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君子不器

貫明
【字號】    
   標籤: tags:

對於一般人來說,掌握技能是很重要的。從小學到大學的系統教育都是向學生灌輸知識或技能,更重要的道德教育卻似乎被現代人忽略了。然而,道高於技,人世間各行各業的技術精英如居里夫人和愛因斯坦等人其實也都具有較高的道德修養,人的技能的高低也與人的道德心性緊密相關,道德低劣之人永遠也不可能掌握高超的技能。

「君子不器」一語出自《論語.為政篇》,原文是:「君子不器!朝聞道,夕死足矣!」所謂「器」就是指只能適用於某一狹窄領域的專長技能,而一旦領域稍有變更、境遇稍有變化,其專長技能就失去了「用武之地」。而「不器」則指不專限於一門手藝的道德高尚之士,是指那些心性高、器局大、能夠通瞻全局的人才。君子當精於藝,儒教始祖孔子本人就是一個六藝嫺熟的人。但是即使能夠六藝精熟,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充其量也只是在「技藝」的層次。因此即使在「技藝」方面有博大精深的造詣,也只能像是最珍貴的器皿一樣。君子應該有更高的對於「道」的追求與感悟,這才能使人品更加完善並使靈魂得到昇華。如果僅止於「技藝」,那就是成為「器」了,窮其一生只得雕蟲小技,如果能夠進而成「道」 ,那就是人世間的得道之士。孔子自己身為聖人,卻仍然心懷謙恭,十分崇敬心中有道的人。孔子對「道」充滿了敬畏之心,這可以從「朝聞道,夕死足矣!」中看出,早晨明白了宇宙的真理,即使晚上死去也死而無憾了! 惜道重道之心一目瞭然。由此可以看出,學習知識本身不是人生的目的,做人應該通過人生的修行感知宇宙的真理,徹悟生命存在的意義。

同樣的道理,道家對於技能與道德的關係的理解則是「為學日益,為道日損。」《老子道德經》第四十八章中說:「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取天下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意思是說:追求 學問,就要求天天都學有所得,習有所成。而追求大道呢,只是要求每天儘量減少自己的欲望和行為。對自己的欲望和行為減之再減,堅持不懈地一直減下去,最後就可以達到無為的境界了。達到了無為的境界之後就會發現,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不可以實現了。這就是物極必反的道理啊!

知識與技能只能教會人怎樣做事;佛法和真道才能教導人們怎樣去做人。有學問、有修養的人不應該僅僅只是一種可供使用的器具,技巧和藝能充其量只是一種謀生的手段,佛法和真道才是人們應該畢生追求的光明大道。做學問自然是愈多愈好,如此才能博聞強記、增長見識;佛法修道,則必須放淡欲望、清淨無為,並且必須專一修煉,才能得道與開慧。自古求道難,聞道難,得道更難。人生於天地之間,理應養浩然之氣,修佛法正道,走返本歸真之路,方為正人君子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古代文人把梅、蘭、竹、菊,尊稱為花中四君子。這四君子確實各具特色︰梅,傲雪凌霜,高潔堅貞;蘭,空谷幽香,清逸典雅;竹,虛心有節,堅韌不拔;菊,冷艷清貞,花中隱士。因此,對於君子的雅稱,她們是當之無愧的。如果從中國古代道統文化的更高層次上來評述高尚的人格,還有一種「鮮花送美人、美玉賜君子」的說法。
  • 對於許多成年人來講,他們都曾經有過一個溫馨、難忘的童年時代。幼小的生命未開化之時,其心毫無雜念,潔白無瑕。單純的心靈也是一個高度純淨的心靈,因此童年時代的思想中很少有憂慮和恐懼的感覺。孩童之所以能對生活無憂無懼,不只是因為對生活的感知不足,更在於他們對生活中的得失看得不重。他們對得失只在暫態的一喜一悲,不會長久,很快就有了新的好奇。
  • 一個人要想明是非、辨真假、知善惡、識正邪,就必須具有明慧不惑的大智慧。真正的智慧與人的心靈有密切的關係,人的智慧與道德並不是各自獨立存在的,他們其實是更像一張紙的兩個面。
  • 世人無不在有限的人生中不停的追求著幸福。然而,什麼才是真正的幸福?幸福在哪裡?世俗中有許多人認為金錢能給人帶來幸福,所以窮其一生都在拼命的追求金錢。俗話說:「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 人生當隨緣。隨不是跟隨,而是順其自然。緣不能以強求而得之,不是每個人都擁有緣,也不是每一個尋覓的人都可以抓住緣。常言道:「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萬里之外,異國他鄉,陌生人即使只是相視一笑,這也是緣。
  • 古人說:「良言一句三冬暖, 惡語傷人六月寒。」由此可見,任何一個人隨意說過的的話,都將產生不同的後果。激勵他人的良言會為說話的人積德,傷害他人的惡語則會使說話的人得到惡報。造謠中傷他人的壞人自以為得計,但是過一段時間之後必有更大的惡報等待著他。
  • 《三字經》中說:「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人剛出生的時候天性本是善良的,人們的性情也很相近,但是因為習染不同就會變得相差的很遠。在世風日下的現代人類社會中,為了不使自己誤交損友、沾染不好的習慣,交友與擇鄰也應懂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