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平頭:韋國清南寧屠城「四.二二」全軍覆沒

文革秘檔揭密之七 (上)
小平頭
  人氣: 21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8日訊】

(一)屠城背景

南寧是一座歷史悠久的邊陲古城,古稱邕州,簡稱「邕」,別稱「邕城」,碧綠的邕江穿城而過。歷史上的南寧屬百越領地,自古以來,南寧就是中國南部著名商埠和主要物資集散地。

1958年廣西壯族自治區成立,南寧市成為自治區首府至今。是一座歷史悠久、風光旖旎、充滿詩情畫意的南國名城,可謂是「半城綠樹半城樓」,有花園城市的盛譽。

1968 年的南寧,已然殺機四伏。雖然南寧市革委會在4月13日成立了,但兩派的鬥爭仍然沒有停止,其原因是南寧市革委會實際上是偏向於「聯指」一派的,這就遭到「四.二二 」派的反對。在此種情況下,市革委會和區革籌、廣西軍區對待兩派不能一碗水端平,而是重複了1967 年時支一派、壓一派的錯誤,這就進一步激化了兩派的矛盾。「四.二二 」派抵制革委會的錯誤,批評革委會,「聯指」派和革委會的領導們認為這是「反對新生的紅色政權」,要求與之堅決鬥爭。由此,兩派的矛盾和鬥爭就急劇加速了。

廣西「四.二二 」派的確是激進的造反派組織,他們認為不平等的事必慾拚死抗爭。面對「聯指」派的強大壓力,他們就把人員集中在文化大院、展覽館、水電廳、醫學院、廣西大學、百貨大樓及新華街、解放路一帶,以應付突發的事變。此時,南寧周邊各縣及廣西其他來到南寧逃生的「四.二二」派人員,也住進了這些地方,這些地方一時成熱鬧之地。

儘管南寧「聯指」有區革籌、廣西軍區及周邊各縣人武部和「聯指」的支持,在人數和武器裝備上佔有絕對的優勢,有豐富的物資供應和廣大的後方根據地,但對廣西「四.二二」的各據點一時也無可奈何。此時的「四.二二 」各據點內是一片熱鬧的景象。特別是在新華街、解放路一帶,號稱是南寧的「解放區」,這裡的人們享受著民主、自由的生活,社會秩序良好,經濟生活正常。

此時的廣西, 除南寧、柳州、桂林三座城市外,廣西各地、縣的「四.二二」不是被消滅了,就是已被圍困即將被消滅。只有少部份人逃出來到了南寧、柳州、桂林,韋國清和廣西「聯指」豈能放過這三座城市的造反派?

廣西造反派反韋國清,遂遭致韋和廣西軍區、廣西「聯指」的切齒仇恨,將「四.二二」派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後快。但是韋投鼠忌器,一直沒有機會下手。毛及中央文革對廣西「四.二二」的日益疏遠和拋棄,給了他們下手的機會卻還沒有名正言順的屠殺借口。

毛中央在1968年針對兩廣造反派的「七.二五」講話中,以「反共救國團總團在廣州,分團在廣西」欽定了扣在兩廣造反派頭上這一「莫須有」的罪名。

韋國清則聞風而動調動軍隊夥同「聯指」,以響應中央「七.三」佈告為名,從7月至8月對廣西造反派進行了血腥殘酷的殺戮,導致廣西 「四.二二」全軍覆沒。

廣西造反派寧死不屈,於是在廣西各地的南寧、柳州、桂林等地就上演了「圍城」之戰,一旦「破城」,任意屠殺,不但殺戮抵抗者,還殘殺放下武器的俘虜,甚至屠殺傷員俘虜,對被俘的女紅衛兵進行輪姦。真正的殘酷是針對無辜。與此同時,還大規模屠殺無辜的「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親屬,說他們是造反派的後台和同夥。

廣西大地,屍陳遍野,十萬民眾,生靈塗炭。

廣西造反派遭瘋狂迫害、屠殺、圍剿直至全軍覆滅的過程,是以韋國清為首的廣西當局和「聯指」羅織子虛烏有的「反共救國團」的罪名為肇始,中央「七.二五」講話對此罪名加以肯定,廣西軍區和「聯指」的武裝圍剿而告終。

八九「六四」,鄧小平調動野戰軍的坦克、裝甲車北京屠城,鎮壓八九學運。隨著現代資訊的發達,相關現場畫面曝光,已是廣為人知。

而四十年前比北京屠城慘烈百倍的韋國清南寧屠城 ,卻在中共官方刻意掩蓋而鮮為人知!

