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美術

文藝復興盛期(17) – 達芬奇最後的歲月

1514-19
周怡秀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

1514-至1516年間達芬奇旅居羅馬,米開蘭基羅和拉斐爾也正好都在羅馬為教廷工作,形成了文藝復興三傑薈集的藝術鼎盛時期。達芬奇在羅馬也與再度得勢的美迪奇家族重逢,因為羅倫佐的兒子喬凡尼在朱里亞斯二世死後繼位為教宗,即里奧十世。教宗曾經委派達芬奇作畫,但是對達芬奇的工作方式和效率感到不耐,寧願重用後起之秀拉斐爾 。幸好教宗的兄弟朱里安諾十分敬重達芬奇,讓他住在在梵帝岡的Belvedere宮中。此時達芬奇對創作的興趣似乎不大,主要致力於科學研究。但是他最後的幾幅作品 —— 包括最後的油畫《施洗約翰》和那幅知名的晚年自畫像,應該是在羅馬的這段時期完成的。

人們經常把達芬奇的《施洗約翰》和另一幅具有達芬奇特色的《曠野中的施洗約翰》(又名《巴卡斯》)並列相較。後者一般推測是達芬奇的弟子梅濟在達芬奇的工作室所作,至於雷奧納多是否參與尚無定論。然而不可否認的,作品中呈現了不少達芬奇的作品的特徵。


《曠野中的施洗約翰》(又名巴卡斯)St John in the Wilderness (Bacchus) 1510 -15; Oil on panel transferred to canvas, 177 x 115 cm Musée du Louvre, Paris

《曠野中的施洗約翰》身處風光明媚的自然風景中,蒼茫遠山的遠山顯然受達芬奇的手法影響。約翰容貌俊美,頭戴桂冠,披著駱駝毛皮,以輕鬆姿態坐在石塊上,一手抓著木桿和葡萄,一手卻指向左邊,雙眼注視觀眾,口唇微啟,彷彿在向觀眾說著什麼。身披毛皮、手持木桿原是施洗約翰的典型裝扮;而葡萄和桂冠則是希臘羅馬神話中酒神的標誌,所以這幅畫又叫《巴卡斯》。將聖者約翰和神話中的酒神視為同一的情況,在14世紀Pierre Bersuire的文章《Ovide moralise》已有先例。由於作品保存狀態不佳,很難判定酒神的意涵是原始構思還是後來加上的。不論如何,這幅畫和達芬奇《施洗約翰》有很多類似之處,創作時間也十分相近,二者之間的參照或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施洗約翰》St John the Baptist 1513-16 油畫於木板, 69 x 57 cm 盧浮宮收藏

達芬奇的《施洗約翰》以幽暗的色調作為背景,人物動勢以螺旋和S形伸展,加上暈塗法若有似無的輪廓線,煙霧般細膩的光影變化,使約翰如幽靈般從幽暗中湧現和隱沒。

據記載,施洗約翰是耶穌的表兄,也是著名的先知。他在曠野中過著簡單的生活,身穿的駱駝毛皮,以蝗蟲野蜜為食。他的任務是為耶穌傳道「鋪路」﹕呼籲人們接受悔改的洗禮,預告耶穌的來臨,指引人跟從耶穌基督。

一般的施洗約翰經常被描寫成飽受風霜的模樣,例如達芬奇早年和維洛其奧合作的《基督受洗圖》中的約翰就是。達芬奇卻把施洗約翰畫得十分秀美、陰柔。令人好奇的是《施洗約翰》的容貌和蒙娜麗莎頗有神似之處,其直視觀眾的眼神、微笑和手指上天的姿勢也同樣意味深長,不免又引起諸多猜測。有批評者認為約翰的動作和表情是造作甚至曖昧的,特別是那注視觀眾的眼神和刻意的微笑,和聖者施洗約翰本身的生平事跡或性格幾乎毫無關係。也就是說,達芬奇並不是藉由施洗約翰來表現神聖的宗教內涵,而只是藉用宗教人物來表達他個人的思想意向。因此《施洗約翰》雖然還是手指著上天,但是傳達的信息並非神聖,而是近乎世俗的人性。

達芬奇想表現什麼?這《施洗約翰》幾乎和《蒙娜麗莎》一樣神秘難解。在這些晚期作品中,達芬奇偏好透過畫中人的眼眸直視觀眾的內心,似欲和觀眾作某種程度上的心靈溝通。正如他自己曾經說的「眼睛是靈魂之窗」,如中國古人也有「觀其眸子,人焉廋哉」的說法,眼神是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流露,也是生命存在的表徵。


《自畫像》,c. 1512? 紅色粉筆於紙上;333 x 213 mm;Biblioteca Reale, Turin

達芬奇著名的晚期的自畫像中(註),呈現了一個歷盡滄桑、表情沉痛的老者。特別是隱藏在低垂而濃密的白眉下,那雙壓抑而深邃的眼神,透露的是一個孤高智者的靈魂。此時達芬奇已經六十餘歲,他已經洞徹人性與世間無常,剩下的是深刻的自我省思。出於仰慕,拉斐爾也曾經借用達芬奇的智者形象,在《雅典學院》中重塑了希臘先知柏拉圖的風采。


達芬奇晚年對毀滅性災難的假想圖習作

1516年,達芬奇為法蘭西斯一世所禮聘,帶著畢生研究成果的手稿、心愛的藏書和幾幅畫作與弟子一起前往法國,隔年獲得「王家首席畫師、技術顧問、建築師」的稱號,並受贈一所羅亞爾河畔夏宮附近的別墅 。此時他幾乎已經不再畫畫,但仍然參與規劃王家城堡的慶典活動,以及羅亞爾河的水利工程和都市計劃。而晚年的手稿中,也顯示出達芬奇已經在思索人類命運和劫難的問題,對《聖經啟示錄》中描寫的毀滅性的大洪水作了假想圖。1519年初健康開始惡化,五月二日死於別墅中,享年67歲。

