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余秋雨勸得住請願家長嗎?(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6月26日訊】(新唐人電視台報導)李天笑:我覺得德州李先生提出的問題挺有意思的,他說不能因為余秋雨的文化傾向、政治傾向而抹煞他的功績,大概是這個意思。

在線收看
下載收看

主持人:他是說他個人的為人不應該被他這些言論所抹煞,而且他說,他難道就不能有個人的傾向嗎?他是這樣說的。

李天笑:個人傾向?我確實很想在網上找一些余秋雨的特點,但找了半天,在這件事情上,在對災區民眾「淚阻」這件事情上,找不到,我幾乎沒看到為他說話的人,完全是一片叫罵聲,因為這件事情他做得非常的絕。

為什麼呢?他要這些災民現在這個時候先不要去追究政府的責任,那麼也就是說這些不法的承包商和這些貪官,有可能在災區重建的時候,他們又去承包了,又去造這些房子,而且可能又這麼造,可能又那麼造,那麼會不會出現同樣的問題?悲劇會不會重演呢?

同時,他還用煽情的語言說,這些孩子都變成菩薩了,變不變成菩薩你說了不算!再有一個,天堂裡如果這麼好,這些孩子…有一個人就模仿孩子的語氣說,余爺爺,天堂如果這麼好,那您也快來吧。所以這是對孩子的家長、對孩子本身都是非常不人道的說法。

還有一個,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曾經當過上海戲劇學院的院長,當過一些領導職務。實際上他是學戲劇出身的,我們知道在文化大革命中,有一篇很重要的文章,是批判蘇聯的表演大師的,叫做「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就是他主筆寫的。

實際上他本人並沒有寫過什麼戲劇,只有寫一些所謂的戲劇表演理論的歷史,我們且不去評判到底他在這上面有什麼成就,但是確實作為個人來說,他一直在隱瞞,為他個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所作所為進行辯解,這點倒很像是他的戲劇表演。所以,他在中國大陸的名望、他的口碑是非常不好的。

那麼還有一點,他說要以「大局為重」,現在的大局是什麼,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不算,災區的人說了算。災民要什麼?說我孩子死了,你給我錢沒有用啊,我現在要討回公道。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要把災區民眾的利益,他們要什麼放在首位,而不應該是你說什麼是首位,我說什麼是首位。我想在這點上,余秋雨是與人心相悖的。

主持人:好,現在我們接一下北京Skype上的問題,後台人員,麻煩你們給接一下。

北京觀眾:我說余秋雨這個文章,就他個人來講,余秋雨作為一個文人,有了文革那段經歷,他後來推出所謂的大散文,靈光一現,受到了很多人的吹捧。但他這個大散文很快就變成「假大空」了,也就和上一代的文人沒法兒比。假大空以後,他江郎才盡,在這種境地下,他就從一個文人徹底的墮落了,我們老講黨文化,這就是一個黨文化的體現。

余秋雨的心態和法拉盛攻擊法輪功的那些流氓的心態完全一樣。我記得「六四」大屠殺以後,第二天馬上就有一批文人出來在電視上支持共產黨,我記得最清楚的就是雷捷全(音),你是個文人你怎麼會不知道是非呢?所以他們這些人在賣身,就在這最關鍵的問題上賣身,給自己賣一個好價錢。

再比如說「文人無情」,你像那個梁朝偉拍完什麼黃金甲,在上海開記者會,沒有人問他,他自己就說支持中國政府的「六四」屠殺;再比如成龍,也沒有人問台灣的選舉,他說台灣選舉是一個大笑話。

還有馬力,誰問他了?沒人問他「六四」吧?沒有人問他,馬力他自己就出來說支持中國政府,後來沒幾個月馬力死了,他死於晚期腸癌,死在廣東的醫院。我的判斷是什麼呢?他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說這個話?因為晚期腸癌要花很多錢,他就是為了給自己賣個好價錢。這就是道德淪喪。

不僅是他,我們講巴金,巴金老說講真話,沒人說讓你講真話,他哭著喊著非要講真話,「六四」以後他講真話了嗎?他對「六四」說一個「不」字了嗎?沒有,他沒有講真話。他為什麼不講真話?都有切身的利益在此。

像余秋雨這種人是中國文人道德淪喪的一個典型。宋美齡說郭沫若「無恥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嘔」,這個話用在余秋雨身上一點錯都沒有,也是令人作三日嘔。余秋雨的表現當然沒法和郭沫若比,他是一種文痞,只能和法拉盛這些流氓比,他們的心態是完全一樣,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我們現在接一下洛杉磯蘇先生的電話,蘇先生請講。

蘇先生:是。我要講的很簡單,我非常欣賞陳破空先生跟李天笑先生,就這樣,很感謝你們。

主持人:好,謝謝蘇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法拉盛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請講。

陳先生:你們好。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近60週年,60多年以來,不斷的有其他不同的聲音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因毛澤東在天安門上說中國人站起來,所以外國的英租界、法租界在中國所有的利益統統的被一筆勾消。

