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生活】初抵坦桑(1)

溫哥華小男人

坦桑風光。(JOSEPH EID/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達市機場跟阿迪斯阿貝巴的機場很相似,包括帶有濃郁非洲色彩的建築風格與牆上嵌刻的各種木雕,甚至包括空氣中瀰漫的那種可疑的氣味,只是強度更加濃烈。後來經過一位高人指點,我才明白,原來是從某一類人身上所發出的氣味。我不知道這種說法是否正確,不過的確有相當高比例的當地人身上都會散發出那種氣味。據說有勇敢的「老坦桑」(即在坦桑工作多年的中國人)曾經跟當地朋友探討過這個氣味問題,當地人毫不猶豫地指出你們中國人身上也有一種獨特的氣味。什麼氣味呢?據說是爛白菜的氣味,反正也不是什麼好味道。也可能是我不夠勇敢,我從來沒有試圖跟我的當地朋友探討過這個問題,所以也無從證實「爛白菜學說」的真偽。

不過看的出來,坦桑人(另譯坦尚尼亞)對中國人的確是相當友好,這一點從我們異常順利的入境過程就可以看得出來,各種手續都是暢通無阻,順利得讓人懷疑是不是當地官員有意為中國朋友網開一面。這種想法後來從一位曾到中國留學的當地鐵路官員那裏得到了證實。據他講,有一次他從達市去北京,看見前面的一位中國人的行李在接受安檢時機器發出了警告。坦桑官員問中國人行李裏都裝了什麼東西,中國朋友倨傲地回答了一句:”Nothing!” 坦桑官員一聽,就笑瞇瞇地放行了。可是,後來在埃塞機場轉機的時候,中國人的行李被開箱檢查,從裏面搜出了象牙。他的故事的真實性有多高我無從考證,因為這位仁兄經常滿嘴開火車,總是深情地回憶起在北京讀書時他的自行車後座上頻繁更換的中國姑娘們是如何對他用情專一。不過話說回來,在我所去過的非洲國家中,坦桑的確是對中國最為友好的。

自坦贊鐵路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勝利竣工後,應坦桑尼亞和尚比亞政府的盛情邀請,中國開始了長達幾十年的與兩國政府的鐵路技術合作項目。與其說是技術合作,不如說是技術支援,因為其主要形式就是中國往坦贊鐵路派出中國鐵路專家組,每一期技術合作期限為兩年或者三年,專家的工資由中國政府支付,所以事實上就是一個援外項目。

坦贊鐵路管理局分為三個部份:鐵路局總部,坦桑尼亞分局和尚比亞分局。中國鐵路專家組也相應地由三個部份組成:中國鐵路專家組總部,中國鐵路專家組坦桑尼亞分組(我就在坦桑尼亞分組)和尚比亞分組。專家組的每一位專家對應一個當地的官員,比如專家組的大組長對應坦贊鐵路管理局的大局長,分組的組長對應鐵路分局的局長,線路專家就對應PCE(Principal Civil Engineer),機車專家就對應PME(Principal Mechanical Engineer)等等。專家組裏還有一大幫翻譯,我就是其中一個。我們翻譯沒有當地官員可對應,所以就只能幫著專家們和他們的對應官員幹活兒。另外專家組還有一些內部人員 來為專家們服務,像是辦公室主任,生活管理員和為大小組長開車的司機們。他們都是很有來頭的人物啊,所以也就經常搞不清誰給誰服務。

專家們的年齡都比較偏大,很多都是58、59歲的人了。他們在國內的各個鐵路局或者分局也都有個一官半職,眼看著就要退休了,再往上進步一下希望也不大了,所以一有到坦贊鐵路援外的機會,也就欣然前往,因為至少還可以掙一筆錢。他們當中有些人技術非常厲害,當地官員看見他們總是畢躬畢敬,崇敬的表情寫滿在臉上。 另外一些呢,就多少有些二把刀,沒有多少當地官員到辦公室來請教問題,所以倍感寂寞。時間長了,就開始憤而譴責坦贊鐵路是多麼的落後,而自己在中國的日子是多麼舒服,沒有軟臥就不出差。要不就開始積極培養各種業餘愛好,有拉二胡的,有吹口琴的,有吊嗓子唱京劇的,有開菜園子種冬瓜和芹菜的,還有密切關注同事之間的關係並隨時準備廣而告知的。@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1-03 3: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