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中的人生】一春夢雨常飄瓦 盡日靈風不滿旗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重過聖女祠     唐 李商隱

白石岩扉碧蘚滋,上清淪謫得歸遲。一春夢雨常飄瓦,盡日靈風不滿旗。
萼綠華來無定所,杜蘭香去未移時。玉郎會此通仙籍,憶向天階問紫芝。

<--ads-->

聖女祠前用白石建造的門扉旁,已經長滿了碧綠的苔蘚,看來這位從上清洞府謫降到下界的聖女,淪落在塵世已經很久了,遲遲未能回歸天上。如絲春雨,悄然飄灑在屋瓦上,迷濛飄忽,如夢似幻,終日不停的習習靈風,輕柔的吹拂著檐角的神旗,可怎麼也始終未能使它高高揚起。萼綠華到來時,是沒有固定的住所的,而杜蘭香升天而去,也是在不久之前的事。遙想從前,職掌仙籍的玉郎仙官,曾經與聖女相會,幫助她登上仙界,那時的聖女曾在天宮的台階上,採取紫芝,過著優閒自在的仙界生活,而如今卻淪謫塵世,淒寂無託,能不令人嘆惋嗎?

李商隱這首類似無題的有題詩裡「一春夢雨常飄瓦,盡日靈風不滿旗。」這一組名句,不僅替自己七律無題詩的獨特藝術風貌,做了最佳註解,並寫出了座落在懸崖邊的聖女祠那種淒迷虛無、旖旎浪漫而又充滿了幽渺迷濛、略可意會而難以言傳的朦朧美。雖然詩人所看到的,只是一段時間的景象,但由於細雨輕風連綿不斷的態勢所造成的印象,竟彷彿感到它們「一春」常飄「盡日」輕揚了。這種聯想與暗示,令人不由自主的對這位聖女產生隱隱約約的追尋和期盼的心願;讓人對神仙的生活充滿了好奇;使人對是否有神總在存疑與不可置信中游移。尤其是這首詩裡幾個有關神仙的典故(備註),更使人興起一探究竟的念頭……

我相信神是存在的!如果沒有,中國五千年來蓋那麼多廟宇道觀所為何來?那泥塑木雕栩栩如生,表情靈動,神情威猛;還有那慈眉善目、神態各異的佛像,這些能憑空捏造嗎?那珠璣瓔珞的神仙服飾,能沒根據而造假嗎?那印度的王子不也修成了如來?那西方的天主耶穌不也復活過?我知道那不是神話。

因為古時沒有廣告包裝術,同時交通不便,沒有宣傳手法四處流通,所以人人純樸,不假雕琢,個個信天敬神,虔誠膜拜。在高道德的環境下,神佛面對好人,有意顯現展示,被善良而具藝術技能的人士,瞬間捕捉到而描摹出來的!絕不是有意杜撰,更不可能憑空想像。所以我覺得神是存在於人眼看不見的空間的,也不是今日道德下滑的人類所能親眼目睹的。

我相信神是存在的!因為我親眼看到過……恍惚中,朦朧裡,那純真年代、稚氣時光又映現眼前……

台灣光復前,我五歲,當然還沒有被現在這些複雜的思想和五花八門的外在誘惑所污染,單純得似張白紙。那時盟軍的轟炸還是頻繁的,只要警報一響起,人人都得丟下手頭的工作躲進防空洞裡。記得有一段時間,我跟著母親住外婆家。一天半夜裡,空襲警報響起,人人從溫暖的被窩中迅速竄出,媽拉著我的手,跟著大夥兒奔向防空壕。穿過天井時,我偶然抬頭一看:一顆亮晶晶、明晃晃的炸彈,憑空而下,尖尖的彈頭正對著我的頭頂,帶著響亮的「咻咻」聲,竟直奔向我而來……

在這一瞬間,突然半空中顯現出觀音菩薩來,一下子落在房頂上。一身雪白衣裳,衣帶當風,獵獵作響,寶相莊嚴。鑲著金絲的裙裾潔白而閃亮的在夜空中飄飛不止,慈悲的注視著我。我用力的搖晃著母親的手告訴她:觀音菩薩在那兒!媽使勁的拽著我一個箭步鑽入防空洞,並且告誡我:「別瞎扯!小孩有耳無嘴!」那是句台語俗諺,意味著小孩聽就聽了,看就看了,別到處亂講……

