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禾嘉雨:「軟性嚴打」凸顯「奧運抑鬱症」

禾嘉雨

「抵制08北京奧運」組織舉行抗議活動,希望能給包括藏人在內的中國人民自由。(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16日訊】中國大陸能否辦好奧運或說中共政權能否安全渡過奧運這一關,是個難以預料的世紀之謎。二○○七年下半年,大陸奧運安保最高指揮機構就通過委托專家做課題的形式,搞出一份研究報告,將恐怖主義與民族分裂勢力列為第一破壞力量;將法輪功與國內政治維權運動列為第二破壞力量;「屈居第三」的則是對政府批判激烈的國內民運分子。針對這三種政治力量,奧運安保機關投入了大量的財力物力人力,實施「重點防禦,提前佈控」之策。據悉,僅對以上三種力量中重點人員的佈控投入,就高達五億人民幣。聞者咋舌,真不知道這些錢該如何花完。

「重點防禦,提前佈控」

各級地方黨委政府也成立了專門安保機構,由政法委書記與一位行政副職如副省長任安保機構負責人,下由公安、武警、法警、交通戰備、衛生防疫、民兵及預備役等諸多機構派員組成。從五月二十至九月二十日,正式進入為期四個月的「軟性嚴打」期。

所謂「軟性嚴打」是指實行外鬆內緊、重點監控與全面拉網的刑事預防措施,區別於一九八三年「嚴打」的無論行為危害大小,一律抓人。這樣做的原因,「主要是既辦好奧運,又不損傷和諧社會的良好氛圍」──某位高階安保官員如是說。

所有「前科人員」全面登記,重點服刑人員家屬納入「監控」序列大陸行政方面一貫的作風是,每有重大慶典或會議之前,就要對「前科人員」進行摸底。不管你服刑或勞教期滿多少年,只要「犯過事兒」,就是摸底對象。僅此一項分支工作,在全國就要進行一個月。對「前科人員」摸底要求做到「住址明確,從業確實,交往確切」,以防這些人形成「新的反社會力量」或者「藉可能發生的社會騷亂趁火澆油」。

按照大陸刑法學說,所有被判處勞改刑罰的人員都是階級敵人,與現政權的關係是敵我矛盾(勞教屬人民內部矛盾)。既然是階級敵人,其家屬也很可能具有敵對傾向,因此,特別是對於地方政法委為保穩定而強令法院判決的那些案件,奧運安保機構現在「重新關注」。通過社區走訪,以便及時發現重點服刑人員家屬的「鬧事兒苗頭」。與此同時,最高檢、最高法、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出通告,敦促作案在逃人員及時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但結果表明,響應者寥寥,這更為奧運安保增加了危險系數。

提前「打預防針」,將外國記者採訪的「負面效應」縮減到最小大陸一些溫和型異見人士一直期望中共當局在辦完奧運後大幅度改善人權狀況,至少要提前釋放一大批在押政治犯、宗教人士,更高的期望則是全國人大批准十年前朱鎔基政府已簽署的《公民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是,奧運安保機構無權對這類重大事項作出解釋,所以仍是積極地按著「預防為主」的方針,通過各種渠道給溫和的異見分子策略性施壓。比如,要求他們盡量迴避國外媒體對西藏新疆問題的提問;再比如,可以就自己關心的事項列出一個清單,交當地奧運安保機構備案。

不惟如此,奧運安保機構還游說在華跨國企業,接受應對外媒採訪的培訓,告訴他們:「如果一些媒體因為文化及語言背景上的差異,捕捉一些模棱兩可的言辭,放在不同語境中進行報道,往往造成難以預知的後果。」許多跨國公司認可這種說法,並達成共識,認為:說了中國人不喜歡的話,會被扣上「敵視中國」的帽子,最低限度也會被定性為「不瞭解中國」,會影響在中國的業務拓展。

承擔賽事城市患「奧運抑鬱症」

儘管從五月二十日開始,全國警察一律取消休假,但是「奧運抑鬱症」(到處可能出事的憂慮)並沒影響到三線城市,一些大型城市因無賽事承擔,亦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之態。最緊張的是北京警察,本來警力不夠,而新近從武警轉業而來的六萬餘警官又不熟悉情況。據一些知情專家估計:北京警察若只針對本市長住居民,警民比例是一比一千七百。故此,有些專家在對媒體吹風時,也希望公眾理解北京市「趕人」即強行遣返大量外省民工的行為。

消息人士還透露: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公安部長孟建柱「微服私訪」幾處基層派出所,結果「令人震驚」。比如在西北某省的一個回漢藏雜處縣城的城關派出所,所有警員無一例外地中午喝了個酩酊大醉,所長對前來「問事兒」的公安部長發狂話:「再嘮叨,我拘了你!信不信?」再比如在中南某大城市的一間模範派出所,一群警員在用撲克賭錢,來所辦事的人都被推延至星期一,當「微服私訪」的中央政法委工作人員聲稱報案時,一位警員說:「你腦子進水啦?現在是星期五下午,休閑時間。」

儘管公安部在周永康時代曾厲行「五不准」,其中一條就是「不允許幹警中午喝酒」,但最後流於形式。就是在「軟性嚴打」期間,警員照樣喝酒,一位中等城市的公安局政委斷然聲稱:「扯淡!不喝酒怎麼開展工作?上邊當官的,只知道瘸子打驢──坐著喊。」於是乎,「喝酒是工作的組成部分」就成該局的一句流行話。

大地震「震出比較」,百姓支持奧運熱情驟降

北京奧運是體現中國經濟大國地位的品牌之作,開支浩大的比賽場館建設也為百姓所容忍,相關的奧運節目收視率相當不錯。但是,四川大地震一下子震醒了民眾:為什麼那麼多學校倒塌了,難道國家不該把錢用到建設堅固的中小學教學樓方面去嗎?

在北京,當一位建築業資深人士在閑談中為學校樓倒塌作「不是施工質量問題而是樓房年數太長了」之辯解時,就有路人氣急地插嘴:「放他媽閑屁,知道樓老了,還不拆了重蓋?怎麼用那麼多閑錢補笊籬?」該位平民所說的「閑錢補笊籬」乃是京東俚語,就是指浪費錢財而效果相反。具體而言,他是對大規模建設奧運場館表示強烈不滿。

──轉自《爭鳴雜誌08年6月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8-06-16 9: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