1968年7月至8月上旬長達四十天裡,於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一幕幕血腥屠戮的人間慘劇——在廣西手握生殺予奪大權的韋國清(廣西革籌小組組長、區黨委第一書記、廣西軍區第一政委),調動軍隊和「聯指」武裝,對在首府南寧的廣西「四.二二」造反派進行大規模武裝圍剿屠殺,解放路一帶的三十三條街(巷),被部隊炮火轟擊打成了一片廢墟,樓房大都夷為平地。整個南寧在血與火的屠戮下生靈塗炭。據官方統計,「四.二二」被打死3795人(當場擊斃1471人,被俘人員拉回各地「處理」的約有7013人,其中被打死2324人)(1)

廣西大地,血雨腥風。廣西文革大屠殺始於1967年秋冬,到1968年7月至8月韋國清南寧屠城達至頂峰,其屠殺規模之大(被殺者達十萬之眾)、殺人手段之殘忍(剖腹挖肝吃人肉),在全國皆首屈一指。

1968年廣西大地確實是「一片紅」——僅僅是「七.三」佈告頒布至8月26日廣西壯族自治區革命委員會成立一個多月的時間裏,廣西共殺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

韋國清為首的廣西各地、市、縣革委會、各軍分區、人武部和「聯指」以殲滅「四.二二」中的「階級敵人」、「反共救國團」為名,實際上成批大規模屠殺不同觀點的群眾和無辜百姓,並滅屍於江河。在廣西境內的邕江、柳江、漓江、桂江、郁江、右江、左江、紅水河等大小河流漂浮無數受難者的屍體,順江而下,經珠江流域西江水系的梧州、肇慶、廣州,直達下游入海口的香港,連綿不斷,觸目驚心,廣西文革大屠殺的紅色恐怖,令港人震驚!以致於1984年”處遺”工作中,中共官方都對此慨歎道:「殺人之多,全國之冠;殺戮之慘,歷史罕見」!(2)

為了南寧大屠殺死去的和倖存的,我們必須作證,讓我們以中共文革機密檔案,來梳理、還原那段被塵封已久的歷史真相。

(二) 密謀部署

一九六八年五月初以來,正是廣西各縣「四.二二」被圍剿消滅之時,廣西的所謂的「三點一線」南寧、柳州和桂林的造反派也同時遭到「聯指」的圍攻封鎖。到了七月毛澤東拋棄造反派「兔死狗烹」——縱恿韋國清調動軍隊,夥同「聯指」對廣西「四.二二」進行血腥鎮壓,殺雞儆猴,以示傚尤。

於是,韋國清聞風而動,堂而皇之調動軍隊進行屠城鎮壓。

1968年7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南寧警備司令部戒備森嚴,在此召開的南寧警備區黨委擴大會議。宋治平(廣西軍區副政委、南寧警備區司令員)、韓世福(廣西軍區副政委、南寧警備區政委)、邱璽(副司令員)、慕石起(副政委)出席了會議。會議根據廣西軍區的部署,討論研究了關於執行武裝包圍廣西「四.二二」控制區(解放路、區展覽館、朝陽百貨大樓)等據點,強行收繳武器問題。廣西軍區擬從獨立一、二師、警衛團、南寧軍分區、警備區調六個連的兵力,和廣西「聯指」武鬥隊近萬武裝,覺得還不夠,決定再調武鳴、橫縣、邕寧、馬山、崇左、上林、玉林、陸川、貴縣九個縣的「聯指」力量參與圍剿廣西「四.二二」,並劃定兵力部置的位置。

從是日起,韋國清在首府南寧,開始向廣西造反派民眾刮起「十二級颱風」了。(3)

邕州城內,風聲鶴唳,大有「山雨慾來風滿樓」之勢,預示著更大的紅色恐怖風暴即將來臨。

7月5日,「七‧三佈告」頒布,廣西革籌小組、廣西軍區在南寧召開3萬人大會後,各地亂捕亂殺的現象加劇,各地被打死,殺死的人數比佈告公佈之前增加了幾倍。有的地方對「四類分子」全家殺絕,有的對不同觀點的群眾搞所謂「批鬥」,被吊打、逼供、活埋、槍殺的不計其數,滔滔西江流域,每天都有屍體在上面漂浮……。

