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新奧爾良 颶風中求生(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9月4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是的。還有一個問題是災後的復原工作,像我們知道三年前「卡崔娜」襲擊紐奧良,這個都市可以說80%都泡在水裡,整個都變成一片水鄉澤國了。在這麼困難的情況下,美國政府是怎麼樣進行復建工作?我們最近可以看到,很多地方復建得相當不錯,他們是怎麼做到這麼龐大而艱巨的任務呢?

下載收看

李天笑:我想美國是有整個的一套救災與重建系統,比方說FEMA,就是美國「聯邦緊急災變管理署」或「聯邦救災管理局」,它在事前有一套信息系統,什麼樣的性質,該採取什麼樣的防禦措施,它都給你,你自己看了以後就知道了。

然後在預防措施上,比方它告訴人們,你在撤退的時候,你房子要用木頭釘上,屋頂要怎麼加固,颶風來才不會吹倒,損失就會減少。

而在災後,它也有整個的一套系統比方說聯邦的緊急救援,我們知道,大概在1、2個月之內有5百億,但是後來整個花掉了1千億美元左右,是這麼一個巨大的數目。

到了1年左右的時間,我們知道,美國有一個聯邦統一協調的「洪災保險基金」,當時已經處理、批准了98%的申請。這筆基金的來源和它的系統是怎麼樣的呢?它是聯邦救災中心根據1956年和68年的國會立法成立的。

它協調全國幾十個保險公司,由這些保險公司作為它的具體機構,比如你要購買房子的時候,在你那個洪區範圍之內,它會要求你購買一項洪災險。

這個洪災險如果你不買的話,它就不會貸款給你,它不是強制性的,就是不受行政的命令,而是通過銀行來起作用。因為美國就是貸款,買房子基本上都是貸款,因為貸款可以抵稅嘛,所以你要買洪災險,這個貸款可以貸給你。另外,在遇到像這種洪災、颶風的時候,你損失了以後,它可以賠給你。

但是它不是全部賠,大概賠68% 左右,其它的部分可以通過其它的方式來賠;但是聯邦的話,基本上在「卡崔娜」一年之後,它已經發了170億美元的私人住房恢復繕修工程,這個款已經發下去了。

另外,聯邦教育系統也發了近20億美元幫助災區的學生進行復學;同時美國的小企業管理署,也完成了近99%左右的受災評估,發放了大概102億美元的救災款項給中小企業,讓他們能夠在災後充分的重建自己的企業,使這個地方發達興旺起來。

另外,美國的軍隊像工程部隊,花了大概近60億美元,這是按照「百年不遇」的標準。因為我們知道「卡崔娜」的時候是按照往年的洪水標準來建立的,所以它沒有擋住二級颶風標準的先例,當你超過二級的時候就有問題。

這次它是按照百年不遇的標準,修繕加高大概有350多公里的海堤,還有其它各種防範措施,使得這一次基本上能夠擋住洪水過來。另外還有一億三百多立方垃圾已經被清理乾淨了,而這只是在1年之內,所以說聯邦的行動速度之快,救災的面積之廣,以及對老百姓救災的需要了解之透徹,我想可以算在世界上比較先進的。

但同時對中國來說,這個根本不可比擬。到現在為止,據說對災區的人民,就是災民也有一些補助,但是我們沒有看到對整個災難到底採取怎麼樣的救助,在宏觀上我們沒有看到,每個災民他到底得到了多少?是怎麼得到的?包括唐山(地震)也沒有看到。

但是我想如果這方面有一定的成績出來,中共媒體一定會大報特報,但是沒有看到它報,那就說明基本上是沒有的。所以我想災後的東西呢,美國一個就是通過保險機構,另外一個通過保險基金,再有就是美國聯邦以及州方面給予的援助,三方面來進行統一的協調。

橫河:災後重建實際上有兩個概念,一個概念是城市的重建,再一個概念是災民的生活重建。這兩個做比較而言,其實在中國大陸,因為它是一個…就是我們現在的一個新詞叫「舉國體制」,它可以分配給各地,所以城市的重建速度一般來說比美國可能還更快。

主持人:應該要比美國快。

橫河:所以唐山是整個重新建起來的城市,它是被夷為平地重新建起來,所以這一點很難跟中國比。但是在災民的生活補償這方面,就是災民自己個人生活重建方面,我覺得在美國是有很多可以借鑑的地方,整個重建和災情發生的過程當中,我覺得最值得作比較的是媒體的報導。

當然在這之前,我並不特別注意美國的災情報導,但是從「卡崔娜」開始因為很近,後來就是「瑞塔」,雖然「瑞塔」沒造成傷害,但是媒體報得很厲害,一直到這一次我都是全程觀看。

CNN和FOX的新聞頻道,這兩個頻道是24小時滾動一直在報,即使在報其它重要消息的時候,它一定要使底下滾動,和旁邊的小鏡頭,就是以圖中圖的方式來顯示當時災情的情況,所以這種滾動報導其實很有作用。

它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第一個就是民眾的知情權得到了,就是所有的民眾他想知道現在我自己本人,在整個大的災害當中處於什麼位置,一目了然。這是第一。

第二,政府的所有救災行動是在整個媒體和全國人民監視之下,大家都知道你政府在幹什麼,你不能說我今天我派多少架飛機,所有的攝像機都在那兒看著,你不能說你沒有做的事情。

第三,一旦這個事情出來以後,你別指望有人來給你吹捧,說政府今天做得特別好,我今天倒是真的聽到有FOX的播報員在比較了三年前和今天以後,他說:我不得不說!

