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做人有神助 順其自然得福報

作者:陸文
西湖

命中有時必來臨,命中無時莫強尋。(shutterstock)

  人氣: 3582
【字號】    
   標籤: tags: , ,

宋代有個人名叫沈持要,為人正直老實,家住湖州安吉(今屬浙江)。紹興十四年(公元1144年),沈持要前往京城臨安,探望親戚范彥輝。范彥輝當時是國子監考試官,范家的親戚們,知道沈持要正直信誠,也很有才華,想幫助他,要他參加今年的秋試。

沈持要是個淡泊名利的人,原來就沒想過參試。但范家親戚卻執意要幫助他,背著他拿出財錢,給他辦好了參試的各種手續,叫他回湖州參加地方的初試。沈持要不願意,講:「我實在不想去參試。再說,八月十五日開考,只剩下兩天時間,我就是願回湖州參試,也來不及了。」范家親戚們對他也無可奈何。

就在當天晚上,沈持要入睡不久,就夢見來了幾個又高又大的神人,大聲喝斥他:「這裡不是你住的地方,趕快回家,否則對你有害!」沈持要從夢中驚醒,立刻覺得身體像得了大病一樣難受。便叫僕人僱船回家。當時的船隻很少,很難僱到。幸好船工也是安吉人,情願立即送老鄉回安吉,就同意了。沈持要由范家親戚們扶送上了船。船一開動,他的病就霍然而愈。

十六日早晨,沈持要乘船路過半道中的吳興碼頭,看見岸上有穿白袍的秀才們來來往往。一打聽,原來是昨天秀才們剛進入「舉場」(秀才們考舉人的地方),卻因試卷被暴雨淋壞,需要更換試卷,因此考試改到十七日進行。湖州地區秀才們的考場,就設在湖州管轄的吳興縣城內。

親戚們對沈持要祝賀說:「更改考試日期這事,是神仙專門為你而設。你一定會考試成功!」於是,沈持要便被親戚們送進湖州考場,並且還真的考中了頭名舉人。

接下來,沈持要繼續登船前行,回到家鄉安吉,照理好家務後,再赴京城臨安,繼續參試(考進士)。

到了京城,沈持要得知范彥輝主持其中的一個考院,他就提出避嫌,請求安排在別院參試,得到了上司的批准。

這回要連考數天。沈持要進入考場後,只見監考人員個個都很嚴厲。獨有一個監考人對他很和善,叮嚀他:「三年開考一次,寫作要認真周詳。」沈持要聽了,心裡感到很溫曖,緊張的情緒放鬆了下來,於是便細心盡力地去寫卷。

沈持要正準備交卷時,那人又來到他身邊,說:「你再檢閱一遍!」沈持要又坐下來把卷紙仔細檢閱,果然發現兩處誤寫,立即改正過來,這才交卷。考試結束後,沈持要果然名列金榜,進士及第。

沈持要在心裡十分感謝那位關心並提醒自己的監考人,便去拜訪那位監考人,但是,有關人員回答說:「我們這裡根本就沒有你要找的這種模樣的人。」沈持要明白了:那位監考人,也是神啊!

沈持要回顧整個過程,覺的確有神助:

范家親戚盡力幫忙,既是人助,也有神啟;夢中神人催他趕快回家,是因歸途中會到吳興考場;船工熱心為他擺渡,也是人神共濟;秀才們穿著白袍來來往往,是要讓他知道考試延期;監考人要他認真寫卷,並仔細檢閱卷紙,更是神的關懷備至。這些都使他銘記在心,感恩無盡。

正是:
命中有時必來臨,命中無時莫強尋。
人心自需放周正,誠實無私戒貪吝;
順其自然得福祉,回報社會謝神恩。
勿做忘恩負義徒,未來還有好前程!

(事據洪邁撰《夷堅志》)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著名文學家、詩人袁枚(1716—1798),字子才。他在《新齊諧》一書中,寫有《山東林秀才》一文。現譯述如下:
  • 宗楚客(?-710),字叔敖,蒲州(今山西永濟縣西)人,是武則天堂姐的兒子。他生的「明皙美鬚髯」,而且明達聰慧,甚有才華,唐高宗時考中進士,善作詩,《全唐詩》錄存其詩六首,詞藻典麗,對仗精工。他考中進士後累遷戶部侍郎,武則天時期曾官至宰相,曾力主鞏固國家邊防,有一定的政績。
  • 晉代陳壽撰《三國誌》史書後,裴松之加以補注。補注本第十一卷引述《先賢行狀》中,敘述了一位名叫王烈的先賢事跡,至今讀來,仍令人肅然起敬。文中寫道:
  • 第五天,天一亮,張良就去橋頭赴約。等他到時,想不到老翁已經先到了,很生氣的對張良說:「跟老人家約會,你反而遲到,為什麼?」
  • 明朝皇宮大內有一密室,相傳是開國大臣劉伯溫所設,鎖衛很嚴,世代相傳:不遇大變不開。二百年後,李自成兵圍北京城,攻城很急,崇禎皇帝親啟那座密室,裡面有一書櫃,中藏三副圖畫。
  • 明末進士王晉是山東登州人,後來久任越中觀察使。王晉家棟宇巍峨,服用多奢華。後來他年老病卒,魂魄到萊州濰縣生員劉曰瑚家投胎為子,嬰兒剛一墮地,看看四周,就撫胸大哭。
  • 宴席結束之後,景帝召集袁盎等通經術的大臣問說:「太后說了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
  • 彭大是明朝湖南慈利縣人,家裡貧窮,無叔侄兄弟,只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母。彭大生性孝順,他給人幫傭為生,主人給他酒肉,一定不肯吃,拿回家來侍奉母親。夏天晚上立在母親床前,給母親扇暑,到了三更天才肯去睡。冬天夜裡給母親暖腳,一夜起來數次,給母親奉茶湯,每此都肅然恭敬。和母親說話一定和顏婉語,希望求得母親一笑。
  • 范宣(1)年八歲,後園挑(2)菜誤傷指,大啼。人問:「痛邪(3)?」答曰:「非為痛也;但身體髮膚,不敢毀傷(4),是以啼耳。」宣潔行廉約:韓豫章(5)遺(6)絹百匹(7),不受;減五十匹,復不受;如是減半,遂至一匹,既終不受。韓後與范同載(8),就車中裂二丈與范,云:「人寧可使婦無褌(9)邪?」范笑而受之。(《世說新語·德行第一》)
  • 自古以來,人們皆認為錢塘江潮在黃歷八月十八日時最大,可稱的上是天下一大奇觀。所以在南宋都城臨安府(也就是今天的杭州),流行一種觀錢塘潮的民俗,到黃歷八月中旬的時候,臨安城中有條件的人家大半都會來觀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