接著,各地的「聯指」紛紛彙集南寧,準備消滅廣西的最後一批「壞人」。人們看到,在廣西軍區獨立師的指揮參與下,火車站也調來大炮,炮口對準「四.二二」的解放路、百貨大樓、展覽館。七月的驕陽似火,灸烤著這座遭難的南國古城,炮手們一遍又一遍地擦著炮彈,他們已經等不及了,紛紛請求允許開炮,人們根本分不清誰是解放軍誰是聯指的武裝人員。

7月15日下午,邕江南北兩岸只見人群車炮往往返返,無數白色安全帽和鋼盔閃爍發光。解放軍和廣西”聯指”武鬥隊近萬武裝向廣西「四.二二」控制的解放路、百貨大樓、區展覽館等據點推進了包圍圈。軍隊和「聯指」的高音喇叭已經開到最大的限度,震動整個南寧,大軍壓境,屠城一觸即發。似乎空氣在顫抖,彷彿天空在燃燒!

(三)南寧大火真相

7月15日 下午事先佈防在邕江橋兩頭的炮兵部隊和「聯指」武裝猛烈炮轟廣西「四.二二」控制區解放路一帶。

7月16日 從中午十二點至晚上,炮火更加猛烈,解放路、滅資路、上國街、博愛街,冒出滾滾的濃煙。

7月17日 廣西軍區炮轟解放路一帶,致使永明街、漢樂街、上國街、自強街、滅資路、民生路的商店、民房起火燃燒。(4)

7月21日 上午9點至12點軍隊和「聯指」又從南寧桂劇院據點對準百貨大樓開炮,大樓二、三樓起火燃燒。(5)

27日 再次攻打百貨大樓,使用了高射機槍、四零火箭炮、七五無後座力炮以及土坦克發射上去的炸藥包,大樓東北面牆徹底崩塌,二、三樓再次被大火燃燒,大樓附近的民房、機關宿舍全部中彈起火燃燒。(6)

28日 軍隊和「聯指」包圍攻打炮轟南倫街、華強路、自強路,致使這三條街道民房起火。(7)

經過半個月炮火的摧殘,解放路、南倫街、華強路、自強路、上國街、新華街、永寧街、和樂街等只剩下了斷壁殘垣。

朝陽百貨大樓的南邊是中華街和解放路,是南寧市舊城的主要街道,多數是平民老百姓的矮小瓦房。這些重重疊疊的小瓦房的居民,被認為是「階級成份特別複雜」,是「反共救國團的老巢」、「特務牛鬼蛇神的聚居點」。其實,此地居民,多是解放前貧窮的老百姓、小商小販和自由職業者。解放雖已二十多年,他們賴以棲身的仍是這些小瓦房。就是這些居民點也難逃炮兵部隊和「聯指」武裝猛烈炮轟,而變成一片火海,一片廢墟。

韋國清倒打一耙

韋國清一邊明火執仗,炮轟民居;一邊倒打一耙,謊報軍情。

7月16日,廣西軍區負責人召見廣西「聯指」常委,指示他們要「掩護群眾救火」。7月19日,南寧「警司」發佈告《立即行動起來,撲滅反革命分子製造的火災 ——給全市無產階級革命群眾的一封公開信》。同時,自治區革籌小組、廣西軍區向中央的報告中也說:「階級敵人有計劃地進行大規模縱火破壞,燒燬大量民房、商店和船隻……」,還向中央呈上了《執行武裝掩護部隊、群眾救火的報告》,稱由於著火地區都在「四.二二」的控制區域,情況複雜,暗堡火力點很多,需要作周密準備,採取的措施是,抽調四個連執行武裝「掩護救火」任務,追捕緝拿反革命縱火犯及幕後策劃者……。(8)

當時,廣西「四.二二」廣播揭露區革籌、廣西軍區如此做法是「既做強盜又做官,既當道公又做鬼!手段何等陰險毒辣!」(9)

中央「欽定」「四.二二」放火

有關南寧大火的責任問題,其實到了毛澤東要拋棄造反派的1968年夏已昭然若揭。

換言之,毛中央最懼怕廣西造反派這類「打著紅旗反紅旗」式的文革造反民眾的反抗運動,它已危及和動搖了共產黨統治的根基。故毛決定「鳥盡弓藏」——拋棄廣西、廣東這類造反派,並且「兔死狗烹」——縱恿韋國清調動軍隊,夥同「聯指」對廣西「四.二二」進行血腥鎮壓,殺雞儆猴,以示傚尤。

