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撒哈拉沙漠 沙丘滑沙

詹靜琪 撰文、攝影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客棧老闆貼心的為旅客在湖邊擺放一張桌子和四張椅子,供大家休憩、喝下午茶。另外還在湖畔停放一艘白色小舟,不怕擱淺的旅客可以試划看看。當我散步回到旅館,就下定決心不再去看其他客棧了,今晚決定要在這裡住下來。Younes建議我住私人套房,內附衛浴設備、熱水,以及一份晚餐,只要200 Dirham,而且晚上室內還有即興的音樂演出,聽起來還真是不錯的組合呢!

辦理住房手續後,Younes帶我上二樓屋頂天台遠眺三百六十度的沙漠和湖泊全景,我心想:「這一切真的很值得!」接著再回到一樓參觀餐廳、員工宿舍,順便熟悉一下周遭環境。散步到屋外,聽到附近傳來動物嘶吼的怪聲音。

「走!我帶你去看看圈養的駱駝家族。」Younes說。

高精度圖片
屋內向大門口的景色。

頭巾差點變駱駝飼料
由天然稻草和泥土所構成的矮牆中,圍住的正方形區域就是駱駝園。在園區門前有一箱鐵桶,我好奇地掀開笨重的蓋子,裡頭裝滿駱駝的乾糧,味道跟我家的狗餅乾、貓餅乾沒什麼兩樣,唯一少的是七彩可愛圖案。

前腳一踏進園區,我馬上就聞到一股夾雜著稻草、飼料和糞便的味道,為了尊重駱駝兄弟們,我沒有捏著鼻子逛牠們的地盤!Younes突然玩心大發,看到從駱駝背上拆下的椅墊擺在地面,興奮得像小孩子看到旋轉木馬般,開心的坐上去駕馭一番。他拿著我的相機,慫恿我去跟駱駝拍照,並要我更靠近駱駝一點,拍出來的照片才會好看。可是這群動物因為會怕生,不停在我旁邊跺腳騷動且不斷發出不友善的吐氣音,結果他捕捉到的是我頭巾差一點被駱駝啃掉的驚險鏡頭!而左手邊的那隻駱駝,似乎很得意於捉弄了遊客,竟露出整排的牙齒彷彿在偷笑!

高精度圖片
Younes拍下我的頭巾差一點被駱駝嗑掉的驚險畫面!

沙丘滑沙去
下午時分,Younes拿出白色和藍色各一條長巾讓我選擇,因為稍後要走入沙漠,所以一定要穿上當地著名遊牧民族藍人(Blue Man)的傳統裝扮。他用長巾先在我額頭上一圈圈繞緊後,其他部分則接著繞住脖子和臉部,萬一遇到風塵暴時,透氣的布料除了可以保護五官、避免進沙之外,還能從空隙中看見行徑。

Younes扛了一個閒置在牆邊的滑板,他要帶我深入沙丘玩第一項活動——滑沙。而我則在後面悠閒的漫步,重點是不要跟丟就可以了。我踏在人煙稀少的沙地,欣賞如腦紋般複雜卻井然有序的波紋,這些都是風的傑作。

Younes的腳力真不是蓋的,在沙地上依然健步如飛;我這個都市人卻一直不斷和軟沙拔河,在後面追趕的結果是把自己累得像條狗。終於來到沙丘底部,抬頭仰望不知高達幾十層樓的沙堆,想要享受從高處滑下來的快感,還得先辛苦爬上頂端。這是一場耐力賽,剛開始還能以四肢一鑿一踏的狗爬式在將近垂直的沙壁上攀爬,即使冷風颼颼從臉上吹過,我還是爬得滿頭大汗,這時包得密不透風的頭巾,彷彿成了極大的累贅,身體一股熱氣急著找出口,眼前開始冒出滿天金星,深怕自己是第一個在爬沙丘中暈倒的人,真是要命啊!

高精度圖片
Younes已經在沙丘頂端等我,我爬得滿頭大汗,真是要命!

高精度圖片
Younes拿著滑板,帶領我前往沙丘。

爬到後來,雙腳已經完全無力,每踏出一步,重力加速度即在軟沙上發揮作用,便快速倒退兩步,眼看Younes已在沙丘頂端等我,我還身陷在沙堆中掙扎,最後真的只靠意志力和好勝心,終於在二十分鐘後,氣喘如牛的爬上了頂端。此時Younes已拿著滑板當枕頭,身體躺平在沙丘上小憩了一會兒。

還好趕上了日落的精采時段,我居高凝望著夕陽將上千個高低起伏的小沙丘照得黃澄澄,形成一望無際的綿延沙海。趁著撒哈拉日落之際,我們兩人一前一後坐在滑板上,沿著沙丘稜線找到一處制高點,在Younes一聲令下,我緊抓住他的肩膀,「咻」一聲俯衝直下,因為沒有碟煞的裝置,我們兩人在沙底摔得「狗吃沙」,但我還是開心的在沙谷中連翻了幾圈,真有說不出的過癮!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我們連續滑了三次,不知不覺回到了地面,趁著天色尚有餘光,沿著原路快步走回客棧。

高精度圖片
撒哈拉落日的餘暉與Younes頂著滑板的剪影。

高精度圖片
Younes與撒哈拉落日。

晚餐,我選擇在露天的院子享用,伴著滿天星斗,聽著屋內大家拿起手鼓和鐵器即興演奏、當地人吆喝唱起民謠,原本在旁觀看的一對日本情侶,也忍不住技癢加入打鼓行列,讓看似寂靜的撒哈拉夜晚,氣氛High到最高點。

--摘自 華成圖書《摩洛哥,北非冒險之旅》@

高精度圖片
營區側門,用鮮豔亮黃色的布和棕櫚樹葉製成拱門。

高精度圖片
當地的游牧民族都改騎達可達小綿羊摩托車代步。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8-29 7: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