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佳人—飄(221)

《Gone with the Wind》
瑪格麗特.密契爾(Margarent Mitchell)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五十七章

  一個月以後,瑞德把思嘉送上到瓊斯博羅去的火車,那時她身體還沒復元,顯得憔悴又消瘦。韋德和愛拉跟她一起去,他們默默地看著母親那張安靜而蒼白的臉。他們緊靠著百里茜,因為連他們那幼小的心靈也感覺到了,母親和繼父之間冷淡而不近人情的氣氛中有著某種可怕的東西。

  思嘉儘管虛弱,但還是決定回塔拉去。她覺得如果再在亞特蘭大待下去,哪怕是一天也會悶死的。因為她的心整天被迫在有關她當前處境的種種無益思索中轉來轉去,實在厭煩透了。她身上有病,精神上又疲憊不堪,像個在夢魘中迷惘恍惚找不到方向的孩子。

  正如她曾經在入侵的敵軍面前逃離亞特蘭大那樣,她如今又在極力逃避它,並盡力把當前的煩惱排斥腦後,並且使用了以前那種自衛的辦法:「我現在什麼都不去想它,否則我會受不了的。明天到了塔拉再去想吧。明天就是另一天了。」彷彿只要回到了家鄉那寧靜的棉花地裡,她的一切煩惱便會煙消雲散,她就能夠將那些凌亂的破碎的思想構造成為可以享用的東西了。

  瑞德望著火車駛出車站,直到看不見了為止;他臉上始終是一片苦苦思索的表情,一點也沒有歡送的感覺。他歎了口氣,便打發馬車走了,自己跨上馬沿著艾維街向媚蘭家跑去。

  那是個溫暖的早晨,媚蘭坐在葡萄籐遮蔭的走廊上,身邊的縫補籃裡堆滿了襪子。她看見瑞德下了馬後,將韁繩扔給站在路邊的那強壯的黑人孩子,心裡便一陣驚慌,不知道怎麼辦好。自從那太可怕的一天……思嘉病成那樣,而他又偏偏喝得爛醉以來,她一直沒有單獨跟他見過面。媚蘭甚至不願意去想「醉酒」這個詞。在思嘉康復期間她只偶爾同他說幾句話。她發現在這些場合她很不好意思接觸他的眼光。不過他在那時候卻像往常那樣泰然自若,從沒用言語眼色表露過他們之間曾發生那樣一幕情景。艾希禮曾經告訴過她。男人往往記不起酒醉後說過的話和做過的事,所以媚蘭衷心乞求巴特勒船長把那天的事情全部忘掉。她覺得她寧願死也不願知道他還記得的那天晚上的傾訴。他沿著便道走過來,她感到十分尷尬、渾身膽怯,臉上也泛起了一片紅暈。

  不過,他也許只是來問問小博能不能在白天跟邦妮一起玩。他總不會那樣無聊,居然跑來對她那天的行為表示感謝吧!

  她站起身來迎接他,像往常那樣驚訝地發現,這麼魁梧的一個男人走起路來竟如此輕捷。

  「思嘉走了?」

  「走了。塔拉對她會有好處的。」他微笑說。」有時候我覺得她就像大力士安泰那樣,一接觸大地母親便變得更加有力。叫思嘉過久地離開她所愛的那片紅土地,那是不可能的。那些茂密的棉樹比米德大夫的滋補藥品對她更有效果呢。」「你要不要坐坐?」媚蘭說,兩隻手在微微顫抖。他的身材那麼高大魁酲,而特別魁偉的男人總是叫她惴惴不安的,他們好像在放射一種力量和旺盛的生機,使她感到自己比原來更瘦小更軟弱了。他顯得那麼黝黑剛強,肩膀上那兩堆笨重的肌肉把一件白色亞麻布上衣撐成那個樣子,她看著都要膽寒。這樣強壯而粗野的一個男人,她居然親眼看見服服帖帖地伏在自己腳邊,現在看來似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她那時還把那個滿頭黑髮的腦袋抱在膝上呢!

  「唔,天哪!」她想起來就很難過,不覺臉又紅起來了。

  「媚蘭小姐,」他輕輕的說:「我在這裡使你不安了吧?你是不是寧願我走開?請坦白說吧。」「唔,他還記得!」她心想。「而且他還不知道我有多麼不好意思呢!」她抬頭望著他,好像要懇求他似的,但突然她的尷尬和惶惑都消失了。他的眼光是那麼寧靜,那麼溫和,顯得那麼通情達理,以致她驚訝自己怎麼會那樣愚蠢竟發起慌來了。他的面容看來很疲倦,而且她吃驚地覺得還有點悲傷的神色呢。她怎麼居然以為他那麼缺乏教養,會把兩人都寧願忘卻的事情重提起來啊!