宣判兩廣造反派政治死刑的中央「七.二五」講話,中央首長講話充滿了對「四.二二」派的猛烈抨擊和嚴厲譴責,於是「南寧大火」便由中央「欽定」「四.二二」放的:

周恩來:「你(指朱仁,自治區黨校教員)是代表現在在南寧放火的『四.二二』嗎?」
吳法憲:南寧放火就是你們放的。
  總理:房子燒了那麼多,就是你們「四.二二」燒的。
  吳法憲;七月二十一日,在民生路一帶燒了一千多間房子,是不是你(指曹東峰)指揮的?
  黃永勝:百貨大樓是你們佔的,火不是你們放的是誰放的?
  周恩來、康生等人更斷言「四.二二」已經被所謂的「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所控制。(10)

我們再來看看當時親歷會場「四.二二」派的「柳州鐵路局工機聯」頭頭錢文俊所描述的場景:

整個主席台都在信口雌黃,連周恩來也變了個人。明明南寧的大火是軍隊和「聯指」炮轟造成的,我們卻成了放火的「四.二二」……我終於明白了「慾加之罪,何患無詞」的含義。整個接見的局面就成了討伐我們的算帳會。這是一個宣判我們政治死刑的宣判會,如此而已……直到天亮,這次令人終身難忘的接見終於劃上了句號。我們的「革命」也劃上了句號,正所謂「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不過,我總算開了眼界,知道了所謂「神聖的卑鄙」。(11)

毛澤東「七.二八」在人民大會堂召見「紅衛兵五大領袖」,對「南寧大火」如是說。

毛澤東說:「有人講,廣西的佈告只適用於廣西,在我們這裡不適用。陝西的佈告只適用陝西。那現在,再發一個全國的佈告,如果誰繼續違反,打解放軍,搶劫軍用物資,破壞交通,殺人放火,就是犯罪。如果有少數人不聽勸阻,就是土匪,就是國民黨,就是包圍起來,就要打圍剿,繼續頑抗,就要實行殲滅。」

林彪說:「現在有的是真正的造反派,有的是土匪、國民黨分子,他們打著造反的旗號,燒了一千多間房子,還不讓救火。」
…….

毛澤東說:「國民黨還不是這樣?這是階級敵人的一種垂死掙扎,燒房子要犯大錯誤的。」

林彪說:「我們長征過廣西時,和白崇禧打仗,他也用此計,先放火,冒充共產黨,現在是舊計重用。」

毛澤東說:「是相當危險,現在是輪到小將犯錯誤的時候了。」
周恩來說:「毛主席早就講了,現在是輪到小將們犯錯誤的時候了。」
林彪說:「響應毛主席號召,大聯合走到後面去了。要趕上去,你們要看到運動的需要,要看到各個階段我們應該幹什麼?」(12)

1968年夏,中共中央針對廣西造反派的「七.三」佈告,針對陝西造反派的「七.二四」佈告,宣判兩廣造反派政治死刑的中央「七.二五」講話,以及標誌造反派紅衛兵走下歷史舞台的毛澤東「七.二八」在人民大會堂118廳召見「紅衛兵五大領袖」,就是在這樣的背景出籠的。

(四)三次炮擊邕江船隻

部隊和「聯指」武裝圍攻解放路一帶時,「四.二二」航運「工總」所據守的停泊在邕江的船隻第三次遭到「聯指」的炮擊。「興無」號和「反修」號等一批船隻中彈燒燬。

廣西「聯指」第二次炮擊船隻是6月23日,航運局「紅聯」攻打航運「工總」控制下的北大碼頭,打了幾個小時攻不下來,即要求「聯指」總指揮部通知河南片「聯指」給予炮火支援。南寧糖紙廠炮連當即把一門三七炮拉到西園飯店後面江邊向「桂宏」號船隻開炮,接著南寧化工廠「聯指」也拉一門炮來參加轟擊,打到第二天下午三點左右,擊中「桂宏」、「東風」號船;致使連接在一起的四十多艘船隻起火燃燒。

第一次炮擊是1967年8月20日下午19時,廣西「聯指」武鬥隊從邕江兩岸據點向航運「工總」所據守的船隻開炮射擊,1431號和1404號兩瘦船內裝汽油1426桶共203.6噸,另有航空機油24桶,因中彈全部燃燒。

