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謠(24-1)菩提樹

楊紀代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21日訊】四十多年前的北台灣,要想找個像樣的演藝廳,台北市的中山堂就是首選。那時剛執教鞭不過兩三年吧,欣逢維也納兒童合唱團到本省巡迴演出。利用周末夜晚,巴巴的搭上火車北上聆聽。

二十多名罕見的金髮碧眼兒童,整齊的列隊站在舞台上,紅撲撲的臉蛋,白嫩嫩的膚色,晶瑩澄澈的雙眸,一式的海軍領白色團服,一派天真無邪的笑容,頓時攫住所有人的目光。整場自始至終沒有任何的樂器伴奏,所有的曲目全用清唱。當一串串的古典音符,從一張張的小嘴流瀉而出,每個人的心底深處都被撩撥觸動,不由自主的打開那飽受創傷的心扉,推開那扇委屈緊閉的心門,毫不設防的接受這天籟似的樂音洗禮:

井旁邊大門前面有一棵菩提樹
我曾在樹蔭底下做過甜夢無數
我曾在樹枝上面刻過寵句無數
歡樂和苦痛時候常常走近這樹
常常走近這樹

開場的這首「菩提樹」那憂鬱的旋律,訴說著一個被遺棄而且心境已垂垂老矣的年輕人,在嚴冬裡作孤獨之旅。這特別的意境由奧地利音樂家舒伯特詮釋出來,讓人份外觸動與感傷,使人格外懷舊與不忍,聽著聽著,每個人都產生了「於我心有戚戚焉」的共鳴。


http://www.youmaker.com/

這是舒伯特所做150多首歌曲中與「野玫瑰」齊名的一首歌。是他1827年完成的24首「冬之旅」連篇歌曲中的第5首,也是當年「冬之旅」發表時,唯一被安可的歌曲。舒伯特創作「冬之旅」時,正是身體最虛弱、心理最孤獨的時刻,因此整套連篇歌曲的旋律相當憂鬱,更以這首「菩提樹」為最。也因「菩提樹」的歌詞採用了慕勒的詩,意境特殊,所以常常以男中音單獨演唱,至今幾乎已經被民謠化了。舒伯特完成「冬之旅」的隔年就去世了,享年才31歲。

這場音樂盛宴雖然過去了將近五十年,可在我的記憶中永難磨滅,這群小朋友以純淨無瑕的天籟美聲,以及受過良好訓練的歌唱技巧,成功的征服世界各地的樂迷,也成功的在我的腦海中留下了不絕於耳的美妙樂音。這麼多年之後,當年頭一回聆聽天音的那位初出茅廬的少女,如今已成雞皮鶴髮的老太婆,而那些演唱的天真孩童,當然也同樣的躲不過時間之神的惡作劇,我猜泰半也都兒孫繞膝啦!有時想想,老天的安排挺有意思的!@*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圖 / 大紀元 文明明 攝
    許多人一直以為這首《送別》是中國歌曲,其實上它的原曲是一首美國民謠《夢見家鄉與母親》(Dreaming Home And Mother),作曲者為 John Pond Ordway(1824~1880)。
  • 圖 / 敏強 攝影
    這是首英國蘇格蘭舉世聞名的民謠,寫成於1711年(或更早於1677年),原歌名與歌詞皆使用蘇格蘭古文字,即蓋爾語所寫成,但作者卻無從查考。這歌名意譯應為「昔日」或「很久以前」。此歌係商船出航、友朋分別時所唱,故已轉成特殊的意義,常用作送別的詩歌了。
  • 傳統的 維吾爾族樂器 (圖片來源: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太陽下山明早依舊爬上來
    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
    美麗小鳥飛去無影蹤
    我的青春小鳥一樣不回來
    我的青春小鳥一樣不回來
    別得那呀喲 別得那呀喲
    我的青春小鳥一樣不回來
  • 圖片來源:法新社
    以整首曲意聽來,更像在描寫一位傾訴著款款深情的少女的情歌。既有深情的企盼,又有幽幽哀婉的感傷,非常優美動聽
  • 大紀元 / 王仁駿 攝影
    天頂啊一下落雨啊喂 會打雷拱落咿
    溪仔底那一下無水啊 魚啊只有亂亂撞
    天空啊 落水哦 阿妹呀 戴著草帽來到溪水邊
    溪水呀 清又清 魚兒在那水中游來游去

  • 大紀元 / 王仁駿 攝影
    西北雨直直落,鯽仔魚欲娶某
    鮕鮐兄拍鑼鼓,媒人婆土虱嫂,日頭暗尋無路
    趕緊來火金姑,做好心來照路,西北雨直直落。
  • 大紀元/ 吳伯樺攝影
    日本民謠,由瀧廉太郎(1879-1903)作曲。他在少年時代前往故鄉(大分縣竹田市的岡城遺址)而作出了這首曲子。
  • 大紀元/ JiYuam攝影
    「藝術歌曲之王」舒伯特,有一天在教完鋼琴課回家的路途中,在一舊貨店的門口,看見了一位衣著破舊的小孩,手裡拿著一本書及一件舊衣服要出售,舒伯特見狀起了同情心,雖自己生活上並不富裕,仍然將身上所有的錢給了小孩
  • 天黑黑欲落雨 阿公仔舉鋤頭欲掘芋
    掘啊掘 掘啊掘 掘著一尾旋鰡鼓
    咿呀嘿嘟真正趣味
  • 所謂民歌、民謠,起源於民間自然形成。無詩人作詞和音樂家作曲,歌詞儉樸,易學、易唱,容易為大眾所接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