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筱心情日記】修車記

小筱

(作者提供)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週日,我騎著摩托車剛回到家門口,車子熄火了。再怎麼使勁都是啟而不動。這已經不是頭一回了。上一回,市區的修車廠老闆說是要彈缸,估計得花上幾天時間修理,費用在6,000元左右。這對摩托車而言算是大修了,衡量考慮下……最後要求暫時先讓車子能動就好。這回又故態復萌,我打電話給居家附近的另一家修車廠,請他們過來吊車。

當時時間是上午八點半,電話一打通,問老闆:「老闆您好,請問您們幾點開始上班?」老闆極度不悅的口吻回答我:「關你什麼事!」我楞了一下,幾分納悶。心想:「該不會是我打錯電話了?或是我沒預先說清楚吧!還是打擾到老闆休息了?」於是補充說明著:「因為我的摩托車不能動了,想麻煩您們過來載車子去修理。」

老闆很快的開了卡車過來,並且不到半天的功夫便來電通知我修理好了!沒想到這回只花了600元,倒是把問題解決了!老闆詳細的向我說明摩托車的結構和原理,告訴我排煙管沒有冒白煙不需要彈缸,是點火電池不穩定造成啟動困難。我雖然不懂這些,但感受到老闆信心十足,非常用心的在解決問題,他告訴我,還騎了十多公里路程確定車子狀態良好後才通知我的。他說:「10天內要有問題,修繕費如數退還。這樣你放心些!」

當我聽著老闆娓娓道來時,內心想著自己在與其講電話的當下,曾逕自先入為主懷有成見,認為這老闆一定是位性情暴躁的人。但是在他那黑黝黝曬得粗糙皮膚外表下,所呈現的卻是股平和、負責、穩重和充滿耐心的態度。

心理的成見,先入為主的刻版印象往往容易影響了自己的正確判斷。記得我擔任四年級班導時,他班的老師紛紛提醒我,某某學生要多下功夫點。點點滴滴的意見使我感到煩憂。

原來該名學生不管任何老師說什麼,他完全不加理會。眼神中彷佛聽不著看不見你似的,隻字不語。不管如何交流,他形同間隔在自我的世界中。當時我確實多少受了其他老師的影響,認為這名學生不好交流。

有一回,他跌傷了,血不斷的流著。就在我小心翼翼的幫他消毒包紮時,他看著我,開始注視著我,跟我說話了。那一個學期結束時,他送我一本小相簿,裏面裝滿了他的相片,原來他還學著劍道,相片中的他拿著竹刀,睿智的眼神完全不同於課堂上的他。我開心的對他笑著,他也回給我難得一見的笑容。漸漸的他願意將生活中的事與我分享了。

我提醒自己:放下自以為是、先入為主的觀念,正面的理解他人,心靈間的溝通就不是那麽困難的。

(如果您想跟小筱進一步連繫、交流,歡迎e-mail到g9200.g9200@msa.hinet.net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晚看到新聞報導,一女性在店中購物時,遭到一名男子公然性侵。旁邊有另一位女性顧客撞見了,用手機拍下整個過程。那男子跪地苦苦哀求俯首認罪,深恐妻兒熟人見到錄像,顏面全無前程盡毀。
  • 前幾天網友問我:「我被通知中獎了。……真的假的啊?」不管是在網絡上,或是生活中,我都遇到過這樣的事情。甚至我沒有訂閱的雜誌也通知我「恭喜您非常幸運的在x 萬名名單中,被電腦抽中為中獎名單。請攜帶身分證至xxxx領獎。」
  • Ben、千千和我,在工作上是默契十足的。這無間的默契來自於──當我們有不同意見時,都能坐下來交交心,無所不談,學習對方的好,想想自己哪塊還能做到更好,然後彼此協調、補足。有時深感能有這樣相處的朋友,彌足珍貴且由衷珍惜,也從中互相促進、向前邁進。
  • 有一回收到一份生日禮物,打開來一看,是一個骷髏頭,樣子挺恐怖的,晚上還發著綠光。這讓我聯想到,也曾經在百貨公司見過製造成八腳蜘蛛、蟑螂、毛毛蟲等各式嚇人的玩具。心裡不免打了個問號。
  • 週日上午,跟往常一樣早起到學校煉功。清晨6點40分,已經煉好5套功法,我留在學校裏讀了約1小時的書,帶著踏實而愉快的心情回家。途中邊拍了些風景,感覺鏡頭捕捉到的不只是景色,更溶入在清晨柔和的陽光中與清晰寧靜的天空下。
  • 莛莛在父親任教的中學就讀,她告訴今年上小學二年級的弟弟小頡:「以後你讀國中時,千萬不要在爸爸班上,不然無論你成績多好,人家都會說你爸爸對你洩漏考試題目。」
  • 在網路上多年,常常會遇到一些大陸網友要我寄錢給他們的。原因呢?不約而同的說及,他們的父親,爺爺或是其某某人得了癌症,救人用。或是希望我能寄給他們手機、電腦等,將感激不盡。

    我總是告訴對方,或許真的需要急用,但是要「學會承擔」。

  • 平時與人說話,總習慣看著對方的表情。可以從其神情中捕捉到他的心情,也自然的透過表情來回應,既不打擾對方說話,又能有所互動。當我沒能聽懂時,對方也會從我疑惑的表情中幫助我理解其心意,是一種心靈上很好的交流。
  • 我和興子(化名)在一起有一年了。他真的很好。在中國不知道還有多少這種人了。他生活很儉樸,去年夏天的時候,一天只吃一包麵條。我看他很辛苦,而且還要學習,就搬去和他一起住。
  • 今天,一位網友打電話找我,告訴我他跟我一樣,都是法輪功學員。我知道自從99年後,大陸不少學員的書全被沒收了,所以我總會問對方:「有沒有書?需要什麼資料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