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活在愛中的秘訣(十一)

黃維仁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歷年來的婚姻實證研究指出,在夫妻許多互動行為之中有四種行為最具殺傷力。在前文中我們已經討論過‘輕視、否定’與‘防衛、反擊’兩個婚姻終結者,而這兩個終結者又會導致其餘兩個婚姻殺手:‘築牆逃避’與‘負面詮釋’之產生。

  ‘築牆、逃避’(“Stone-walling”、“Withdraw”):在夫妻意見不合或爭吵之時,極為常見的一個現象是,有一方急著要把問題談完,而另一方卻忙著逃避,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甚至希望那些令他敏感不安的話題根本就不被提起。這種‘築牆、逃避’的行為可以從許多不同的地方被偵測出來。逃避的一方可能在對話中離開現場,他也可能顧左右而言他,企圖改變話題;他也可能頻頻點頭,有口無心地快快贊同另一方的意見,希望另一方不再追逼;最可怕的,是他開始‘築牆’,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練成金鋼不壞之身,刀槍不入。

  當這‘築牆’之婚姻終結者,出現在夫妻對話上,聽的一方一片死寂,一點反應都沒有,讓說的一方覺得石沉大海,像在對一片石牆說話,一顆火熱的心被拒於千里之外,沒有任何溫情,只有陰暗之冷酷。

  兩性的差異

  實證研究發現,大約有85%的‘築牆’者是男性。的確,舉世皆然,在婚姻與親密關係中女性大多扮演‘追逐者’(“Pursuer”)的角色,而男性大多扮演‘逃避者’(“Distancer”)的角色。

  在婚姻中,男性對妻子最常有的抱怨是‘她為何那麼難被討好?為何對我處處不滿意,老是批評、挑剔、找我麻煩,不能讓我清靜一下嗎?’而女性對丈夫最常有的抱怨是:‘他為什麼不喜歡跟我溝通,聽我說話,他為什麼不愛說話,不把心裏的感受告訴我?難道他一點都不關心我?’兩性間這樣的互動會引起惡性循環。

  根據實證研究顯示,當女性對男性‘築牆’時,男性身心所受的影響,遠不如男性對女性‘築牆’時,對女性身心所帶來的傷害大。葛博士的研究指出,當女性對男性‘築牆’時,男性的生理反應並不很大,但是當男性‘築牆’時,他們的妻子心跳與血壓卻都急劇上升。對大部分的女性而言,婚姻與家庭是他們使命中最重要的部分,而男性的‘築牆’對女性而言,是種威力極為強大的‘否定’與‘拒斥’。男性築牆時,她們所接受到的訊息是:‘我討厭你這個人,我要拋棄你,跟你斷絕關係。’因此,一般而言,男性的築牆會給女性帶來巨大的痛苦,也使她們窮追不捨,要迫使男性馬上解決問題,讓她們能尋回與丈夫心心相系的一體感。

  事實上,當大部分男性在‘築牆逃避’時,並非蓄意要傷妻子的心。他們並非要逃避妻子,他們真正想逃避的是‘衝突’。研究上發現,許多男性不自覺地用‘築牆’來逃避衝突,是有其原因的。男人善於處理戰場上、商場上或運動場上的衝突與競爭,但正如一句笑話所說的‘在情場或親密衝突之海中,女人還能游泳存活,男人卻都一個個滅頂、淹死了。’

(“In the sea of relational conflict, women swim,men drown”)這是因為前三類的
衝突都有規則可循,而且男人在成長的過程中,也受到許多訓練,較懂得如何去處理上述各種衝突。但是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有關如何瞭解情緒,處理人際衝突方面的技巧,男性所受的訓練就遠不如女性,因此,當男人碰到千變萬化,似乎毫無規則可循的親密關係衝突之時,多半都不知所措。當男人碰到這類衝突之時,比女人更容易造成生理上‘洪水氾濫’(Flooding)的現象,心跳與血壓都直線上升,而且實證研究發現,當女人在衝突過後,生理狀態漸趨平復時,男人卻仍高居不下,久久不能鬆弛下來。

  雪上又加霜

  處在外在焦慮的心理狀態中是很難受的,不管男人、女人,都想逃避這種感覺。不幸地,雙方用來解決問題的方法反而成為更大的問題,造成惡性循環,愈演愈烈。

  幸福與痛苦之夫妻都會‘築牆逃避’,但他們主要的差別是,在幸福婚姻中的這類互動只是偶發事件,而痛苦的夫妻卻讓這個婚姻殺手習慣性地出現在他們婚姻之中,而這第三號婚姻終結者長駐他們關係之中的結果,不但會使輕蔑否定,防衛反擊(戰火升高)等終結者在婚姻中愈演愈烈,而且還會邀請第四號婚姻終結者‘負面詮釋’也一起進駐他們婚姻關係之中。

  ‘負面詮釋’(Negative Interpretation):當夫妻的溝通之中充滿‘否定、輕蔑’‘防衛、反擊’‘築牆逃避’,長期被誤解、拒斥,心裏受傷的結果,就不自覺地戴上一副黑眼鏡,漸漸地,他再也看不到配偶善意的努力,甚至把對方中性的行為都認為帶有惡意。

當這第四號終結者常駐婚姻之中時,會產生一種心態,覺得自己是個無辜的受害者,而對方是不懷好意,存心傷害的惡魔。婚姻到了這個地步,就相當危險了。例如,妻子只說了一句:‘我們需要談一談。’(她指孩子學校要作制服),沒想到丈夫馬上跳起來說:‘你又要罵我什麼?’在妻子抱怨了幾年之後,丈夫終於借著送花給她一個驚喜,沒想到妻子用懷疑的眼光責問他,‘說!你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或是‘你送花的目的,根本就是自私,要別人以為你是好丈夫。’