值得一提的是,達芬奇像許多畢生研究科學的學者(如愛因斯坦和牛頓)一樣,在生命的晚期深刻感到人類智慧的渺小,最後還是回到宗教中尋找歸宿。達芬奇生平並未表現出對宗教的熱忱,然而在生命最後的時日,卻熱切學習教義,懺悔自己的過去,堅持在重病中接受聖禮。據說達芬奇臨終前曾反覆問身邊的人﹕「請告訴我究竟在世界上做了什麼有益的事?」臨終時說﹕「我是罪孽深重的人,沒有資格侍奉偉大的神。」他堅信「自己沒有在藝術上盡到應盡的力量,所以觸怒了神和全人類。」 (瓦薩利《藝術家列傳》)

 

(註)這幅素描,一般學者普遍相信是雷奧納多的自畫像,因為它十分符合Gianpaolo Lomazzo對達芬奇晚年的描述﹕「Leonardo的頭髮和鬍子很長,眉毛濃密,看來像是高尚的智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韻巡迴藝術團在文藝復興發源地-米蘭的第二場演出於4月16日在安聯劇院Allianz Teatro圓滿結束,意大利人以其特有的熱情用不斷地掌聲來表達對神韻演員們的讚賞。這場晚會還吸引了許多熱愛中國文化的意大利藝術家,廣告設計師阿爾波特 ‧ 卡沃廉Alberto Covolan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 (大紀元記者李泓意大利採訪報導)4月15日,美國神韻藝術團在文藝復興的發源地意大利米蘭的首場演出獲得巨大成功,獨特演繹的中國正統文化感動了藝術之都米蘭,從始至終,每一個節目都贏得了了現場觀眾數度掌聲,對文藝具有高度鑑賞力的意大利人毫不吝嗇的給予了東方神韻最高的評價。
  • (大紀元記者肖妍意大利米蘭報導)4月15日,風靡世界的神韻巡迴藝術團在文藝復興誕生地—米蘭的首場演出圓滿結束。能容納1,700名觀眾的安聯劇場Allianz Teatro大幕一拉開,現場觀眾就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的一首《喚醒》和男高音歌唱家的《我是誰》,更是讓懂得唱歌聲樂的意大利人喝采。神韻晚會也為身為海外的華人帶來了歡樂和希望。
  • (大紀元記者肖妍意大利米蘭報導)神韻巡迴藝術團在歐洲14國32場演出圓滿結束後,已移師意大利名城米蘭,4月15、16日將在米蘭Allianz Teatro劇院有兩場演出。米蘭這一文藝復興文化誕生地正翹首以待神韻藝術家們的表演。
  • 【大紀元4月15日訊】(據中廣新聞報導)根據最新的歷史考証結論,十五世紀科學及藝術奇才「達文西」是女奴之子,他的父親和母親也沒有任何婚姻關係。
  • 1506達芬奇受法國統治者Charles d'Amboise的徵召再次回到米蘭為其宮廷效命,然而同時佛羅倫斯的市議會也不斷催促達芬奇回到佛羅倫斯完成《安加里》壁畫。最後在法國駐佛羅倫斯大使的介入之下,達芬奇得以留在米蘭並且受命成為法王路易十二世的宮廷畫師。達芬奇首先為了解決與聖母無原罪胎始兄弟會的畫作紛爭而畫了第二幅《岩窟聖母》,並且在法王的要求下重拾佛羅倫斯曾經創作的題材《聖母子與聖安娜》。
  • 大約在設計《安加里之戰》的同時,達芬奇已在著手另一幅氣氛完全不同的作品,也就是被稱為《蒙娜麗莎》的著名肖像畫。這也是達芬奇在第二次佛羅倫斯時期流傳下來唯一完整的作品。關於這幅作品的創作動機,有這麼一種說法﹕達芬奇看到年輕氣盛的對手米開蘭基羅創作《大衛》後廣受愛戴,心中頗不是滋味;激起了他也想在繪畫領域創作一幅驚世之作的野心,於是有了這栩栩如生的《蒙娜麗莎》。不論事實如何,達芬奇確實對這幅作品十分看重,在日後遷移時總是帶著它。這幅畫最後隨著終老於法國的達芬奇到了異鄉,達芬奇死後歸法國王室所有,最後成為盧浮宮的鎮館之寶。
  • (大紀元記者施迪文澳大利亞悉尼報道)澳洲音樂家Alex Hadchiti,4月2日在觀看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悉尼娛樂中心的首場演出後說,他看到了一場正在發生的文藝復興。
  • 達芬奇的第一次米蘭生涯以法國軍隊入侵而告終。他和弟子隨從等人離開米蘭後經過了曼都瓦、威尼斯等地。經過曼都瓦時,應女侯爵依莎貝拉.德斯特所求畫了一幅肖像素描;在威尼斯停留的三個月期間,也對吉奧喬尼等威尼斯畫家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影響。

    1500年春天達芬奇再度回到佛羅倫斯的時候,發現人事已非,美迪奇家族已經失勢;加上法軍的侵略和薩弗納羅拉事件的影響,繁華景象和歡樂氣氛已不如當年。達芬奇過去的師友維洛其奧、吉蘭達憂已死,而波提且利和菲力比諾.利比都轉入虔敬的宗教藝術。此時受人矚目的新秀唯有25歲的米開蘭基羅,而年輕氣盛的米開蘭基羅與達芬奇的個性並不投合,藝術理念也大不相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