你看,特別是英國查爾斯王子,為了他們在中國的利益就耿耿於懷,第一個提出他不參加奧運,說中國的領導人像蠟像一樣,因為97年香港回歸他耿耿於懷嘛。

所以說外國勢力一直在中國,你看從支持達賴喇嘛,還有民運人士,之後是法輪功,還有貪污腐敗的陳水扁流氓政權,一幕一幕的下來,所以說我們中國人應該要頭腦清醒一點來對待這些問題。

法拉盛那些民眾我認為他們是自發性的,也沒有任何人叫他們去上街頭,他們是看不過眼,因為在震災大難的時候,竟有人這樣子提出這樣、那樣的……

為什麼說汶川地區的家長會出街去示威遊行,據說這些錢是他們出資,透過地下管道寄給這些家長,動員他們去向學校示威遊行,像法拉盛街頭一樣。為什麼法拉盛那麼熱鬧?他的資金為什麼那麼充足,據說每一個阿婆120塊,每天派報紙。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我想陳先生應該去看更多的事實。我們今天的話題是「余秋雨勸得住請願家長嗎?」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發表您的意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免費號碼是4007128899再撥8996008663,您也可上Skype:RDHD2008。

我們首先先請陳破空先生來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他們的說法。

陳破空:首先要感謝洛杉磯的蘇先生對我們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做出更多讓大家喜聞樂見的節目。另外北京的一位朋友講到余秋雨,我覺得就一句話,余秋雨是當代的姚文元,總是有這樣沒有骨氣的文人被共產黨所利用。

原來有郭沫若,後來有姚文元,現在有余秋雨,只不過表現的形式不一樣。姚文元是以寫大字報的方式討毛澤東的歡心,而余秋雨是以一種所謂的文化反思,從不批現實的方式來討江澤民的歡心。

那麼剛才這個法拉盛的陳先生,說到共產黨什麼建國、中國人「站起來」了。我想恐怕陳先生對歷史非常的不了解。首先你要瞭解,中國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是在1946年,是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廢除了所有租界和不平等條約,連當時延安的共產黨政府都不得不對此表示歡呼、發電聲援。

共產黨建立之後,首先是引進了外國勢力,把俄國勢力引進了東北。俄國人在東北運進了大量的工業設備,強姦大量的婦女,而且佔據了東北的一切特權。

甚至在斯大林的威脅下,毛澤東被迫簽署了「中蘇友好協定」。這個協定首先規定,原來未定的蒙古跟中國的國界是確定國界,並確認蒙古獨立,這是毛澤東在「中蘇友好協定」條約中所建立的。而且讓蘇聯擁有東北至山東的特權。

另外,陳先生講「站起來」。那麼請你回顧一下,2005年在汕尾所發生的一個血案。當地的村民為了抗議貪官污吏的強行拆遷而被槍殺。槍殺事件之後,媒體主要轉載的一張照片,就是被槍殺的那些農民的家屬跪倒在武警腳下,他們跪倒下去不是要求討還公道,而是要求討還親人的屍首。

那麼究竟中國人是「站起來」了,還是「跪下去」了?如果你陳先生真的是站起來的,你為什麼又到法拉盛來?你不是在中國站得好好的,為什麼到美國來了?正因為國內有很多東西讓你站不起來,你才到美國來,也才站得像個人樣,才能去投票,去選舉或被選舉。

如果你回到中國的話,恐怕你既不能選舉,也不能被選舉;恐怕很多時候你都要跪著申冤,尤其是當拆遷拆到你家的時候,恐怕你都得跪著求那些貪官污吏。

另外剛才陳先生又講到了什麼台灣陳水扁政府是貪污政府。首先,台灣在談所謂貪腐的時候,談了半天就是談陳水扁的特別機要費案,馬英九的特別費案,談來談去不就是「特別費」和「機要費」嗎?它既不是工程款,也不是什麼巨額的政府款,而且數目也是非常少的。

但你回頭看看中國,它整個是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幾億萬的那些政府的大款,什麼奧運工程款,什麼地方上的鐵路建設款,什麼社保基金款,都被這些貪官污吏貪污了。

那才是一個真正的貪污腐敗政府,是一個貪污腐敗率高達95%的、深入骨髓的世界頭號腐敗大國,頭號官場腐敗的一個政府。為什麼陳先生這麼的挑剔,卻不把你的顯微鏡對準北京,對準中國的那些政府,層層的去看呢?

