30日舉行落成典禮。卻在民國75年(1986年)為了興建面積2800多平方公尺,台灣規模最大的孔子廟而被拆除,致破壞殆盡,現己無跡可尋。筆者原以為被當年的接收大員所拆除,竟然却事出意外。幸好曾兄不僅為我解說,還提供了兩張落成時的舊照片,得以約略窺見當年神社規模。

高精度圖片
旗山神社的兩排石燈籠

由餐廳庭院南方仰望旗尾山,可清晰地看到一條整齊的登山台階步道,直衝上山,令人躍躍欲試。山峰上建有一座八角涼亭,讓登山者歇歇脚,兼而眺望昔日台灣12名勝之一的旗山美麗風光。可惜限於時間,只能望梅止渴,待來日再相會了。

為了希望能早些回到家,以免日暮途窮(機車較不便),下午3時謝過曾兄,踏上歸途。這時才想起有事到台南一趟,乃由內門再沿182號公路經龍崎、關廟、歸仁、仁德至台南,又多出了47公里,這時是16時40分。買了東西,心知時間己太晚,3分鐘後立刻北上。這時沿19號公路,開着大燈經西港、佳里、學甲,轉174號公路過下營、龜仔港,接上較熟悉的台1號公路北行;由新營、後壁、南靖、水上而抵嘉義,返回家門己18時58分。台南至此83.5k費時2小時18分。

這一趟由嘉義往旗山、台南行,繞一個銳角3角型,總距離235.6k。以上,數字僅供中距離旅遊人士參考。筆者認為如非必要,夜間騎行機車,仍以台1號公路最佳。再說在台南市區遇紅燈而停時,向3、4位年輕騎士問不出縱貫公路或台1號公路如何去,令人匪夷所思。對曾、林兩兄的招待和贈送照片,在此藉寶貴篇幅致謝。@(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8-03-30 05:25:36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8/3/30/n2064248.htm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