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修理工驚曝修車黑幕-觸目驚心!

人氣: 8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7月11日訊】此文登載在《家庭》雜誌2008年第7期。昨晚看了之後異常震驚,於是將其轉成文字放在這裡,希望能讓廣大車友借鑒。

據權威部門統計,截至2007年底,我國私家轎車保有量巳超過1800萬輛,其中天津和廣州每百戶家庭擁有私家轎車分別為l7.4輛和12.7輛。

有車就得養車修車。然而,最近一項調查顯示,對目前修車行業信不過的高達71.6%,基本信得過的只有11.4%。儘管有那麼多人對修車行業的服務不滿意,但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他們根本就搞不清修車行業到底有多少黑幕……

一技在身,修車接觸「潛規則」

2008 年3月18日,在南京市一家4s修車店當高級修理工的張宇清接到一個電話:他12歲的外甥女在跟同學一家駕車外出春遊時出了車禍。張字清心裏一緊,馬上趕過去。外甥女雖然命保住了,但可能留下終身殘疾。他一眼看出,事故車一定是在維修時被人做了手腳,不禁呆住了……

今年29歲的張宇清是南京市下關區人,10年前,他高中畢業後,到南京市一家民辦小汽車修理學校學習。經過兩年半學習,他取得了專業技術資格證書。結業後,他到南京幾家機修廠做了幾年的學徒工。由於他努力鑽研,修車技術提高很快。兩年後,只要仔細聽聽發動機的聲音,他就能大概判斷出汽車故障出在什麼地方。然而,一些老師傅對張宇清說:「搞汽修這一行,技術當然重要,但對其中的『門道』更不能不瞭解。」張字清虛心地向他們請教什麼是「門道」,師傅們說:「這種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時間長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2005年夏,張宇清是比較成熟的機修工了。當時他在一家維修店當學徒,一天,一輛馬自達6因電腦故障前來維修,師傅正好不在,張字清就上前幫車主檢查。通過檢查,張宇清發現汽車沒有大毛病,只是電腦進水了,用電吹風吹乾就行了。然而,正當他拿著電吹風準備吹的時候,老闆把他叫到一邊說:「你這是幹什麼?都像你這樣修車,大家喝西北風啊?想辦法讓他進行『套餐維修』,找個理由把電腦換掉!」
張宇清說:「車子沒什麼毛病,這樣做不是害人嗎?」老闆壓低嗓子盯著張宇清說道:「玩得起好車的人都有錢,不宰他們宰誰?按我說的做!」

張宇清這才明白師傅們說的話,只好學著師傅們的樣子對車主說,因為車子保養不當,很多零部件都到了更新期,最好按照「套餐維修」全面修理。當時車主還有點猶豫,老闆走上前來,遞給車主一支香煙說:「車子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你坐到駕駛位上就把身家性命交給了它,千萬不能將就。你這車很多零部件如果不及時更新,路上隨時都可能出問題。」

聽了老闆的話,車主才表態說:「既然這樣,那就『套餐』吧。」結果,那輛車按套餐維修規定,把很多根本不需要更新的東西都更新了,光是更新那台電腦,車主就多花了4000元。這下子,本來20元就能解決的問題,車主花了7000多元。

讓張宇清有些氣惱的是,事後,車主不光沒覺得老闆宰了他,反倒感激老闆做事認真負責。張宇清心想,這些有錢人真是欠宰!不過,僅這次維修,他就拿了 1000多元的提成。此後,他也學會了宰客,凡車主來修車,他總是找各種理由要求車主儘量多更換零部件。這樣一來,他的「業務量」有了很大提高,收入自然也水漲船高。

2006年初,通過考試,張宇清獲得了民企小汽車維修三級技師職稱,成了「師傅」級的高級技工,可以單獨修車並帶徒弟了。就在這時,張宇清談了三年多的七朋友懷孕了。因為兩人沒有結婚,他好不容易才做通工作讓她做了人流。但女朋友說:「我都快30歲了,你們家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買房給我們辦喜事啊?」

