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紐約華裔議員惹爭議(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7月1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報導)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是直播節目,今天談論的話題是:「紐約華裔議員惹爭議」,歡迎觀眾朋友撥打電話進來和我們一起討論,也表達您不同的觀點,我們的直播電話是646-519-2879。唐先生,您是不是可以就剛剛這些觀眾朋友來回答他們的問題?

在線收看
下載收看

唐柏橋:對,剛剛因為朋友很多,提的問題也非常豐富,我覺得都是非常有意義的,也都有他們的獨到之處。但我注意到了有兩位提到的問題幾乎是一樣的,而且好像他們很有默契,一個叫林先生,一個叫馬先生。

他們的意思就是法拉盛那些暴徒們都是自發的,這一點我可以這麼說,我是法拉盛居民,我天天在法拉盛街上,我可以說,這裡面不排除有不了解情況的或不是被共產黨指使的,但是據此不能推論,不能推出結論說,這後面沒有共產黨指使。

因為你根據它的現象就處處可以證明,每一個現象都可以證明是共產黨指使的。比方剛剛那個羅太太己經說了,5月17日的時候我們在那裡活動,在活動快要後半的時候,五星紅旗出來了,大的小的都有。

據此一點就可以得到結論,有共產黨在背後指使,否則,自發的民眾誰會拿五星旗到大街上走?還有,比方說那些民眾基本上都喊著一樣的口號,「賣國賊」、「敗類」,「賣國賊」、「敗類」,就一樣的口號。

第三個,他們做的手勢都一樣,就像受過訓練似的,全部做的是流氓手勢,我相信一般的法拉盛的居民不會那麼下流吧,只有共產黨才那麼下流。

第四,還有一個特點,他們都戴墨鏡,一天到晚去鬧的很多都戴墨鏡,我就不知道為什麼那些自發的,下雨天也戴墨鏡。今天下午我跟一個西方記者講,陰天、下雨天戴著墨鏡,那你自發的跑到街上還戴著墨鏡,你見不得人嗎?

我剛講的就這四方面,當然還可以列舉很多,因為時間關係不列舉了。我們只要在這當中抽出一點來,就可以推論是共產黨在背後指使,像彭克玉那些就更不用說了。但是其他的,你不能說有一、二個不明真相的,就以此來推論說沒有共產黨在後面。

共產黨還有一個結論,共產黨最無賴就這一點,它總喜歡講,它自己在背後煽動的事情說是群眾自發的,但群眾真正自發的時候,它又說是「一小撮壞份子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

你比方說貴州公安,明明是群眾自發的,它又說是一小撮黑惡勢力,那黑惡勢力怎麼現在就不煽動了呢?不像法拉盛延續一個多月、二個多月,貴州就燒了一些車?所以從這點上來講,一定要讓法拉盛的民眾和全世界的華人了解到,這是千真萬確的,是共產黨在背後煽動的。

主持人:另外,您剛剛提到法拉盛的馬先生和皇后區林先生,我聽起來好像很熟悉,好像打過,換個不同的名字,但好像都是同一個聲音。那橫河先生您是不是有些回應?

橫河:我也是想就這個問題談一下,因為我不在現場,但是我注意到一個問題,這件事情對法輪功的攻擊己經持續了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不是一個開玩笑的事情,有誰天天會跑到那個地方去鬧去?

如果是自發的,看見大家在叫,他跟著叫兩聲,這個可能性很大。但是要堅持一個多月的話,如果沒有一個組織,沒有一幫人,不是這種鐵桿子,他撇下生意不做到那個地方去,那他一定有別的來源。

在這個問題上,因為當時他們用的理由很簡單,就說是地震,他用這個理由,地震,所以大家氣憤。那麼今天,一個多月以後,地震的消息己經傳出來很多了,就是共產黨知道有地震,但故意不報,而且現在又在迫害地震區的這些災民。

那些災民要為子女去討公道,它把他們阻止下來,把他們抓起來,這不就比當時你們所栽贓給法輪功的不救災要嚴重多少倍?那我怎麼沒有看到這些人去抗議一下,或者發出一點點憤怒來?所以你的憤怒跟地震沒有任何關係,這就是有計畫的行動。

主持人:是的。那麼另外一點,剛剛這位林先生提到了,法輪功拿了資金,叫很多人來上街,這個問題您是不是可以回答?

唐柏橋:這個我簡單的回答,因為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學政治學的,我可能比較清楚這個,我自己也是NGO組織的負責人,我從事民主運動、人權運動,對於美國和西方社會的基金會怎麼運作,包括美國政府怎麼運作的,我非常清楚。

你只要是信仰團體、宗教團體,美國政府是絕對不可能給錢的,因為他們不可能支持一個宗教團體或者信仰團體來從事任何活動,因為如果這樣的話,他就是有點政教不分。你比方布什是基督徒,但他不可能去給基督徒做哪個事情或給教會錢,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除了宗教團體本身的教會以外,絕大多數的民間團體也有這樣一些規定,不干預宗教事務。所以從這兩方面講,至少可以說明第一,政府沒有,CIA更不可能有了;第二,如果民間有的話,這個可能性也很少,而且就算有的話也是天經地義的。比如比爾蓋茨或索羅斯基金會,他願意給法輪功學員辦報紙的話,何樂而不為?