那一剎那,我不可能眼花,更不會迷糊,跑警報哪!保命要緊!銀光閃閃的炸彈尖都看得雪亮的,那美麗、聖潔、莊嚴的神仙容貌,我會弄不清楚,哪有可能?
我知道我看到神仙啦!千真萬確的顯現在房頂上。雖然被母親硬扯著進了防空壕,沒機會再回頭看第二眼,可這特殊的境遇與景象,深印腦海,至今年近七十仍鮮明如昨。天亮過後,傳來有顆炸彈落在附近,鄰村被夷為平地。可它當時卻是直奔我頭頂下來的……

因此,我確信,神是存在的!我知道,那神佛的護衛仍在,一如往昔。就似這斜飄在屋瓦上的春雨般,綿綿密密、輕輕巧巧的將你包圍。又一如那煦煦的靈風,悄悄拂過你的身旁,掃盡你周遭的不潔……我知道,神佛長在!在你看不見的空間,在你料不到的地方,默默的看護著你:只要你積德行善,只要你真心信奉,只要你誠心崇敬。也許祂就在你眼前,也許祂就在你心底;也或許在不經意間,會展現神采予你,也或許在無意中讓你一下瞥見。那是真的!別懷疑!也很可能在你身邊四周,那些不起眼、不招惹目光的人,就是祂慈悲祥和的化身哪!

而今,我從小不知幻想過多少回的神仙夢,編織過多少次在天上宮闕,位列仙班的美夢,有可能成真吧?可能為期不遠吧?不會是一場空吧?誰知道呢?但我已很滿足,因為我很幸運,我看到過神呢!


備註:
*聖女祠:前人注引《水經注》:「武都秦岡山懸崖之側,列壁之上有神像,狀婦人之容,其形上赤下白,世名之曰聖女神。」祠在陳倉(今陝西寶雞市東)附近。實際可能是指女道士居住的道觀。

*萼綠華:萼綠華是個女仙,穿著一套青衣。在晉穆帝昇平三年己未十一月十日夜裡,她降臨到羊權的家中。她說自己是南山人,羊權不知她是何方神聖。從這次以後,一個月內就六次到羊權家。羊權是晉簡文帝時黃門郎羊欣的祖先。羊權和羊欣,都潛心修煉道家精要、玄真修仙之學。綠華說:「我本來姓楊,前世的時候,曾經為師母而殺生。因為前罪未減,故暫時謫降臭穢骯髒的人間,以彌補過失。」

她對羊權說:「修道的人,把錦繡看得像破布一樣,把爵位看得和過客一樣,把金玉看得與砂石一樣。不思不想,沒有事情也不幹什麼。做的是人所不能做的事,學的是人所不能學的東西,努力的是人所不能努力的方面,得到的是人所不能得到的好處。為什麼呢?世人做嗜欲的事,我做孤獨寡欲的事;世人忙於俗務,我學的是恬靜淡泊;世人努力追求的是功名利祿,我在乎的是心性修行;世人得到的是衰老死亡,我得到的是長生不老。如今我修行已經九百年了。」她傳授給羊權仙藥,羊權也隱影化形而去,如今在湘東的大山之中。(取材自正見網)

*杜蘭香:一天,有一漁夫在湘江洞庭湖的岸邊,聽見有小孩的啼哭聲,他四顧無人,僅見一個三歲的女孩站在岸側。漁夫可憐這孩子,就將她抱回家撫養。小女孩長到十多歲時,天姿奇偉,靈顏姝瑩,宛若天人。

有一天,突然有個青童靈人自空中降臨到女孩家,帶著她就要離去。就在要昇天之時,女孩告訴父親:「我是仙女杜蘭香,因在天上有了過錯,被貶謫到人間。如今歸期已到,今天是我返回天上的日子。」自她升天以後,她也時時回家看望她人間的父親。

後來,她在洞庭包山降臨到張碩家中,張碩也是修道之人。杜蘭香在三年內多次降臨張碩家。她教給張碩舉形飛化之道,張碩因此而成仙。最初,杜蘭香降臨張家時,留下玉簡、玉唾盂、紅火浣布等仙物,以證實她確實是真仙。又有一天晚上,蘭香命侍女把黃麟羽帔、絳履玄冠、鶴氅之服、丹玉珮揮劍送給張碩,說:「這些都是上仙所穿戴的物品,非人間所有。」可惜不知道張碩成仙後,被定為什麼班次、什麼品級的仙官。

漁夫也老了,因為得益於杜蘭香,他顯得越來越年輕,常常不用吃東西。後來他也開始學道,在江湖間遊歷。不知他最後是否也成仙得道。(取材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8-03-13 19:18:18 PM 【萬年曆】 【投稿/爆料】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8/3/8/n2037774.htm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標籤:tags: 名句中的人生
new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