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趣談剪髮

作者:張卉中

對移民而言,在國外剪髮是一筆額外的開銷。(Getty Images)

  人氣: 453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在三十六歲左右,決定把頭髮的處理權收回來,也就是說舉凡剪髮、梳洗、整理都不假手他人,統統自己來。

這是我想要擺脫外界掌控,隨興自在過活的第一步。當然,這不是突發奇想,腦袋一熱就做得來的,而是基於多年摸索得來的自信。

啼聲初試

我在美國留學時,曾經和姊姊同住。她的一個朋友是富家千金,手藝非凡,除了燒一手好菜外,家中的窗簾擺飾都是親手製作。愛美的她還有人所不及的毅力,三兩天就開個夜車趕製一套衣服,隔天穿到公司在同事面前現一現。最令人不敢相信的絕活是,她那一頭美美的捲髮居然自己剪、自己燙,叫人驚歎豔羨不已。

我和姊姊天賦平凡,能學會互相剪、互相燙,已經覺得很有成就感了。在結婚之前,憑著操過幾次刀的經驗,居然不自量力地將未婚夫的頭攬過來,剪得坑坑洞洞的,才發現西裝頭還真不好剪哩!他倒是大大方方地將這一傑出的形象烙印在結婚照上,不過好像也沒得選擇,總不能像新娘一樣戴頂頭紗吧。

雖然有前車之鑑,婚後外子依然把剪髮權交出來,隨我處置。我想多剪幾次總會進步吧,所以沒想要推辭,也就一剪再剪。

結果呢,學期末實習課結束之前,學生寫給外子的教學評鑑上,出現了funny haircut 的評語,意即滑稽的髮型,居然評鑑到我的剪技上來了。或許我的手藝比他的教學更令人印象深刻吧。

二度交鋒

回國後,為新開的課忙得焦頭爛額,壓根兒沒精神去注意外子的頭髮。他自己倒是打理得挺好的,在任教學校理個便宜的頭,也是有模有樣的。說真的,在國外丟人現眼也不太有人大驚小怪,可是在自己的家鄉,不管生人、熟識可都會熱心地指指點點,這樣招搖恐怕也不是辦法。很自然地,我就封刀了。

一年後,孩子出生了。這小子乖巧得很,很少給我添麻煩,就連頭髮也只在髮旋部位長了小小一圈,幾年下來好像也沒增長多少。什麼時候開始幫他修剪頭髮的,已想不起來了。只記得他五歲時,我們再度出國。因為離姊姊家甚遠,剪髮的事只好莊敬自強了。想起姊姊的朋友可以自己剪,為什麼我不能?有為者亦若是,於是這回乾脆三個頭一起剪。不知什麼神來之技,居然剪得漂漂亮亮的,轟動一時(請別誤會,轟動我自己而已)。

心心相印

一年後,我們回國了。外子又回學校理髮,兒子那幾根頭髮,怎麼理都勝任愉快,就繼續自己操刀。至於我的這一粒頭呢,因為實在無法消受美容院的香水味以及太周到的服務,最後還是決定自己剪。經過一年的磨練應該沒問題才對。可是不知什麼原因,那款神來之技突然失靈了,笫一次就這麼左修右剪的,剪成一個西瓜皮。外子問我:「妳怎麼敢去學校?」當然我還是去了,因為嘛,腦袋後面我又看不到。

嘿嘿,終歸一句,「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十幾年來,真是越剪越流暢。反正剪壞了,我親自呵護的頭髮過幾天就會自動調整過來。它可是很靈的,大概是心心相印吧。只要覺得頭髮不舒服了,隨時都可以剪,漏夜剪也行。我們彼此(我和頭髮)之間越來越諧和、越來越自在了。@*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晚,被一響爆炸聲驚醒,天啊!整個廚房染成了紫色。可能是發酵過度,桑椹奪瓶而出……
  • 辛大位於風景幽美的丘陵地,校園像個迷宮,走進一棟大樓,老搞不清楚究竟是在第幾層。
  • 第一次遇到地上結冰,可謂嚐盡苦頭,那是發生在另一次期末考結束後。下了公車往家走時,地上滑溜溜的,靴底不能止滑,寸步難行。
  • 「不會吧!」這是目前最新的燙髮技術嗎?如果是,那小編可真是孤陋寡聞跟不上流行了!這是剛剛看到影片時的疑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同感?往下看喔!
  • 「卡嚓!卡嚓!」只見師傅一手拿著冒熱氣煙霧的大剪刀,一手熟練的用熱金屬夾子撩撥頭髮,手腳俐落的正在幫滿頭焦黃髮絲的顧客剪髮。原來這是一種驅除頭蝨的民俗療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