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鎮江市政府隻手遮天倒賣劉春芳房地

劉春芳(劉春芳家人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梅玲/張家倫採訪報導)近年中國江蘇省發生多起強拆民宅事件。鎮江市京口區象山鎮民主村村民劉春芳兒子告訴記者,他們原來持有鎮江市京口區九里街一 號門面房一間,面積為30平方米,市口繁華,是全家三口人的生活來源。2004年9月6日,鎮江市京口區城市管理局以道路整治為由強制拆遷土地576平方 米,而實際上是將土地倒賣給無錫紅豆集團作為「紅豆購物廣場」建築用地。劉春芳的住宅也在被強遷之列。當時拆遷沒有協商,沒有安置,承諾給的補償成了空頭支票,使一家人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

高精度圖片
劉春芳的門面房被強拆(劉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圖片
鎮江市京口區城市管理局將土地倒賣給無錫紅豆集團作為「紅豆購物廣場」建築用地,劉春芳的住宅也在被強遷之列。(劉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圖片
紅豆購物廣場進行商業開發房屋拆遷許可證(劉春芳家人提供)

劉春芳為爭取應有權益,多次上訪,數度遭到地方政府的恐嚇、毆打、被非法軟禁賓館和家中。進京上訪討要補償費用,換來的卻是兩年牢獄之災。年關將近,劉春芳仍然被關押 無法與家人團聚。

劉春芳的兒子告訴記者,因為房屋的拆遷問題和這幾年的上訪,使得他們原本正常 的生活都被打亂了,現在全家只有靠舉債度日。他和他父親心中早對當今的司法腐敗感到厭惡,對政府的黑社會流氓手段更是感到氣憤,下定決心退出黨組織,談到退黨的意 義時他說:「退黨,一個是給老天爺看,一個是自己心裏明白就行了。我知道很多的高層官員早都秘密退黨,用化名退出。」上次他請人幫忙上網聲明時,對方沒給他退黨證號,所以這次他自己又通過 動態網再一次聲明退出。

劉春芳門面房強拆案始末

鎮江市京口區城市管理局,在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單方面聘請蘇潤評估 公司進行評估。2004年9月6日公告拆遷,而實際情況是鎮江市京口區城市管理局勾結鎮江市建設局徵用土地。一開始協商的時候,鎮江市京口區城市管理局不 但不坐下來好好商談,反而於2005年8月25日中午11時許,僱用黑社會人員到劉春芳家中恐嚇。2006年3月17日管理局送來第45號房屋拆遷裁決 書,劉春芳不服裁決書內容,訴訟至京口區人民法院,在法院尚未裁決的情況下,管理局人員嚴麗娟、駕駛員范磊及其他人於4月21日下午六時點多送達行政強制 拆遷通知書,也沒有出示證件,工作人員直接強行拆除門面房。

高精度圖片
劉春芳門面房的房屋所有權證書(劉春芳家人提供)

2008年8月6日,劉春芳為拆遷問題第三度前往北京信訪辦,一回來 就被當地截訪人員綁架到江東吳賓館非法軟禁50天。為了恐嚇劉春芳不再到北京去,地方政府夥同公安和鎮江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以尋釁滋事為由準備判處劉 春芳勞動教養兩年。第二天勞動教養聆詢會上,鎮江市京口區信訪局副局長莊局長和京口區城市管理局談及房屋拆遷補償問題,答應給予房屋補償款70萬元人民 幣,事後他們卻出爾反爾將補償問題全盤否認,說是以當年法院判決書上的價錢為準。

高精度圖片
東吳賓館成了黑監獄 (劉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圖片
鎮勞教委聆通字[2008]第11號(劉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圖片
鎮勞教委聆告字[2008]第025號(劉春芳家人提供)

她的兒子對此事感到無比氣憤:「這個說明什麼問題呢?他們的所做所為第一個不公開,第二個不光明正大,第三個就是不公平,而且是反覆無常,這些行為都是屬於小人的行為。」

他還談到政府的那些利益集團和建商狼狽為奸,迫害老百姓的手段都非 常卑鄙。「比如他們到一個被拆遷戶家裏面去要拆遷房子,首先組織了一幫人和一些執法人員、官員去到人家談拆遷方面的問題,基本上是先用軟的,哄你、騙你, 然後再詐你、嚇你。這些手段通常是並用。他們就用這些手段看你是什麼類型的人,如果你這個人看上去比較膽小,他就用一些比較強硬的手段來對付你。」

劉春芳向海外媒體的呼籲信函

為了維護我的合法權益,本人多次狀告鎮江市建設局強拆的違法行為,4年來沒有合理合法的給予補償,遂開始上訪維權的路途,按司法程序逐層逐級的反映問題直至中央,不僅討不到公道,合法上訪反而遭到地方政府的打擊報復:

2007年1月第一次進京到國務院兩辦上訪,13日上午在本人回住所 的途中,被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象山鎮信訪辦人員魏繼平及九里街派出所民警王正才將本人強行拖上出租車,開往北京金東賓館軟禁。2天後,行李都沒收拾又被 強行押上白色麵包車,關押在九里街派出所至18日,之後送往鎮江市拘留所拘留16天,理由是:拆除店舖當天,我阻攔工作車不讓過,就說我是阻礙國家人員工作。

2月18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訪,晚9點50左右在鎮江市火車站,不料民 主村村長李雙喜和另一名男子突然截住我的去路,用暴力手段將我押上白色麵包車,在車上,他們用黑塑料袋緊緊的套住我的頭,使我差點窒息,隨後我在鎮江市東 吳賓館被非法軟禁32天,他們還搶我手機,使我與家人朋友失去聯繫。

