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作人:四川大地震人禍更勝於天災

【大紀元5月22日訊】(希望之聲記者王倩、常青採訪報導)四川汶川大地震使全球的目光再次聚集到多災多難的中國,死亡人數的逐日攀昇,令每個華人肝腸寸斷。《文化人》雜誌編委會副主任、執行主編,著名環保人士譚作人先生用了近一週的時間,冒著生命危險考察了除汶川以外的所有災區縣、鎮後,20號痛心的表示,四川大地震人禍更勝於天災。(錄音)

譚作人先生說:「至少在學校的坍塌的這樣的事情上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這個可以確切無疑的講。」

5月14號,譚作人先生親赴災區,而看到的場景令他深思。

「5月14號我第一次進入地震災區的現場,當時的情況就已經叫我非常地震撼。當時我到的第一站就是都江堰。都江堰可以是三面的這種居民樓都是很好的,但是完全坍塌的都是學校。當時我就想這是為什麼?居民樓修了二、三十年的可以完好,修了不到十年的學校可以完全坍塌。我就想,這個是不是我們教育產業化、教育腐敗的直接後果,那麼通過一個老天爺的,也可以說是不公平,也可以說是懵懂的公平,把這個教育產業的惡劣的後果直接的呈現在人們的眼前,而且這個誰也逃不出去。」

譚先生表示,雖然他早就對災區的慘狀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但當他再到北川中學時,還是不禁痛哭失聲。

「我到北川中學的時候真的有點出乎我的預料,使我禁不住痛哭失聲。我看到的是這些學生的用品:課本、筆記本、書包、他們用的筆在整個廢墟裡邊。因為是整個六層樓塌下來以後,然後把人刨走了,大塊的預制構件拿走了以後,就剩下這遍地都是書本。這個是非常大的一個意外。真的看到一朵花被人摘掉,也許你不一定會傷心。但是你看到遍地是花瓣,那種感受是不同的,是非常的出乎我的意料。」

譚先生遇到一位倖存的北川中學的老師,她的孩子也在北川中學教學樓內喪生。

「我就問他,這座教學樓是什麼時候修的?他說是1998年。旁邊有一棟樓,三層普通的磚樓,還不是磚混結構,那個樓大概修了有二、三十年了,非常完好。當時對著很多採訪的媒體,我手上當時收集了一大把的鋼筆呀、鉛筆呀、圓珠筆呀,都是壓壞的,我拿在手上說:我收到的就是這些筆了,這是你們生命最後的痕跡,你們用過的東西。我的手上也只有一支筆,我說我一定要對得住我手上收集的幾十支這樣的筆。這是我當時在北川最感動的,因為我知道這個廢墟下面埋的是上千的鮮活的生命,在瞬間,完全沒有任何心理預期,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埋在一起。」

看到這些場景,譚先生改變了初衷。

「原來我注意到的是水電開發作為地震的誘因和成因之一的問題,後來我注意到的是地震有沒有預測和有沒有預報的問題。但是當地震這個現場出現這樣的學校的群死群傷的事情,這個問題現在壓倒一切。」

帶著這個疑問,譚作人先生考察了幾乎所有的災區縣、鎮。

「基本上除去汶川沒進去,交通去不了,外面一圈的我都去了。我走了很多學校,而且比較奇怪的就是,這個樓它可以局部受損,或者是半坍塌。大部份我看到的坍塌的學校都是全坍塌,整個原地坐下來呀,都是這樣的情況,就是叫你學生逃生的機會都沒有。你像居民樓也有很多坍塌,他就造成了很多比如受傷啊,或者是這種再掩埋呀,還能夠跑出來。你像北川中學那樣的學校,它整個就是破碎掉了,你根本沒有機會呀。凡是有這種坍塌現場的,很多樓沒有鋼筋,有鋼筋的細的很多。比如洛水小學(音)的圈梁的鋼筋是非常細的,還有的是沒有鋼筋的,還有它的水泥肯定是低標號了,或者比例也不對,偷工減料嘛。這次最集中體現的就是這樣的情況,就是說教育的腐敗直接影響到這次地震最經受不住的考驗,完全的豆腐渣都是學校的教學大樓。我要問:是誰建造的?當時校長是誰?包工頭是誰?其他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我一定在網上發出追擊令,一定要追究這些人的責任。」

第   1   2   頁 看全部
請關注大紀元的廣告商家,向朋友推薦大紀元,感謝您的支持!
本文網址: http://epochtimes.com/b5/8/5/22/n2126567.htm  美東時間: 2008-05-21 23:13:18 PM 【萬年曆】
相關資訊
大紀元網友 
说得对,人民用钱养着政府和地震局,他们明知地震而不报,利用人民对它的信任欺骗预感地震来临的人,犯故意杀人罪。地震后中国政府不去视察家毁人亡区,利用掌握的舆论,凭空定义“重灾区”,对未定义区域不予救援,明知必有伤亡而不救,犯故意杀人罪。中国政府拒绝国际专业救援队的快速反应及救援,剥夺中国国民的生存权,犯故意杀人罪。中国政府及教育部在地震多发区和受到警告区,无视和纵容为未成年儿童和少年建无抗震楼房做教学楼,置父母被强迫绝育后的家庭唯一的延续者于危险环境中而不顾,犯故意杀人罪和种族灭绝罪。还有,,,。我写不下去了,我心太痛了。
精彩圖片
Copyright© 2000 - 2014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