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海報裏看中國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他來自充滿現代氣息的法國,卻愛上了收集從上世紀50年代到90年代的中國海報,三年來他收集的各式海報已有上千張。性格靦腆的他,用獨特的視角來品味那些值得珍藏的記憶,也通過海報瞭解他喜歡的中國。

1.彌漫著中國氣息的家

  在深圳已有六年時間,之前他在香港呆過三年。這九年下來,他越來越喜歡中國:已經可以有模有樣地說點中文,經常光顧筍崗路上的一家湖南菜館,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叫“石頭”,還特別崇敬雷鋒。從三年前開始,他又添了一樣愛好:收集中國海報。他癡迷的,並非那些富於當代城市氣息、讓人眼花繚亂的商業海報,而是中國上個世紀50年代到90年代面世的各式各樣的宣傳海報,它們通常是手繪底本,然後再印刷的。

  六年前,皮埃爾結束了一段婚姻後,隻身從香港來到深圳。初來乍到,覺得寂寞的他經常去酒吧玩,而深圳人對他這張異國面孔也非常熱情。漸漸地,皮埃爾對這個城市熟悉起來,生活變得寧靜下來。幾年來,他在深圳交的朋友並不多,除了一位要好的法國朋友,走得近些的還有兩三位朋友,經常在一起打打網球什麼的。用他自己的話來講,朋友不在多,有一二知己足矣。皮埃爾坦言喜歡東方女性的面孔,而且有過一位湖南籍的女朋友。談起她,皮埃爾神色有些黯然:“我們分手,都是我的錯。”雖然不願提及具體原因,但聽得出來他對這段感情頗為留戀。現在,他的愛情是一片空白。


皮埃爾的家乾淨而簡潔,看得出這位42歲的法國單身漢是個在生活細節上嚴謹的人。客廳裏因為傢俱少,顯得有些空曠。站在客廳的工作臺旁,皮埃爾身姿挺拔,眼神冷靜深邃,帶著思考者的氣質,他的光頭也給他增添了個性效果。一件簡潔的黑色T恤,卻透出優雅,襯著他的身材,令人不由得想起來自浪漫國度法蘭西的許多才華橫溢的時裝設計師。而事實上,皮埃爾的專業是經濟和數學,目前他在深圳做自己的公司,從事的是包裝行業。

  在這樣一套租來的簡單住房裏,皮埃爾不忘放上一些頗有中國舊式氣息的傢俱或擺設。牆角的櫃子是好多個方形小格子組成的,很像中藥店裏的藥櫃。屋子中央隨意地擺放著一張古式木椅,那是皮埃爾沉思和讀書的地方。

  到皮埃爾家的每位元客人都會被茶几玻璃下的擺設吸引。其中有兩把系著紅綢的木制“駁殼槍”,十分搶眼。皮埃爾說,幾年前,朋友請他到深圳大劇院觀看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他愛上了那些英姿颯爽的舞臺形象和與此有關的一切,於是買了兩把道具槍作為紀念。

  茶几下最引人注目的,要算一張舊得發黃的學生證了。這張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學生證寫著“淮南煤礦工業專科學校”,證件照片上,一位眉清目秀的江蘇女學生溫婉地笑著,似乎在講述著半個多世紀以前發生的事。這是皮埃爾從街攤小販那裏淘來的“寶貝”。


2.三年收集上千張海報

  早在皮埃爾到深圳之前,他就在法國看到過有關中國海報的書籍,但他第一次親眼見到中國海報是到了深圳之後。三年前,一位法國朋友給他看從香港買來的中國舊海報。他突然發現,原來在充滿著油畫感的中國海報背後,還有那麼多有趣的故事可以讓他瞭解中國,它們就像是一本鮮活的歷史圖畫書。他決定收集海報。

  皮埃爾到那家香港店去了一趟,並開始嘗試在深圳尋找舊海報。他跑遍了深圳的大街小巷,卻沒什麼收穫。後來一位中國老師告訴他,深圳書城附近的郵票市場有幾家店賣舊海報。皮埃爾欣喜若狂,在那裏,他找到了三家店。然後,他一口氣買下好幾十張海報。

  但僅僅三家店,對他的渴望來說,是遠遠不夠的。皮埃爾請所有認識的深圳朋友給他們在內地的父母打電話,打聽有關海報的消息。當一位中國朋友告訴他,他湖南老家的祖父搬家時把100多張上世紀60年代的海報當垃圾扔掉了時,皮埃爾心疼得連聲說:“太可惜了!”

