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華人談89天安門屠殺

紀念是為歷史不再重演

6月1日墨爾本城市廣場舉行「紀念六四圖片展」。(攝影:陳明/大紀元)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茹墨爾本報導)為紀念天安門屠殺19週年,墨爾本的愛國民主人士於6月1日在城市廣場舉行了「紀念六四圖片展」,以此懷念那些反抗壓制,表達自由的愛國學生。

當年戒嚴部隊官兵:紀念六四讓歷史悲劇不再發生

墨爾本華人李曉明19年前曾作為戒嚴部隊的軍人進駐天安門。「我作為一個步兵(39軍)116師高炮團雷達站長、中尉去參加整個戒嚴活動。 按照原計劃,我們116師應該執行清場任務。但因為種種原因我們沒有進去清場。我們是6月5日到達天安門廣場, 因為我們師長徐峰穿著便衣到前面去看了看,我想他看到了一些很真實的事情,對他觸動很大, 所以我們部隊就比較消極, 我們師長鑽進了電台說我們收不到前方指揮部的命令。我們就一直在外面徘徊, 就沒有進去。 按理我們應該是第一個進天安門廣場的,事後徐峰因為這個事情不是受到直接處分,就是退休了。按道理來說116師的師長應該是升更高的,他就沒升上去。

「艾虎生率領的團是我們116師唯一的一個(參加清場的)團, 當時中央電視台也報了,他們排著方隊,上著刺刀進去的,他是唯一的一個團。他事後升為師長, 現在我想應該是39軍軍長了。」

李曉明說,「我們來的意義就是讓更多人知道,特別是讓年輕人知道歷史的真相,更重要的目的是讓歷史悲劇不再發生。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記六四,就像我說的,有一天我們不再紀念六四,不再走上街頭了,那一天中國就實現了民主,我希望那一天能很快到來」。

高精度圖片
紀念六四圖片展。(攝影:陳明/大紀元)

旅澳作家,小說《自由神的眼淚》作者齊家貞女士回憶說,「天安門事件呢,我只能說是事後才知道的,因為當時我雖然已經在澳洲了,但是我沒有看報,英文報、中文報、電視我都沒有看,但是我聽到了一些事。那是97年的年底,我到這個離洛杉磯四十多公里以外的長崎,就是Long Beach那個地方去看望我的父親,當時我的後媽也還在,我的後媽她的女婿叫王強,那麼有一天就在那聊天,一下子就聊到天安門事件,他就說,他當時就在六月初的時候,就經過北京,也就是6.4當天半夜殺了人以後,他是6月5號的清晨,就跑到長安街,去看熱鬧,去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一走走到那個路口呢,就發現長安街完全戒嚴了,那些小的岔路啊,都有警察呀守駐,他擠在很前面,就看到那些地方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全部是警察,還有坦克,所以,所有的人都沒有辦法穿過長安街到天安門廣場去看那個東西,大家呢就在那個地方看,很多的人都堵在那個小路上,堵在那個路口。正在這個時候呢,他們就看到一個老太婆一手牽了一個女孩子,一個男孩子,歲數就是一個三四歲,一個五六歲,這個老太婆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搞的,一下子就一個人穿到那個路上去了,所有這些小路口看熱鬧的這些人呢,都在那裡拚命叫:「回去,回去」,那個老太婆一聽到這個,看到那個坦克朝她前面開過來了,老太婆就嚇得不得了,就不知道怎麼辦了,就定在那個地方動都不動,那兩個孩子也就跟著她站那裡不動,雖然那些人拚命叫,叫他們兩個人退回去,但是,這個老太婆已經嚇得六神無主了,都既不往前走也不往後退,這個時候那個坦克就對著她,直騰騰的從他們三個身上開過去了,然後又往回碾,然後又往前碾,一共碾了四次。王強說這是他親眼所見。他回重慶以後,他把這個事,跟他們的黨委書記作了匯報,就講了他看到什麼,黨委書記呢就說:「這件事就在這裡為止,再也不要跟任何人講了」。

高精度圖片
紀念六四圖片展。(攝影:陳明/大紀元)