另外陳先生剛才講了一個非常嚴重的話,說國內家長的請願、抗議是海外送了地下的錢,支使他們這麼做。我想陳先生說這句話,是在死去孩子的父母傷口上灑鹽,是非常的冷血和無恥的。

你跟余秋雨一樣,我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來,你陳先生是一個十足的漢奸,法拉盛的陳先生是個漢奸!你跟中國人民為敵、你跟失去孩子的家長們為敵、你在中國人民的痛苦上灑鹽和搓傷口。你完全是站在反華勢力那一邊,站在共產黨那一邊,因為中國共產黨是最大的反華勢力。

我想在這樣的情況下,陳先生你作為一個漢奸,作為完全沒有骨格、沒有骨氣的一個所謂的中國人,你不配,不配稱為中國人!你要麼成為馬列子孫,要麼你是俄國人、要麼是別的什麼人。

你要真正愛國的話,你首先要搞清楚愛國、愛黨、愛自己是不一樣的,你究竟是愛自己、愛黨、還是真正的愛國?

如果你真正愛國的話,你先把中國的歷史、中國的現實、中國人民的苦難、中國人民的痛苦搞清楚,你再來說。如果你替中國人來辯護,你為中國人民的苦難或痛苦來申冤,那個時候來談你愛國是說得上的,謝謝你。

李天笑:陳先生我覺得他說話沒有事實基礎,他說的話本身跟歷史、跟現實都是相違背的。說中國五十多年來容納了不同的聲音,那我現在要反問一句了,當反右的知識分子向共產黨提意見的時候,殘酷的把他們鎮壓下去,發配到勞改農場做苦工,這是容納不同意見嗎?

殺害了這麼多它所謂的「地富反壞右」,就是49年以前的國民黨人員,還有一些地主等等,這是容納不同意見嗎?還有在「六四」當中對學生的鎮壓,壓制學生要求共產黨改革,要求打倒貪污,反對腐敗,這是容納不同意見嗎?而對法輪功的鎮壓到在現在為止,還在進行著,這是容納了不同信仰的自由嗎?

我們這次在四川大地震看到災區的這些災民,現在要向政府問責,拿著他們死去孩子的畫像,跪在這些官員的面前,6月3號一百多人就被驅散;北川就這幾天500、600人同樣又被驅散,甚至用槍打,衝擊他們的追悼會,用槍把他們的紀念碑全部打爛,這是容納不同的意見嗎?

所以這根本就不是容納不同的意見,完全是對不同的意見的壓制,而且是採用暴力和謊言的方式。

第二點,他說當初的租界,外國人在中國一掃而光。實際上現在在中國的外國人要比當初在中國的外國人多得多。而且當初的國民黨政府並沒有賣國,但我們看到49年之後,江澤民很明顯的就把中國東北的一大片、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給賣出去了,這是賣國。

還有一個,陳先生講的完全不顧事實,說災民拿著孩子的畫像,向政府請願、問責,是有海外的錢去支持他們的,我不知道他根據何在?根本是毫無根據的。再有一個,他的立場完全是站在災民的對立面,站在死去孩子的家長的對立面,我不知道他這是不是一種良知的喪失!

主持人:我們還有好多觀眾在線上,我們現在先接一下曼哈頓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請講。

何先生:剛才有幾位先生我記不得他們的姓了,他們是中國來的,還是中國打來的電話,還是在法拉盛的什麼先生?余秋雨我沒有看過他的文章,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現在我看到一本書,是8年前有一個人,現在在北京,他叫余杰,他寫了一篇文章叫「余秋雨懺悔意識」,我唸兩段給你們聽聽,請德州的李先生洗耳恭聽,我現在唸的是余杰的話,不是我講的。

「余秋雨對於自己的歷史遮遮掩掩,故左右而言他,讓我感到十分失望,他把我對懺悔的呼喚理解為『強迫懺悔』,更加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懺悔並不是一件恥辱的事情,正如學者任不寐在《懺悔是一種尊嚴》中所說:『我們的恥辱不是因為我們懺悔了,而是因為我們沒有懺悔。呼籲余秋雨的懺悔,這就內含著一種尊重:余秋雨應該是一個有道德責任感和理性能力的大家。』懺悔是拯救;懺悔是恩典。只有認識到自身罪行的人才會有懺悔的願望;只有渴望得到新生的人才會有懺悔的行為。」這是第一段。

主持人:何先生您一會兒再打過來,我們還有好多觀眾在線上,謝謝您打電話過來。那現在我們再接一位明尼蘇達州劉先生電話,劉先生請講。

劉先生:安娜好,李天笑、陳破空好,我是《喚醒國人》的作者劉蔚,余秋雨這篇文章完全沒有道理,追究豆腐渣工程有關人員的責任,怎麼會妨礙救災呢?

我們看到中共政府當地震發生後,停止了自己跑掉的教師范跑跑的工作,逮捕了那些為自己死難孩子請願的父母。那麼它們能夠處理這些無辜的人,為什麼不能夠處理那些給民眾帶來傷害的豆腐渣工程的人員呢?

同樣我們呼籲中國實現民主、公平,怎麼會妨礙救災呢?我們看到地震在5月12日發生,一個月過去之後,都6月底了,災區的500萬人民,中共政府仍然沒有公佈,那裡的民眾每人領取多少現金,多少糧食,它一方面還在大力要這些人捐款,這完全是一個壓榨民眾的政府。我就講到這裡,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劉先生。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6-26 9: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