  「可憐的人,他為思嘉傷心得這樣了。」她暗暗想,一面裝出笑臉來對他說:「你請坐,巴特勒船長。」他沉重地坐下來,看著她把縫補的東西重新拿起來。

  「媚蘭小姐,我特來請求你幫個大忙,」他撇著兩隻嘴角微微一笑,「在一個騙局裡請幫我一個忙,而且這個騙局我知道你會有點害怕的。」「一個……騙局?」「是唉!說真的,我是來跟你談一筆生意。」「唔,天哪。那你就最好去找威爾克斯先生。我對生意經可一竅不通。我沒有思嘉那樣精明呢。」「我是怕思嘉太精明了,反而對她自己不利,」他說:「所以我才要跟你談這件事。你知道她……她病得多厲害。她從塔拉回來以後,就會拚命忙那家店舖和幾個廠子的,因此我恨不得讓它們哪個晚上給炸掉才好。我非常擔心她的健康啊,媚蘭小姐。」「是的,她幹得也實在太過量了。你一定得讓她放手並照顧自己的身體。」他笑了。

  「你知道她多麼固執。我從沒開口跟她爭論過呢。她就像個任性的孩子。她還高興讓我幫助她……不高興任何人去幫助她。我曾經設法勸說她賣掉那幾個廠子裡的股份,但是她不願意。因此,媚蘭小姐,我才跟你商量來了。我知道思嘉只願意把那幾個廠裡的股份賣給威爾克斯先生,別人誰也不給,所以我要威爾克斯先生去買過來。」「唔,我的天!那倒是很好,不過……」媚蘭突然打住,咬著嘴唇不說了。她不能對一個局外人談金錢上的事情。也不知怎麼,無論艾希禮從那這木廠掙了多少,他們好像總是不夠用。他們幾乎省不下多少錢,這使她很傷腦筋。她不明白錢都用到哪去了。艾希禮給她的錢是足夠日常家用的,可是一旦需要特殊開支就顯得緊張了。當然,她的醫藥費花去不少,還有艾希禮從紐約訂購的書籍和傢具也是要付錢的。此處,還要給那些住宿在他家地下室裡的流浪兒提供吃的穿的。

  何況艾希禮這個很講義氣,凡是曾經參加過聯盟軍的人只要向他借錢,是從來不想拒絕的。而且……「媚蘭小姐,我想把所需的那筆錢先借給你們,」瑞德說。「你能那樣就太好了,不過我們可能永遠也還不清呢。」「我不要你們還。別生我的氣啊,媚蘭小姐!請聽我把話說完。只要我知道,思嘉用不著每天辛辛苦苦,趕車跑那麼遠的路到廠裡去,那就給我償還得夠了。那家店舖會夠她忙的,也夠她開心的了。……難道你還不明白嗎?」「唔……明白……」媚蘭猶豫不決說。「你要給你孩子買匹小馬,是不是?還要讓他將來上大學,到哈佛去,參加大旅遊到歐洲去?」「唔,當然了!」媚蘭喊道,她總是這樣,一提起小博就喜笑顏開了。「我要讓他什麼都有,不過……是呀,在眼前人人都這麼困難的時候……」「總有一天威爾克斯先生會憑那幾個廠子賺起一大筆錢的,」瑞德說。「我很希望看到小博具備他理應得到的那些優越條件呢。」「唔,巴特勒船長,你這人真狡猾!」她微笑著大聲說。

  「你是在利用一個母親的自豪心理嘛!我現在把你看得一清二楚了。」「我希望不是這樣,」瑞德說,他眼睛裡第一次流露出光輝。「現在說,你究竟要不要我借給你這筆錢?」「可是,這個騙局從哪兒搞起呢?」「我們要合夥同謀,騙過思嘉和威爾克斯先生兩個人。」「啊,我的天!我可不能這樣!」「要是思嘉知道了我在背著她搞陰謀,哪怕是為她好……那,你是知道她的脾氣的!我還擔心威爾克斯先生會拒絕我提供給他的任何貸款。所以他們兩個誰都不能知道這笑錢是從哪裡來的。」「唔,可是我相信威爾克斯先生不會拒絕,如果他明白事情真相的話。他是非常愛護思嘉的嘛。」「是的,我也相信他很愛護她。」瑞德真切地說。「不過他還是要拒絕的。你知道威爾克斯家的人都是何等的傲慢唉!」「啊,我的天!」媚蘭痛苦地喊道。「我但願……說真的,巴特勒船長,我決不能欺騙我的丈夫。」