廣西「聯指」前後三次炮擊邕江船隻,共燒燬船隻166瘦,11380載貨噸位,1030載客位,5238匹馬力。其中鋼質船隻64艘,木質船隻102艘。當時船舶載有物資3600多噸,全部燒燬。其中汽油、柴油454噸、大米700噸、杉木240立方,辣椒干50噸,藥品、藥材165噸、薏米172噸、桐油 132噸等等。被燒燬船舶和物資總共損失約一千多萬元。然而,廣西當局把燒燬船舶和物資的責任強加給「四.二二」,廣西區革委利用清查「五.一六」,抓捕了一些「四.二二」派成員作為替罪羊。(13)

(五)圍攻展覽館

7月31日,廣西革籌小組、廣西軍區背著中央和廣州軍區,調動部隊和「聯指」武裝圍攻廣西「四.二二」展覽館據點。參加圍攻的解放軍有6912部隊兩個連,廣西軍區警衛營兩個連,南寧軍分區獨立營一個連和炮兵第642團高機一連、二連,以及武鳴、橫縣、邕寧、馬山、崇左、上林、玉林、陸川、貴縣九個縣和南寧郊區「聯指」武鬥隊參與圍剿。指揮攻打的是邱璽(南寧警備區副司令員)、慕石起(副政委)、陳德華(參謀長),指揮所設在明園飯店。十五時開始包圍炮擊。 (14)

8月1日,武裝圍攻廣西「四.二二」展覽館據點於上午八點結束。打死駐守據點23人,傷5人,「俘虜」470多人。據解放軍炮兵第642團事後給廣西軍區和廣州軍區的報告提到,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命令,炮兵第642團高機一連、二連協同兄弟部隊擔任「強行收繳展覽館武器」,主要負責火力壓制和牽制「敵人」正面火力,防止「敵人」從正面突圍,掩護兄弟部隊進館的任務。從7月31日十五時開始,到8月1日八點結束。共耗沖(步)槍子彈17672發,輕機槍子彈1814發,四聯高射炮槍彈690發,信號彈22發,損壞輕機槍二挺,四聯高射機槍一個管機匣。(15)

8月2日,韋國清(廣西軍區第一政委、廣西區黨委書記)、歐致富(廣西軍區司令員)、魏佑鑄(廣西軍區政委)、焦紅光(空七軍政委)因為背著中央,調動部隊和「聯指」摧毀廣西「四.二二」展覽館據點後,是日,他們向中央、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和廣州軍區發出電報,檢討「錯誤」。

電報說:「我們對廣西『四.二二』展覽館據點實行強行『進駐』和『強行收繳武器』,事先沒有向中央請示報告,是嚴重錯誤,特向中央檢討,請中央給予批評。」電報還說,「在部隊『進駐』時,他們向部隊開槍,我『犧牲』6人,『傷』52人,部隊還擊 『打死』他們23人,傷5人。據初步統計,抓到的470多人中,證據確鑿的『特務分子』、『反共救國團成員』陳公卓,『叛徒』林執真,『走資派』龐真、韋成勳、林超、江浩生等九人。」(16)

(未完待續)

註釋:
(1)此文引用的相關資料、數據、電報、文件等均原自於廣西整黨辦公室的內部機密檔案。《廣西文化大革命大事記——1968年》1987年編印。第131頁
(2)同注1,第127頁。
(3)同注1,第84頁。
(4)同注1,第98頁。
(5)同注1,第104頁。
(6)同注1,第110頁。
(7)同注1,第110頁。
(8)同注1,第102、103頁。
(9)同注1,第97頁。
(10)「七.二五」講話,是1968年7月26日,中央毛澤東思想學習班廣西辦公室(廣西「聯指」)記錄整理印發各地學習。原重慶市委機關革命造反總部嘉陵印刷廠105紅印兵團翻印的版本。
(11)《從「北航黑會」到「7.25」親歷記》錢文俊《華夏文摘》增刊第388期。
(12)韓愛晶:「毛主席召見五個半小時談話記」《華夏文摘》增刊的三三一期。
(13)同注1,第98、99頁。
(14)同注1,第112頁。
(15)同注1,第124頁。
(16)同注1,第125頁。(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68年夏天,中共中央針對廣西造反派的"七.三" 佈告,針對陝西造反派的"七.二四"佈告,是全國造反運動終結的標誌。曾幾何時,全國各地的造反派,都曾是"無產階級司令部"所倚仗的"鐵拳頭"、"鐵掃帚",然而,時過境遷,到了已經不再需要群眾造反組織的1968年,這時"無產階級司令部"已經把造反派擺在了"革命對像"的地位上,昔日的"鐵掃帚"變成了被掃除的歷史垃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