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72)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她想知道他對歐洲戰區東線戰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國人大舉進攻蘇聯。到9月,他們已經推進了500英里,俘虜了200多萬人。大多數人都以為,德國將在冬季之前佔領莫斯科,徹底擊敗蘇聯。麥克亞瑟公開宣稱,德國還不夠強大,拿不下莫斯科。“
  
離開馬尼拉之前,盧斯夫人在麥克亞瑟辦公室外的牆邊為他拍了幾張照。這部分古城牆是美麗的馬尼拉內城的延伸,邊角有西班牙殖民風格的城牆垛。這簡直是個完美的背景。麥克亞瑟堅毅的目光掠過馬尼拉灣,犀利的眼睛注視著遠處的地平線,像是向進入視線的日本艦隊挑戰。
  
克雷爾•盧斯沒有食言,文章發表前先給他看了。他不同意她對他的一些個人看法。例如,他對她描寫他頭髮的方式很敏感。整篇文章仍對麥克亞瑟充滿了崇敬之情,幾經修改後,《生活》的編輯才同意發表。
  
他不僅對盧斯夫人宣揚他保衛菲律賓的計畫,他還在近期向馬歇爾保證,“徵召起來的菲律賓陸軍各單位正在以令人滿意的方式動員,整個計畫進展神速。”
  
根據後來的事實,他的談話顯得他對周圍的實際情況一點也不瞭解。其實,他對他戰區的情況幾乎沒抱任何幻想。在他給馬歇爾寫信的前兩天,他給喬治•格魯納特寫了一封長信介紹情況,說:“迄今為止,我在視察中發現,大批新兵和他們的軍官站著無所事事……訓練課程根本木明確。一些美國軍官完全不明形勢,明顯不知如何是好。”
  
溫賴特的菲律賓師是麥克亞瑟正規部隊的主力,但其戰備狀態也很糟。他向馬歇爾承認:“視察菲律賓師令我很失望。其訓練在營以下還不錯,但營以上的訓練幾乎沒有搞。”勺941年夏天,菲律賓師有10000人,其中8000是菲律賓先遣隊員。溫賴特認為,他的先遣隊員都是好樣的,但他的師只有原計劃的2/3的兵力,大炮和車輛嚴重缺乏。他必須立刻補充部隊並完成訓練。
  
不過,溫賴特的戰鬥精神還是打動了麥克亞瑟,除了他自己的菲律賓師,麥克亞瑟又給了他兩個菲律賓陸軍師。9月末的一天,麥克亞瑟坐著他的黑色大卡迪拉克V—12轎車,前保險杠上飄著三顆白星的紅旗,到麥金萊堡去視察菲律賓師。他把溫賴特叫到車前。“格魯納特將軍將回國。”麥克亞瑟說。菲律賓軍區將被撤銷。“那樣你將成為戰地的最高指揮官。”
  
美國遠東陸軍在呂宋島的作戰部隊被分為兩部分;一半被編入北呂宋支隊,一半被編入南呂家支隊。麥克亞瑟讓溫賴特選擇一支隊伍。溫賴特早已知道答案,他故意問道:“你認為最危險的地方是哪里——哪里能立下戰功?”如果日本人要登陸,他們的主力將進攻北呂宋。
  
麥克亞瑟答道:一當然是到北呂宋支隊。”但他不想打亂12月份調動各師的計畫。於是他告訴溫賴特:“目前我希望你仍待在你的師裏"
  
麥克亞瑟面;傷的最大問題是菲律賓陸軍步兵部隊的狀態不佳。成立3年半以來,他們的訓練全是單兵訓練,幾乎沒有進行部隊和分隊訓練。沒有一個師進行過師級訓練。根本沒進行過步炮臺同戰術訓練。惟一的菲律賓正規師當年夏天進行過演習,但沒有現代通信,設備供應也不足,這種演習和鬧劇差不多。
  
後備役師的狀況更是一塌糊塗。大部分後備役人員沒有火器。很多人一生中第一回穿皮鞋,整個夏天都一瘸一瘸的。有一些人弄到了網球鞋,但幾次長距離行軍後鞋就壞了。還有些人赤腳。
  
