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組圖:令人難以想像的中共監獄酷刑

「半飛」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丁誠綜合報導)中共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鎮壓法輪功至今已將近九年。多年來大陸不斷傳出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裡遭受警察酷刑折磨的消息。除了一些常用的酷刑 (見中共監獄十大酷刑),以下是近年來另一些被曝光、讓人難以想像的中共監獄酷刑。(法輪功學員演示)

1)「開飛機」/ 「半飛」

開飛機–身體彎曲九十度,雙手平伸,有的雙手後背手心朝上各擎一水杯。水灑出來便遭毒打。警察逼法輪功學員「開飛機」,一般都幾小時。被體罰後的學員雙腳冰涼、渾身冰冷、全身顫抖、頭暈目眩、全身虛脫。

半飛–被迫害的學員兩手被拉直銬在鐵架床上,身體半架空,一隻腳被吊起,只能一隻腳腳尖點地,半飛著,一弄就是半月。法輪功學員李德善於2002年在山東王村勞教所曾遭此迫害。

半飛–將法輪功學員的手一高一低地銬在兩張床之間,使其保持著向一側彎腰,身子不能站直的姿勢。法輪功學員李新建於2000年11月,曾連續27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遭受半飛酷刑的折磨。


「開飛機」


「半飛」

高精度圖片
「半飛」

2)「燒雞大窩脖」

高精度圖片
「燒雞大窩脖」

高精度圖片
「燒雞大窩脖」

瀋陽法輪功學員鄭守君於2001年9月27日在張士教養院遭此酷刑長達三至四個小時。

3)「固定床」


「固定床」

法輪功學員王君成於2003年10月27日下午因絕食抗議及向吉林監獄黨委寫信要求公正對待法輪功學員,被押入小號,上固定床,至12月初才被放下,固定了30多天。

4)浸大水缸


浸大水缸


浸大水缸

2000年嚴冬時節,昌樂勞教所警察為了強製法輪功學員「轉化」,指使4、5名勞教人員將學員扒光衣服(一絲不掛)抬進廁所,把學員的手腳用膠帶纏起來放入盛滿水的大水缸裡,將其頭部露出水面,幾個人按著,用水管子噴其嘴鼻,每次長達十幾分鐘,仍不轉化就再噴灌。

5)不讓睡覺


不讓睡覺


不讓睡覺

濟南監獄的警察曾連續28天不讓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李秀珍睡覺,李秀珍實在睜不開眼,警察用膠帶紙粘在眼眶周圍上下上拉扯,有時還用掃帚棒支起眼皮。

6)「碼座」


「碼座」

此種酷刑發生在瀋陽張士教養院的「新收大隊」(瀋陽市司法局的「勞教人員新收大隊」設立在瀋陽張士教養院),在「坦白檢舉」時採用此手段。「碼座」時最前面的人腿併攏雙腳抵牆,後面的人兩腿分開坐在地上,後面的人的前胸緊貼前面人的後背,依次坐緊。警察為加強體罰力度, 用穿皮鞋的腳猛踹最後一個人的後背,踹得人與人就像壓縮粘在一起一樣,後面人的眼睛貼著前面人的後腦杓。每「碼」一次持續6-8小時左右,從晚上六點吃完飯開始,一直「碼」到半夜十二點,有時「碼」到第二天凌晨兩點。

7)立板(又名「睡刀魚」)


「睡刀魚」

此種酷刑發生在瀋陽張士教養院的「新收大隊」和瀋陽市看守所等羈押場所。張士教養院的「新收大隊」因人多地方小,晚上睡覺時每個人側身躺下,互相貼緊,由牢頭在前後用力一踹互相貼緊,立著身子睡覺。如果有人起來上廁所,回來時就進不去,沒位置了。

8)窒息捆綁


窒息捆綁

2004年,大連教養院警察們幾次將法輪功學員丁振芳全身緊緊纏上塑料薄膜,一點也不透氣(包括把頭纏上),只捅兩個鼻眼兒讓她呼吸。

9)「 抻床」


「 抻床」

「 抻床」,是將兩張單人鐵床並上,將學員按在兩床中間的角鐵上,四肢分別銬(綁)在床的四個角上拉緊,手腳不能隨意活動。抻床可以搖、抻、拉、拽。遭受此酷刑後,人馬上就會全身疼痛難忍。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直至筋斷骨折。

警察對學員上刑後,就不再鬆綁,包括大小便、灌食等也不鬆綁;等到人快不行時,才放下來。然後強制洗腦,如果不轉化,堅定修煉,警察就繼續施行這種酷刑折磨。


「 抻床」

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張建華於2004年大年初一死於吉林監獄「抻床」之上。36歲的吉林德惠法輪功學員孫遷和吉林白山學員劉兆建都被上抻床,被抻後二人手 腳殘廢,後被轉至老殘監區。

10)「 過電」


「 過電」

過電是讓人彎腰,雙手舉過頭兩拇指必須頂住牆,兩腳跟抬起,在兩腳跟下面放著針,犯人在地上把著針,尖朝上,只一會的功夫,腿就發抖,腳落在針上鑽心的痛,如稍有不從,就會招來一頓拳打腳踢。黑龍江省雙城市法輪功學員趙德華於2000年在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遭此酷刑。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7-18 6: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