本來,張宇清家的老宅子說是要拆遷的,父母準備到時候用安置房給他們結婚,但不知為什麼,後來拆遷的事又沒了消息,女朋友不願意在破舊的老宅裡結婚,張宇清每個月只有3000多元收入,家裏也沒有能力幫他買房,所以婚期一推再推。現在,聽女朋友這麼一說,他連忙哄女朋友說:「親愛的,你放心,今年年底前,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買套房子跟你結婚!」

話雖這麼說,但當時張宇清手裡根本沒有多少錢,連付房子的首付款都拿不出,這事讓他很頭疼。

瘋狂宰客,花樣百出月賺2萬多

誰知,禍不單行。就在他不知如何兌現對女朋友的承諾時,母親得了直腸癌,急需錢做手術。他的父母都是下崗工人,只有張宇清這一個兒子,他只得向師傅借了3萬多元給母親做手術。

張宇清的師傅姓許,他勸張字清說:「你也太死心眼了。像你這樣下去,收入太少不說,時間長了,老闆也會炒你的魷魚,因為你沒幫老闆賺到錢。不過,憑你現在的技術,只要你好好跟我學,收入一定會跟我一樣多。」張宇清說:「我已經宰了不少車主啊!」許師傅「嗨」了一聲,說:「那算什麼?毛毛雨啦!有人還故意把發動機敲裂了宰車主呢!」張宇清有點兒擔心,說:「萬一被車主發現了怎麼辦?」師傅說:「那就得看你有沒有絕招了。」

就在這時,有一輛大半新的本田雅閣來調整點火時間。許師傅向張宇清使了個眼色,那意思是「看我的」。調整點火是技術含量非常高的活兒,許師傅當著車主和張宇清的面仔細為汽車調整了點火時間,車主試了試.非常滿意。許師傅說:「我們這裡專門修理汽車疑難雜症,以後有什麼修不好的,別忘了來照顧我們的生意。找我就行,我姓許。」 說著,還遞給車主一張名片。

調整點火時間工時收費80元,張宇清覺得許師傅並沒有宰車主。許師傅點燃一支香煙得意地說:「別急,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果然,三天後,那位本田雅閣車主又來了。他逕直找到許師傅說:「不知為什麼,上次調整了點火時間後,我的車還是沒勁。跑了幾家修理店都找不到原因,所以又找你來了。」許師傅不緊不慢地問:「是不是我點火時間沒調好?」車主忙說不是。於是許師傅開始仔細檢查起汽車的發動機,然後說:「你這車前期保養很不到位,發動機磨損嚴重,肯定無力。要想徹底治好毛病,最好是換發動機。」當車主聽說換發動機需要好幾萬元時,有些猶豫。許師傅說:「這樣吧,我幫你仔細修一下,但發動機缸頭必須換,否則誰也沒辦法。」換缸頭也要花近兩萬元,車主還是答應了。汽車換了缸頭,毛病果然好了。當然,許師傅也從這筆生意上拿了將近 4000元的提成。

可是,許師傅好像沒做什麼手腳啊!許師傅說:「被你看出來,那還是我的絕招嗎?想知道晚上就請我喝兩杯。」當天晚上,張宇清請許師傅喝酒。在酒桌上,張宇清終於搞明白了。原來,車主第一次來調整點火時間時,許師傅悄悄地在汽車發動機的空氣格裡塞了一小團棉紗,這樣一來,發動機的通氣渠道被堵住,汽車當然乏力。而這種秘密只有許師傅自己清楚,在別的地方根本檢查不出來,所以車主很快成了他的回頭客。

許師傅說:「那個換下來的缸頭一點毛病也沒有,以後把它換給別的車,我又能賺好幾千。」

張宇清心想:修車的門道真的太深了,怪不得許師傅每個月都有兩萬多元的收入!於是他試著用自己知道的幾種方法宰了幾位車主,千方百計讓車主多花錢,對方一點也不知情,甚至還大誇自己修車技術高超。這樣,張宇清也第一次拿到了15000多元工資加提成。他對女朋友說:「親愛的,我現在完全有把握在年底以前掙到買房首付款。你就等著當我的新娘吧!」

開初,他沒敢在那些關乎行車安全的事情上做手腳,只是玩一些讓車主做冤大頭、可以多賺點錢的「貓膩」。但幾次做下來,他見什麼問題也沒出,膽子越來越大,不管車上的東西是否需要更換,他都千方百計勸車主換。如果車主猶豫,他就把後果說得很嚴重,大多數車主也就同意了。