那個人是在現場報導,他們都是大的電視台派人到現場去的,包括幾大新聞台,幾大廣播台,什麼ABC、NBC這些都有,就是只要是報新聞的台都有人到前線去的。

他就在那個地方說:我不能不說,和三年前相比,這次從聯邦、到州、到市整個配合、分工是有條不紊。後來,在總部的主持人馬上回他說:我從來沒有聽你誇過任何一個這樣的行動!

也就是作為媒體來說,他是一種監督作用,他不是誇別人,那麼他之所以誇,可能也確實是感覺到這一次的確是很得力的。所以媒體他把一個真實的情況反應出去以後對政府也是一個監督,所以人們為什麼能知道政府在上一次做的當中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是因為每一步都有媒體在監視。

我記得在「瑞塔」旋風到休士頓的時候,休士頓全城出逃,100多萬人整個城幾乎清光掉,市政府沒有一個人走,他不能走,他是民選官員,他不能在大災之前一起走,他必須在鏡頭面前。

因為鏡頭沒人可盯啦,民眾都跑光了怎麼辦?只有盯著沒有走的人,就是市政府,就盯著他們,他們每小時要發布災情情況,和他們每個人分工情況,他們講的很清楚的,這個人分工幹什麼,那個人分工幹什麼,所以大家都看著。

這就是民選官員和媒體監督結合在一起,所以他會去總結這個經驗,去總結經驗並不是說他就一定比其他的人好到哪裡去,不說這個人當官一定好到哪裡去,是他必須對選民負責。所以這種是不可能想像的。

唐山地震過了這麼多年以後,又來了個四川大地震,幾乎同樣的事情重演。也就說唐山地震不要說政府沒有出一個正式報告,我相信他連內部的一個總結都沒有,根本就沒有說下一次怎麼預防同樣的災難,和發生災難以後怎麼樣去救災,不管你說的多好,第一次進去的部隊和進唐山的部隊數量要少很多,我們不講他了。

就裝備來說,基本是用手,用手去搬那些東西,本來說唐山地震大家都已經總結出來了,一個隊伍裡面每人帶一個小的千斤頂就能多救出很多人來。但是這一次我們仍然看到在鋼筋水泥板底下的人救不出來,還是拿手去搬,也就說這幾十年過去了,沒有總結出一點點經驗來。

為什麼?因為他不需要向大家負責,他不寫一個報告給大家,他不寫內部的總結他一樣過關,一樣做他的官。到現在為止,有誰在總結四川地震的?沒有,在這之前大家提出批評的時候,有人就說現在是全國都在救災、政府在救災,不要給大家施加壓力了,有意見以後提。

好,現在是以後了吧,現在沒有人在救災,奧運也開過了,沒有什麼理由了吧,有誰提嗎?有誰在總結嗎?有人在追究嗎?沒有人追究,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有一位紐約的明先生在線上,我們聽聽明先生怎麼講,明先生您好!

明先生︰你好!《熱點互動》的主持人和嘉賓你們好!我就想問一個問題,不知道你們能不能幫著分析一下,這次颶風正好是美國兩黨大選準備的正熱鬧的時候,不知道能不能請您幫忙分析一下這次颶風對麥凱恩和奧巴馬他們的選情有什麼樣的影響呢?謝謝!

主持人︰好,非常謝謝明先生!大家曉得因為颶風的關係,對共和黨他們的造勢大會也有一些衝擊,大家都以救災為重。二位是不是可以回應一下明先生這個問題?

李天笑︰我想明先生這個問題提的非常好!首先我想對兩黨的候選人來講都是一個考驗,就是在民眾發生災難的時候,作為一個想要執政的總統候選人你怎麼樣去對待這個事情,那麼我想雙方的考卷到現在看,好像答案都還算合格。共和黨的麥凱恩首先就把他們大會第一天行程精簡,共和黨總統、副總統都已經取消了,只不過後來他看這個情況不是太嚴重,所以還繼續按照原來的行程。

麥凱恩的太太和布什的太太也發表了一個講話,另外當地的黨代表也成立救災的組織,號召大家捐錢。同時共和黨也把捐款列為大會重要議程,研究如何援助災區。

另外民主黨方面實際上做的也不差,奧巴馬他即時提出來如果需要捐錢、需要義工的話他會派過去,他在網站上也這麼說。我想給民主黨做義工的比較多,而且這次奧巴馬的捐錢能力比麥凱恩要強一些,基本上要比他強一半左右,所以他有錢,他也提出這一點。