  後來有位江西朋友告訴他,她有個叔叔的小店賣海報。聽到這個消息,皮埃爾立即訂了一張到江西萍鄉的火車票。經過一夜顛簸,到達萍鄉時是清晨六點。皮埃爾無心欣賞萍鄉的街景,剛下火車便迫不及待直接趕到小店。然而,讓他惋惜的是,展現在他面前的大多數海報都已被損。礙于面子,皮埃爾草草地挑了幾張,失望地回到深圳。

  再後來,皮埃爾到過南京、西安,最後終於在廣州發現了不少從北京運來的海報,從此廣州成為他買海報的重要管道。

  三年下來,皮埃爾已經收集了一千多張中國海報,少則一張五十、一百元,多則五百元,最貴的上千元。家裏放不下了,加上深圳的氣候太濕潤不便保存,他就把喜歡的海報掛在牆上自己欣賞一陣,過段時間運回法國去,請父親幫他收藏。他還有了一個關於中國海報的英文網站,雖然有人專門為這個網站負責做中譯英的工作,皮埃爾自己也會嘗試著將某些簡單的中文翻譯成英文。



3.通過海報瞭解中國

  皮埃爾說,收集海報讓他瞭解了中國的歷史文化和社會發展軌跡。雖然中國和法國的文化歷史背景差異很大,但助人為樂的精神是可以跨越國界的,他被雷鋒的無私精神深深打動了。到目前為止,他已有十幾張有關雷鋒的海報,一進他家的門,就可以看見牆上貼著一張《聽雷鋒叔叔講故事》。

  在皮埃爾的網站上,他自己最喜歡的海報有反映上個世紀60年代中國農村生活的《一針一線為集體》、《爭取今年好收成》,有同時期反映工人風貌的《半工半讀育新人》,有表現七十年代中國女傘兵豪邁英姿的《自在藍天》,也有生活情趣盎然的《採蓮》,還有中國從前蘇聯引進的電影《春天的聲音》的海報……這些海報,如同一幅幅畫卷展現在皮埃爾的面前,為他打開了中國歷史文化的大門。恐怕現在中國的一些年輕人對這段歷史瞭解的還不如皮埃爾多。他知道了潘冬子的故事,知道了在幾十年前中國人的婚禮上,海報也是可以作為結婚禮物的……他收藏的海報涉及的領域包羅萬象。

  皮埃爾發現,很多海報主題都和兒童與教育有關,“這說明中國對教育的重視程度比法國要強,”皮埃爾這樣說。他學到了一些富有時代氣息的辭彙,比如大寨、大慶、四個現代化等等。隨著海報主題的變化,皮埃爾也看到了中國時代的變遷:從上個世紀50年代至90年代,剛開始的時候,關注中國工業發展的海報很多,後來海報中開始越來越多地出現城市,標誌著社會的城市化進程。

  讓他喜歡中國海報的原因,除了海報本身所具有的油畫感,海報設計師的藝術風格之外,更重要的是每張海報背後的故事非常有趣。皮埃爾說,“比如從海報中我可以看到孩子的角色在不斷地發生變化。50年代的海報中,通常是兩三個孩子在玩遊戲。這個時期的兒童形象有著強烈的上海懷舊色彩:頭發亮亮的,嘴唇紅紅的、臉長得像洋娃娃。漸漸地,孩子們的形象沒有那麼稚嫩了,臉上的表情顯得更加真實生動。他們和大人一起出現在海報上,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每得一張海報,皮埃爾就會上網搜索與這張海報有關的背景和人物故事,買各式各樣的書籍,這讓他獲益匪淺。

  當然,皮埃爾對這些海報的熱愛,還源於他對中國海報設計師才華的欣賞。在他看來,正是這些設計師的藝術元素深深地吸引著他,海報於他,是藝術品,也是珍貴的歷史資料。

  收藏了如此多的海報,皮埃爾從沒想過把它們賣掉。在網站的每一張海報旁,都會有這樣一段注釋:“我們的海報均是真跡,概不出售,而只供您欣賞。如果您實在是對這些海報愛不釋手,我們也會盡力為您找到另一份真跡。”

  皮埃爾是個追求寧靜和自然的人。比如那年為了找海報他跑到貴陽,雖然無功而返,卻從此愛上了貴州的淳樸和自然。當他和一幫朋友坐在深圳中信廣場感受著現代城市的脈動時,往往會懷念起貴州和江西鄉村那自然淳樸的民風。

電影海報收藏悄然升溫

  海報是一種藝術,在海外,它們的身影隨處可見,已成為藝術市場業炙手可熱的收藏門類。近幾年,受海外炒作電影海報的影響,國內集藏電影海報也悄然升溫,收藏者的隊伍在迅速擴大,它已成為中國藝術品投資一個新的熱門品種。於是,中國的電影海報收藏者也會收藏一些上世紀50年代到90年代的舊電影海報,與皮埃爾藏品中的那樣老電影海報有所重合。收藏其他方面內容舊海報的人士,目前還不多見。
  電影海報從類別上分,有劇情式和非劇情式兩種。劇情式電影海報在我國較為流行,印有劇照或在畫面上表現劇情,配以簡要文字說明。非劇情式海報在西方國家較為流行,畫面以劇中男女主人公的特寫鏡頭或精彩瞬間為主,一般不配劇情介紹。電影海報從大小上分,有一開、二開、四開、八開、十六開、三十二開等。最大的電影海報可由幾張一開海報拼起來,成為巨幅海報;最小的海報如明信片大小,中國電影公司為了做好影片的宣傳和方便收藏,就專門製作了一些微型海報。

文章來源:www.huai18.com.cn中國懷舊網

評論
2008-12-04 1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