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從東海協議看中共賣國(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7月6日訊】(新唐人電視台報導)主持人:好,我們還有好幾位觀眾在線上。我們先接一下北京倪先生的電話,倪先生您請講。

在線收看
下載收看

倪先生:大家好!東海油田這個事啊,您們剛才要不仔細的講一下,我們根本就弄不清具體的劃界方面,中日雙方是個什麼關係。因為在國內根本就不容討論這個事,所有東海油田的貼子全都給刪掉了,連說明都沒有。

你說你不讓討論,你把雙方油田整個的情況說明一下,連這種說明也沒有。包括海外的這些中文媒體、親中媒體,它們有意的迴避了東海油田的事情。而且海外的那些留學生、愛國的那些憤青,他們在完全開放的狀態下,應該比我們國內人更了解這些情況,怎麼留學生全都鴉雀無聲了?那你們是怎麼「愛國」的呀?

我發現國際主流媒體在報導東海油田的事情,因為中國國內鴉雀無聲,所以他們報導的是日本議員的看法。而日本許多議員的看法是那個春曉油田都是他們的。而且日本在春曉油田的參股合作開發,按他們的意思,意謂著中國在這方面也在做出讓步。

剛才洛杉磯有位先生,叫胡先生吧!他說中國國力不夠,實際上是它的民意基礎不夠。不是人民選舉的,怎麼能為人民著想?它想的先是政權,不是想著老百姓。

這使我想起胡錦濤到美國訪問的時候,他大把灑錢邀請100名耶魯師生到中國訪問,這花的不是你的錢,花的是國家的錢!我就搜索人大的網站,看有沒有相關的授權說國家領導人有這個權力,我沒有發現人大有這方面相關的授權。

所以說這個政府它的隨意性,套一句有名的話:政府應該是關在籠子裡的野獸。在中國是反過來了:人民被關在籠子裡,政府在籠子外頭。我想問在座的三位專家,胡錦濤當初邀請100名耶魯師生,這個合法不合法?程序上有沒有問題?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謝謝倪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台灣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請講。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三位來賓晚上好!今天特別難打,我現在人在台灣苗栗,首先我要讚揚安娜主播上回在法拉盛街頭,不畏土匪「紅衛兵」式的攻擊,發表正義言論。我認為陳破空教授也應該走上街頭對抗土匪才對,不能天天在播音室裏邊高談闊論,而無所行動。我是指所有人都應該走上街頭對抗那群幫兇。

東海油田協議,昨天伍凡教授在洛杉磯也呼籲,為何不在中線以東推進200海浬之處簽訂,而在中線簽訂呢?因為中共一定要福田康夫去參加奧運開幕式。等奧運一過,你看好了,中國很可能會同日本算總帳,這是我的直覺。

日本鬼子對東海石油、對釣魚島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還有獨島,就高麗人把他們打退了。到時候它狼子野心明顯的話,解放軍的海軍勢必對它們迎頭痛擊,因為解放軍的海軍不像當年那麼弱了。

至於賣不賣國,等奧運會過了以後,再從長計議好嗎?畢竟這是五千年來中國人首度主辦的奧運,以後可能我們這輩子再也看不到了,以後可能不會再有。中國人暫停內鬥,等奧運會過了再說好嗎?別再讓洋鬼子看笑話。也許陳破空教授聽了很不舒服,但這只是我的感言,請儘量正面批評,下禮拜再會!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科羅拉多州林先生的電話,林先生您請講。

林先生:關於東海油田的事情,可能是日本人狼心狗肺,為什麼?因為在胡錦濤訪問日本的時候,之前這個條約已經都簽好了,或者是準備要簽了。但是日本人趁這個時候,在台灣和大陸走向要好的時候,它特意的派出船艦來把台灣的漁船撞了,可能為的是這樣。你說中共在和台灣的關係快要成熟的時候去簽這個合約?那是不對的,應該用另一種版本去解讀。

另外一點就是,我們怎麼樣能使中共壯起膽子來啊?問題很簡單,我們海外要配合它。為什麼?你說「六四」運動在北京天安門的那個情況,到後來十幾年,西方國家軍事上制裁,武器上不供應中國。所以說我們在海外所鬧的事情反而給中共拖了手腳。

主持人:好,謝謝林先生。我們再接一下曼哈頓余先生的電話,余先生請講。對不起,余先生掉線了。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熱線直播節目的內容是:「中日東海協議是否出賣中國的利益?」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發表意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那我們可不可以先請郭先生來回答一下北京倪先生的問題?