法輪功學員為什麼不能辦報紙?難道只有民主、人權運動人士可以辦報紙嗎?只有其他人才可以辦報紙嗎?只要是來自民間的錢或者NGO的錢、基金會的錢都應該可以拿的。所以剛剛指的政府可以從這個角度上講,包括台灣政府,他們都是有一些規定,他們都是民主社會、法治社會。所以我不知道他在這裡指的是什麼東西。

主持人:好的。那劉先生?

劉國華:我先講資金的問題,資金這個問題我是這麼看的,我舉一個我自己的例子,我今天出節目,我下午接到了元慶打來的電話,我坐地鐵來花4塊錢,我來了以後,還沒吃飯,我還餓了肚皮,剛剛工作人員給我切了兩片麵包,我沒有一分錢,我不能想像什麼資金問題,這是很現實的。

因為我是彈劾劉醇逸和楊愛倫委員會的成員,我們這個委員會建立的日期正好是7月4日,是美國的獨立紀念日,我們彈劾劉醇逸和楊愛倫,除了是要保護法輪功以外,我們還有一個重要的意義,那就是守護美國的民主和自由的建國精神。在這裡我們尤其應該注意,守護美國的價值的同時,我們這種彈劾行動的本身也是在守護美國,這是政治制度的一種「吐故納新」。

吐故納新是人體的一種現象。你看我們每天排泄都是吐故納新,我們吃飯喝水、呼吸等等就是納新。所以美國政治制度的運作,為什麼美國建國230年,到現在能那麼強大?發展那麼好?它就是有那樣一種機制,吐故納新。

那麼我們這個彈劾委員會,我們認為劉醇逸和楊愛倫已經喪失了一個民選議員的資格。為什麼這麼講呢?我可以從兩點。第一點,剛剛坐在我這個位置上的Judy陳,Judy陳在美國是一個軍屬,不僅是在美國,在任何一個國家,軍屬應該格外受到人們的保護,為什麼?她把孩子送到前線去,為了美國,為了保護、守護祖國,也是為了保護世界的和平。

孩子送到前線以後,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美國在前線死亡的,到現在己經4千多人了。那麼judy陳受到了冤屈,被共產黨所指使的暴徒毆打,然後她去找劉醇逸和楊愛倫,結果被他們拒絕,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可恥的事情。

主持人:因為她的信仰關係被拒絕。

劉國華:就是因為她是一個法輪功學員,劉醇逸就說「go!go!你go!」他就是這樣,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劉醇逸講說,法輪功這個事件不構成仇恨犯罪。

因為我對紐約民間地區發生的這些事情,我一直是比較關心。那是06年在貝塞現場發生的一個案件,這個案件是兩個中國的男孩被兩個白種的男孩打了,而且也罵了。後來這個案子反映到劉醇逸那裡去,劉醇逸馬上就認定說這是一個「仇恨犯罪」。

為什麼呢?因為仇恨犯罪有兩個要點,一個要點就是,他對對方有威脅,這個威脅也可能是語言,也可能是行動上打的。第二個要素非常重要,就是說雙方之間不認識,這很奇怪,雙方不認識,他為什麼會想打呢?雙方由於宗教或者膚色,還有其它某些團體等等,因為這些原因,構成了雙方的仇恨,這就是仇恨犯罪。所以劉醇逸對這個把握得非常清楚,他明明白白知道這個。

那麼我們再反觀法拉盛事件當中,法輪功學員所受到的威脅,比起貝塞那個兩個中國男孩,那個威脅要強要大一百倍也不止。他們受到的威脅,甚至是性命的威脅。剛剛坐在這兒的judy就講,天天拿著手這樣比啊比,要打死你,有的人還說,我是美國公民,我打死你我也不會死,就那麼講,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所有攻擊的暴徒都不認識對方,他只知道對方是法輪功,所以這就構成了仇恨犯罪的兩個重要的要素,全都俱備。

主持人:剛剛有一位在skype上,大陸打來的王先生,他提到一點,這些議員在選之前,可能表現的還不錯。比如我之前看到一個錫克教徒,我們知道印度阿三通常纏著頭,他的宗教信仰裡面不能剪頭髮,頭髮要一直留著。那麼之前有個女學生,頭髮被他同學扯下來剪掉了,而且把她丟掉,後來劉醇逸劉議員知道了這個事情以後,他就認定這是屬於一種對信仰的攻擊和仇恨。

所以從這個地方來看,就像剛剛劉先生所講的,他對於這方面的判別,一定是能夠判別出來的,那麼為什麼對於法輪功,對於法拉盛事件,對法輪功的攻擊,他卻辨別不出來,或者他有意去避免這方面的判斷呢?