每個菲律賓陸軍師都有幾十名美國軍官和100名左右的美國軍主監督訓練。大部分菲律賓人不會說英語。他們說稀奇古怪的部落語言,其他菲律賓人也聽不懂。派往菲律賓陸軍各師的美國軍官面對擺在他們面前的巨大困難目瞪口呆。
  
麥克亞瑟對菲律賓陸軍不抱任何幻想。那年秋天,佈雷福德•G•奇諾韋思上校來指揮菲律賓陸軍第61師,該師防守群島中部的米沙部群島,麥克亞瑟派人把他叫來。30年代初,奇諾韋思曾在總參謀部工作,但那時很少見到總參謀長。被引進維多利亞一號堡掛著軍旗的辦公室後,他立刻被麥克亞瑟所折服。

麥克亞瑟回憶起奇諾韋思的父親曾和他的父親一道在菲律賓服役,說他父親對奇諾韋思父親的評價很高。奇諾韋思深受感動。奇諾韋思後來寫道:“他人格和情感的力量出其不意地完全征服了我,我對他五體投地。我深深感到,無論今後怎樣,有這樣的領導,我們應該全力以赴。”

麥克亞瑟讓奇諾韋思做好思想準備。麥克亞瑟說,61師裝備嚴重不足。“你得應付這一切,”“因為你無法指望得到更多。”麥克亞瑟還告訴他,同樣令人沮喪的是,“根本不能指望菲律賓軍官”,因為菲律賓陸軍軍官的任命主要是靠政治和親戚關係。“我預計日本人很快就會進攻。”他最後說道,並祝奇諾韋思成功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然而,唐•曼努爾•奎松不這麼想。就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須成為舞臺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選好的舞臺。他越來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稱羅斯福和塞耶應該在戰時“被絞死在燈柱上”,因為他們阻礙了他的民防計畫。
  • 麥克亞瑟名單上的另一名軍官已經在菲律賓。這位上尉名叫勒格蘭德•A•迪勒,在菲律賓師參謀部供職。他之所以上名單是因為他和薩瑟蘭一起打高爾夫球,而薩瑟蘭正在為麥克亞瑟尋找一名助手,他覺得迪勒背景合適:他有民用工程建築學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職,畢業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軍校。麥克亞瑟自己就當過工兵,但一有機會就轉入了步兵。當薩瑟蘭告訴他,他剛替他找了個助手,麥克亞瑟很生氣。“我一般是自己給自己選助手。”他說。但一當薩瑟蘭把迪勒的經歷告訴他,麥克亞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進了名單。
  • 麥克亞瑟在陽臺上沉思著踱步,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兒子佈滿橡皮玩具的淺水塘。儘管西太平洋上空戰雲密佈,但仍沒有理由相信日本軍閥想和美國開戰。這麼做無異於自殺。對日本威脅最大的是中國,而非美國。日本陸軍已深入中國,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資來征服這麼大的國家。日本軍閥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是掠奪東南亞的礦產資源。這也許能使日本建立龐大的戰爭機器,並有足夠的錢實現帝國的政治和軍事野心,統治遠東。
  • 1940年10月,海軍給亞洲艦隊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馬斯•哈特上將。麥克阿瑟也許有過一閃而過的念頭,他終於有了一個同情他、願聽他說話的人。雖然哈特有四顆星,哈特的「艦隊」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艦艇,其作戰能力令人懷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艦艇都夠投票的年齡了。」
  • 當塞耶1939年秋到達馬尼拉時,他發現奎松很害怕戰爭,有時甚至是驚惶失措。他從麥克阿瑟處接到的關於菲律賓陸軍進展樂觀的報告與那些能幹的菲律賓軍官的悲觀預測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認識到,訓練有素的軍官太少,幾乎沒有現代武器,要想保衛菲律賓還需要很長時間,甚至10年也不夠。
      
  • 麥克阿瑟認定他需要自己的海軍專家。與艾克一起玩高爾夫球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海軍中尉錫德•赫夫。一天,錫德在打高爾夫球時突發心肌梗塞,他海軍軍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國養病。令他驚訝的是,他收到了麥克阿瑟的一封信,請他回馬尼拉任他的海軍顧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