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堅持人權與正義別無他選

任子慧

【字號】    
   標籤: tags: , ,

公開拒絕提供北京奧運鉛球後,收到上百通支持的電話。

由於公司連續三次「獨佔」奧林匹克大會競技場上的鉛球使用權,因此北京奧運開辦一年前就不斷有人聯絡辻谷,商談提供鉛球的事宜。而他另有想法。

早在二零零四年看到日本足球代表隊在重慶遭到當地觀戰民眾的粗暴侮辱時,辻谷就非常不理解。隔年在大陸發生了反日遊行,尤其看到中共公安對向日本大使館扔擲石頭的人群視而不見、不去制止時,他說:「當時我就明白,原來所謂的反日遊行是中共在背後操控。」

之後隨著媒體不斷地揭露,中國產的有毒食品,以及看到發生在中國的人權迫害等事情,導致最後回應中方是否應邀製作奧運用手工鉛球決定時,答案立判——拒絕。

對於中共提出體育與政治應該分開的說法,他認為,「根本的問題是一樣的,不珍惜人的生命,難道會重視體育嗎?」「一邊對人權進行打壓,另一邊卻舉著象徵自由和平人權的火炬,這種行為不會得到世人認同的。」他搖頭說道:「猶如一隻手拿著火炬,另一隻手卻拿著大刀。」

自從辻谷公開表示拒絕提供鉛球後,給日本社會帶來十分大的波動。他表示收到上百通電話的贊同及感謝,甚至連明信片、信件也不斷湧入。他微笑地說:「沒想到引來這麼多人的關注。」他接著說,自己並不覺得做了什麼偉大的舉動,想不到連海外的媒體也打電話來要求採訪。事實上,就在我們前往採訪的同時,已經有另一家日本電臺在一旁等候了。

最後他說:「看到現在的新聞,覺得自己做出了正確的決定。這樣侵害人權的國家沒有資格舉辦奧運。雖然覺得對那些鉛球競賽的選手有些歉意,但是作為一個『職人』應有的氣魄,並非只要出名就好,而是要付上自己的真誠實意才是最重要的。」

為四年後的倫敦奧運會提供鉛球,是辻谷先生目前的目標。

經歷戰爭,正義反對殘害

堅持手工製作的辻谷,懷念消逝的手工年代,他說,以前雖然沒有特別的鑒別機器,但是他們都從生活經驗中積累智慧與經驗,往往比課本上所傳授的知識還實用。

辻谷生於一九三三年,談到兒時的經歷,老先生露出童真的一面,敘述當年印象最深刻的小學經歷。談話間,赤子之心表露無遺。

二次大戰結束前,當時小學六年級、住在東京的辻谷說,那時幾乎每天都要躲空襲,學校老師於是教孩子們如何辨認空襲炸彈的方向並逃躲。

辻谷記憶猶新地說:「聽到空襲警報之後,舔一下手指,指向天空,接著感覺風向,朝風向相反的方向逃跑。」原來,炸彈的時速會攪動風向。而「如果看到天空有一個圓點,就趕快逃開。」

他解釋說,空襲的炸彈都是長型的圓筒,如果看到是一個長型的就說明那個炸彈並非朝向自己的方向飛來,但看到黑色的圓點則說明這個炸彈正朝向自己的位置飛來。所以老師叫他們趕快朝其他方向逃開。
儘管很多時候依靠老師教導的方法避過空襲災難,然而殘酷的戰爭年代也使他看著平時一同嬉戲的同學失去生命卻無力挽回。

辻谷永遠記得,小學畢業典禮是三月十五日,但幾位同班同學在三月十日那天的空襲中喪生。畢業典禮上,那幾位同學再也見不到了……

這個深刻的記憶,導致日後辻谷看到無辜的百姓遭到殘害,油然而生一份正義感。


戰後的日本小學課堂。(法新社)

正直的價值觀,純樸持守

在附近經營水上運動器材,今年四十五歲的辻谷先生長子友孝,在採訪中一直默默地坐在旁邊,很少插話。其間,辻谷先生的電話響個不停,還有其他媒體打電話來詢問採訪時間。

在辻谷先生接電話的同時,記者有機會詢問辻谷友孝對父親的感覺,他低聲地說:「從小父親很嚴格,很少跟父親聊天。今天還是第一次聽父親說小時候的故事。」辻谷友孝形容父親非常嘮叨,從小對兄妹五人要求甚嚴。他舉例說,父親要求吃飯不能出聲、坐時要有坐姿、筷子應有正確的放法、不能浪費米飯及吃飯不能看電視等。雖說如此,友孝先生也笑著說,自己也是用同樣的方式管教自己的孩子。

對於父親這次拒絕提供鉛球給北京奧運舉辦單位,他淡淡地說:「沒意見,拒絕也沒啥不妥。」

自從拒絕事件在媒體曝光後,辻谷不斷應付多家海內外採訪媒體,有時一天同時接受五家媒體的專訪。但對於媒體如何報導、何時報導,辻谷並不過問。甚至連日本國內的電視臺報導內容,父子倆也異口同聲說:「沒有啥好看的,說來說去都是那些。」父子倆純樸中又帶點堅持的個性,展露無遺。◇

──本文轉自第69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6-04 1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