我覺得麥凱恩使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我們要脫掉美國政治的帽子,我們要戴上美國的帽子,脫掉政治的帽子。所以我們看到兩黨之間的分野差別反而因為這個災難消除了,而且好像共同就是為救災這件事,大家能盡一把力。當然這個事很快過去了,我想對雙方在這當中的表現,民眾看在眼底下對他們的競選是有一定影響的。

橫河︰我也覺得是這樣。按說起來這是政府的事情,但是美國的政治體制不一樣,這些人是想去從政的,所以他很快就要組織他的政府,於是他就變成一個「準政府」,他也要對災情進展的情況要有一個「準反應」,不是正式反應,但是也是個反應。

對於中國來說,它沒有這個東西。就是因為你是執政的,你才有這個義務、有這個責任去進行反應。儘管他不執政,他也要有這個反應。

我覺得這個其實對於兩黨本身的競選影響不會非常大,對於選票的投向這些不會影響很大,但是可以讓民眾看到他們對這個事件的反應。因為這個事件嚴格的說,對於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大會來說的話,是一個「突發」事件。

因為沒有人預料到,要能預料到,他不會放到今天,這畢竟會受一點影響。但是從這個反應其實可以看得出來,就是在這個國家準備從政的人,他應該在各方面做好準備,而且要隨時經受民眾的考驗。

主持人:也有人講說共和黨因為在3年前布什政府他們對於「卡崔娜事件」被民眾抨擊得很厲害,所以共和黨的民心大落。經過這次的情況,麥凱恩說要把人民、國家放在前面,然後退到後面,這是他們在汲取他的政治資本上扳回一城。您看在這個事情的作為上,有扳回一城嗎?

李天笑:這個事情如果按照目前的處理方法對他來說,至少沒有什麼傷害,至少民意測驗要等共和黨大會之後,才能看得出來增長多少。按原來共和黨大會結束以後,麥凱恩跟奧巴馬之間大概是差了6個百分點。那麼看這次結束以後,他是不是能夠拉平,或是能追上多少。從這次「古斯塔夫」(Gustav)情況看來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我的估計大概是這樣。

主持人:在這個事件上面,我們可以看出來一些事情,就是對於這種突發狀況或天災,政府的反應和媒體的反應,我們剛才談到媒體,它在美國起到了很大的監督作用。

那麼在中國發生這些災難的時候,我們看到好像媒體也起到作用,像在這次汶川大地震裡面,我們可以看到它所報導的都是很正面的,說政府的救災如何、如何有力。

但是相對而言,政府實際上的改進好像沒有那麼多,似乎媒體在學習包裝上比政府在學習實際的救災工作上要來得快,是不是有這樣的情況?

橫河:我覺得你講的有道理。因為中共在這之前有一連串的文件,講到關於「突發事件」發生以後全國的反應。這個《突發事件應對法》它是下到各個省,就是國務院也有,然後讓各個省都有《突發事件應對法》的文件。

那麼突發事件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指的是「天災」,就是自然災害;還有一部分指的是「政治事件」,包括群體事件。這兩部分它都有一個反應下去,它是通過一個官僚系統下去的,他們都是各地自己去落實。

你可以看到就是在四川地震之前,他們才剛開過一個關於「突發事件」的應對會議,也就說明這種會議和這種文件是沒有人執行的。

因為關於天災的應對方式,它共產黨有一套系統,就是如何把壞事變成好事。所以它的重點不在於防災和救災方面,而是如何利用這個災害和救災的過程來宣傳它的正確性,這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媒體在處理天災這方面,就是關於「突發事件」的報導是運用得駕輕就熟的,因為這一點是跟它的統治有很大的關係。

它有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就是禁止所有民間的報導,禁的越透越好,所以這次在民間你可以看到有一個人曾經到災區去拍了一些小學生的照片,後來把它貼到網上,他就被抓起來了,就說是「擾亂社會治安」要判他,這他控制得非常緊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正面報導,所謂「正面報導」就是報導領導人。所以我們看到美國的電視和中共的電視這兩者最大的差別是,你在中國看到的不是軍人在救就是領導在講話,或是領導到前線視察,都是這些東西。

而在美國報導的時候,你發現給領導的鏡頭是極少極少,絕大部分是現場的鏡頭。所以相比較而言,在中國大陸的媒體它是經過多年的學習,就已經盡量把不利於穩定的因素消掉了,消掉後把它包裝好,在這一點上它是屬於全世界改進最快、最強大的一個力量。

而對於真正救災這部分力量來說,因為它牽涉各個地方勢力的權力和利益問題,所以這一部分是很難推動,而且確實也沒有人去認真去推動它,所以才會造成救災本身的落後和對救災宣傳的先進,這兩者是強烈的對比。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9-04 3: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