2007年的一天,在向一位車主推銷新型剎車片時,車主堅決不願意換,還說張宇清想宰他。張字清有些生氣地想:真不識好歹了,自己並沒有狠宰他,也戴上了宰客的帽子,看來不宰白不宰。他想起從許師傅那裏學到的另一種宰客方法,於是往車子的剎車油裡放了一些酒精。這樣一來,用不了多久,汽車變速箱齒輪就會受損嚴重,由於酒精可以稀釋剎車油,又能揮發,所以誰也發現不了。

果然,一週後,那輛車就出了問題。張宇清發現,自己在剎車油里加了酒精,剎車油失去了潤滑作用,整個變速箱都被磨壞了,如果在高速路上高速行駛,很難說不出大問題。

這都是自己做手腳造成的啊,萬一出事故鬧出人命,自己就是犯罪啊!他強壓住狂跳的心,把磨損的部位指給車主看,說:「都是你養車經驗不足,又不聽我們勸,還說我想宰你。這下可好,整個變速箱都得換了。」結果車主再三認錯,表示以後一定聽張宇清的。那次,張字清一下子就拿了4000多元提成,車主還跟他建立一種「信任」的關係,從此完全掉入陷阱中。不過,從那以後,張宇清再也沒敢往剎車油里加酒精了。

2007年10月的一天,張宇清在偷換車主的零件時,不小心穿了幫,只得跳槽去一家4s店當師傅。在4s店,他又學會了新的宰客方法。

很多車主都認為4s店的技術力量好,配件質量也有保障,雖然收費較高,但玩車嘛,首先得放心。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其實在有些4s店修車,比在一些小店修車還不安全。在4s店工作的師傅。的確有一定技術,但正因為如此,如果他們做了手腳你也不會知道。

張宇清很快就發現,4s店有個「潛規則」,就是當維修人員對病車的毛病判斷不確定的時候,可以把別的車上的好零件裝到「病車」上來證實自己的判斷,經常事後根本就不把零件換回去,一是圖省事,二是防止做二次手腳被發現。這樣一來,可能一台只用了1年的功能完好的發動機,進廠維修或保養出來後,卻變「老」了好幾歲。2007年11月的一天,張宇清把一輛奧迪A6車的啟動器拆下換到另一輛車上,後來被細心的車主發現了。車主當即跟店裡發生爭執,事後還向有關部門投訴了修車店。張宇清只說是自己忘了換回來,所以事情後來還是不了了之。

張宇清最喜歡修理事故車。如果遇到事故車.他經常把所有的舊件甚至殘次件都一口氣換上去,把比較新的部件拿走。保險公司來人定損時,他就想辦法跟定損人員搞好關係,甚至送些「好處」給對方,然後說這個不行了、那個也不行了,都得換。這樣一來,新件就可以賣錢了。但事故車再怎麼修,也成了一輛爛車,修理工則可以把責任全都推到事故上。

自從張宇清學會宰客後,他平均每個月收入2萬元左右,最高時一個月收入4萬多元。2007年12月中旬,他帶著女朋友在南京市白下區某小區按揭買下了一套96平方米的房子。

性命攸關,迷途知返心路太長

在修車行業幹了幾年,張宇清對這一行的「貓膩」越來越清楚了,可以說是千奇百怪,令車主防不勝防,何況很多車主根本就不會設防。

比如機修工故意往機油裡放白糖,因為白糖受熱後會成黏糊狀,卻沒有任何潤滑作用,別人也發現不了,很快就會導致發動機「抱瓦」,不能正常工作。張宇清剛到 45店工作的當天,忽然接到一個電話,是武進市一家修車店打來的,對方說他們介紹一輛車到南京去找張宇清所在的店,一個小時後就到。原來,一條公路上的修車部往往是有聯繫的,機修工知道放了白糖的汽車最多只能跑百兒八十公里,他們放了糖後.還會打電話告訴下一個維修部做好等那輛車的準備,大家相互介紹「生意」!

