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古文觀止】東漢 蔡琰:悲憤詩

作者﹕蔡琰

(圖/clipart.com)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蔡琰﹝音:眼﹞,是漢代著名學者蔡邕的女兒,博學多才,精通音律。東漢末年,天下大亂,她為胡兵擄掠,身陷南匈奴十二年,生了兩個兒子,後為曹操贖回。回國之後,寫了這一篇著名的悲憤詩,抒發自己坎坷的人生遭遇,也見證了時代的動亂。)


漢季失權柄,董卓亂天常,志欲圖篡弒,先害諸賢良。逼迫遷舊邦,擁主以自彊。海內興義師,欲共討不祥。卓眾來東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來兵皆胡羌。獵野圍城邑,所向悉破亡。斬截無孑遺,尸骸相撐拒。馬邊懸男頭,馬後載婦女。長驅西入關,迥路險且阻。還顧邈冥冥,肝脾為爛腐。所略有萬計,不得令屯聚。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語。失意幾微間,輒言斃降虜:「要當以亭刃,我曹不活汝!」豈敢惜性命?不堪其詈(音:力)罵。或便加棰杖,毒痛參並下。旦則號泣行,夜則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無一可。彼蒼者何辜,乃遭此厄禍?

邊荒與華異,人俗少義理。處所多霜雪,胡風春夏起。翩翩吹我衣,肅肅入我耳。感時念父母,哀嘆無終已。

有客從外來,聞之常歡喜。迎問其消息,輒復非鄉里。邂逅徼(音:邀)時願,骨肉來迎己。己得自解免,當復棄兒子。天屬綴人心,念別無會期。存亡永乖隔,不忍與之辭。兒前抱我頸,問母欲何之?「人言母當去,豈復有還時?阿母常仁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顧思?」見此崩五內,恍惚生狂痴。號泣手撫摩,當發復回疑。

兼有同時輩,相送告離別。慕我獨得歸,哀叫聲摧裂。馬為立踟躕(音:持除),車為不轉轍。觀者皆歔欷,行路亦嗚咽。

去去割情戀,遄(音:傳 )征日遐邁。悠悠三千里,何時復交會?念我出腹子,胸臆為摧敗。既至家人盡,又復無中外。城郭為山林,庭宇生荊艾。白骨不知誰,縱橫莫覆蓋。出門無人聲,豺狼號且吠。煢煢(音:窮)對孤景,怛(音:答)吒詫靡肝肺。登高遠眺望,神魂忽飛逝,奄(音:眼)若壽命盡。旁人相寬大,為復彊視息,雖生何聊賴?

託命於新人,竭心自勖(音:序)勵。流離成鄙賤,常恐復捐廢。人生幾何時,懷憂終年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釋】

亂天常:違背天理。
逼迫遷舊邦:指董卓迫漢獻帝遷都長安。
彊:同「強」。壯盛、健壯。
不祥:指董卓。
卓眾來東下:董卓派諸將東下對抗山東義軍。
平土:平原;指中原。
孑遺:殘留、獨存。此指遺種。
尸骸相撐拒:屍骸相疊支撐。
還顧:回顧。
邈冥冥:渺遠迷茫的樣子。
肝脾為爛腐:比喻極為悲痛。
所略:所俘虜。
屯聚:聚集。
失意幾微間:極小的事情不合董兵之意。
亭刃:亭,放置;指殺害。
我曹:我輩;指董卓的士兵。
詈罵:辱罵。
彼蒼者:指上天。
華:中原。
翩翩:輕飛的樣子。
肅肅:形容風聲。
邂逅:偶然相遇。
徼:請求。
骨肉來迎己:請求中原親人來迎回自己。
天屬:自然關係所結合的親屬。此指直母子天性。
綴:連結。
乖隔:分離。
五內:心、肺、肝、脾、腎五臟。因位於人體內,故稱為「五內」。
踟躕:猶豫不決。
轍:車軸。
歔欷:悲傷抽噎。
遄征:疾走、快行。
遐邁:遐,遙貌;邁,行走。
中外:中表兄弟。
荊艾:灌木野草。
煢煢:孤獨無依的樣子。
怛吒:驚痛悲惻。
靡肝肺:指傷心。靡,爛也。
奄:忽然。
旁人相寬大:旁人關心寬慰。
視息:只能用眼睛看,用鼻子呼吸,含有偷生苟活之意。
賴:依賴。
新人:指董祀;蔡琰回國後,曹操令嫁給陳留人董祀。
捐廢:拋棄。


【作者簡介】

蔡琰(177年-?),原字昭姬,晉時避司馬昭諱,改字文姬,陳留圉(今河南杞縣)人,為蔡邕的女兒,博學有才,通音律,是建安時期著名的女詩人。

初嫁衛仲道,夫亡無子,歸寧於家,後為董卓部將所虜,十二年流落匈奴,嫁南匈奴左賢王,生二子。

建安十二年(西元207年),曹操遣使以重金贖回,再嫁陳留董祀。

後來董祀犯罪論死,蔡琰親自向曹操求情,時值嚴冬,史載“蓬首徒行,叩頭請罪,音辭清辯,旨甚酸哀,眾皆為改容。”曹操最後同意為董祀赦免。

傳世有《悲憤詩》二篇,以及長詩《胡笳十八拍》一篇,敘述了文姬一生不幸的遭遇。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8-08-24 02:25:02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8/8/24/n22395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