郭岩華:關於國內的輿論,大家都知道,共產黨對於輿論的控制是空前絕後的,它不但把所有的平面媒體封鎖掉,連網絡媒體也相當的嚴,實際上我在《人民日報》經常會有一些專欄發表,我幾乎每天都發表很多文章,有些是我們寫的、有些是我們轉貼的。

關於東海氣油田這個問題,至少每天都有貼十幾、二十篇文章上去,但上面只顯示幾篇而已。這幾篇只是對中共批評不是太狠,對日本譴責很深,講道理的,沒有罵中共的才能顯示出來,其它的就更慘了。

我們幸好還有專欄,如果沒有專欄的話,我搜尋了一下很多國內網站根本就沒有一點聲音,這就是共產黨為什麼會在這個問題上出錯的原因,就是因為它禁止了言論,愚弄別人也愚弄了自己。最可怕的就是,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實際上所謂的「秘密外交」是害人害己,它對自己的錯誤都不知道。

主持人:剛剛倪先生還問了一個問題,說胡錦濤花人民和國家的錢來請耶魯大學的師生到中國去訪問,這在程序上是不是也是合法的?

郭岩華:嚴格來講,做為一個人民政府應當首先是得到人民許可,受到人民授權以後,政府才會做這件事。那共產黨它不是人民選出來的,它的合法性本身就有問題,像類似這種邀請這些師生,他做出更多喪權辱國的事情也是非常常見的,所以這種花人民的錢,然後自己又作秀去拉名聲的事情太多了,這嚴格來講是不合法的。

主持人:李博士?

李天笑:就胡錦濤邀請的事來說,行政上是不合法的,因為行政方面他沒有這個權力。比方說在美國的話,邀請學生是由國會撥款或富布賴特基金,或者通過人民選出來的議員所決定的,這個財政權是在議會,行政上是沒有這個權力的。這是一點。

再有一個,台灣的丁先生講奧運之後再看它賣不賣國,實際上現在已經在賣國了。很明顯的,第一、你是把「共同開發區」建在中國的大陸架這個區域,是中國的領土,你卻讓日本人來開發。

再一個,春曉油田本身就是中國的油田,不是讓不讓它來,它根本沒有資格來,什麼洩油,都是無理取鬧的問題,所以它現在就是賣國,用不著等到奧運之後。

它正是為了用這個東西討好日本人,讓日本的福田來參加,帶動歐洲和美國政要來參加,為它自己在國內沒有合法性,來進行國際上的背書,做給中國老百姓看,你看這麼多外國人來了,說明我不管怎麼打壓你們,你們沒選我,但外國人承認我,那它就達到了目的。所以說這完全站不住腳。

再一個,科羅拉多林先生講到中共現在好像…

主持人:科羅拉多林先生說,因為國際對中國曾經武器禁運,很多好的武器不賣給中國,他還說海外的人要給中共壯膽,要配合中共,這樣中共才能有膽氣,才不會喪權辱國,我不知道這種邏輯您怎麼看?

李天笑:那林先生說現在就應該支持中國出賣大陸架,出賣東海領土,對不對?這完全是站不住腳的,這個時候你就是要譴責它,要制止它。但是現在中國人民很可悲,沒有任何權利,比方說你現在不能像五四運動的時候,那個時候你還可以抗議「二十一條」,不讓它簽訂,最後還火燒趙家樓,現在你行嗎?不行!

中共所有的都用暴力、謊言…它的謊言是欺騙老百姓沒有知情權,就像第一個倪先生講的,它現在對國內所有中國人封殺,你看不到條約內容是什麼,所以你就沒辦法發言。

再一個就是網絡上的封殺;還有一個就是用它的媒體發聲,比方一些媒體就說「日本佔小便宜,中國吃了虧」,這是無稽之談;還有人說「中日協定掐住了日本的咽喉」,完全是顛倒黑白,非常可笑。

主持人:好,陳先生?