  「即使是為了幫助思嘉也不行嗎?」瑞德顯得很傷心。「可她是非常愛你的呢!」媚蘭眼睛裡閃爍著淚花。

  「你知道,我為了她可以做世界上任何的事情。我永遠永遠也報答不了一半她對我的幫助。你知道。」「是的,」他坦率地說,「我知道她為你做過些什麼。那你能不能告訴威爾克斯先生,說這筆錢是某一位親屬在遺囑中留給你了?」「唔,巴特勒船長,我沒有一位親屬留下過一個子兒的遺產呢!」「那麼,要是我通過郵局把錢寄給威爾克斯先生而不讓他知道是誰寄的,你願不願意關照用這筆錢去買那幾個木廠,而不至……嗯,隨便用在那些貧困的聯盟軍退伍軍人身上呢?」起初她對他最後兩段話感到氣惱,彷彿那是在批評艾希禮,可是看見他滿懷理解的笑容,也就回報他以微笑了。

  「我非常願意。」

  「那就這樣決定了?讓我們嚴守這個秘密好嗎?」「可是我從沒對我丈夫保守過什麼秘密呀!」「我深信這一點,媚蘭小姐。」她望著他,覺得她一向對他的看法有多麼正確,而其他那麼許多人全都錯了。人們說過他殘忍,愛作弄人,沒有禮貌,甚至還不誠實。儘管有不少公正的人現在承認他們以前錯了。好啊!她可是從一開始就知道他是個好人呢。她從沒受到過他別的什麼待遇,只有最和善的態度,周全的考慮,絕對的尊敬,以及多麼深切的理解啊!而且,他那麼熱愛思嘉!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媚蘭每次從思嘉房裡出來,都看見瑞德坐在自己的床上,房門開著,觀望著穿堂對面那扇門。他房裡顯得很凌亂,到處是香煙頭和沒有碰過的碟碟食品。床上也亂糟糟的,被子沒鋪好,他就整天坐在上面。他沒有刮臉,而且突然消瘦了,只是拚命抽煙,抽個不停。他看見她時從不問她什麼。
  • 不過這滿腔的怒火很快也冷下去了。最近以來,有那麼多本來很熱衷的東西都已不復存在。要是她能夠重新得到艾希禮的刺激和光彩……要是瑞德能夠回家來逗她歡笑,那就好了。
  • 瑞德走了已經三個月了,在這期間思嘉沒有收到過他的任何音信。也不知道他到了哪裡,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其實,他究竟還回不回來,她心裡根本沒個數。在這幾個月裡她照樣做自己的生意,表面做得是很神氣的,可心裡卻懊喪得很。
  • 思嘉知道艾希禮把名譽看得比生命還重,他現在一定覺得非常痛苦。他也和思嘉一樣,被迫接受了媚蘭的庇護。思嘉一方面懂得這樣做的必要性,而且明白他之所以落到這個地步主要應當歸咎於她,不過作為女人她想如果艾希禮把阿爾奇斃了,並且向媚蘭和公眾承認了一切,她還是會更加敬佩他的。
  • 就在一個小時之前,瑞德帶著邦妮和百里茜離開了這個城市,這樣一來思嘉便不僅僅又羞又惱,而且感到寂寞了。再加上她在跟艾希禮關係中的內疚以及媚蘭給她的庇護,這個負擔她實在承受不起了。要是媚蘭聽信了英迪亞和阿爾奇的話,在宴會上損了她,或者只冷淡地招呼了她,那她可以昂起頭來,使用種種可能的武器給予回擊。
  • 思嘉感到瑞德銳利的目光在盯著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思會都表現在臉上了,但這時她全都置之不顧了。艾希禮正在流血,說不定還會死去,而且是她這樣一個愛的他的在他身上打了這個洞。她恨不得馬上衝過去,跪在床邊,把他摟在懷裡親吻他。但是她兩腿發抖,進不了屋。
  • 她知道瑞德和艾希禮並沒有醉,她也知道媚蘭也明白他們並沒有醉,可是這個平時溫和,文靜的媚蘭,現在為什麼當著北方佬的面像潑婦一樣大喊大叫,非說他們兩個人醉得走不了路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