唐柏橋:這個問題很簡單,劉醇逸他是民主黨推出來的,所以他應該是比較左派,而且他想扮演的角色是極左派,也就是說他保護人權。這就有點像美國有個組織,叫做公民自由聯盟(ACLU)。

大家都知道,哪怕是三K黨,你也可以遊行,你只要沒有實行暴力,他都覺得不應該受侵犯,他有他的權利,美國是有這樣的,而極端右派就是鷹派。所以劉醇逸是扮演這個角色,他走了這個極端。

他一旦發現類似種族歧視那種事情,或者是弱勢團體受到侵害,劉醇逸喊的比誰都凶,這幾年在報上天天喊,好像為弱勢團體打抱不平那種感覺,他扮演了這個角色,是一個極左派的民權人士。

但是在法輪功這個事件上,按道理說,就是一個典型的,而且不是一個,是一個群體,而且持續差不多1、2個月了。按他的行事規則和他的定位,按他在美國的思想,他應該是第一天就發聲了。

但是他不出來,所以他現在非常難堪和被動,我知道他內心備受煎熬,因為他走錯了地方,他跟共產黨走的太近,所以他不能…,就因為共產黨這個原因,這一個包袱,他不能譴責那些跟法輪功作對的人,因為那些人是被共產黨指使的,他不能去譴責跟共產黨有關的任何人。

你翻開他從政以後的歷史,他什麼時候譴責過中共,或者譴責過中共在美國做的一些不正當的事情?但是他譴責美國幾乎是家常便飯。那你為什麼採用這種雙重標準呢,所以這一點才是關鍵。

主持人:這是他選擇的地方。那麼我想另外請問一下橫河先生,剛剛這位觀眾朋友提到,被《大紀元時報》所刊登出來的那些使用暴力的人是少數,那麼我們看到法拉盛那邊,法輪功學員是多數。所以這個劉議員,他是站在少數人方面,幫這些少數人講話?

橫河:法輪功一共在法拉盛舉行過2次活動,2次遊行,除了2次遊行的時候,平常退黨中心的人數是很少的。所以它能夠組織起一、二百個人、二、三百個人、三、四百人的時候,絕大部分時間它是多數的,後來因為它雇用的人不幹了,因為分贓不勻或其它現象,他們不幹了,這一點就是大家注意的。

講到金錢問題的時候,我們現在可以問這麼一個問題,現在中國方面,提出來說民眾監督地震捐款到位的,現在有不同的估計,6%到30%,最高估計到位不到30%。那我們想知道領館這次接受的捐款哪裡去了?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共產黨政權能夠任意把人民的血汗錢用在它想用的地方。

法輪功不可能從美國政府得到錢,做為一個修煉群體來得到任何美國政府的資源,因為民主國家,台灣也一樣,他都是公布的,而中共它這個錢是不公布的。

但是我們知道,不管是美國的中文媒體也好,還是這些團體也好,都拿中共的錢。包括這裡的學生會,學生會的資金在列出的項目裡面就有「領事館撥款」,這一筆錢是中國人民的血汗錢,大筆的花在美國。

那這個議員有沒有得到這個錢,我不能說,但是這個月7月4日,新華社有一篇報導,關於劉醇逸想競選紐約市長,當地華人社區給他募捐的消息。新華社是中共中央的喉舌媒體,對劉醇逸的競選活動如此關懷,這不是一般的事情。

你如果去追蹤的話,新華社中共喉舌媒體的寵兒,就是劉醇逸,這一點我可以知道的,而且它還特別提到了,他的募捐現在己經居領先地位。那為什麼新華社要去關心劉醇逸在紐約的競選活動?

主持人:好的,那劉先生。

劉先生:剛才橫河講的這個問題很重要,劉醇逸是美國紐約市的議員,他競選紐約市長,竟然成了中共新華社的一個新聞,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消息。

那麼在這裡,我還要和大家講,劉醇逸這樣受到中共的歡迎,他是有原因的,剛剛小唐也講過,劉醇逸從來沒有批評過中共,但是他對美國實際上是心懷不滿。

這也有個實例:05年還是06年,福建有個女子,她偷渡沒有搞好,結果被美國移民當局遣返,在遣返的過程當中,這個女子流產了。這個事情我們應該怎麼看?因為有的女子她看來很正常的,她就是坐在家裡也可以流產,那麼我們也可以認為她是由於遣返所造成的。

但是劉醇逸怎麼評價呢?劉醇逸聽到這個消息就說,美國政府簡直就是恐怖組織,他就這麼講。但是,劉醇逸在中共虐殺了4千多名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這個問題上,他竟然沒有一句譴責。

主持人:好的,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對於還在線上的好幾位觀眾朋友,我們很抱歉沒有辦法接聽您的電話。那麼我們在節目最後,想要呼籲所有參與這件事情的華裔人士:良知的譴責是一軰子的,利益只是暫時的。希望大家在這個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能夠做出您正確的選擇。好的,我們下次再見,謝謝。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7-18 10: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