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南朝 吳均:與宋元思書

吳均

(圖/clipart.com)

  人氣: 434
【字號】    
   標籤: tags:


風煙俱淨,天山共色,從流飄蕩,任意東西。自富陽至桐廬,一百許里,奇山異水,天下獨絕。水皆縹碧,千丈見底,游魚細石,直視無礙,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夾岸高山,皆生寒樹,負勢競上,互相軒邈,爭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響,好鳥相鳴,嚶嚶成韻;蟬則千轉不窮,猿則百叫無絕。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窺谷忘返。橫柯上蔽,在晝猶昏,疏條交映,有時見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共色:同樣的顏色。
從流飄蕩:乘船隨著江流飄浮。
縹:淡青色。
碧:青綠色。
急湍甚箭:形容水流急猛。
負勢競上:山峰崢嶸,爭著向上伸長。
軒邈:凌駕,輕視。
泠泠:形容水聲清脆激越。
嚶嚶:形容禽鳥和鳴的聲音。
戾天:達到天際。
息心:摒除雜念。
經綸:整理蠶絲。引申為規劃、治理。
橫柯上蔽:橫斜的樹枝遮蔽上方。
疏條:樹枝疏密之間。

【作者簡介】

吳均,(469年-520年),字叔庠,南朝梁故鄣(今浙江省安吉縣西北)人。通史學,工詩,善於寫景,小品書札尤為見長。文辭清拔,時人多仿效之,號為吳均體。吳均善於以駢文寫書信,今存《與施從事書》、《與宋元思書》、《與顧章書》3篇,俱以寫景見長。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漢季失權柄,董卓亂天常,志欲圖篡弒,先害諸賢良。逼迫遷舊邦,擁主以自彊。海內興義師,欲共討不祥。卓眾來東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來兵皆胡羌。獵野圍城邑,所向悉破亡。斬截無孑遺,尸骸相撐拒。馬邊懸男頭,馬後載婦女。長驅西入關,迥路險且阻。還顧邈冥冥,肝脾為爛腐。所略有萬計,不得令屯聚。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語。失意幾微間,輒言斃降虜:「要當以亭刃,我曹不活汝!」豈敢惜性命?不堪其詈(音:力)罵。或便加棰杖,毒痛參並下。旦則號泣行,夜則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無一可。彼蒼者何辜,乃遭此厄禍?
  • 虎丘,中秋遊者尤盛。士女傾城而往,笙歌笑語,填山沸林,終夜不絕。遂使丘壑化為酒場,穢雜可恨。
  • 光緒十六年春閏二月甲子,余遊巴黎蠟人館。見所製蠟人悉仿生人,形體態度,髮膚顏色,長短豐瘠,無不畢肖。自王公卿相以至工藝雜流,凡有名者,往往留像於館。或立或臥,或坐或俯,或笑或哭,或飲或博,驟視之,無不驚為生人者。余亟歎其技之奇妙。
  • 余嘗寓居惠州嘉祐寺,縱步松風亭下,足力疲乏,私欲就床止息。仰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謂如何到得。良久忽曰:「此間有甚麼歇不得處?」由是心若掛勾之魚,忽得解脫。若人悟此,雖兩陣相接,鼓聲如雷霆,進則死敵,退則死法,當恁(音:任)麼時,也不妨熟歇。
  • 韓子曰:「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二者皆譏,而學士多稱於世云。至如以術取宰相卿大夫,輔翼其世主,功名俱著於春秋,固無可言者。及若季次、原憲,閭(音:驢)巷人也,讀書懷獨行君子之德,義不苟合當世,當世亦笑之。故季次、原憲,終身空室蓬戶,褐衣疏食不厭,死而已四百餘年,而弟子志之不倦。今游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音: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
  • 近臘月下,景氣和暢,故山殊可。過足下,方溫經,猥不敢相煩。輒便往山中,憩感配寺,與山僧飯訖而去。
  • 臺灣固無史也。荷人啟之,鄭氏作之,清代營之,開物成務,以立我丕基,至於今三百有餘年矣。而舊志誤謬,文采不彰,其所記載,僅隸有清一朝;荷人、鄭氏之事,闕而弗錄,竟以島夷海寇視之。烏乎!此非舊史氏之罪歟?且府志重修於乾隆二十九年,臺、鳳、彰、淡諸志,雖有續修,侷促一隅,無關全局,而書又已舊。苟欲以二三陳編而知臺灣大勢,是猶以管窺天,以蠡(音:離)測海,其被囿也亦巨矣。
  •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 嬰兒墮地,其泣也呱(音:哇)呱;及其老死,家人環繞,其哭也號啕。然則哭泣也者,固人之以成始成終也。其間人品之高下,以其哭泣之多寡為衡,蓋哭泣者,靈性之現象也,有一分靈性即有一分哭泣,而際遇之順逆不與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