  葛博士的研究中指出,進入高危險期的婚姻有幾個特徵:

  1.有種強烈的感受,覺得婚姻問題已嚴重到不可能解決的地步。夫妻間有強烈的敵意,不是戰火連連(“Hostile-Engaged”),就是儘量避免接觸“Hostile-Detached”)。

  2.在長期溝而不通之後,習慣性地避免衝突,或是想辦法自欺,在心靈受傷時,不斷告訴自己‘我不痛’。

  3.兩方像兩條平行線,生活沒有交集,就像英國戴安娜王妃與查理王子一般,在同一屋簷下,卻形同異路。

  4.在婚姻中有強烈的孤寂感。已經進入高危險期的婚姻,是否就沒救了呢?答案是:‘天下無難事,只要有心人。’

  過去三十年來的實證也指出了重建婚姻的要訣:

  1.去面對並有效地處理衝突。

  2.學習用智慧繼續建立你倆的友情。

  重建有訣竅

  到底該如何才能愛火重燃,然後重建婚姻呢?實證研究中列出了幾個重要的訣竅:

  1. 愛火重燃的第一個步驟是‘認識敵人’,控制婚姻四大終結者,儘量減少讓它們在夫妻互動中現身的機會。

  2. 積極培養夫妻面對衝突時修護(Repair)的能力。幸福的夫妻能有智能地在戰火高升時,邊吵邊修護衝突帶來的傷害。

  3. 防止情緒氾濫(Flooding),當情緒氾濫時,他們會失去修護的能力,在那時,愈想解決問題,愈會把事情搞砸。若要防止氾濫,增進修護能力,夫妻要努力學習兩種技巧:

  A.暫停(Time Out):在平時就約好,為保護關係,雙方可在戰火高升、衝突失控之前叫暫停,馬上離開現場,用深呼吸或運動來自我撫慰,讓自己安靜下來。為了維護‘追逐者’的信任,‘逃避者’(離開現場的一方)可在四十八小時內回來把問題談清楚。

  B.‘修護式對話’:換句話說,操練‘快快的聽,慢慢的說’,兩人輪流當傾聽者,讓對方能暢所欲言。當發言者覺得被瞭解,滿意之後,雙方再交換角色,原來的傾訴者變成傾聽者。葛博士的研究建議女性特別要學“Soften Start Up”,柔和地發言,而男性特別要在“Accept Influence”虛心傾聽,接受影響上面下功夫。這是極為重要的技術,請恕筆者無法在此詳細介紹這套技術,有興趣的讀者請參閱拙作‘愛就是彼此珍惜──幸福婚姻的對話’(臺灣張老師出版社2002年出版。)

  4.在婚姻‘愛的帳戶’之中,‘存款’與‘提款’的比數要大於五比一:幸福夫妻能在戰火高升時不被情緒氾濫,甚至能在對方負性的行為中看到善意,最大的訣竅就是他們在平日就有非常豐富的‘存款’。而什麼是‘提款’?最好的例子就是上述的‘四大終結者’,是每個人不教就會的,而存款則需用心去學,最重要的訣竅,是要活得有智能,尤其是要了解對方‘愛的語言’。例如,若妻子‘愛的語言’是實際的服務,丈夫就該把重點放在多幫他做家事上面,這會比送她不感興趣的玫瑰更能讓她感受到愛。同理,當丈夫生日,最想跟妻子安靜到海邊散步時,妻子就別大費周章,事倍功半地替丈夫搞個妻子自己喜歡的大型生
日派對。總之,要學習‘投其所好’而非‘給己所要’,對方才能收到你這份禮物,感受到你的愛。

  5.原生家庭與自我成長: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有許多未得滿足的需要。從小心理受傷癒多,結婚後愈容易因向配偶‘討債’而造成較嚴重的婚姻問題。

  請參閱拙作‘窗外依然有藍天’(愛家出版社,2002年出版)。

  無條件的愛

  結束本文之前,筆者還有幾句話與讀者們共勉:

  1.沒感受到愛,並不等於別人沒給你愛,問題可能出在‘愛的語言’,因此,夫妻要努力學習對方愛的語言。

  2.配偶不是神,沒有能力,也沒有義務要滿足我們所有的需求。自己的幸福快樂,要自己負起責任去滿足,別向配偶‘討債’。

  3.別讓外界壓力,侵入婚姻與家庭之中。入家門前,先花五分鐘讓自己靜一下,調整心情後再帶著微笑進門。回家與家人見面的前三分鐘,可以決定整個晚上的家庭氣氛。

  4.每人都有優缺點,也都有潛能與善意,所以我們可用心去幫助對方成功,並幫他把善的一面發揮出來。例如,別說‘你是什么爸爸?根本不花時間在子女身上┅’,若改口說:‘能否請你今晚用15分鐘,小寶睡前念床邊故事給他聽。’這樣,丈夫很可能樂意去做。

5.健康的婚姻,築基於健全的個人。請‘永遠不要忘記自己有錯的可能性’,每個人都有‘諉過居功’的劣根性,如果夫妻都能有顆謙卑自省、願意學習的心,他們就能接上愛的源頭,在無條件的愛中,人的心靈創傷才能得醫治,才能存憐憫心,彼此以恩慈相待,這是活在愛中最重要的密訣。

文章來源 : http://www.focf.org 美國愛家協會

評論
2008-11-05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