陳破空:首先謝謝臺灣丁先生的問候。臺灣丁先生說到奧運會之後,中共解放軍的海軍跟日本會算總帳,我跟你打賭,絕對不會。因為中共在戰略考慮的時候,已經吸取了滿清時代的教訓。

當時滿清時代也是發展經濟,但是不改革政治。結果日本經過明治維新和君主立憲,日本的制度換新了,人心凝聚,日本當時的海軍在亞洲是屬於弱勢,而滿清的海軍是世界第四,亞洲第一,但是在黃海決戰就是甲午海戰,滿清海軍是全軍覆沒。

滿清海軍全軍覆沒,也就是北洋水師全軍覆沒之後,它的國威被打掉了;打掉了之後,進而受到人民的反對;受到人民的反對,滿清就在人民起義中覆滅了。所以中共在吸取這個教訓,中共斷然不敢跟日本開戰,因為中共現在的情況和滿清一樣。

當時滿清說「千年未有之變局」,中共說「前所未有的發展和盛世」,都一樣的,它在窮兵黷武,它在發展海、陸、空軍的時候,制度沒有改變。一個落後的制度、一個腐敗的官場、一個渙散的人心,如果這個時候和國外交戰,腐敗的軍隊必然失敗或者全軍覆沒。

在國內得不到老百姓支持的情況下,當你在海外打了敗仗回到國內的時候,就會受到人民的唾棄,人民就可能把你從洪流中席捲。所以中共吸取滿清時代的教訓,斷然不敢對外開戰。

所以在這時候我和你打賭,它不是靠近奧運會才賣國,它是遠離奧運會時就賣國,奧運會時它會鴉雀無聲。那什麼時候會跟日本算總帳呢?就是當民主政府建立,民主制度在中國實現,我們算了共產黨的總帳,我們才能算日本人的總帳。所以謝謝丁先生的指教。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接一下華盛頓DC《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的電話,章先生您好!

章天亮:你好!安娜,各位嘉賓好!時間很短,我只是發表一點看法。我發現大陸有許多人常常把中共不喜歡的人罵為「賣國賊」,而且是群情洶洶,不惜使用語言暴力。

比如上次像杜克大學王千源就是希望漢人能夠和藏人坐下來好好談一談,根本不涉及主權問題的時候,王千源就被罵為「賣國賊」,很多人甚至對她進行死亡的威脅。

我們再看到那時海外很多國家都有幾千個中國人集會,好像那些人非常在意西藏的主權。當中共簽訂東海賣國協議的時候,我就不知道那些罵王千源「賣國賊」的人去了哪裡?江澤民出賣北方領土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時候,這些人去了哪裡?

對這些不能馬上從俄羅斯收回來的北方領土,為什麼中共不說我們和俄羅斯「共同開發」,那些現在不能馬上收回來的領土,我們能不能跟俄羅斯共同開發?反而是在我們已經有實際的法理基礎的東海大陸架,在這個地方提出了「共同開發」。所以中共是一個賣國的黨,這是毫無疑問的。

另一方面,不僅中共在賣國,我想那些追隨中共的人其實是在縱容中共賣國,儘管他們常常以「愛國者」自居,但是這些人其實愛的是共產黨。我們從這裡邊看到「共產黨」和「中國」根本就是兩回事情。那些追隨共產黨的人,他們好像很在意西藏主權,是因為當初共產黨在意西藏;他們不在意東海,是因為共產黨不在意東海。

所以一個真正的愛國者不會看共產黨的臉色,他會真正從國家的前途、人民的利益出發。而且一個人真正愛國的話,不應該去追隨賣國的共產黨。好,謝謝!

主持人:謝謝章先生!我們還有1分鐘,李博士?

李天笑:我想章天亮先生講的這兩點非常重要。為什麼會鴉雀無聲?因為中共講的愛國實際上是「仇恨」,為什麼呢?像美國的愛國主義是講獨立戰爭、美國的民主自由價值等等;中國的愛國是講怎麼把自己的恥辱拿出來繼續民族的仇恨。

這樣的話,當這次沒有仇恨,你要它主動奉獻,你不能用仇恨,所以愛國主義全都沒有了,那麼這是假的愛國主義。再有,它講的愛國是和黨一致,現在黨要和日本簽訂協議要賣國,你還愛什麼國?你是愛黨所以就不應該發聲了。

主持人:今天很抱歉,我們時間已經到了,非常感謝三位精采的評論和分析,也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的收看和您的參與。我們也希望這次節目能夠讓您思考到底什麼是「愛國」?什麼是「賣國」?應該支持什麼?應該反對什麼? 謝謝各位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7-09 7: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