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海漫遊】敦煌藝術大展(二)

嫣華採訪報導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4日訊】敦煌石窟的開鑿,前後經歷了十個朝代,貫穿了千年的歷史,古老的敦煌似乎不受時光洪流的影響,石窟中凝結著各個朝代的藝術文化,靜靜的述說著當年它們的輝煌故事。因為保存了從五胡十六國到元朝之間各朝的文化特色,壁畫中除了眾多偉大的神佛畫像之外,工匠筆下鉅細靡遺的記錄著當時供養人形像的部份,尤其具有考古價值。

供養人形像──當時的服飾

為什麼要供養呢?解說員翁吟雪解釋道:供養是為了還願,還願可能就會供養石窟,會請工匠來畫。例如六十一窟的供養人為曹元忠,他的父親是曹議金,曹議金娶了回鶻國的公主。圖中的這四位都是曹家的女眷,右邊第一位是回鶻國的公主。我們可以看到她頭上戴著桃型冠,還有髮飾上面戴著步搖。為什麼叫步搖呢,翁吟雪說走一步搖一下,所以就稱它為步搖 。
額頭上的裝扮叫做花鈿,臉上的裝扮則稱為面靨妝,這是唐朝女人的風格。

河西歸義軍節度使曹議金為當時敦煌的最高行政長官,曹氏家族在敦煌開鑿了數個洞窟,以供養人的形象出現在壁畫中的,包括曹家眾多女眷及曹議金的孫子曹延德的畫像。

翁吟雪說:她們手上拿著的供養的香爐,穿的是石榴紅解地的長袍,現在看到的已經變成氧化成黑色,其實它原來是紅色的。腳上穿的是軟布的翹頭鞋,據說因為她的裙子非常的長,所以要把她的裙子勾在翹起來的地方,走路的時候可以不會絆到腳而特別設計的。
曹元忠的媽媽穿的是傳統中國人的衣服,寬袖,頭上戴著也是一個桃型冠,另一位是她的女兒,也是曹元忠的姊姊,曹議金的女兒,她嫁給于闐國的李順天。曹延祿及其先祖曹議金歷代均為敦煌節度使,回鶻公主是曹議金的夫人,女兒則嫁給于闐國的國王,而後來他的孫子曹延祿又娶了于闐國的公主,可見在當時聯姻制度是如何的盛行了。

巴東表示,在敦煌裡面,除了前面的佛教藝術,還有壁畫藝術,還有建築藝術、音樂舞蹈以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就是所謂服飾方面的藝術。
因為我們知道敦煌是一個多元的民族,包括有中亞、西亞的東西交匯的一個民族,幾乎都在這個地方發生。因此從他們的服飾中,尤其在供養人身上,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真正的當時人的穿著。

從莊嚴肅穆的禮佛儀式中,清晰的看到技藝精湛的工匠,細膩的畫下了她們的服飾、紋樣,雖然壁畫上早已失去鮮艷的色彩,但盛裝的貴婦仍然不失華麗的風采。
唐代彙集了多種民族的文化藝術,從壁畫中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服飾變化,由此亦可一窺豐富多采的大唐風範。

壁畫樂舞及樂器

高精度圖片

在莫高窟的四百九十二個窟洞裡,描繪樂舞的場面至少佔有二百窟以上,壁畫中呈現著載歌載舞的熱鬧氣氛,其中有關樂器的描繪竟然多達數千件之多。有的吹笛子、有的彈琵琶,有的彈琴、彈古箏,都是非常盛大的一些場面。在畫面中還有人在舞樂、跳舞,上面有飛天,雲端上還有菩薩,非常祥瑞的象徵。古代的音樂舞蹈,它是怎麼樣呈現的,在敦煌的壁畫上或者文獻記錄上,我們都可以看到很多紀錄。
根據推測,工匠可能是以當時的宮廷生活作為藍本,而描繪出來的樂舞場面,這些累積了千年歷史的壁畫,早已成為今日研究中國古代音樂史不可或缺的一項重要史料。

壁畫的局部特寫更能夠聚焦的看清楚樂舞的型態,曼妙的舞蹈者及專注彈奏的仕女們儀態萬千的表演場面,充滿動態的畫面中,彷彿輕輕的流瀉出樂音來。

樂舞是所有敦煌藝術裡面最活潑生動、有聲有色的部份,美麗典雅的天女散發著高雅怡人的氣息。不論是反映當時的現實生活,還是根據佛經中的記載所描繪,或者是擔任繪製的工匠所見、所想,壁畫中呈現的樂舞,把敦煌妝點得無比的曼妙華麗。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巴東表示,大家可以看到在畫面上顏色非常鮮艷的是綠色,也可以看到畫面上的色澤,像菩薩身上的膚色都變成黑的,這個是因為當時用的顏料裡面有硫或鉛的成份在裡頭,那麼經過時間以後就會發生氧化,它就變黑或變成臉上有些斑的痕跡。經過千百年的歲月,現在所呈現的面貌,是一種歲月蒼古的痕跡。

藏經洞

這一次敦煌展的重量級展區是經書及絹畫的真跡展,是向法國吉美博物館商借展出的,然而這些一千多年前的中國藝術真品為何會流落到歐洲去呢? 巴東先生說:在一百多年前,有一個管理敦煌的遊方道士叫王圓箓,有一天在清理灰砂流砂的時候,不經意的情況下發現有一牆壁坍陷,後來發現後面好像有洞窟。發現竟然有五萬多卷古代所流傳的絹畫檔案,資料文書浮雕像藝術品等。

但是後來敦煌的文物出土以後呢,中國政府當時正在一個內憂外患的處境,所以也沒有能力去保護這批文物。後來西方的國家包括英國、法國、美國等等陸陸續續來敦煌盜寶,幾乎敦煌的寶貝都流失到國外去。

高精度圖片


如今在世界很多博物館中都可以找到藏經洞的寶物,從此敦煌成為世界頂級藝術文物的故鄉而聲名大噪。法國的學者伯希和,當年到敦煌盜取了六、七千件。這次從法國的吉美藝術館借了十幾件非常精美的敦煌佛畫。從中國出去的藝術品,又重回到華人的地區來做展示,本來是令人興奮的事,但談到這點大家也都不約而同嘆息不已。

然而在惋惜之餘,不免又同時興起一些疑問,假如那些文物一直留在敦煌,不幸遇上當年毫無忌憚大肆破壞的文化大革命時,這些精美的寶物是否能安然的保持到現在?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密閉沒有光線的情況下,我們可以想見當年的工匠們,拿著燭光一筆一畫的在每一寸壁面上勾勒出細緻繁複的圖案,他們要付出多少時間和毅力才能完成這一座宏偉的石窟,憑藉的只是一顆對神佛敬仰與奉獻的心。
  • 黃老先生的魏碑書法不但獨步藝壇,而且遠近馳名,除了在國內各大展覽常有個展聯展外,並先後在美國、法國、瑞士、德國等國舉行個展,深獲各界好評。其作品廣受各地及友邦人士珍藏。
  • 膠彩畫源於中國唐朝時期,當時是被用來繪製金碧輝煌的宮廷建築,承傳到日本之後,他們將膠彩畫發揚光大,廣為畫家所喜愛,發展到後來更成為日本的國畫。金跟銀很明顯的有突出的感覺,這也是膠彩畫特色中,一種具有別致的裝飾作用。
  • 陳冠宇覺得要詮釋一首樂曲一定要注意原創者內心所要表達的東西,演奏者必須忠實的呈現出來。即使呈現的方式不同,演奏者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跟自己的不同的創新,但是一定要注重原創者所要的東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