9月28日,我原本打算下午去蘇州親戚家作客,卻在當天上午10點半 左右,在雙陽路上迎面碰上鎮江市一名姓邵的警察和一名陌生男子將本人綁架。他們先把我帶入上海華渝賓館,旅館內還見到九里街派出所所長傅正傑,民警王正才和許 繼飛,京口分局的金家泉,像山鎮信訪辦主任陸方琴,隨後民主村村長李雙喜等人在上海僱了一輛百色麵包車把我送到九里街 派出所,晚上7點左右,民警許繼飛又用警車把我送到東吳賓館軟禁31天。

時隔三個多月,當時我已經長期被人監視居住,12月8日上午10點左右,親戚李健請我去東吳賓館3號樓2樓華茂公司辦公室有事,過了10分鐘左右,九里街派出所魏所和陳必翔以請邀請我吃午飯為由,半推半拉的把我帶到樓下 3109房間,又一次軟禁了24天。2008年3月5日下午,我和前村會計陳鎖鳳逛超市時接到九里街派出所的電話讓我去談事情,等我去了之後,像山鎮信訪 辦魏繼平主任和梅仁海將我帶入靠近茅山的索普渡假村非法軟禁了15天。

高精度圖片
中國住房城鄉建設部對劉春芳事件的處理信函(劉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圖片
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對劉春芳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劉春芳家人提供)

高精度圖片
鎮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傳喚證(劉春芳家人提供)

2008年8月6日距離「平安奧運」開幕式還有2天,鎮江市京口分局白警官和九里街 派出所劉翔警官等6、7人不請自來,到我家租房處強行載到鎮江市東吳賓館非法拘禁了50天之久。在此期間,當地政府與公安局、鎮江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串通一氣,想以尋釁滋事為由強加罪名給我,我手上現有勞動教養聆聽並擬決定勞動教養兩年(見證據鎮勞教委聆告字[2008]第025號)與鎮江市勞動教養管 理委員會聆詢通知書(鎮勞教委聆通字[2008]第11號)這兩個文件可以為證。

鎮江市京口區城市管理局在無協商、無補償、無安置的情況下,以大欺小的特權,歪曲事 實強行拆遷屬違法行為,使我的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在這奧運會期間哪有體現出人權?鎮江市京口區九里街派出所自己代表國家法律,隨意的將我拘留、軟禁,如今 還要送我勞動教養兩年,那麼以後你們還不可以給我判處無期徒刑、極刑、死刑並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嗎?

我感到自己的人身自由一點保障都沒有,地方官員蔑視國家的憲法在下面 胡作非為,不管我是去到北京上訪或是在家呆著都會遭到地方政府非法軟禁。在賓館20幾平方米的房內,房內門窗緊閉密不透氣,長達幾十天不給見天日。他們拿 人民的納稅錢僱用社會上的一些閒雜人員看守著,如果不聽話就會遭到他們的毒打。

我只不過是為了控告鎮江市京口區城市管理局強制拆遷違法,不顧老百姓生計、官商勾結 的行為,刺痛了你們嗎?而今你們對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進行迫害,可見你們是為老百姓造福嗎?謀福利嗎?構建「和諧社會嗎」?我今天把鎮江市京口分局4 份有法律效力的處罰決定書公佈於眾,讓大家看看地方政府對我的迫害!呼籲中央領導明察秋毫還本人一個公道,讓老百姓的生活得到保障。

張建平老師的「兩怕」與「兩要」論

這4年來劉春芳在北京上訪時,認識了一位叫張建平老師,也是江蘇人。長年為當地民眾維權頗有心得。張老師原來是個年富力勝的青年,因為一場車禍使他半身不遂,斷送美好的前程,肇事的單位不願承擔責任,反而 願意花錢賄賂江蘇宜興法院,致使他也走入上訪的隊伍。經過多年的經歷他總算髮現上訪的路是走不通的,他開始提倡民間的力量,現在也在幫別人維權。劉春芳的兒子說:「張老師非常熱心,他瞭解到我媽的情況,幫忙在維權運動的網頁上面報導過文章。」

張建平認識到,共產黨制定的《信訪制度》和《法律》都是愚弄老百姓的東西,他還明確指出共產黨的這個專制,它是披著羊皮的狼,那麼這種披著羊皮的狼它比不批羊皮的狼更兇殘。如果要成功的維權,關鍵在於民眾要團結,再一是國際媒體輿論的力量:

「共產黨這個利益集團為什麼會如此的漠視老百姓的權利、漠視被統治者的權利?對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健康等等權利都予取予奪?肆無忌憚?因為,它採取的手段是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當然其中還穿插著恐怖血腥和流氓黑社會化。」

「那麼老百姓千萬第一要記什麼?『百姓百姓百條心』,首先我們要團結,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要什麼?不要為共產黨的輿論所矇蔽、謊言所矇蔽,那麼我們要看國際的這些輿論導向、輿論是什麼樣的?什麼是新聞什麼是宣傳?我們要分辨是非。」

他總結出成功的關鍵在於認清共產黨怕什麼?「它怕我們老百姓團結,它 要各個擊破,所以它規定你不能群體性,不能集體上訪,集體上訪它的條例規定不能超過五個人。它怕什麼?它怕境外的媒體、國際輿論。共產黨它幹盡了壞事,但 是她是既要當婊子又要貞潔牌坊,我總結叫「兩個怕,兩個要」,所以當你老百姓能夠徹底的認清這些,那麼你這個維權成功就有百分之五十的保障。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1-23 5: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