齊家貞女士說,「我覺得大家每一個人都不應該忘掉六四,19年前這個天安門屠殺發生的時候,在澳洲的中國人有4萬人,在墨爾本到街上遊行抗議中共屠殺天安門這些人,隊伍據說是一萬五,那時媒體簡直是連篇累牘的在譴責中共,那一篇一篇的聲明登出來,佔了非常大的篇幅,當時參加民運的人也是很熱鬧很多,隊伍相當的壯大,那麼今天到底又有幾個人呢?星期三,那是六月四號我們去看一看,在中國領事館門口,去開燭光追悼會,去向全世界人民表示,我們心裡面在銘記著那些為了中國的進步、民主事業灑鮮血拋頭顱的這些人,還有多少人在這裡,假如有五十個,我們都會覺得很開心了,那麼那一萬五千個人哪裡去了呢?那他們今天在做些什麼事兒呢?他們想到過沒有他們今天 能夠在澳大利亞居留,那是天安門掉下餡餅來,那是天安門那些人的鮮血染了,吃了天安門那些人的人血饅頭,今天居留下來了,所以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應該記住,你出於種種原因沒有到領事館門口去用燭光悼念那些死者們,你也在家裡面,你也可以在你的心裡面燃起一根蠟燭來悼念那些天安門的死者們。」

高精度圖片
王維林隻身勇擋坦克車隊的圖片吸引了小男孩的目光。(攝影:陳明/大紀元)

高精度圖片
市民觀看圖片展。(攝影:陳明/大紀元)


「愛國青年」和「當代憤青」

曾給胡錦濤寫過公開信的墨爾本莫納什大學法律係學生武博晗也來參加紀念活動,他說,「89年的時候,我只有2歲,什麼都不知道。在國內呢,教科書裏也沒有寫過,家人也很少提到,所以雖然聽說過六四,但基本上沒有什麼印象,我是來到澳大利亞上了大學以後再逐步瞭解六四的,因為我是看的天安門的紀錄片,看的時候就讓我感到很憤怒,我瞭解六四以後就覺得必須要結束中共的一黨專政,中國才能民主,所以這個是我今後的事業吧。」

我想說的就是,大家一定要每年都紀念六四,因為六四是中國歷史上可以說是最黑暗的一天,我們不牢記歷史的話,歷史的悲劇就會重演,所以我們為了避免悲劇重演,並且為了紀念死難的同胞及其家屬,所以我們每年都要紀念六四,這種活動必須要搞下去,不能停止,一旦我們停止了,中共就會又來鎮壓我們。

「中共的人權紀錄確實是越來越差,它沒有進步,它暴力的本質並沒有變,比如說今年的西藏問題,還有對人民的鎮壓,像是法輪功,還有宗教人士,異議人士,它都沒有停止,而且越來越瘋狂,最近又關押了像胡佳、郭泉先生,所以它並沒有變,奧運會之後我覺得人權會進一步惡化,我對此不樂觀。」

「我覺得海外華人能做的就是來傳播真相,破除謊言,因為專政是靠暴力和謊言來維持的,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破除謊言,使更多人認識到真相,當越來越多的人覺醒的時候,這個暴政自然就不攻自破了。所以我們海外華人要做的就是這些。比如說告訴身邊的人六四到底是怎麼回事,鎮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鎮壓家庭教會的人是怎麼回事,這些真相通過圖片、紀錄片、資料,向越來越多的人講述真相的話,我相信這對中國的民主化會有很大幫助的。」

日前,奧運火炬傳遞到堪培拉時,中國留學生將文革時期紅衛兵小將的形象在澳洲大地再現,對於這些80年後出生的「當代憤青」們為何會表現得如此興奮,武博晗說,「我覺得這個是中共的洗腦很厲害,第一呢,他不瞭解真相,他根本不知道西藏問題是怎麼回事,而且他們也不聞不問,好像是中共政府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不計任何後果。後來有5個留學生被拘留了,在堪培拉要面臨被遣返的後果,結果怎麼樣呢,他們為中共賣了命,中共連理都不理,使得這些人面臨被遣返的處境,我覺得留學生這樣做實際上是很可悲的,而且也很可怕,因為這些人不計後果的做事情,會使中國人在海外的信譽越來越差。」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6-03 11: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