至於用火鹼代替專用的發動機清洗液劑、國產漆代替進口漆,往防凍液裡放鹽毀壞水箱、私開車主的車去兜風等等就更不用說了。而很多車主對這些做法雖然有所察覺,卻沒有真憑實據,只得自認倒霉。

真正觸動張宇清的是一場車禍。2008年2月12日,一輛黑色帕薩特被拖到店裡修理,那車的前部已經被撞得面目全非,擋風玻璃也碎了,裡面的人肯定受傷不輕。張宇清仔細一看車牌,記得幾天前那車才在他們店裡修過,但不是他修的。再一檢查車輛,他發現剎車油的顏色不對,一定是裡面放了酒精!

終於出事了!這起車禍的真正禍首是機修工。這是在犯罪啊!但是,由於酒精可以揮發,而且誰也不會用嘴去嚐剎車油,所以沒有人會想到竟然有人會往剎車油裡放酒精。再說,就是有人知道,現在酒精已經揮發了,也是神不知鬼不覺啊!

張宇清把修車的一些黑幕告訴女朋友,女友對他說:「你可千萬不能做那種缺德事,那樣的錢,賺得再多我也不稀罕!」有了女友的這個態度,加上房子已經買了,他的宰客行為收斂了不少。

沒想到就在這時,3月18日上午,張宇清的外甥女跟著同學父母的豐田佳美轎車去六合區金牛湖春遊,在路上因剎車失靈出了車禍,車上五個人有三人受了重傷,其中張宇清的外甥女骨盆和大腿骨折,可能留下終身殘疾。姐姐得知這些,哭得死去活來,差點都要瘋了。

外甥女才12歲,像花一樣啊!如果造成殘疾,她這一輩子怎麼辦?特別是張宇清一眼看出,是因為在轎車的剝車油中加酒精才造成這起車禍時,他的心靈震撼了:這都是修理工造的孽啊!如果不說,難道任由這種犯罪行為繼續下去?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啊!如果把這事說出去,自己以後就沒法在這一行干了。怎麼辦?經過幾個小時的內心掙扎,張宇清再也忍不住了,他覺得就像是自己害了外甥女,不說出來良心不安。他向交警部門進行舉報,並現身說法。說了很多修車行業的黑摹.經對利車油檢驗.交警部門證實了張宇清說的情況是真實的。那家修車店的老闆和維修工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

第三天晚上,張字清在那家4s店裡值夜晚班。凌晨l點多,不知從什麼地方躥出幾個人,掄起鐵棍就將店的門窗砸個稀巴爛。他連忙從後門跑出去,才沒有出大事。他想起以前曾有人警告他,干修車這一行就得嚴守這一行的秘密,所以他知道,一定是自己舉報了那家修車店,人家報復他來了。老闆聽說張宇清把修車行業的很多內幕告訴了警方,很快也找理由將他「炒魷魚」。

2008年4月2日接受筆者採訪時張宇清表示:「修車這個行業的內幕太黑了,賺錢的毒招太多.有不少甚至涉及違法犯罪。如果不加強管理.車主們還不知道要吃多少虧,更有可能會出人命的!以後只要有機會,我還要說,一定要讓更多的人知道這裡面的黑幕……」

轎車是家庭中的大件之一,特別是它還關係到安全,不能大意。但如何才能防止被宰呢?資深修車師傅建議:
1.目前,一般品牌轎車都設計10萬公里免保養,只要按說明書勤換機油即可,所以新車不必隨便送去保養。玩車向來是「三分開七分養」,車主最好學些簡單的保養技術,比如自己動手換機油。
2.保養和維修車輛時,要儘量找正規且信譽較好的店,不能怕花錢和被宰,因為相對來說,正規店要安全一些。如果車主有懷疑,應該馬上換一家。不管是保養還是維修,車主最好不要離開現場。
3.實際上,修車被宰是無法避免的,只是有大宰和小宰之分。遇小宰,睜隻眼、閉隻眼算了,遇大宰.則要「貨比三家」。如果你自己懂一點保養知識,最好是哪裏有毛病才修哪裏。一些大的零配件,自己買好原裝配件然後找人幫著換,直到看著換好為止。
4.發現問題要及時向工商部門舉報(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轉自互聯網論壇﹐未經本站核實

評論
2008-07-11 12: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