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馬爾巴第三次赴印度求法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西藏大譯師馬爾巴在第二次到印度,得到印度密教大成就者那諾巴的傳承後就回到了西藏。馬爾巴回藏後不久即收密勒日巴為弟子。

密勒日巴是少見的根基極好之人,他在完成了多項苦行之後,終於得到了馬爾巴的傳授。一天,密勒日巴夢見密教裡的神讓他去求一個特殊的修煉口訣,然而這個口訣馬爾巴也不清楚,馬爾巴自己也見到有神點化讓他去見那諾巴師父,於是馬爾巴瞭解到自己必須要再到印度去一趟,再次向那諾巴求法。

馬爾巴不顧阻攔開始了第三次印度之行,他一路前行,與來藏傳法的阿底峽尊者相遇。在談話中阿底峽尊者告訴馬爾巴,他的師父大成就者那諾巴已經圓寂了,現在已經成為非人部眾的首領,應該是不會見人的。馬爾巴聽說後並沒有動搖,反而更加堅定了一定要見到師父那諾巴的決心。

馬爾巴到處不顧生命的尋找能見到那諾巴的方法,在經歷種種磨難後來到一處那諾巴生前住過的地方,不由得痛哭流涕,大聲呼嚎,並向師父祈禱了三晝夜。突然之間那諾巴顯現真身,來到馬爾巴面前說:「師父我來到弟子面前了」。馬爾巴見此情景,激動歡喜無比,於師前,訴說衷腸,淚水橫流。將師足放置頭頂,猶感不足,又上前擁抱師父,喜極暈迷。

馬爾巴不久清醒過來,供養那諾巴之後便向那諾巴請求傳法,那諾巴說:你之所以能到此地,全仗我的師父帝洛巴慈悲所致,帝洛巴曾命我要到布拉哈日山為你傳法。

說罷,師徒二人一同前往布拉哈日山。行至途中,另外空間中許多變異的生命,變異的空行因為嫉忌馬爾巴得了正法,便以神通製造種種魔障,馬爾巴無論是走在師前還是師後,心中甚為恐懼。特別是到達布拉哈日之後,更加畏懼,便繞師頂禮,請求他的師父那諾巴護持。那些製造魔障的空行也顯現可怕的真容,前來擒拿馬爾巴,緊追不捨。此時,以那諾巴的大神通本來完全可以救護馬爾巴,但為了教導弟子,卻依然向他的師父帝洛巴祈禱,祈求救護。那諾巴祈請完畢,他的師父帝洛巴便變幻顯現出來將魔障隔開,使其不能靠近馬爾巴。那些魔障們懼怕帝洛巴的威嚴,趕快逃走隱去了。

到了布拉哈日山,馬爾巴終於向那諾巴求到了法。馬爾巴回藏後就將他所有的法都傳給了密勒日巴,密勒日巴最終修成了佛。

從馬爾巴第三次到印度求法的經過來看,修煉人對師父的堅信是非常重要的,馬爾巴就是憑著堅定的信心才見到那諾巴的;另外從那諾巴向他師父帝洛巴祈禱,祈求救護馬爾巴這一點來看,我悟到修煉人遇到危難是可以用正念請求師父保護的。

   
(資料來源:《馬爾巴譯師傳》)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5/3/52654.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釋曇榮,俗姓張,定州(今河北定州)人,十九歲時成為書生,卻對佛法修煉很感興趣。不久投入靈裕法師門下。
  • 曇無懺是中天竺國人,六歲喪父,隨母親以織毯為生,後來母親見到僧人達摩耶捨,看他得的供養物品很多,便讓兒子做了他的弟子。十歲時,曇無懺便顯出超凡的聰敏,每天讀經一萬餘言,二十歲時,曇無懺已能背誦佛經二百餘萬言。
  • 釋省常是北宋時期著名的淨土宗僧人。釋省常俗姓顏,字造微,浙江錢塘人,生於五代十國時期的後周世宗顯德六年(西元959年)。
  • 佛陀波利是北印度罽賓國(位於今克什米爾一帶)僧人。他出家後堅定修煉,發誓為了佛法可以捨棄一切,乃至自己的生命。他非常嚮往佛家神聖們留下來的靈異聖跡。
  • 密勒日巴的師父是馬爾巴。馬爾巴有一個兒子,名叫打馬多得,他不僅是馬爾巴的愛子,還是馬爾巴的弟子之一。馬爾巴對打馬多得寄以很大的希望,希望他將來能夠廣傳密教佛法,利益眾生。然而打馬多得卻在修煉中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因為一念之差而早逝了。
  • 釋迦牟尼佛有一位弟子名叫目犍連,他在修煉中擁有很大的神通。今天就講一個有關目犍連的故事。釋迦牟尼佛講法時,不光有人類這個空間的弟子們在聽,就是另外空間也有許多生命在聽。佛陀說法的法音,在一定範圍的宇宙空間中的生命們都能聽到。
  • 西晉時期的高僧帛遠,字法祖,因此人們多稱他為帛法祖或法祖。他俗家本姓萬,原籍河南沁陽。他的父親萬威達,以儒雅知名。
  • 釋迦牟尼佛在世時,為他的弟子們制定了許多的戒律,並告訴弟子們,他涅磐後要「以戒為師」 。釋迦牟尼佛去世後,許多真正修成的高僧,都是按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以戒為師」, 去嚴格的遵守戒律,才最後修成的。
  • 在古代某一個寺廟中有一位僧人,他在寺廟裡學佛經比較努力,其它方面表現也比較好,因此大家都比較尊重他,認為他修的不錯。
  • 西藏密宗白教的祖師馬爾巴在第二次去印度時,終於取得了印度密宗大成就者那諾巴尊者的承傳。馬爾巴回西藏後遇到了來求法的密勒日巴。密勒日巴在經歷了一次又一次苦行的魔難和考驗後,終於成為了馬爾巴的弟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