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古文觀止】魏晉 曹丕:與吳質書

作者﹕曹丕

(圖/clipart.com)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二月三日,丕白:

歲月易得,別來行復四年。三年不見,東山猶歎其遠;況乃過之?思何可支!雖書疏往返,未足解其勞結。

昔年疾疫,親故多罹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痛可言邪?昔日遊處,行則連輿,止則接席;何曾須臾相失。每觴酌流行,絲竹並奏,酒酣耳熱,仰而賦詩。當此之時,忽然不自知樂也。謂百年己分,可長共相保;何圖數年之間,零落略盡,言之傷心!頃撰其遺文,都為一集。觀其姓名,已為鬼錄。追思昔遊,猶在心目。而此諸子,化為糞壤,可復道哉!

觀古今文人,類不護細行,鮮能以名節自立。而偉長獨懷文抱質,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謂彬彬君子者矣。著《中論》二十餘篇,成一家之言,辭義典雅,足傳於後,此子為不朽矣。德璉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學足以著書,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間者歷覽諸子之文,對之抆(音:問)淚;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為繁富。公幹有逸氣,但未遒耳;其五言詩之善者,妙絕詩人。元瑜書記翩翩,致足樂也。仲宣獨自善於辭賦,惜其體弱,不足起其文;至於所善,古人無以遠過。

昔伯牙絕絃於鍾期,仲尼覆醢(音:海)於子路,痛知音之難遇,傷門人之莫逮;諸子但為未及古人,自一時之雋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後生可畏,來者難誣。然恐吾與足下不及見也。

年行已長大,所懷萬端,時有所慮,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時復類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頭耳。光武言:「年三十餘;在兵中十歲,所更非一。」吾德不及之,年與之齊矣。以犬羊之質,服虎豹之文;無眾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動見瞻觀,何時易乎?恐永不復得為昔日遊也。少壯真當努力,年一過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燭夜遊,良有以也。

頃何以自娛?頗復有所述造否?東望於邑,裁書敘心。丕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釋】

吳質:字季重,三國魏濟陰(今山東省定陶縣)人。才學通博,為五官將,文帝時官至震威將軍,督河北諸軍事,封列侯。與曹丕交誼獨厚,時有書札往還。
東山:晉人謝安隱居東山,不肯出任官職的故事。典出《世說新語˙排調》。後比喻隱居不仕。
勞結:煩惱、鬱結。
連輿:轎子相連。
觴酌:觴、酌,盛酒的禮器。觴酌指杯中的酒。
絲竹:琴瑟與簫管等。泛指樂器。
頃:最近;剛才。
不護細行:行為不檢點、不端正。
偉長:徐幹,三國魏北海(今山東省壽光縣東南)人。博學能文,恬淡不仕,著有中論二十篇,及橘賦等數十篇。為建安七子之一。
箕山之志:相傳堯欲將天下讓給許由,許由不受而避居箕山。故後以箕山之志指隱居避世,不慕虛榮的高尚志節。
德璉:應瑒,三國魏汝南(今河南省汝南縣東南)人。有文才學識,曹操曾召為丞相掾屬。為建安七子之一。
斐然:有文采的樣子。
抆淚:擦眼淚。
孔璋:陳琳,三國魏廣陵(今江蘇省江都縣)人。嘗為袁紹掌書記,後紹敗,歸魏任記室,軍國書檄,多出其手,為建安七子之一。
公幹:劉楨,三國魏東平人,建安七子之一。性格剛烈,善辭令,有逸才,以文章見重於曹操,並舉用為丞相幕僚。劉氏長於五言詩,詩風勁挺,不重文辭雕飾,似古詩十九首。曹丕曾讚美其詩為「妙絕時人」,鍾嶸詩品亦列為上品,惜作品流傳甚少,僅存十五首詩。
遒:剛健、強勁有力。
元瑜:阮瑀,三國魏陳留人(今河南省陳留縣)。善於章表書記,與陳琳齊名,軍國書檄,多出自二人之手,為建安七子之一。
翩翩:形容文采風流的樣子。
仲宣:王粲,,三國魏山陽高平(今山東省金鄉縣西北)人。東漢末避亂,依劉表於荊州,後仕魏,官至侍中。擅長辭賦,所作慷慨悲涼,深刻感人,為建安七子之冠冕。
仲尼覆醢:孔子因子路在衛被剁成肉醬,從此見到肉醬便叫人把它倒掉,不再食用。
莫逮:比不上。
犬羊之質:比喻自己才能低下,德才不足。
服虎豹之文:比喻處在很高地位。
動見瞻觀:一舉一動都被受到注目。
後生可畏:年輕人每每能超越先輩,令人敬畏。
易:改變。
攀援:抓住。
於邑:鬱抑煩悶,胸中之氣不得舒展。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8-09-10 09:51:18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8/9/10/n225891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